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8日郭先生GTV直播摘要-英喜莊園出品

12月18日郭先生GTV直播摘要

聽寫:flower花、Cathy;校對:Cathy;封面圖:GTV;Page:讚讚;

👉完整版GTV回看

爆料革命到今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今天啥也不做了,創造的歷史和功勞都是沒辦法形容的

1.今天真是個大日子,都忙暈了。過去這一星期對中共企業的製裁,對中共的經濟制裁,包括中美軍隊的對話,沒有對成,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麼,這在過去三十年或五十年從未發生過。毫不誇張地說,沒有爆料革命這些絕不可能發生。包括國家安全報告,包括制裁當中,包括國務院的一系列決定,包括參眾兩院的一系列立法。所有的報告當中都把CCP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分開,這意味著什麼,多少年沒發生了。從來沒發生過,有人敢想過嗎。昨天晚上和一個美國的、歐洲的、新加坡的、日本的、台灣的、大陸的朋友連線,所有人都說一句話,爆料革命到今天所做的事情,就是今天啥也不做了,創造的歷史和功勞都是沒辦法形容的,可以說在人類地球上不僅在中共國從來沒發生過。過去這一周發生的很多事情背後的故事,到現在為止有些事情你還沒看到呢。你們記住,從12月的6號到今天18號,未來看到的很多行動,都跟這幾天有關。今天有三個大事,是否能成基本決定了美國大選,會在什麼時候滑稽的結果會出來,會在什麼情況下中共病毒被全世界會定義為生化武器,什麼情況下會讓全世界真正意識到這是人類上的一個大危機,必須採取行動。就在我們直播的此刻,今天下午5點多的時候,全世界的各國力量已經做出了最最關鍵的決定。就是如何認定這個病毒。伊朗的五個斬首了三個了,伊朗發生什麼事了?伊朗的雞蛋價格又漲了,伊朗的糧食又漲了,每天我發到蓋特的那些笑話視頻都是伊朗的朋友給我發來的,我隨時了解情況,斬首這些人之後,從未見好。以色列對伊朗長達七十幾次的突然襲擊炸彈發生啥了?你以為乾掉北京(中南坑)裡的,咱這事就解決了嗎,不是,我們要滅的是這個組織,是滅掉那幾個關鍵的頭頭。再看看委內瑞拉,所有當初想像的事情都發生了,委內瑞拉怎麼著,還在那呢,好著呢,還吃牛排呢。我們爆料革命一定要記住,客觀真實,唯真不破。多少我們的戰友付出了鮮血、生命和自由的代價。

2.但今天最大的事情就是我們要跟多國政府合作,讓他們認定這個病毒是共產黨的生化武器。大家會看到,會有和我們閆博士一樣的,這樣級別還有些職位比她還高的,還有像她這樣的當事人會站出來指證共產黨的病毒。這是今天最大的事。我就希望這件事能成功,告訴大家好消息,成功了!過去這一個月,我最想等的就是今天這件事。可不能老希望光美國贏,那不中。

今天我最重要的,世界上有多個利益集團最不想的就是把病毒和共產黨連在一起,現在還是很大的力量。但是我們今天是革命性的,大家可以看到將是徹底的改變,關於病毒的認定。第二條,關於中共有沒有操縱美國大選,今天是徹底改變。第三條,美國川普總統他絕對會贏,距他贏又提前了好幾步。而且從今天開始起,他再一次認清楚,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對美國的貢獻,對美國人民的安全和國家的安全的貢獻,和我們是否值得相信能代表中國人。我們是一個有信仰的,愛好和平的,誠實的,新中國形象的代表。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戰友之間不要互相攻擊,我們最重要的品格就是真實,唯真不破,真,善。為什麼我要說,你看川普總統被背叛的,有多少人,當我看到川普總統被一次次背叛,我所被傷害的我都能接受,那又算啥呢。看到川普總統這種受冤枉,四年來艱苦的執政,又算啥呢。何況我們從滅共的那一天起,外國的國家元首說,人類上就沒有一個人說喊消滅共產黨喊三年,從來沒有過。而且讓全世界很多人聽到這個聲音,一樣的相信共產黨必須被消滅。就像我們郝海東先生說滅共是正義的必需,是人類安全的必須。閆博士說的人類沒多少時間了,想活下去。這就是路德訪談中每天都講的話題啊。爆料革命每天都改變了世界對中共的看法。我們做了這些事情,我們可以往上看,往下看,看看現在中國人活的苦日子。看看中國人現在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完全是在欺騙洗腦的悲慘生活之中。再看看川普總統被傷害被背叛,一次又一次,我們這些算啥啊。

今天是個非常重要的日子。滅共的第一道大門是香港的勇士,沒有香港人的付出,沒有香港勇士的付出,滅共的事業今天在法理上,在影響力上,在取捨上絕對不是今天的情況。第二道大門就是我們的閆博士,就是路德訪談的119和我們博士軍團,就是共產黨病毒。第三道大門就是這次參與美國總統選舉,控制美國總統選舉,在美國搞藍金黃,搞超限戰。第一條不用我們說了,全世界已經知道了,它已經成為滅共的抓手和證據和理由,法理上沒問題。第二條,我們把病毒的事情如果能讓世界認知,這是共產黨生化病毒,它絕對沒有任何辯解。第三條,讓美國認為川普總統和拜登偷盜選舉,多米尼的假選舉,這種對美國的傷害如果被認定是共產黨背後控制,你覺得共產黨還會活下去嗎,還有機會嗎。

4.好消息好消息啊。今天下午的會開的好啊,我今天下午開會的效果已經出來了。密歇根州安特里姆縣川普贏了,咱們戰友發的。另外一個信息還沒有推出來我發現。川普總統站在河邊那個,看來是比我想像的還要早啊,今天的行動比我想像早啊。說起來,兄弟姐妹們你們相不相信神的力量。總是在我們最關鍵的時候,神,上天幫我們給取掉潛在的隱患,總是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上天讓我們知道了敵人對我們即將發動的攻擊的絕密信息。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我們能得到我們必須得到的信息。就像我們6月4號,這個之前啊,那哥們給我打電話,放心保證你所有周圍清空啊。多年的老友啊,當年是朱利安尼的好哥們,說你誰也不能告訴啊。本來好幾個國家元首接受采訪,他們建議不要接受采訪,就你們幹,我保證你們實現啊。然後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就出現了,然後我們這個病毒最關鍵時候閆麗夢博士就出現了,然後我們的墨博士就出現了,冠博士Dr.博艾麗全都出現了,還有易博士,這就爆料革命得天助。今天下午開會,我剛剛發信息我說給你們開會,中間我被美國法院判了輸掉了1.1億美元啊,他說你要上訴啊,趕快上訴,當然上訴了,他說你放心,奇蹟都會在你身上發生,上訴後再說。我說等我沒飯吃了得需要你們給我救濟糧食。

