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談中共國的毒糧食

撰稿:潛水艇2020

审稿:Jenny

m.cqlove.net 网络截图

昨天晚上的路德節目,真的讓我感觸良多。節目裏提到的幾個事情,糧食種子問題,壽光蔬菜問題,我都是親身經歷過的。

我從小生長在江南的農村,主要糧食作物就是水稻。在我還小的時候,水稻播種的種子都是我父母自己培育發芽,然後播種到水田中的。當然,不是實驗室的那種培育方式,我的印象中,似乎就是把谷子浸在水裏,然後就等它長出短短的芽,之後就撒到事先處理好的壹小塊水田中。等這些芽苗長到壹根筷子高的時候,我們就稱呼它為秧,把這些秧苗再壹根根拔起來,播種到大塊大塊的水田中,這個栽種的過程,我們就叫插秧。我是極其討厭這個勞作的,每次拔秧,手都弄得又疼又癢。因為有些秧苗的根紮得有點深,非得使勁的拔。連續拔上幾個小時,對壹個小孩子來說,的確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插秧更不要說了,彎著腰,也是連續勞作幾個小時,哎,那個腰酸背痛,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後怕。

那個時候,水田裏有很多的青蛙啊,蛇之類的。我喜歡碰到青蛙,肥肥胖胖,渾身黑色夾帶綠線條的那種,滿水田追著它跑,抓回去加餐。因為平時很少有肉吃。家裏養的壹兩只雞都是要等到過年才殺來招待客人的。碰到蛇我壹般都不怕的。因為水田裏的蛇,我們叫它水蛇,是無毒的。咬壹口也不是很疼。我最怕的是那個螞蝗,妳都不知道它什麽時候已經在妳腿上了,它就吸在妳腿上,壹口壹口的吸血,妳都不會有知覺。妳還不能用蠻力把它拽下來,萬壹它的身體被妳拽斷了,它的頭就留在妳的皮膚裏,據說是會鉆進妳的身體裏的。所以,我是很怕這個的。每次幹活結束,去河裏洗腳的時候,都要反反復復的檢查腳背,腳底,腳後跟,腿肚子,確定沒有螞蝗了才放心。即使是幾十年後的今天,有時候還會夢見螞蝗吸在腿上。可見,這個東西真的是童年噩夢。

但是後來,水田裏的青蛙,泥鰍,黃鱔,蛇之類就很少見了,連螞蝗也不大有了。因為大家都往水田裏撒化肥,之前,施肥都是靠人畜的糞便。我記得很清楚,有次去那個秧苗田,看到那個田裏好多死麻雀,估計好幾十只。原來那個時候大家已經往田裏撒壹種叫“火暖丹”的東西,我不知道名字是不是這麽寫的,應該是壹種殺蟲劑之類吧,那群麻雀去那裏覓食,吃了那個水稻種子(秧苗就是長了芽的水稻種子),整群的麻雀就這麽都死了。

网络截图

再大壹些的時候,我們整個村子的人都不種水稻了,因為種水稻賣虧錢。大家都只種壹些口糧,大部分的農田改種草莓。就像郝海東先生描述的那樣,我們村所有人家還真的是這麽幹的。草莓在上市之前,都會打3種藥水,壹種是催紅素,讓所有的草莓看起來都紅撲撲的,特鮮艷。第二種是催大素,增加草莓個頭的,第三種是催甜素。所以現在的草莓都很甜,而我小時候的草莓也好,西瓜也好,都是不那麽甜的。但是家家戶戶都會單獨留出壹小塊地的草莓,不打農藥,不打激素,那是留給自己吃的。雖然大家也都知道打這些藥水不好,但是也是無奈之舉。種草莓就是為了生計,為了掙錢,妳要不打這些東西,妳的草莓就賣不上價格,上門來收購的水果販子也未必要。草莓如果成熟了,不盡早采摘售賣的話,就爛在地裏了,那個時候可就血本無歸了。所以郝總說壽光菜農的做法,我是完全能理解的。所以,毫不誇張的說, 中國的老百姓,特別是底層的老百姓,每天每頓都在吃農藥。種草莓的不吃自家打了藥水的草莓,但是得吃別家打了藥水的西瓜,種西瓜的呢,不得不吃別家打了藥水的蔬菜,而種蔬菜的又不得不吃別家打了藥水的草莓…

這個就是為什麽,現在中國的老百姓只要稍有能力,任何吃的,喝的,都想買進口的。因為國內的食品,真的是不讓人放心的。

如果妳稍微深入的思考下,妳肯定會問為什麽會變成這樣?這個答案其實顯而易見,壹句話:都是中共做的孽。詳細的也不在這裏多說了,不然說個七天七夜也說不完。妳何不仿自己去探尋壹番?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