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評論:墻內軍警特憲如何自保

2020年12月2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布,對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官員的簽證實施更多的簽證措施。據信這些官員負責和參與壓制少數民族成員、宗教信仰和人權維護者。

路德對此進行評論,這是蓬佩奧國務卿首次分開提到中國共產黨的官員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員。這意味著美國已經開始把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區分開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官員不壹定是共產黨的官員。

但兩者的官員都有被列入制裁名單,而且除了限制簽證措施以來,還有更多別的制裁。相應的制裁名單已經在美國國務院網站公布,公眾可以下載。

制裁主要是針對在新疆和法輪功、基督教等的各種陷害。這次制裁並不是制裁的那些大官,都是壹些象公安局局長和派出所所長之類的小官。路德說:“這些人美國根本不認識,這些人的名單是誰提供的呢?就是在美國上訪的這些法輪功的、這些受迫害者提供的,名單就直接上去了。”

這是壹個很強的信號,告訴九千萬黨員:上次制裁了壹個,這次又制裁了更多、實施了更多的措施。上次是廈門的壹個公安局局長,接下來名單會越來越多。這些名單妳可能都不知道怎麽回事,根本不需要證據。

第壹,只要海外的這些人權人士、少數民族族裔、包括基督教徒,他們只要說誰誰迫害,美國國務院就把名單放進去了。不需要證據,不需要妳過來打官司

第二,壹旦列入這個名單。那麽妳和妳的家人的簽證、包括在銀行,都將受到限制。“等於說哪怕中共滅亡了,這些人和他的家人壹輩子可能還會壹直被制裁。就像當年對待納粹分子壹樣,除非妳躲進深山老林、過著牛郎織女的生活,否則妳的生活全部結束。”路德說,“妳錢也用不了,投資也投不了,買也買不了什麽東西,也賺不了錢。”

未來什麽的都需要銀行,什麽都是電子支付。那麽未來這些人是最慘的,共產黨倒了,他都不會有好日子。“關鍵他的子女也在被制裁裏面。”路德強調這是壹個重磅的信號。

博博士說他認識的這個層別人的子女,大多都是在海外。如果被制裁,父母的錢是用不了了,只能自謀出路了。“從這裏面能看出來,美國做這件事情工作是很細的。壹定要把在第壹線作惡、壓迫人民的官員進行制裁。”就像制裁林鄭月娥壹樣,“卡也不能用了,什麽也不能用了,只能發現金了。這些制裁真不是鬧著玩的。”

這些官員為什麽要做這些事情?他們難道不知道這些是違反人性、是錯的嗎?博博士強調,他們為了在體制內繼續爬,能夠往上走、能夠掙體制的錢、能夠繼續貪汙受賄,他們沒有辦法,只有去做這些事情。

他們很多人都是把子女送到國外,要開始新的生活。反正自己完了,要保證子女享受西方世界的美好。但是殊不知他們這樣下去的話,自己的子女和後代都是要被牽在壹個繩上面,整個要被拉去制裁的。

這是非常非常嚴重的。比如妳從國內弄到海外的這些錢,妳不能很好的說明這些錢的來源的話,大概率這些東西都會被凍結。如果妳還沒有拿到國外身份的話,妳的簽證或永居的身份將會被吊銷。“那真是辛辛苦苦幾十年,壹夜回到解放前。”博博士說。對這些官員來說,這真是滅頂的打擊。“要趁早跟中共劃清界線,晚了就真得來不及了。”

路德說,這就是讓給中共作打手的人聽的。中共未來壹定會屏蔽這些消息的,因為這太動搖中共的這些軍警特憲的軍心了,但是這個名單會壹個個加上去的。“大家要廣泛傳播這個信息,讓墻內的軍警特憲知道。

路德說回頭報名單上來,給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報名單,把他們加上去。“關鍵是共產黨倒了,他們還會在制裁名單裏面。這是殺傷力最大的,就跟當年納粹那些黨衛軍壹模壹樣。

艾利女士說“這些真正幹事情的人妳們想想,妳的幹的事情有孟建柱幹的壞事多嗎?孟建柱全家被制裁了,享受林鄭月娥的待遇了、每天花現金了,妳現在也要享受這種待遇了,而且會壹直存在下去。”

這種制裁是什麽樣的?妳別覺得妳在中共國沒有問題,只要妳在他這些制裁的這些銀行範圍內,這些銀行有國際往來、想做國際業務的,他如果不制裁妳,他就要被制裁。大家要想到壹點,銀行會為了妳而讓自己受傷害嗎?他壹定會把妳作為犧牲品。對不起,妳的賬戶就會被封,妳在國內壹樣過不了好日子。跟林鄭月娥壹樣,妳發工資都拿不了錢,只能在真正的鄉村小銀行開戶了。

這種制裁將會伴妳壹生,妳怎樣做的惡,妳就會享受這種鈍刀剁肉的感覺。“那麽這時候我們歡迎更多的報名單上來,同時歡迎真的不是作惡的、黨內的、被共產黨蒙蔽的這些人,真正的想明白、想清楚,怎麽從共產黨的船上跳下來。”艾利說。

艾利強調,接下來的制裁就不會列名單了。他內部列個名單就開始制裁了,發到各大銀行,銀行系統自動生成,沒有人有權限能阻止它。

博博士說:“現在這種情況對國內基層的人員來說,他們在中共的這個絞肉機體系內摸爬滾打,就是為了把子女、把錢財轉移到海外去,最主要是在美國。現在美國這條路斷了,他們的後路也就斷了。”那麽他們還要不要為中共作惡、為中共背鍋?

博博士強調,實際上這些基層軍警特憲只要想清楚壹個問題就行了。“對於滅共,不要求妳做什麽,妳只要不作惡就行了;妳把槍口擡高壹寸,妳在家裏睡覺、不幹活,這實際就是對滅共最好的行動。

這些制裁都是針對壹輩子的,甚至中共滅了以後,對這些人就像當年對納粹壹樣,都是終身追究。所以說,從現在看清楚形勢,做正確的事情、或者不作惡,這就夠了。而且不作惡對他們來說,是很簡單的事情。

博博士說,在中共即將被滅的壹個大背景和情況下,這些基層的人確實也不應該為這邪惡的體制背鍋。如果說能提前做正確的事,能幫助把這些體制滅掉的話,他們也算做了壹些正確的事情。“就像文貴先生說的,最後針對就是十四億人裏的幾個人——壹億分之壹或兩億分之壹。”其他人能和中共拉開距離、能提前跳船,都應該提前離開。

路德說制裁人數會越來越多。不把妳上面中共的中南坑被滅掉,妳們壹個個都會是替罪羊。關鍵制裁是終身呀,妳的子女也是終身,壹輩子都可能被制裁,因為妳的關系被制裁,多慘呀!

博博士最後真心喊話:“真的沒有必要給中共當炮灰!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mzy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