5.現在大家都關注美國選舉去了,我關注另兩個領域,美國選舉有它的幾大招,多米尼的機子,和幾個州的重新驗票,和是否有足夠的參眾兩院的議員們挺身而出質疑這場大選,變成了州票30比20,這是最關鍵的。今天在某些州,就是耍流氓,就是不給你交這個機器。某些州就願意說重新選票,更重要的事情,基本湊夠了數,能達到州票選舉,不是人票選舉。但是州票你湊夠了那幾十票,或者達到那個法定數,高院都推翻了。我和咱們幾個朋友說,包括朱利安尼、班農先生,我說高院90%你們贏不了。6比3的事情不會發生,大家都看到了。而且我在這直播前,11月7號我就說了,很有可能11月15號宣布拜登是總統,大家都看到了。我們不是蒙的,我們不是美國的專家我們根本不懂,是基於我們的情報

現在對爆料革命,共產黨所做的事是把美國和爆料革命以及所謂的香港台獨這些分子化為等列,用出的招也是國家級的

大概在3個月將近4個月以前,我們有的同事被抓起來了。被抓起來以後,北京的警察還有國安喝得醉哈哈的,之前把這位同事關了近一星期了,在釋放他前一天,進了他的雙規點的屋裡,脫了鞋,罵了一陣子,這個領導得了癌症不會超過半年活了,跟他說你真的相信郭文貴和爆料革命能滅共產黨?你傻呼呼就這麼挺他支持他?這位同事就談了談,然後他說我告訴你郭文貴完了,很快太平聯盟的官司會由紐約南區法院哪個法官來判,這個PAG找了兩個律師事務所,其中一個事務所就是美國最大的調查公司是跟我們好哥們。代表前來出庭的這個律師事務所也跟我們是好哥們,但真正打官司,要滅郭文貴的要把郭文貴公寓搶走的是第二個律師事務所,他說我跟他們多次見面,4個星期後,太平聯盟這個官司就會判你們老闆輸,而且還會把你老闆攆到大街睡覺去,而且我還告訴你接下來會對你老闆所有海外資產,因為你賠了麼,你個人擔保麼,你要執行麼,要追查,你老闆就完蛋了。你還跟他嗎。這個人跟我講了,還真把我嚇一大跳,因為這些事這兩個律師事務所56個案子,我哪有管那麼細呀。真的跟他說的4週就差一天,這個法院這個法官突然就說這個案子不再審了,就把我們所有有關人,全部問訊問完,對面告我們幾乎人都沒來,這明顯的不來,包括對方冒充我簽名,籤的假合同都經過第三方驗定,法官說不理了,這個我不認。我就按大衛波伊斯提供的證據,我以那個為準。有這樣來的麼。判你們等著賠錢吧。問對面律師你要多少錢啊,律師說我要一億多美元吧。就這麼下了基本決定。這就是你們看到海外的欺民賊和共產黨的警察同一時間得到同樣的信息,和過去幾年一樣。所有共產黨要幹的事,海外欺民賊都知道,然後馬上開始造謠。說房子又沒啦,就是這個原因。這個警察竟然能說到什麼,戰友們都沒有想到,告訴這個同事,接下來會在你的BY公司會採取什麼行動,包括哪個帳號都給你說清楚。他給我說完以後,我真沒有那麼信,但就在4週後就信了。這個案子啥時要開庭呢,今天開庭。我們也是幾十個律師,美國最牛的律師事務所。因為這個警察聊天的時候就說那個豆豆就是我們的人,誰誰誰就是我們的人 。SEC這些事,都是我們弄的。我們在加拿大、澳大利亞,我們有幾個小組就專門幹你們的。會讓你們的G系列天天被專司纏身。然後把你們的所謂農場全部都消滅掉。他說我們派出的都是最尖端的隊伍,你們肯定完了。大家知道SEC紐約調查GTV的事情,我們提供最絕密的文件,在美國的法律你想這是一個政府部門提供的文件,只有兩個部門檢察官辦公室和SEC辦公室。竟然在上一星期,太平聯盟竟然在質詢中把這個作為附件給我們。我們所有律師都傻了。就像一個我們去告別人,我們拿到了中國國家安全部的絕密文件去告一個人是一樣的道理。這文件咋就跑到太平聯盟去了。關鍵是這個警察他怎麼知道這個時間,這個計劃。就這他都知道。你看農場被潛伏被挑撥離間來自加拿大,澳大利亞。所有G系列被虛假舉報,還有那個豆豆全部都真實發生。SEC的絕密文件竟然跑到了完全不搭旮的太平聯盟律師事務所。今天下午4點鐘,我們在上一周提出來,法官你最後要判決了,我們要求審核,大家知道審判我們可以選擇陪審團,法官必須答應我們啊,今天下午法官開庭說不用陪審團,我決定判你們。法官今天就判了,判多少,我們陪1.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1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在一周前二週前和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我們的律師,你覺得這個案子正常麼,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我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那笑,我說這你知道共產黨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為什麼這個案子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4週以前都知道。而且警察的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

7.現在哪個戰友被加拿大、澳大利亞的放出的男燕子、女芳芳,男的叫眼鏡蛇(男的把女的給咬了),女的叫燕子(女的把男的給咬了),誰給咬了大家慢慢看一定會出來的。眼鏡蛇咬了你你是不知道的,是在你完全沒感覺下把你給滅了。而且這個警察還說了後面將發生的事,我先不透露。

8.你記住我今天的直播,我的3000多個視頻,真正能讀懂我的視頻的,絕大多數都是在驗證之後才明白。我每次直播說話都是超過事實的很多很多倍,這既是我們的優勢我們牛的地方,也是我們的劣勢,因為大家不明白。看還有誰被眼鏡蛇咬了,誰被燕子乾掉了。現在對爆料革命,共產黨所做的事是把美國和爆料革命以及所謂的香港台獨這些分子化為等列,用出的招也是國家級的。他拿屁一個億,我們還要上訴呢。但你能想到麼,這麼大一個法官竟然不讓你用陪審團說我判決。我今天跟律師說,在中共國也不能這樣啊,共產黨都不會。對我們來講,暫時好像判了我們怎麼樣了,接著會用這個案子來執行啊,今天他們就把紐約那個房子是否屬於郭文貴資產往後推幾個月。然後再執行騷擾啊,威脅啊,造謠啊,他一定會做。

9.大家記住那兩個流氓案子了麼,我在一年前兩年前就說這個案子是百分之百共產黨控制的。內部情報告訴我的。所以這個王八蛋在我們deposition時我就問他第一句話,我們律師都沒有這個概念,我問他你的律師費哪來的。我們的律師竟然不想問。他不付律師費,律師都告他,而且這個女騙子跟老共打官司,和別人打官司都不付律師費,兒子做擔保,最後兒子替她還的錢。她哪來的律師費。對方律師當庭就承認,這個律師費不是我方,是第三方。我們一直要求對方提供第三方,他不提供,到現在還沒提供,馬上也要開庭。我現在告訴大家,這個第三方是誰,埃里波迪,埃里波迪是2月初在美國司法部要開庭,就是非法作為外國代理人,外國政府就是中共,就是劉特佐,尼古郎戴維斯案子。剛剛三週前,洛杉磯的某個國家執法部門立案說我郭文貴又搞虛假政庇,說我在美國,在其他地方有什麼資產。完全捏造了一個案子。又是第二個DOJ案子。戰友們,一定又是埃里波迪。據有人告訴我們說,他又通過吳征收了一億多美金來自中共,給我們捏的罪狀是什麼,就是我們製造虛假政庇。這個情報誰給我說的,戰友們,是我們國內的戰友告訴我的。國內戰友說,你要小心,他們又開始給你捏造了像當年,要把你遣返時的所有的假案子。最早時2015年2016年,竟然在網上造謠說我殺人,是殺人犯,還殺的是日本人,強姦殺人,黑社會組織,所有中國138個罪行基本上全都用在我身上了。現在還在繼續幹。大家能想到麼,七哥每天都經歷著任何人無法想像的這些事情。

