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銘記:關於設立“貴恩節”的提議

作者:dX

— — —

新中國聯邦一旦不知恩,不感恩,不報恩的時候,就該被滅的時候。

——郭文貴(2020年12月10日)

— — —

(目錄)

一、引語:施恩與感恩(定義)

二、中國傳統感恩文化之困局

1、於家庭層面,將長幼親疏宗法等級化,血緣親情之愛恩德化、債務化和實利化,使感恩義務單向化

2、於社會政治層面,亂將本當遵循契約原則的社會國政家族倫理化

3、於一般人際關係中,將彼此的互幫互助“人情化”

4、傾向于將慈善施恩者神化、聖化

5、中國傳統感恩文化呈封閉性、狹隘性

三、“貴恩節”設置的理由

1、爆料革命之恩

(1)破除專制之恩

(2)重塑中華文明之恩

(3)使天下華人免于排華與種族屠戮之恩

(4)匡扶人類正義之恩

(5)豈止以上所列之恩——

2、爆料革命之恩的時代新內涵

(1)施恩無圖報

(2)感恩心常在

(3)超越人情賬

(4)做定平常人

(5)打破“謝主隆恩”政治魔咒

四、“貴恩節”的內涵

五、“貴恩節”時間設定

六、“貴恩節”建議英譯名

七、一條注意:“貴恩”不“跪

感恩,銘記:關於設立“貴恩節”的提議

作者:dX

— — —

新中國聯邦一旦不知恩,不感恩,不報恩的時候,就該被滅的時候。

——郭文貴(2020年12月10日)

— — —

一、引語:施恩與感恩

施恩本質是一種善意善行,一種慈善。施恩者出於愛,出於同類相親的關懷和憐憫同情,是無遠近親疏等差的贈予,是“心”的付出。所以真正的施恩,于現世中,是施恩者道德人格的一次自我肯定和完善,並不求實利回報——如果說同樣作為社會人,唯一有所期待,那就是“以心換心”;于超現世而言,則是施恩者對來生來世的一種期許,或對於彼岸信仰者,是其靈魂的一次自我豐滿和超拔,是一份善的修行,是對神佛的禮贊,其深層驅動力是對超越世間或輪回福祉的彼岸世界的親近和美好嚮往。因此,施恩同具“人性”與“神性”的雙重特徵。

感恩則是受恩者收受到施恩者的恩惠,理智上認識到、並認同這一恩惠,心生欣喜、感動和對施恩者的感激,而主動以適當方式予以回饋和報答。如果說施恩是一種善德,那麼感恩也同樣是一種美好德行——因為它不僅表現了受恩者知恩圖報的自我良知,是一種良知行為,表達了受恩者不願憑白仰仗他人恩惠的自立精神和人格尊嚴要求,展現出受恩者的自由意志與理性能力,而且感恩作為一種良性人際回饋互動,遵循著人與人善行善報、以心換心的精神契約,它有助於鼓勵善意善行,激發美好人性,增進社會互助,進而增進社會互信,促進社會和美。也因此,筆者認同西塞羅所言:感恩不僅是眾德之首,更是美德之母;盧梭說:沒有感恩就沒有真正的美德。

正是基於以上理解和認識,本文將在對中國傳統感恩文化進行深入剖析審視的基礎上,反觀郭文貴先生所宣導和踐行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感恩理念,提出重塑未來聯邦新中國感恩文化,設立“貴恩節”的意見和建議。

二、中國傳統感恩文化之困局

中國有著悠久的感恩文化史,但中國傳統感恩文化本身卻存在諸多誤區和問題,加之共產黨七十一年來的惡行,中國人以致整體華族人,感恩意識被進一步扭曲,感恩行為遭到嚴重破壞和摧殘。

1、於家庭層面,將長幼親疏宗法等級化,血緣親情之愛恩德化、債務化和實利化,使感恩義務單向化

我們傳統感恩文化,將父母對子女血緣親情、動物本能性的純粹的護愛,錯解為放債式的恩情和恩德。截頭去尾,高尚化我們一般“”孩子的種種功利目的和私心考慮,如為兩個人關係穩定/為情感寄託/為老有所養或至少有個依靠/為傳宗接代等等。過分誇大我們可能本已出於私心功利“”孩子的付出,卻視而不見孩子對於我們的種種利益,如孩子一句咿呀學語、一個稚嫩的親吻擁抱,給我們帶來的甚至比戀愛更純情比性愛更純粹的快樂,孩子給我們的情感的慰藉和滿足,我們從孩子身上所獲得對人生、對生命更深的體悟,以及孩子對於我們作為人類(也不僅限人類)一個最深沉潛意識衝動和需求——企望“永生”的某種實現和滿足。子女本質上就是我們生命不絕的延續!

