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康奈爾為什麼出賣川普?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丁過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Washington Times

美東時間12月20日,Fox主持人瑪麗亞採訪了美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等人,採訪暴露了參院議長麥康納爾夫人趙小蘭家族貌似“合法”的航運生意,實際上和中共有極深的利益勾連:購買船的資金來自中共國政府的貸款,船是中共國國企製造,船員由中共國政府招募,絕大多數營運合同是運輸中共國國有企業製造的產品。眾院議長佩洛西的丈夫保羅·佩洛西與中共國大陸有一系列生意,都和中共政府直接關聯。這也證明中共為美國高層政客輸送了利益。還有(資深民主黨參議員)戴安·范士丹,她的丈夫在中共國做生意長達25年,並通過與中共高層的私下會議獲利。

麥康奈爾於11月9日說,川普有100%權力對選舉欺詐起訴,一個多月後當川普更需要支持時,麥康奈爾叛變了。被郭文貴先生稱為美國最有權力的佩洛西和麥康奈爾,和中共以及深層政府的更多秘密有待揭開。但作為共和黨領袖的麥康奈爾,在12月15日發布聲明宣布拜登為當選總統,並號召共和黨參議員不要在1月6日挑戰大選結果確實令人費解,麥康奈爾為什麼出賣川普?

麥康奈爾宣布拜登當選的當天,班農反擊麥康奈爾說,兄弟,到1月6日你就不是領袖了,你還不知道吧?班農按著說,我支持平民主義者和民族主義者,既得利益集團是那此把美國的製造業送到中共國,利用中共的廉價奴隸勞動力製造商品的人,因為這就是達沃斯黨商業模式的核心。

答案就在班農的這一段話裡,麥康奈爾和川普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團。川普代表的是平民主義者、民族主義者及國家利益;麥康奈爾則代表建制派、家族利益及深層政府的利益,兩者的利益從根本上是對立的。

川普競選時的主要口號是“把產業和工作帶回家”,當選後他也確實這麼乾了,到中共放毒前的2019年底,美國的失業率創下歷史新低,稅負在發達國家中也是最低的。川普實施的傳統能源激勵政策,使美國迅速成為全球第一產油國,此舉解除了耗費大量能源的中低端產業回歸之後的後顧之憂。

關稅平等政策又保護了這些中低端產業。數據顯示,美國的消費佔全球的1/4,就業增加建立在產業回歸的基礎上,消費增長建立在高就業的基礎上,財稅收入建立在消費基礎上,美國的消費佔GDP的70%以上。經濟良性循環是怎樣的? 2019年的美國經濟就是樣板。

但這觸動了中共、建制派、達沃斯黨及深層政府的利益,所謂建制派就是僅維護黨派利益的人。文貴先生說川普是政治素人,不屬於任何黨派,而黨派不過是深層政府養鱷魚的沼澤,麥康奈爾之流也不過是深層政府餵養的超級大鱷而已。

川普和這些人的利益衝突,答案就在班農上面的那段話中。川普對中共等人工低廉的國家實行高關稅以後,就斷了達沃斯黨的財路,中共本身是最腐敗的建制派,最堅定的達沃斯黨。達沃斯黨再也不能把廉價奴隸勞動力製造的低價商品,利用美國的低關稅傾銷到美國,實質上是收稅權的爭奪,涉及根本利益,這就很好解釋為什麼“達沃斯黨是骯髒的全球主義者”(班農)了。

川普的一系列政策,把利益分配權重新奪回,最大限度歸還平民和國家,當然招致利益集團的激烈反對。尤其是中共歷年以來的貿易盈餘全部來自美國,川普對中共實行懲罰性高關稅以後,中共國就會出現貿易逆差,對於中共來說這是致命的,川普成了真正的敵人,所以就發生放毒、和拜登攻占白宮的一連串事情。

因為中共一直實行以美元為主的外彙為錨的貨幣發行辦法,中共印刷人民幣補貼出口,就能掙硬通貨美元。川普之前的幾任總統一直縱容中共這麼幹,這也是中共成為暴發戶的原因。

中共這樣的手段不僅搞跨了西方發達國家的經濟,中共國的GDP僅等於美國的60%,廣義貨幣供應量卻相當於美國和歐洲之和,一旦失錨,這些巨量貨幣就會形成劇烈通脹,直接動搖中共的統治根基。

總而言之,中共的大政府高稅收治理,以及其嚴重的腐敗,都導致絕大多數人必然陷入貧困,社會整體失去消費能力,無法完成美國式的內循環。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只能向外尋求世界秩序主導權,以期輸出國內矛盾及落後產能,把完全失敗的模式強加給全世界,習近平及中共的邪惡因而暴露無遺。

參考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