10.我從今天早上聽到不下四五個信息哭聲就出來了,家里人被抓了,被潛伏在戰友裡面的特務給出賣了,給抓了。還有人到了杭州警察局,一頓胖揍,揍完以後寫保證書,決不支持爆料革命,絕不投資G系列。另外戰友一家也是染上病毒了,喘不上氣來。當然也有更多的好消息,戰友有病吃了羥氯喹藥以後逐漸在恢復,也有嗅覺了。還有戰友家裡面老人家已經能下廚房做飯了,前幾天家裡已經覺得徹底不行了。還有內部潛伏的戰友,他們在我們戰友裡潛伏了很多人,喜瑪拉雅農場,還有我們所謂爆料戰友從來就沒少了潛伏的人。我們不在乎,誰要被潛伏的人給拿下了,那是你倒霉,你不堅定,真戰友是不會被潛伏者拿下的。但被陷害是有戰友受害了。潛伏的內部的戰友被海外的所謂的天天出鏡頭的人給出賣了,給抓了。這種事情太多了,多少人的生命鮮血和失​​去自由財產捍衛爆料革命,每時每刻創造這種奇蹟。

11.加拿大那個工作小組,已經把我們的戰友,從鳳凰農場的啊,所謂的8000人,現在已經有5000多個人已經轉移到別的農場了,還有兩三千沒轉過來。Sara已經前天20個小時沒給我回信,昨天給我回個信息,我給她回信息沒打電話,聯盟委員會現在是找不著聯繫不上啊。所有的鳳凰基地都已經撤了,但是加拿大的工作小組,已經把我們所有的戰友分了好幾個級別啊,按照共產黨給我們農場分的級別,和對爆料革命的貢獻,和誰是真假戰友的鑑別標準,你們看一看,不要聽我的,用你們的眼睛,千萬別用耳朵,用你們的鼻子,用你們的嘴,用你們的電腦。去好好核算核算。

任何人的行為,當他跟滅共沒有關係的時候,把大家的精力和注意力引到任何一個話題的時候,他一定是我們的敵人

12.我們要天天說農場的事,七哥還能滅共嘛。共產黨就想讓我把眼睛、嘴巴、精力、時間用在農場上。你想想要沒有這些戰友以死,以鮮血、以生命傳達這信息,我們能做好準備麼。就因為我得到了信息,我們才做好一系列的準備。就像劉彥平、孫立軍到紐約來要把我坑回去,他進屋來一坐在那,我說30分鐘前我得到了一個信息,你來你有三招,你不是自己來的,不是你們三人,你在華盛頓還有孫立軍。你找了埃里波迪,你們準備把我遣返。他說啊,你們都聽到錄音,他傻了。我說第三招,你們把我騙不回去,你們要找黑社會還有在中國銀行派過來的,這峰那峰的,要把我殺掉。大家記得這個錄音吧。到現在誰給我的我也不知道。兄弟姐妹們,這是我們的正事,幹嘛呢。真正的滅共,不論任何事情發生,只有一個事是最關鍵的,我們是爆料革命的滅共運動。任何人說的話,任何人的行為,當他跟滅共沒有關係的時候,把大家的精力和注意力引到任何一個話題的時候,他一定是我們的敵人。百分之一百是我們的敵人。因為我們只有一個目標,包括GTV投資的人,我們完全可以找一個人投資就完了,貸點錢,為啥那麼多戰友在一起,因為我們的戰友投資是其次,用所有的心血和金錢表達的就是一個目標,滅掉共產黨。第二個核心是什麼,維護戰友的安全和利益。凡是任何語言,任何行為把戰友當成資產,把戰友當成發財工具,把戰友的安全,把戰友的感受,把戰友的所有的信任當成利益或當成領導的,或把戰友當成別的用的,壟斷在一起的,都是我們的敵人。這都是小事。

跟這三個問題比起來你覺得有一樣重要的嗎?沒有任何重要的。至於說農場的問題,兄弟姐妹們,我再說一遍:所有的戰友的利益排第一位,所有戰友的安全排第一位,所有戰友的尊嚴排第一位。任何因為,不管你出了錢出了力還是出了時間,給法治基金給社會捐款的;情,文貴來承擔;恩,文貴來報;利益,文貴承擔百分之百責任。這就是為什麼,我永遠知道,每個戰友都是對著我來的,我必須承擔責任,如果今天有人站著說,我想承擔責任,好,你只回答我兩個問題,你有沒有能力和信用和金錢和實力承擔你承擔的責任?第二條戰友願不願意相信你承擔責任?就像剛剛解散的鳳凰農場,聽說改成鳳凰社,你改啥社我們都不管,你幹什麼我都不管啊,Sara你支持爆料革命,誰都有權利支持爆料革命。前提是,任何戰友G系列有關係的利益,一個都不准碰;任何一個G系列的有關係的合約一個都不准碰;跟農場有關的事情一個都不能碰,講都不行。誰要願意說跟著你去幹啥去,你是搞拖拉機啊,你是搞房地產開發呀,還是搞什麼口罩廠啊,你還是搞疫苗啊,那是你們的事。不要打爆料革命的名義,不要打新中國聯邦的名義,別打G系列的名義,別打農場名義,你愛幹啥幹啥。不管過去,還是現在,還是未來Sara都是我們的妹妹啊,是我們的戰友。除Sara之外,任何人都是單對單的關係,誰都不能包括誰,誰都不能擁有誰,誰也不能代表誰。我們被共產黨代表了70年了,你農場就是服務的。服務當中給了你一定的費用,這是商業行為。爆料革命的情感,你必須服務戰友,戰友有絕對的選擇自由,有選擇離開的自由。他跟的是新中國聯邦,跟的是爆料革命,絕不允許跟任何人,包括我郭文貴,千萬不要跟我郭文貴,你們要跟爆料革命跟新中國聯邦。這太正常了,發生這事太好了。剛剛我在直播前,王彥平給我打電話說,有人說農場的事如何如何。她今天去deposition一天了在法庭,舌頭都說不出話了還跟我說這些,我說不都是好事兒啊,非常簡單有質疑我七哥的,謝謝你的奉獻,你走你的陽關道,你也可以走你的獨木橋或者陽關道獨木橋你都拿走。我們走我們的崎嶇小路,我們走我們的鄉村小路