我們基於家庭財富資源先機在握,忽視自己生養孩子先在的功利目的和孩子對我們的種種利好,高高在上,認為“欠債還錢”,欠“恩”還“情”,一切“理”所當然。幾千年來,推崇並大行宗法等級之制,物質控制、觀念洗腦和道德綁架:孩子少小不能自立時,觀念灌輸“身體髮膚受之父母”,利益脅迫,大搞人身依附;成年成家後,繼續洗腦之功、道德綁架,或賦之以“孝順”美名,或“孝廉”許與官爵,不然就忘恩負義、“無父無×是禽獸”。加之食衣住行、生老病死各種的儀式化,從而衍生出傳統中國洋洋大觀的宗法等級制孝文化。其結果:馴服,順從,自我貶抑和萎縮;經濟無獨立,人格無獨立,缺乏個性;缺乏反思的空間和能力,缺乏獨立思考和批判思維能力,缺乏開拓創新能力與精神;從來不知自由、平等為何物,無人權觀念,沒有自我尊嚴也無識他人尊嚴,卑屈人格(對上)與傲慢人格(對下)扭曲於一身。用一些有見地學人的話說:奴性從家庭開始。

然而,家庭的根本在於愛,父母對子女護犢情深的愛,子女對父母天然相依的愛。是少時兒女對父母稚嫩依戀的愛,晚年父母對子女望眼欲穿的愛,孩子成年父母老壯時彼此念念在心的愛。因為愛而關懷,因為愛而彼此樂於付出,付出為樂。

在愛面前,甚至所謂“尊老愛幼”的尊敬也是退居其次的。因為一般所謂尊敬退讓,一方面是宗法等級制的遺留,另一方面本質上,是文明社會對體弱病痛、行動不便的年長者的一種善意關懷(所以,筆者更願改寫用“愛老護幼”的愛:關愛)。而尊敬如此,傳統所謂孝順,相對於愛,就更是自不待言。

因此,中國傳統感恩文化,在家庭層面,自陷雙重矛盾:一、出於功利目的生養孩子不算施恩(當然我也不好意思說是養豬養雞式的“利益”交換);二、如果說是施恩,則按理做善事在世俗層面可以是以心換心,卻不應期待或至少不應脅迫實利回報,否則就屬投桃報李的人情往來,甚至是投資放債。

那麼,我們不禁要問:中華文化幾千年來,當我們在單向強調要求甚至要脅子女對父母感恩和報答,要“百善孝為先”的同時,我們也有過對子女真誠的感恩麼——尤其是孩子事實上也給了我們極大的恩好?我們的感恩文化,從社會最基本單位的家庭出發,是否有什麼失當?我們人生感恩第一課,是否有偏頗被扭曲呢?

2、於社會政治層面,亂將本當遵循契約原則的社會國政家族倫理化

衍生于孝文化的“忠”文化,弄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強盜口號,不僅山河大地空氣,連這土地上一切生民蟲蟻,也都是皇家私產;編個“君子之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的歪理,將本來該交由“契約”的社會政治,卻在周王朝分封建制一家人兄弟叔表瓜分“天下”基礎上,搞出個自秦始皇“大家長”皇恩浩蕩和層層“父母官”來,把本來納稅人養活政府、政府理應為民眾服務的政治倫理徹底顛倒過來。如此而來的社會政治性所謂感恩,更是何其荒謬。

3、於一般人際關係中,將彼此的互幫互助“人情化”

中國傳統“熟人社會”,更多只有“人情”(這本身並沒什麼問題),而少有真正善慈施恩。人與人的互幫互助,準確說是欠情—還情的你來我往、有始無終的人情往來套環,屬於一種“做人”之理和生存之道,因此一般不屬真正施恩—報恩的範疇。

4、傾向于將慈善施恩者神化、聖化

傳統中國社會中當然也不乏施恩不圖報的善舉,卻常常被人為消解,比如:將施恩者神化,如雖是履行職責卻事實上恩澤後世的李冰父子,弄個二郎廟給供起來;對施恩者進行聖化,將修橋補路賑災救難的有錢人譽為“大善人”“活菩薩”——反正這樣非親非故、素昧平生的施恩者就不是如你我的“人”,因為他們的善舉善行不在“人情世故”範疇。

5、中國傳統感恩文化呈封閉性、狹隘性

從另一角度總結上述幾點:第一,家庭恩債模式表現為一種“愛有差等”的封閉性、圈子性和排他性特點,相應感恩也必然是差等封閉的;第二,比擬父母生養之恩的所謂“皇恩浩蕩”,基於所謂“恩澤”施於“子民”,因此感恩也只是基於覓食謀事于“大家長”皇帝的“天下”這一恩典觀念,而針對性感戴“聖恩”;第三,人情往來主要存在于熟人圈子之內,陌生人之間就不存在欠情還情的問題,更難說施恩與感恩;第四,神化聖化、拔高慈善施恩者,普通人等你我他/她,無由無力施恩,自然也無從被感恩——換言之,所有這些,都無意間使得行善施恩缺乏“泛愛眾”性和一般參與性,難於大眾化、日常化,相應地,普通人之間、社會普遍性的感恩意識也就難以建立。

