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四十年,老百姓拉閘限電過寒冬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 – 殘夜聼雨聲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 – V

12月14日,湖南省長沙市發改委官網公告,按湖南省發改委要求,從12月8日起, 全省啟動限電措施。根據中共湖南省發改委下發的文件,限電的主要原因為全省最大負荷已達3093 萬千瓦,超過冬季歷史紀錄。此外,湖南省長沙市發改委向市民發布了有序用電的倡議 ,呼籲全市所有空調一律控制在20°C以下,不使用電爐、電烤爐等高耗能電器。


當讀到“倡議”二字時,筆者不由無奈,中共一向是筆桿子很甜行動很狠。浙江一所中學通知,如果溫度高於三攝氏度,則禁止教職員工和學生開取暖設備。根據中央電視台報導,在湖南和浙江兩省的多個城市,一些寫字樓的照明和電梯被迫關閉。


並且,中共總是把其執政所造下的所有惡果推給民眾。在過去中國霧霾污染嚴重時,中共就推 行所謂的“禁煤令”,拆除了大量家庭和企業用於冬季取暖的燃煤鍋爐。但問題在於中共的供暖系統卻遠遠沒有覆蓋國內的全部地區,結果導致每年冬天大量普通的房主、企業甚至學生沒有供暖。但中共的官員卻仍在玩“朱門酒肉臭” ,多麼滑稽!明明已經到了21世紀,中國老百姓連過一個溫暖的冬天這樣最基本的要求都沒辦法實現。那些所謂的公僕又在哪裡呢?一個個服務得肥頭大耳。恐怕 豬都要比他們存在的價值高。他們就像貪婪的管家:當管家向公民索要金錢和權力 時,不停地吹噓自己如何熱情如何服務;但是當管家的服務把主人趕到大街上流離失所時,卻在哭訴主人多麼蠻橫。


根據中共國媒體報導,同樣限電的有多個省份,限電的主要原因皆是寒潮來臨, 每日耗電達到了所謂的歷史高峰。說起用電歷史高峰,筆者不由想起8月左右中共發改委的數據同樣用了這個詞:


截至17日,全國日發電量最高達到246億千瓦時,比去年峰值高出6.86億千瓦時;統調用電 負荷最高達到10.76億千瓦,比去年峰值高出2400萬千瓦。初步分析,全國日發電量和統調 用電負荷連創新高 。


發改委的雞血數據大概是想表現出中共經濟的強勁,結果到了冬天,中共國的電網卻連公民基本的供暖都沒辦法保證。這個出奇滑稽的對比,不禁讓人深思:中共國用電荒的原因究竟在哪裡呢?


根據數據顯示,火力發電約佔中共國總發電量的60%,而火力發電的核心就在於煤 炭的供給。根據國家統計局上週二發布的一份聲明:“11月份,進口煤炭1167萬噸,環比減少206萬噸,同比下降43.8%。” 也就是說中共的用電荒很可能和對煤炭的進口限制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這不禁讓人聯想起,今年中共對澳大利亞的貿易進行的製裁,煤炭的製裁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至今仍有多艘滿載著澳大利 亞煤炭的船隻被迫停靠在中共的港口。


但同時中共國的叼盤俠在其社交媒體中講:“將中國電力短缺與澳大利亞煤炭禁令聯繫起來是 “純屬胡扯!”。


那麼問題來了:即便中共國的用電短缺與澳大利亞的煤炭禁令沒有必然聯繫,那為什麼不趁機將這一大批煤炭運往內陸來幫助緩解用電的緊張呢?難道所謂的禁令比讓中國人過一個溫暖的冬天更實在嗎?究竟是誰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今年中共因為對澳大利亞的貿易制裁而導致礦石價格飛漲,漲價近乎一倍。中共因為大量搞基建、搞房地產而對礦石有大量需求,每年從澳洲進口的鐵礦石佔據中共國總進口量的60%。結果就是澳洲政府獲得了大量稅收,挺直腰板把錢掙了。這次貿易制裁媒體報導看似很雞血,但是背鍋的確確實實是老百姓。


限電的背後同樣是一次預警,一旦中共國閉關鎖國,中國人連基本的供暖都無法維持 ,多麼可怕。如今中共國還在瘋狂的搞基建,當中國夢破碎時中共國是什麼樣子,筆 者難以想像。只是覺得中國人在如此痴迷於幻夢,最終,災難一定會降臨。當絕望的喊聲迴響在無人居住的高樓大廈間,誰又能分的清這是人間還是地獄呢?

参考资料: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12-21/china-electricity-power-shortage-hunan-zhejian g-australia-coal/13004446 
http://brisbane.mofcom.gov.cn/article/ztdy/202003/20200302947881.shtml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