14.我們是乾啥的,爆料革命,滅共的。新中國聯邦是我們的未來。你爆料革命都沒整明白,會有新中國聯邦麼,會有未來麼。我最在乎我今天的行動和行動的結果,我一秒鐘都不能浪費。這就是我和兄弟姐妹們要說的,千萬不要忘了本。咱可真不是跑這來光做生意的,那還真不是,那都是附屬條件。只要是奔著郭文貴來的,只要是奔著爆料革命來的,不管G系列背後誰是投資者,也不管他是哪個機構投資者我都承擔百分之百責任。只要一有錯誤就把上帝抬出來了,只要一說錢就把自己的布袋撐開了,只要一說戰友那都是我的。那不行。戰友每個人都高於文貴。因為每個人的付出,每個人承擔的風險和責任都是巨大的。這一次共產黨的放蛇、放燕子非常的毒啊。這位國安的哥們說了實話了,拿國家級武器對付你們。希望他還多活個幾年,他酒後說的話對我們很有幫助。我們這位戰友關兩天去了兩個地方,一個是大連關了兩天,從大連關到了上海,在上海關的時候還有幾個名人剛抓進去。這幾個名人在裡面是哭天叫地啊,又磕頭又下跪的。他說我真看到了億萬富豪的窩囊,在裡面又喊又叫啊。

15.跟我爆料革命一樣,誰有能力你趕快組織一個爆料革命去,像東京爆協一樣,我們要開始爆料了,東京爆協,最近聽說那個向林那個孫子王八蛋,飯都沒地方吃了,聽說欠人家錢被人家綁了好幾次就打了個半死,到處流竄。兄弟姐妹們,戰友們,從爆料革命到今天,你見誰從兜里掏出來錢支持爆料革命的?千萬咱別說時間啊,咱不說時間的,咱先說錢,誰拿出錢支持爆料革命的,誰拿全家身份支持爆料革命的,誰冒著風險,沒有任何目的支持爆料革命的,或者說誰在爆料革命當中,比原來的生活得到了大量的改善,徹底的是一個榮譽、名譽、知名度的收益者?或者你拿著框框一下,可能列出一二十個問題,然後你再分辨誰是你的戰友。

16.還有一個這兩天,到處招搖撞騙的人出來,這區那區的,這點那點的,我再說一遍,任何一個人在農場,你都別想包含別人,你可以幫助別人,是別人自願往你這裡來可以,未經喜瑪拉雅聯盟委員會授權的農場,你所有的經濟活動你所有的商業活動你都是違法的,你牽扯到任何經濟活動,我都可以告你,詐騙一塊錢和一個億是一樣叫詐騙。任何人你拿了錢你不按照法律和喜馬拉雅農場簽合同,你不把帳算清楚,後果自負。任何農場分場未經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所認可,你發任何公告都是無效的,未經授權你和任何戰友有其他的合作,包括收錢收物都是犯法的,那都是刑事罪,這是肯定的。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有的不願意加入各農場,昨天和今天很多人發信息了,啥農場我也不想加,我只想怎麼樣怎麼樣。我沒有時間跟我們的聯盟委員會的各個17個委員和我們的老班長主席和長島哥秘書長還沒跟他聯繫,看看有沒有辦法說是哪個農場也不加你加哪,想想,我真沒有想這事,我腦子現在全都是弄第一第二去了,然後在忙活第三呢。兄弟姐妹們,我真沒想。我跟你們在一起我想,不跟你們在一起我真的不想這事兒。我只有一條保證大家的信息安全是我的第一要任務,救助戰友把戰友給救出來,我每天都救戰友,合法的救戰友,這是我第二要務。另外一個保住戰友的錢是我第三要務。我深深知道,每天醒來和每天睡下,我都要告訴我自己,滅共是一切的核心,一切事情都要圍繞我們的滅共的這個使命,否則一切都是扯的事兒。

為啥我說爆料革命到今天,堅決不牽扯,郭文貴能否經得起金錢名利誘惑,咱用事實說話。所以說為什麼我說沒有共產黨,我堅決隱居山林,我可真玩不起,太LOW。意志不堅定,你沒有信仰唄,天天還喊著上帝;窮唄,還天天說自己不需要錢;個人生活失敗唄,你還覺得是共產黨幹的壞事,你要滅共唄,你比共產黨還壞。滿口仁義道德,滿口上帝神。都是牢騷都是抱怨。反正說啥都行,我家糧食你一個也別動。幹啥都行,你別讓我失去。有我沒他。這是為什麼我看爆料革命戰友農場,凡是各農場不互動,跟各戰友不互動,想自己玩農場,我們一定把你攆出去。爆料革命還有農場系列就是一個大家庭,當你不和戰友成為一個大家的時候,不和農場互動的時候,你不和戰友分享利益,你不把戰友放最高位置上的時候,你不為戰友的安全和利益考慮的時候,你不去尊重他的時候,你不真的有種跪在地上去給戰友洗腳的份的時候,你一定不會在爆料革命中呆長了。不信咱走著看,不管任何人。條條大道通羅馬,想滅共也不一定跟爆炸革命啊。那東京爆協,這個欺民賊多少波了啊。剛才我說的那幾條非常清楚了,我就不想再多說了啊。

17.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誤區,就是我三年前說我最擔心的事情。大家欲​​速則不達,急功近利,過於幻想化理想化。爆料革命絕對不能走上這個邪路。我們絕對要做到的事情,不能讓我們潛在的戰友們,讓他們成為武器,成為犧牲品。保護每一個戰友,讓每個戰友在能承受的情況下去參與滅共,參與爆料革命。從三年來我一直這麼說,一切以你安全,一家人安全,不要失去自由。我們從來不會讓任何一個戰友,挺身走險,以身來試共產黨的兇殘。更不允許讓大家拿著錢投入到無底洞當中。過去這幾年爆料革命創造的神奇和現在所獲得的成績,某個組織和我們說你們每次給我們提供的信息,給我們提供的幫助,包括驗證的這些信息和名字是有多大的幫助。

總覺得人家做的不過癮,是因為我們的心太毒了

18.川普總統據說還認為他不確定習近平就真的想幹掉他,不確定習近平就是他的敵人。這就是真實的川普總統的想法。你們沒想到吧。據傳言,我看社交媒體說的,他不確定共產黨想滅了他,但他確定共產黨操縱了這次選舉。他沒下定決心說斬了他,或你就是我的敵人。包括我們的病毒,生化武器之說,他懷疑他不敢確認。你覺得他弱,他不夠兇殘,恰恰就是美國的偉大。