綜上所述,因此,套用西塞羅之謂感恩乃“美德之母”,我們可否結論說:中國傳統感恩文化,(很大程度上)是中國文化之毒。

三、“貴恩節”設置的理由

那麼,作為新中國聯邦人,我們應該需要怎樣的感恩文化呢?如本文所倡議,“貴恩節”如何就有利於重塑我們感恩觀,有助於建立起符合人性,符合事實,符合自由平等、人權天賦的新時代普世價值理念的感恩文化呢?其理據何在呢?

1、爆料革命之恩

(1)破除專制之恩

中華歷史數千年,無論西周分封建制,還是秦漢以降的皇權獨攬,以及今日共產黨的總書記黨魁制,都是專制的不同形式體現,普通人民永遠只是被統治被奴役的對象和奴才。如魯迅所言,中國歷史就兩個時代:“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和“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

郭文貴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推翻共產黨,創建新中國聯邦,設計和建立協力廠商國際監督制衡機制和力量,就是要徹底截斷中國專制政治歷史,革除中國專制文化,最終在中華大地實現民主政治,一人一票,人民不再是臣民奴才,而做成公民,真正成為這片生棲之地上的主人。這在中華有史記載的歷史上,真正有望做到這一點的,還是數千年第一次。

(2)重塑中華文明之恩

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運動,在致力推翻共產黨專制獨裁統治的同時,以其宏闊的歷史視野,引領中國人民和世界華人,從思想文化,從精神信仰,從政治、經濟、科技,從社會道德,從服飾、音樂、建築藝術等多角度多層面,重建中華民族,重塑華族人形象,不僅要扭轉專制政治的歷史慣性,要拔除共產黨這顆毒瘤,更要清理中國長遠歷史以來奴性文化之毒,要治理太多中國人和一般華族人(包括我自身)理性精神不足、缺乏求真的勇氣和精神、人格不獨立、契約精神缺乏、彼岸信仰缺失之病根。要開啟中華這片大地上,自現代智人落腳定居以來,或至少自有可靠史料記載以來,從未有過的,將福澤世代的自由平等、真正法治民主、超越性信仰、智性上邏輯理性、人格上自立有信、科技昌明、經濟發達、唯真不破的正道主義全新文明篇章。其恩德之巨大而深遠,我們任何的感恩和報答都不為過。

(3)使天下華人免于排華與種族屠戮之恩

其一,共產黨採用所謂“軍民融合”的超限戰陰謀,利用軍、政、商、學、研、媒體、宗教、演藝、體育,甚至所謂民主民運等,在全世界大行“藍金黃”和滲透之策,將假騙偷黑惡醜之長臂觸角,伸向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文明國家和整個世界,甚至企圖顛覆他國政府。另一方面,同時在國內大行洗腦之功,培育和煽動民族主義自大和仇外情緒,使素有“天朝大國”近代百年“屈辱史”歷史情結的一般國人,情緒上或蠅頭小利上甘願並死心塌地與共產黨集團綁定一身,無論網路還是街頭,處處“衝鋒”在前,而真正共產黨核心獲利集團反而隱身藏匿其後。當其野心和全球危害逐漸顯露並被識破,世界人民一朝驚醒,他們第一直覺就是起來反對“中國”和“中國人”,以及來自中國的身邊“華人”,而不是針對性的罪魁禍首共產黨。其結果,必定演化為局部以致全球排華事件和行為——而真當這樣情形發生,共產黨各大黨媒喉舌,必定又將借機進一步煽動“憤怒”的國人。。。其最終結果,可想而知。

文貴先生慧眼識破共產黨的險惡用心,以其大智慧和四兩撥千斤之力,撬動以美國為首的世界政要和良知人士,使其在認識上,在語言表述上,將中國人及一般華人與共產黨分開。同時,發動爆料革命戰友,在各類社交媒體,宣傳“共產黨≠中國”、“CCP共產黨≠Chinese中國人/華人”,並以實際行動,向世界展示新中國聯邦人和平、正義、文明、美好的新形象,使黑雲壓城的世界排華浪潮湮滅于醞釀萌芽之中,或在未來西方及世界諸國的可能國家行動和後續政策中,將一般中國人(包括為求一個職位飯碗的普通中共黨員)可能遭受的牽連,盡可能降低到最小程度。

