War Room 599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深入調查需要更長的時間,但我們需要進行更深入的調查。我希望在最後選舉程序之前,任命特別檢察官,對所有這些戰場州調查。我認為很有必要,總統應立即宣布具有傳票權的特別檢察官,由大陪審團起訴犯罪行為的人。-班農

川普總統法律顧問約翰·伊士曼(John Eastman):除了賓夕法尼亞州的瓊斯·德訴訟案中的壹家大型律師事務所外,幾乎沒有壹家大型律師事務所站在總統府壹邊。這都是左派現在的戰略,在法律上打壓對方,以防任何大律師代表對方的可能性。

至於如何獲得立案,這是美國總統對選票誠信進行質疑的運動,賓夕法尼亞州政府官員的違法行為,顯然應該立案。
得克薩斯州的訴訟,將所有四個主要搖擺州壹攬子送交最高法院審理,這樣他們可以解決這些州的違法行為,應該立案,但被拒絕了。

這就是這裏發生的情況,州最高法院應聽州務卿的要求,州務卿單方面去除了簽名驗證過程。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甚至禁止了人們質疑非法選票的權力。

如果這是在外國發生的,我們說這是壹次非法選舉,但它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發生了。

關鍵路徑:我們已要求最高法院給予快速審查。我們已經要求在周三中午之前,對我們的請願書提出反對意見摘要,並在周四中午之前做出答復。

班農先生:他永遠不會讓步,也不會退縮。他們所要的就是壹個說話的場地,因為證據多的壓倒壹切。

亞利桑那議員第四區的代表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從選舉開始的那壹刻起,我們就知道有問題。共和黨州長如何能夠認證這樣的選舉結果?這可能就是他被召回的原因。

司法委員會發出傳票,查收馬裏科帕縣投票機,但卻與那裏的監票負責人發生沖突。他們在隱藏什麽?因為每個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麽事!例如:有兩張選票,都投川普。但是機器將其中壹張投給了拜登,2%的錯誤。 後來,連投川普的票都沒有算在內,在人口最少的地方就有3%錯誤,那意味著90,000張票。而川普在亞利桑那州僅輸掉了10,447票。所以這只是冰山壹角。

我們正在安排聽證會,希望有疑問的代表能安排明天的時間舉行。這樣,每個人都可以在這份精彩的演講中看到整個預測舞弊數據,那樣他們沒法不同意選舉出現了舞弊欺詐,因為演示的是數據,而數字不會說謊。

我所做的就是希望進行公正的選舉。

肖恩·帕內爾(Sean Parnell)上尉,前國會候選人:賓夕法尼亞州50%的人不信任選舉。

三十年來,沒有脊梁骨的共和黨人,每當出現任何逆境,都是揮舞著投降的白旗。我告訴他們我們必須戰鬥,因為如果我們現在不戰鬥,我們就沒有明天了。原因是:激進左派和民主人士控制著這個國家的每壹個文化機構, 他們控制媒體,控制好萊塢,控制教育系統,現在,還控制著投票箱。

如果妳認為民主黨人在2020年外科手術級的選舉欺詐表現出色,那麽他們將在2024年更加厲害。我相信我們確實現在正處於憲法危機之中。

肖恩(Sean)和保羅(Paul)都建議要召集特殊大會,打電話寫郵件,用壹切手段給國會議員和參議員,告訴他們繼續參加戰鬥。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不要灰心,繼續戰鬥!我們處於前沿陣地,我們正在為我們的子孫後代而戰。

比爾·巴爾(Bill Barr)的新聞發布會簡直令人發指!人們要了解這不只是偷竊,這是敵人的整個結構,這是關於中國共產黨,關於影響力,關於主流媒體,這是它的壹整套運作。

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這種選舉欺詐是民主黨的協調策略,缺席選票,法律違法行為,正像我報告中所述的六個方面。

毫無疑問,這些法院案件被駁回不是因為證據不足,而是程序藉口,包括最高法院,我的意思是,德克薩斯州的起訴案件是壹個很好的案件。

川普改變了共和黨為工人階級的政黨,有很多傳統的共和黨人不想上川普這趟火車,所以我只能解釋說,這些州立法機構的表現是無法解釋的,他們擁護經濟民族主義,但拒絕總統。

我們國家的機構正在讓這個國家失望,無論是反川普的主流媒體,還是州立法機關,共和黨內的人,毫無疑問還有玩弄指責的民主人士,他們不在乎用什麽手段,只要達到目標不讓川普連任,哪怕違法犯罪, 法院也是如此。