19.七哥在共產黨滅共之前,我是你們七哥,滅完共以後七哥就絕對歸隱山林了。我可不願意,真是,說實在話戰友們,就看著咱們中國人這個苦,看著海外很多人天天把上帝掛在嘴上,還有一個在名利面前,還有在是非面前,還有在榮譽面前,我們中國人真的是有大大的問題。這個心霾,不是說一般的嚴重。你看看人家美國人,到這個時候了,你說人家傻說人家天真,是因為我們太毒了,我們的心太毒了,總覺得人家做的不過癮,你那個過癮的想法就是毒啊。你想要在中共國,那川普總統得殺多少人得抓多少人,100個拜登,1萬個拜登都沒了。一個習近平王岐山就乾掉100萬個黨員,那多少千萬個家庭沒了。哪個人上來都要找個名字滅掉一幫人,連個縣長上來都得把原來的縣長的一幫人給滅了。這就是人家美國的偉大呀,你覺得人家天真,恰恰人家這個天真成就了美利堅共和國,你覺得人家慢你覺得人家傻,就是人家傻人家的慢,才成就了偉大的美國。當戰友們你們捫心自問,有幾個人能和世界這幾個人,別說你給他照個相對個話,那不算認識。你要跟人家交心交流共事,共同的做事,這才叫了解人家。或者說有交往,有交易,交易不一定是壞的啊。這種經過事你才了解這個人,你才真正有資格評價人家美國社會和人家西方社會。

20.不是說這個世界上,好人就是完美的,那些人就是邪惡的,不是這樣的。所謂的你不喜歡的人,所謂的叛國者,被藍金黃者什麼。他們也有好的一面,他們也有人性的一面,一定有;你看到最好的人,所謂跟咱們站在一起的人,他一定有你絕對無法想像的壞的一面,或者你無法接受的一面。這就是人,每個人都活在一個貪慎痴謾疑,無常和一個現代的物質社會。絕不能說你跟我站在一起的時候,你就是我哥我大爺我叔叔甚至比爹都重要。當你讓我不悅悅的時候,你就是我的敵人,你比魔鬼還魔鬼,你比狗屎還狗屎。因自己不悅因自己不得,因自己而不善,或因對方不義而生恨者,這叫小人。就是因為對方對自己所謂沒按照你的標準,來完成你的善良,所謂對方沒按照你的行為讓你悅悅讓你開心,所謂對方沒有滿足你的利益和你的榮譽,所謂對方沒有珍惜你所付出的一切,沒有給你回報,你把對方成為你的敵人,你一定是小人。這個世界真善是有標準的。很多人把自己說過的承諾和話都忘了,認為那都不算事。他只記得自己做過什麼和自己失去了什麼,他自己就能得到什麼。共產黨這回派出來的毒蛇,還有這些燕子們就會玩這一招。挑撥戰友:你看你吃虧了,你看你幹多少事,你看你付出多少,你看你應該得多少,你看人家他離了你不行,你看你可以這樣做,你看你可以採取法律行動,你看你可以到法院做假證弄他,然後回來讓他給你付錢,然後敲詐他一筆。出的這些招,就像共產黨在美國搞挑撥離間到全世界。我見太多了。那住在中東的某個大使,他老婆做生意,他帶著一個派出的假老婆,給他說的所謂大使夫人,都是假的,做伊朗的生意。他是在最富裕的國家當大使,姓倪啊倪大使,這個貨在海外,就這麼一個人弄的上百億的錢,到哪個國家去,最愛用的招,就是掌握這個國家這個人的敵對面的信息,通過肯定黑客藍金黃得到的,給這個人;跟那個人見面,再把這個人的信息給那個人。然後在這個國家啊,就開始自己牛了,所有的當地政府都都私下見他。什麼情況?然後再幫著弄點錢,然後他就弄大錢。都是這招啊,都是這招。

病毒被確定為生化戰爭以後,一定是經濟瞬間的雪崩

國內的經濟,一定會先崩潰,甚至是和區域性戰爭或者是大規模戰爭同時進行,這是一個西方世界,和整個國際上有腦子的人所有人的共知。什麼意思大家都聽懂了,很多戰爭過去是什麼?它是死不死活不活的經濟給弄了多少年以後,或者一段時間以後,經過外交的周旋,實在沒辦法了。“咣嘰”,開戰了。然後有幾年的大亂的時間,然後逐漸恢復。那麼這一次,對待中共的整個西方,病毒被確定為生化戰爭以後,它一定不是這個結果。一定是這個經濟瞬間的雪崩,因為共產黨這個盤子太大了。人類上從來沒出現過,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4億人,9000萬黨員,2億人發工資。而且中國迅速城市化,就是農村城市化以後的大量的能源消耗。它一旦倒下來的時候,就像你看共產黨的豆腐渣工程一樣,啪就下來了。這個時候有可能伴隨的是台灣或南海的局部戰爭,也有可能直接是全面性的戰爭。這個就可能是一秒鐘,你完全沒感覺就發生了,這一天一定會有的。我們最希望的事情是快,馬上結束,不要拉時間長。那麼保護好自己的14億人口,你不可能都移民在外面。1000萬出來世界都亂了。為什麼戰友們?因為西方世界很清楚,他們要對付的是,億分之一的中國人,或者是2億分之一。我是今天下午跟他們說,我說你到底是要對付的是中國2億分之1那個人,還是要對付中國14億人的10%和20%。2億分之1就是7個常委,7個壞蛋,也不一定是常委。億分之一,14個壞蛋,你對付的是誰,或你就(對付)10%的中國是5%的中國人?所以我堅決反對把所有的海外中國人都作為一個概括性的目標是絕對不可以,特別是留學生,你們絕對是冤枉的。即使是留學生被共產黨所為的安排的任務,他也是被迫的,絕大多數。沒有人到達西方,看到西方這樣的文明和這樣的社會以後,他還喜歡中共生態環境,不可能是。我們要讓西方知道,不是說燕子到西方燕子都願意當燕子,也不是派出了眼鏡蛇就真願意去咬你兩口。他也是被逼無奈的,那在那山里面眼鏡蛇多了去了,他從來不接觸人,還能咬誰呀?是你自己有毛病,你靠近它你惹它,或者說它找你時你不躲,你還要給它親兩口。那你就是被咬,那燕子飛了多 了,他沒有把你人怎麼著啊?你首先你具備被燕子拿下的這種條件。你以為西方社會沒有責任嗎?沒有毛病嗎?那不是的。誰家的老人願意把自己孩子放出去當燕子去當蛇去啊?第一被洗腦了,第二個被利用了,還有一個被威脅了。他們是認的。所以說西方你只有一個選擇,你滅掉2億分之一那幾個中國人和億分之一的中國人。你不可能你跟中國5%的人做對,你也不可能把我們都滅了。所以戰友我想告訴國內的兄弟姐妹們,你們所有的人都是安全的,前提建立了一個基本的常識和認知。你問你自己悶下心來問一問,世界能給你拉倒麼,死那麼多人,還沒停止死人。共產黨在剝削著14億奴隸的錢,還能真的撐下去嗎?咱所有爭取的就是,中國這個國家,應該是由人民說了算。這個國這個家是人民的,不能國是幾個家族是億分之一的人的國。這個國也不是2億分之一人的家,他是我們14億中國人的家14億中國人的國,我們就要把這個掰過來就這麼簡單。

