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俺們村長那點事(現實篇)

作者:美國紐約七星會農場|跟隨戰神

編輯、美工:滅共小宇宙

時光似箭日月如梭,轉眼我已經從有憂無慮的少年到了滿面滄桑的中年。

人民公社雖然在1984年灰飛煙滅,但是農民的苦和罪並沒有結束,即使後來有了所謂的土地改革和分田到戶,也只是由原來的生不如死、民不聊生狀態過度到了半生半死、暫且聊生的狀態。

村里的房子從滿村盡帶茅草帽的土坯房變成了星星點點的磚瓦房,這並不意味著村民富裕了,而是為了給兒子娶媳婦許多家庭不得不借錢蓋房。改革開放確實發展了,但是受益者是中共的當權者及其走狗們,農村和農民成了被遺忘和拋棄的對象,繼續飽受摧殘。

村長是由村民選舉產生的,一屆任期五年,可以連續任期兩屆。俺們的王村長在他的第二屆任期未滿時撒手人寰,患的是癌症,死時很痛苦。據佛教的說法臨終的痛苦是贖罪的,贖今生的罪,受的痛苦越大贖的罪就越多,贖完罪就可以進天堂了。想必王村長已經進入天堂了,因為他痛苦了幾天幾夜才閉上了眼,贖的罪已經夠多了。

王村長死後又有了新的村長,一直到現在經歷了幾任的村長。村長的面孔變了又變,不變的是他們的貪婪和無恥,不變的是對村民的壓榨和掠奪。一位村長酒後吐真言:沒好處誰當官嘞!可見村長把自己當成了官,當官一定要有好處,這個理念已經深深植入了村長們的心。

現在的村長姓林,是大隊書記兼任的。在中共強調“黨領導一切”的時候,村子裡的頭把交椅就已經是大隊書記了,大多時候大隊書記和村長是同一個人。當然,大隊書記肯定是中共黨員,村長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絕大多數情況下也是中共黨員,因為不是黨員上級很難批准通過。由此可見,許許多多的人都是為了混個一官半職的才加入中共,並不是像他們在誓詞中宣稱的“為共產主義奮鬥”,卻是為一己之私、一己之利而奮鬥。

林村長上任前在村里開了個塗料廠,是時任村長家的常客,畢竟是個小老闆,好煙好酒的肯定少不了村長的,村長女兒結婚還送了輛桑塔納。回報來了,下任村長書記就姓林了。

農村的所謂“選舉”就是個幌子,就像中共宣揚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在中共的眼中就是一把夜壺,需要了拿來用用,用完後繼續丟在角落裡,人民就是掩在他們褲襠上的一塊遮羞布,僅用於遮羞,以人民的名義行罪惡的勾當。

林村長上任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賣地。有了過去幾年走出村莊的經歷,認識了一些大大小小的老闆,那就趕快變現吧!結果縣道、國道邊上交通便利的土地都成了他狩獵的目標。

上萬元每畝的土地,到村民手裡的補償只有幾百元,當然,客觀地說真不是林村長全貪了,有相當一部分是進貢給鎮裡的領導了。所以村民們數次到鎮裡上訪告狀都無稽而終。鎮領導們“認真”聽取了群眾的意見和舉報,“耐心”地介紹了黨的政策,然後讓村民們回家等待,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有些村民按捺不住了,上訪到縣里、市裡。縣市就見不到領導了,都是信訪辦的工作人員負責接待,很不耐煩的聽你敘述,半截就打斷了你:寫書面材料,然後回家等。其實你的書面材料一轉身就被揉成一團,丟在垃圾桶裡,村民們還望眼欲穿盼望著青天老爺主持公道嘞。如果你想上訪中共最高權力所在地——北京,那麼恭喜你,你將經歷好萊塢大片一樣的、九死一生般的經歷。

首先當地鄉鎮會嚴防死守,把所有上訪人員重點看管,你根本出不了門,上不了車。萬一有漏網的到了北京,根本不是你想像中的樣子,高樓大廈無你容身之地,烈日下信訪辦大樓前排隊的人們搖搖欲墜,那時喝一口涼水都會成為奢望。第二天清晨會忽然發現信訪辦前門可羅雀,啥情況?訪民的事情解決了?訪民回家了?訪民被政府安排賓館了?你想多了,中共何時拿百姓當過人?!確實被“安排”了,被“安排”去了久敬莊。

北京的久敬莊有一個大型看押所,專門收押各地來京上訪人員。進去的人面臨的第一關是一頓暴打,是不管死活劈頭蓋臉的那種打,打的你會懷疑人生,很多人尤其是老弱病殘都沒有挺過第一關(老人、女人、殘疾人這些弱勢群體是上訪的主力軍)。

捱過第一關你就會被關進牢房,說是房子其實就是廢舊車間改造的,幾十人擠在一個房間,沒有桌椅沒有床,橫七豎八地躺在潮濕的地上,蚊蠅是房子的主人,嗡嗡的亂飛亂咬,對這些不速之客表達著他們的不滿和憤怒,有一些身體弱的和被打的奄奄一息的人就在這裡離開了人世。

挺過來的人進入第三關,久敬莊定期都要清理一次,因為不斷的有新人進來,人滿為患只能定期將早些進來的清理掉,所謂清理就是讓地方政府派人接走。地方政府負責接人的是當地的地痞流氓,他們滿肚子惡氣,對上訪人員又是一頓棍棒相加,然後還要寫永不上訪保證書。北京的久敬莊,那是個滿是冤魂的地方!

村里有個棒小伙氣不過,直接找村長理論,旁邊的身上紋著蛇、蠍、虎、豹剃著光頭的壯漢們虎視眈眈。當天夜裡小伙家的玻璃就被飛來的磚頭砸爛了,老婆和娃兒嚇得哆哆嗦嗦,哭著說不要再找村長了。

這就是林村長上任的後做的第二件事,是和第一件事同時做的,拉攏地痞流氓和社會閒散人員,明目張膽的參與黑幫組織。

我的一個堂弟就是一個涉黑的頭子,手下上百號人,既有當地的又有操著東北口音的,和附近的多個村長互相勾結利用。鎮領導居然將整個鄉鎮的市容市貌外包給他,每年幾百萬的承包費,明顯的就是讓他在鎮裡做強做大,政府不敢或不便直接出手的事情由他出面解決。有一次村里佔地產生糾紛,村民因賠償款不足而阻止施工,在村長的授意下他帶著幾十號人光天化日之下踹開村民家的大門,衝進院子一通亂砸,並公然進行威脅恐嚇,十幾個阻工的村民無一倖免。

中共統治下的農村完全是黑社會化,地痞流氓和村長們沆瀣一氣,因為中共就是最大的黑社會,中共從地痞流氓起家到地痞流氓治國,他們對這一套輕車熟路。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山西的胡文海不堪忍受村幹部的欺辱,持槍殺人,致14人死亡;河北石家莊農民賈敬龍用於結婚的婚房被村委會強拆,多次上訪無果,憤而用射釘槍將村幹部擊斃。同胞們,上訪不是路,只有反抗才能有出路,殘暴的獨裁者們聽得懂的只有大砲,我們雖然沒有大砲,但是我們有拳頭!讓我們伸出自己的雙手一起埋葬他們!

往期鏈接:

說說俺們村長那點事(過往篇)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