本·伯格誇姆Real America Voice“美國真實聲音”記者在主題為“美國的轉折點”學生峰會上報道。禮堂裏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由於中國病毒封鎖,還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無法進入。

他們激烈談論的是中共,以及中國對美國的影響,特別是關於民主黨人如何被腐敗以及關於暴政和大選,他們來自全國各地,我問過每壹個年輕人,沒有壹個人相信選舉結果是合法的。

拉希姆·卡薩姆:由於新的變異病毒,英國采取了最新限制-軟禁措施。據傳新的毒株更具傳染性,可能更容易傳播。奇怪的是,這都只是政客們在《鏡報》或《太陽報》小報看到的東西,目前尚無證據證明,卻給人們正帶來極度恐慌,並要封鎖壹切。

閆麗夢博士,中國病毒學家,曾在香港大學P3實驗室工作:談論突變病毒時,由於病毒的傳播以及病毒本身的特性,這是不可避免的。但問題是它會增加死亡率還是提高有效率,這取決於病毒在實驗室出來之前。我的意思是,在CCP實驗室進行動物實驗後,這些病毒已經增強了針對人類的攻擊能力,並且在活性和死亡率方面均得到功能增強。

因此,現在可以看到,盡管它們具有傳染性,但是死亡率似乎沒有增加,因為這是壹種固定參數。另壹個效果是:由於人口眾多,染病人數激增,恐慌無疑給人類帶來了極大的傷害。因此,出臺了許多政策,對國家和政府都造成了極大損害。

傑克·麥克西:關於這種新毒株,作為早期預防,能否用羥氯喹加鋅?此外,還使用瑞地昔韋作為預防劑,我們發現服用它們的人幾乎沒有感染。現在這種情況,難道不是更加需要將這些藥物提供給世界人民嗎?

閆博士:當然需要!我從2月底就開始談這個話題,世界上還有很多其他的醫生談論這個話題。這些都是我們已經知道的,非常安全有用的預防和治療方法。還有我們的機器和其他藥品。但是政府聽取了那些頂級專家的意見,那些由中共,世衛組織和世界組織操縱的頂級專家,他們不允許人們聽到這些信息。各個國家的政府和管理部門禁止人們看到這些信息,即使醫生也不能使用它,因為沒有任何指導意見。所以這才是大問題。實際上,我們有很多解決方法,但他們都不讓用。

傑克:上周世衛組織在說,禁止旅行將是未來阻止病毒流行的關鍵。他們說,各國將合作,世界應賠償那些負責任及早封存的國家。現在我們知道中國是不負責任的,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國得到了賠償,他們用個人防護用品和藥物用品,綁架了全世界。

您談到中共的虛假信息,這些科學家很爛。他們警告不要使用羥氯喹,卻去到某些國家推廣它,而在其他國家卻沒有推廣。哥斯達黎加衛生部長說,是中國科學家讓他們使用羥氯喹的。

閆博士:沒錯!這是操縱的政策,從而操縱各國政府。想像壹下,如果中共向英國(打比方)投擲核彈,能造成多大損失?但是現在這種大流行壹波又壹波,在英國造成了多大損失?如果投炸彈,人們知道這是壹場戰爭,現在人們甚至無法意識到,因為它們是病毒,人們爭論,但仍然不相信這是壹場生物戰。中國政府給他的朋友藥品和防護用品,壹旦他們不是朋友,他們就給妳傳播更多的病毒。他們很容易用病毒武器控制它國。

從壹開始我就已經說過,這種病毒人傳人,具高傳染性,如果不及時控制將導致大爆發。另外,免疫力也無法提供足夠的保護。對感染人數的預測基於數學模型,可能不那麽精準,但許多其他統計學家也進行了分析,得出的結論是,這將導致瘋狂的結果。

我在7月的福克斯新聞上告訴過人們,當時,這壹比例為1/600。後來,這將是1/16,而再往後,如果像現在這樣不斷增加傳染率,那麽也許沒有人能夠幸免。因此,這是壹個非常嚴重的情況。

傑克:我發現令人非常恐懼的是,西方國家立即采用了中共的模式,即將人們焊死在他們的公寓中,雖然現在還沒有完全到那種境地。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