22.這兩天到處宣傳什麼兵回去,你這傻貨一個個的。人家的孩子能上前線嗎?什麼情況發生了人家會挨餓嗎?人家在銀行能不能取出錢嗎?我們最近很多戰友的孩子從國內,什麼手續都正常到邊防局,不是美國不讓來歐洲不讓進,直接在邊境就給扣下,共產黨不讓你出去了。他為啥不讓你出去?不讓你出去花錢,不讓你知道外面的世界。綁架更多的人,或者讓更多人當炮灰。哪場戰爭死的不是窮人家孩子?那麼國內的戰友們,一遠離軍事設施,二多積德多交朋友。戰亂來了有人就有未來,有人才有安全,有朋友才有機會。當然了,到那個時候錢還有現金能不能管用又都很難說了,千萬別放金條。就是你農村,別忘本,咱們沒當幾天城市人,到農村能活得了,而且時間不會長。最起碼你別天真行不行?也就是說戰友們你最安全的方式就是你改變你的思路,認清現在的形勢,更多的了解真相,是讓你唯一安全的辦法。昨天晚上,咱們福建的幾個戰友跟我說,一打起來福建最倒霉。確實福建這幾個地方最倒霉,福建最危險。南海海南最危險,大連,青島的幾個軍事區最危險,江西,現在3700個點是最危險。但凡你有點腦子,你要遠離那些地方,現在在城市一旦打仗了,你電梯沒電就上不去。你上次去你下不來,上次去你沒有天然氣,你能燒柴火嗎?你能燒鞋底嗎?話說回來,你呆在樓上,有電有電梯有糧食有氣有水,你上哪買糧食去?整個這些城市,中國14億人口,將近5億人呆在城市裡。5億人,一個人吃一兩肉是多少肉?一個人吃一個饃是多少?所以說最重要的還是,一定要把心把身體要落下來。讓自己安全的事情,就讓你活下去,遠離危險區,多交朋友。

23.跑出來你得有跑出來的資本,有外面生存的能力,你得有活下去的本錢。否則你根本不要出來,出來可能是你的一場災難。另外一個所謂的搞政庇,我再告訴大家任何農場,沒有任何權力去搞這。Sara要搞政庇的事情是跟我說過的,我說可以啊,我就回复她,我說前提你要有律師,你要有專業團隊給戰友們提供幫助,必須在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的框架內去做這件事。包括她問我我就一句話給她回說可以啊,你試試嘛,包括開口罩廠我說你可以啊,你試試嘛。搞口罩廠可以啊,你別賺戰友的錢就行了,或者你讓戰友能賺錢那可以呀。你不能用爆料革命的名義來搞,你也不能用這個新中國聯邦搞。任何農場的經商和有利的行為必須統一安排,否則你就不要在這個範圍內,你在哪搞都可以。咱叫Sara牌,像瞿水台牌搞那個瞿水台牌胸罩是吧?你叫Sara牌的口罩,誰愛買就買吧,市場價沒問題啊。那麼我們國內的戰友,現在很多人在問我,七哥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們要出去,鳳凰農場能幫我們搞政庇。我說你出來你搞政庇,你怎麼提供資料?你說你被政治陷害了?你有錢交律師費嗎?有了律師你搞了你怎么生存下去?你出來短暫性的法治基金法制社會給你幫助是可以的,長期是絕不可能的。甭說我,美國政府它也做不到。這就是我回答戰友的問題,能不出國就不出國,出國得一個具備出國的條件。還有一個爆料革命和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只支持和對爆料革命有過貢獻的人,和法治基金捐款的人,和G系列投資的人和確確實實具備了資助條件的人,而且是在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框架範圍內。這是為什麼這次我們跟美國政府他們完全接受我們的觀點,我說我們就是以滅共為目的,我們任何情況下對戰友的選擇都是開放的,前提是滅共還有貢獻。還有一個戰友不能失去一分錢,還有一個絕對不能以任何名義搞捐款的私利,絕對不允許個人發財。那你不干就不干,你不參與就不參與,這是前提。你任何打擦邊球搞什麼東京爆協啊,還有郭寶盛那幫孫子乾那些齷齪的事啊,都是不允許的。所以說爆料革命本質希望國內的戰友真能認識到,我們有些事情是能做到的,有些事情是做不到的。

這個社會我們真的要充滿了感恩感

24.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再重申一遍,郭文貴從小到大捱過餓,過過最苦的日子,就像昨天下雪,我給家人說,你們永遠不知道我小的時候,推開門四五點鐘,門外面全是雪,我要翻過山去,到學校去點爐子,我當班長。一冬天就是一個鞋兩隻還不一樣,鞋裡邊塞著是玉米葉子,那個玉米葉子換完以後,有時候你沒有玉米葉子就是穿一星期,有時候裡面有的那個雪化的泥就是黑的,所以我腳脖子上那個踆啊,還有這個胳膊肘這個踆還有泥巴幾個月幾年的累積,當我第1次去泡澡的時候,我真的泡了一星期才泡完。我第1次出國在日本的浴缸裡邊就拿著那東西刮呀刮呀刮了幾天才刮完泥巴,你是不知道那個痛苦。下雪了出去一會就嫌冷了,我在裡面呆著很舒服。說現在我也受不了凍了啊,沒以前我小時候就起來就跑出去。因為晚上燒炕炕是熱的,當你到白天不燒炕哪有柴火啊。都是偷著砍點樹枝,漚出來的炕是熱的啊,那麼白天屋裡比外面涼啊,所以那外面有陽光比在屋裡好,在外面跑來跑去玩在雪裡面,你也就忘了,你呆在屋裡面屋裡陰森森的涼,還沒飯吃,咱就喝啥水啊,就是那涼水舀一瓢喝了,我說你不知道我過的日子啊。所以現在,我說看啥都高級。我們家裡面有一個生個孩子已經是快一歲了。孩子從娘肚裡就在我這兒長大,然後孩子生了之後回來就陪著我,孩子很小就看iPad的那個動畫片。我就在那看著孩子看動畫片,我說這孩子能不聰明嗎?這麼小幾個月的孩子看動畫片,跟著動畫片又哭又樂又跳又高興,他真看得懂,我說我們小的時候在那看啥呀?看村里邊的那個野狗,交配狗連精。我們一幫孩子趴在旁邊看著狗連精,還在說小孩不懂事,拿棍子敲人家,看能不能連開你弄的狗隻哇亂叫,那是我們的娛樂哈,是吧?你說懂啥都不懂,完全不知道。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我們得到的我們生活的完全不一樣啊。

這個社會我們真的要充滿了感恩感。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們特別特別最漂亮的一個戰友,也是最最有影響力的,在我心靈中是最重要的一個戰友,我不能說的是誰,非常漂亮,什麼症狀都沒有,就突然檢查出來癌症。我的心裡面,因為我正在開著兩個視頻會,我的心裡突突的就是,真的是我這一下子我就控制不住了,這個真的是我到了洗手間裡邊就一下子眼淚就出來了,掉了半天眼淚我出來調整情緒,繼續開會。但是人家會議對方就感覺到我說Miles發生什麼事了,我感覺你不對勁啊,我說你不要問我這個事情,我說我不想告訴你私人的事情。這就是人生啊,因為這個事我都想不直播了。說實在話,我心情一直就非(常不好),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個人,我已經兩三年沒見她了。你看看我們的漂亮的凱琳,你看當初是手術,我這一星期勁過不來啊。另外我們每天有時聽到有朋友家染上病毒了說老人倒在那了,就這種事情是最讓我動心的。比如說我們某個戰友啊,她母親多年臥病在床,她告訴我說七哥我啥事沒有,因為我母親糖尿病並發症,她得每天抱進去抱上來照顧老人,照顧好多年了。頭兩天老人差點過去,在這種情況下她就支持爆料革命這幾年了,而且做了很多漂亮的事情。我不能說她是誰。就她說完這話以後她沒感覺,七哥一下就傻了。我一下子我就站在外面就半天過不來勁兒。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女人,在國外抱著一個並發症的母親,這麼一抱這是多少年?然後一個弱女子,還要支持爆料革命,還做那麼多視頻啊。還能有那樣的細膩的感情,真的是就覺得我郭文貴我做的很值,而且人生就是無常,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情。你看到有多少人就走了。我們有一個戰友是在北歐的,過去的老戰友,最近兩年都不上推了他不知道有什麼事兒,他就是得了病。頭兩天給我發信息,七哥我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我最遺憾的是不能看到共產黨滅亡的那一天。然後跟我說的話,我真的一下就傻在那裡了,這是我最大的動力。我是一個佛教徒我能調整過來。我人生個經歷了太多生死了,但是畢竟是我們這樣的戰友心理都受不了。所以當我看到很多戰友扯淡啊,浪費時間,嚼舌根子,完全扯無聊的事,我 就心裡邊,我就真的很煩,你知道嗎?因為生命活著,你不要浪費時間,生命的意義就在時間。我覺得人真的是不見你活多大,是真的你活的是質量。人生就一天,把這一天活明白活好別浪費時間。

26.為什麼有些人跟我浪費時間,我覺得心裡很不開心。有些人突然給我發信息,七哥我要跟你通電話。很多人不明白,你給我打電話時,你想我每天24小時,除了我睡那個幾個小時覺之外,我沒有一分鐘旁邊沒人的了,我咋能方便給你通電話?對不對呀?我怎麼可能有。兩週前了,我要給《我是音雄》,我給唐平妹妹威廉王答應的,我要錄一個12月31號的,《我音英雄》的評委會賀詞的視頻,這幾個人找了好幾個地方錄,我都覺得不滿意。我說不行,我要在火旁邊,咱們那邊又在開會,這邊兩邊視頻會。我說不行,得用那個好的攝像機。我要錄在那兒很自然,我還不需要燈光,我想自然光,給戰友說著《我是音雄》的主詞。錄了三段,他們往那發,我這邊還開了幾個視頻。每天從早到晚,一會兒上到最高了,興奮啊改變人類了。“砰”來個戰友信息,心裡咯噔一下子。家里人給你做吃的,你連吃都沒有時間。我剛才我真的不想吃,但是沒辦法家人做吃你說能不去吃嗎?趕快花了5分鐘吃頓飯,趕快過來直播。中間相差兩首歌的時間,提前給你們放歌。今天晚上,因為我肯定不能怎麼睡覺,我們有好幾撥戰友,都已經到達國外了,和戰友接頭啊,都在避難之中。我一定要等到他們有聲音安全了,我才放心。我睡不著,我要是一有這種事我就睡不著。因為現在戰友一家一家出來了,跟咱們的戰友需要幫助接頭,你說我能睡得著嗎?他不安全我心裡面就不踏實啊。我真沒時間跟誰通電話,我通電話都是重要的電話,基金,律師,需要保密。

27.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別在推特上社交媒體上,談更多農場的事了,丟人。別浪費時間了,咱是滅共的你別滅戰友啊。戰友有啥啊?加一起還不到3、4億美元呢,算什麼錢啊。那幾億美元算個什麼錢呢。GTV現在值多少錢呢?戰友們自己說。16%是大家的,戰友們,你一共拿了幾個子啊?你們有GTV這樣的機會你給我,我給你磕一個,不就完了嗎?你稍有點猶豫,稍有點擔心你不參與不就完了嗎?隨時都有機會。你見過中國人有這機會嗎?說我拿出的錢我隨時可以拿回來,你見過有嗎?從中國開國以來到現在,共產黨,你存在銀行的錢都不中,你存在銀行的錢都不讓你取。有時候一取大錢沒了,保險公司都不賠你,你見過中國人啥時候有這個機會?你現在說,我不相信了,我不舒服了。快點快點快點。這是我在直播重申一遍,誰拿出的錢隨時你可以拿走,猶豫都不要猶豫,GTV現在有多少要退錢知道嗎?從頭到尾是11個,8個是特務,另外的兩三個我認為是共產黨現在也是拿著槍威脅。你能相信共產黨用的一國之力,想對付這些人。你告訴我全人類能找出一家公司,從4月份到今天的市場估值,大家你們知道我們找的是誰去評估的嗎?SEC問我們你怎麼得出的價值是18億?咱不說話呀,我說不算數啊,找了美國兩個最有權威的第三方機構,其中就包括耶魯大學的一個評估機構,出示給文件給他說,我都不知道是誰,他出示的,這個評估是18億美元,相當的公平合理甚至很低非常的amble太謙虛了。然後根據這些互聯網公司的進展作出評估。

雜議

28.文貴倡導的唯真不破,首先是我們和戰友之間溝通,和建立信任關係的根本性基礎。互相說實話,你不能吹牛,不能承諾,不能過度承諾,不能畫大餅,絕對不允許有任何私利私心。這是一個基本的常識。所以說國內的戰友也擦亮眼睛,別上當受騙,別糊里糊塗。特別是你想到這來說我想發個財,因為想發財我才參與爆料革命,我才捐款法律法規基金。我告訴你,一定會是災難的結果。爆料革命,在沒有滅共之前,大家都是失敗者。滅了供參與者都是偉大的人物,他的偉大不是財富,是你人生的價值,和你人生來到這個世做了多少利他的事情,和多少勇敢正義的事情,和找回你自己,從來沒有想過的你的價值和你的榮譽,不是任何人給的,是你的行為和造成的結果,你自己做到了。有些人說七哥不承認我,我承認你什麼都是假的,我不承認你也不頂個屁用。你做到這個程度了,你做到這個份兒了,人心是絕對公道的,如果連這點自信都沒有的話,那你就真的是你不配要求任何事情,那你是精神有問題。這就是為什麼我說的,爆料革命,讓每個人都對看待事物,對待事物和對待自己,從最低來講,一個人的基本道德和法律的原則,還有一個達到境界的時候,咱們要有信仰。破掉貪嗔癡謾疑,做到一個無我利他讓自己愉悅,不是一個活在金錢物質,把生命給燃燒掉了這麼一個普通人,他是有使命的。使命,說起來容易做到太難了太難太難了。如果說我又想要容易,我還有使命,我還能賺錢,我還有一幫人被我統治著奴隸著,到我這來都是我的人,是我說了算,我有各種辦法能讓他們聽我的。你記住,最慘的一定是你。不信就試試。

29.我發現我這以後啊,我在直播中我得少誇少提名。提多了把人都給提暈了,有時候是好事,有時候是壞事,有時候會讓很多人就失去自我。我再重申一遍啊,我在我群裡說過,任何人攻擊Sara都是我的敵人。任何人不能攻擊Sara,Sara所付出的,Sara所做到的,沒有幾個人能做到。她現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等過一段時間我會告訴大家,鳳凰農場搞政治庇護包括寫遺書的事情是多糟糕,Sara她不明白,她也不可能明白。用她兒子的話不是我說的,她就是一個村婦啊。她是過去就是個村婦,開上B52轟炸機,接觸了爆料革命,七哥又是天天給她保駕護航。有些事情沒做好,她不是本意,她做的多,就是有些事兒做不好。那沒做事的人永遠沒有做不好的時候,她做的太多了。所以說任何情況下不能攻擊Sara,你攻擊Sara的戰友我看到一個拉黑了一個。只要在GTV啊,我現在跟GTV所有的工程師說了,發現有攻擊Sara的,立馬把他的賬號給他關了。凡是在GTV中的攻擊Sara攻擊鳳凰農場的立馬關了,絕對不允許。戰友們,只要是在我的群裡面,只要跟我有聯繫的,只要說Sara一句壞話,我一定把你拉黑。這是起碼我們中國人必將有的道德。我們真的,不要混的跟個流氓似的,別混的那麼LOW,別混的讓人家那麼看不起。你把Sara說成狗屎,咱們就比狗屎強了?當你把Sara說成狗屎的時候,你肯定還不如狗屎。不要去攻擊Sara,她沒有任何她故意的,或者說她想做不利於爆料革命的,沒有。她絕對沒有。她就是想做好事,她有時候,過去三年你們看我說了她多少次,她就做不好做過了。再一個,不排除有小人進讒言。被利用,有沒有被放蛇放燕子,我就不知道了,得靠事實說話。凡是被放蛇放燕子的,自己都不會說自己被放蛇放燕子。凡是自己做錯事的永遠也不是自己做錯事。我郭文貴就有一樣好處,這麼多年來,我永遠能每天睡覺前都要反思,今天做錯了什麼,什麼沒做好,我敢於面對錯誤。

30.以後我不要隨便誇人,有時候誇著誇著就誇出事來了。有時候七哥,所以咱不能搞政治啊,就是情緒太感性,有時候太情緒化,所以說咱不具備政治家的冷血絕決,咱做不到。所以聽到有些戰友做的事,七哥真的心都在流血,我覺得有些戰友和戰友之間起碼的紅線是要有的,別說對爆料革命對戰友,對自己幾年的付出也有個起碼的尊重,這是起碼的常識。唐平又看哭了,所以她搞音樂啊。唐平我估計搞個我山東老家那種專門給死人吹的音樂班,我估計會比較火。我們老家好像哭一噪子要收好幾千塊錢呢。動不動就哭。咱們戰友當中總是有馬後砲,我當初就看誰不行,別老說當初,我最不喜歡有人老說我當初,你當初啥呀?你當初,你說現在行不行?加拿大農場,澳大利亞100%有,我現在給你保證100%有(特務)。我看(路波切節目)現在Youtube被黑得很誇張啊,現在我們的路波切節目,對老共是致命傷害。

31.我告訴你們一個秘訣,我最近加戰友,你們看到很多人被我加了怎麼加的知道嗎?我發了蓋特以後,過幾分鐘我就看誰先看蓋特的,不能都加上,我把前面的人給加一加,我每天都乾這事兒,因為最早上來的很多都是關注蓋特的戰友,所以我就把你給加上了。

32.戰友們你們看到我們是13萬多的APP,今天上午的內部人告訴我說,他說你這是多少APP,國內不讓下。他說從開始到現在,他說大領導中南坑領導說決不能讓郭文貴的關注,絕對不能過30萬,Youtube不能過50萬,當時的推特也不能過50萬,事實上我們的APP下載是多少呢?大概在2700萬左右,因為現在我們用的是第三方渠道,咱完全控制不了。這個等著,我們能控制的時候你會看到到底有多少人啊?蘋果事件你們已經都明白了是吧?七哥派來滅共的。

33.我昨天坐在這兒,跟那個我在船上一模一樣,我的那個其中一個手機,whatsapp啪一下子就所有的就顯示是藍牙,所有聯絡人都是顯示藍牙的標誌。人家已經告訴我了,這就說明你的手機被黑客了,而且通過藍牙被黑客了。你想想,然後我另外一個手機,“啪”死機,大家知道我那個號換了已經換兩手機了,死機就打不開。把卡摳出來,再換到那個手機上,兩手機昨天給毀了。電腦叭也不行,電腦打不開,電腦也被黑了。就是經常有這種事情,還有些人要通電話,我就從來不用E-mail。有些我還必須得看信息,特別是大事兒啊,每天我都要,最起碼3~5次跟相關部門組織必須通話啊了解一下大事。兄弟姐妹咱容易嗎?真不容易。

34.律師說判你一個億你沒感覺?我說沒感覺啊,大連判我130億美元,我倒那就睡覺啊,我不該干什麼還乾什麼麼。我們家族基金經理要自殺,家族的律師要自殺,合作的基金要自殺,說Miles你沒事?我說沒事啊,你死了,他們高興,那才是真正的悲哀呢。錢沒了,人死了這才是真正的悲劇。錢沒了,人在,這沒問題啊。人在江山在嘛。

35.過兩天我們GTV投資者我們可能會給你們發函,谁愿意拿回投資馬上給你,到現在為止我告訴大家,記住我今天在視頻前直播說的話,GTV的投資包括所有的項目,沒有一分錢是花掉的,都是在那擱著呢。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做到這一點?誰不願意,說我要退錢,馬上給你。而且我們不影響我們做戰友。誰能做到這一點,是吧?就像我今天跟某個所謂機關的大佬(帶著好幾個星)來問我,你用什麼擔保你說的話是真實的?我們有什麼樣的理由相信你,不會成為伊拉克的穆罕默德·薩哈尼,就是當年說作證伊拉克有核武器那個人,所謂發動伊拉克戰爭最核心證據。我說第一,我沒有義務向你擔保,第二,如果你要是想讓我給你擔保,我告訴你,我有一樣東西可以給你擔保,我身在美國,我全家的性命都在美國,你核實完以後,如果說的不是事實,我願意承擔你們法律所應有的最高極限懲罰我,那你呢?如果你要是瀆職或者說,你自己沒有履行職責,你願意作出什麼樣的擔保?我告訴你這個病毒,所有提供的證據,還有我們的閆麗夢博士,還有其他戰友提供的證據,還接下來可能發生的證明,我可以用我現在你認為有價值的一切作為擔保,你拿什麼擔保?我說非常簡單,現在咱們有兩件事情,病毒一定有變異,疫苗會死很多人。而且變異後你不可能再有疫苗,我說你要搞清楚疫苗和治療藥物和防疫藥物這是完全兩回事。沒有人敢給我接茬了。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點擊關注英喜莊園文宣電台

👉點擊閱讀英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