其二,更岌岌可危和可怕的是,自2019年底,共產黨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故意釋放冠狀病毒超限生化武器,處心積慮使之全球傳播蔓延,導致全球經濟社會、全人類生命財產遭受極大破壞——據Worldometer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12月21日,僅美國可確認病毒感染人數就達18 267 579人,死亡人數324 869人!——引發全球大恐慌。而且其後續破壞力和影響,更是無從估量。

那之後以至現在,世界華人頭頂一直如同懸垂著一把達摩克利斯劍,世界一般民眾只會認為是“Chinese”幹的,而不會刻意去區分共產黨和普通中國人或華人。針對華族人的報復和種族屠殺隨時可能發生,世界歷史上類似的種族報復和屠殺事件從來不乏先例。。。

當此之際,文貴先生力挽幾乎已成碾壓毀滅態勢之狂瀾,一方面同樣是發動各條戰線爆料革命戰友,代表性的如路德社戰友、閆麗夢博士等等,通過社交媒體、傳統新聞媒體、街頭遊行或者直接生活交往,或理論論證,或澄清事實,證明病毒系人工合成,是來自共產黨病毒實驗室的生化武器,是共產黨邪惡核心蓄意所為,證實普通中國人是這次共產黨CCP病毒的最直接和最大受害者,努力將共產黨和中國、中國人分開;同時在諸如美國等世界多地,積極參與CCP病毒災害宣傳或救助活動。

與此同時,在另一主戰場,文貴先生通過自己強大的人脈網路和溝通管道,堅持唯真不破的原則,運用自己超人的智慧和溝通技巧,以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無容置疑的強大實力和信用為後盾,與以美國為代表的世界正義力量合作,與其他各派勢力巧妙周旋,曉之以理,動之以合法正義之利,幫助他們認清共產黨政權的邪惡本質,看清其邪惡行徑,在國際上將中國和中國人/華人,跟共產黨區分開,將“中國人/華人病毒Chinese Virus”之名,扭轉更正為“共產黨病毒/CCP Virus”,或如川普總統迄今口中相對比較中性化的“China virus”,偃旗息鼓各種反華勢力和反華甚至屠華動向,使各路國際力量最終可以逐漸與直接受害的中國人民站在一起。。。這其中,文貴先生如何攻克堅壘,如何如履薄冰,其背後的較量與努力,實非我們當前所知曉。

——文貴先生和眾多爆料革命戰友這份偉大的民族和歷史恩德,使世界華人(無論爆料革命戰友和支持爆料革命者本身,還是袖手旁觀的一般華人,甚至中共海外走狗和潛伏力量)至今可以安穩地,可以安全地在所在國家和地區生活,使免於陷入全球排華之境地,使全球華人(包括同膚色體型東亞人)免於一場可能的種族清洗、種族大屠殺的滅頂之災,使中國免於被全世界政治、經濟、科技、文化全方位孤立,使中華民族和中國人甚至一般華族人,免于十年百年幾代人甚至更長時間背負著這誰也承擔不起、償還不清的歷史與民族“毒債”——將來文學藝術當如何呈現這一驚心動魄的歷史畫卷,未來歷史會如何評說這一關乎民族和同胞生死存亡的歷史時刻,我們不用去預演和揣測——首先我們自己是否意識到其偉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是否感受到這份救民族於血與火的盛德恩典,自己當持怎麼一顆驚駭而感激涕零的虔誠感恩之心!

(4)匡扶人類正義之恩

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不僅拯救著中國和華族,也在拯救全世界——

共產黨憑著奴役掠奪得來的中國人民財富,通過“藍金黃”手段和大量“蝗蟲”走狗植入,拉攏收買政客,控制媒體,對文明世界以及南亞、非洲和拉美進行侵蝕腐敗,對民主、自由和正義不遺餘力地進行戕害;通過所控制奴役的十多億人口中國市場和所謂“一代一路”,經濟綁架世界,控制掠奪資源,使相關國家和人民陷入各種經濟、政治陷阱;通過步步逼近的全球軍事擴張,意欲軍事干涉控制全球;通過故意投放傳播生化病毒CCP Virus,鉗制隱瞞真相,提前買空世界大宗病毒防護物資和生產線,製造輸出劣質病毒檢測試劑等醫藥醫護用品,製造輸出假疫苗,企圖達到要脅控制世界,並進一步毀滅可與之抗衡的以美國為首的文明世界的目的;而眼下,通過操縱美國大選,踐踏強暴美國民意,暗中支助製造混亂,培植和扶持與自己沆瀣一氣的政客和利益團體,以圖徹底控制美國,從而實現最終共產主義幽靈籠罩和統治全球的野心。。。

——幸運的是,所有這一切“超限戰”邪惡用心和運作,都被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戰友識破和掌握,將之曝光於天下,並及時通告世界相關各國政府,使世界眾多國家和人民及時警醒,以免於更嚴重損失和更可怕後果,使整個人類最大可能地免於一場人類文明大倒退、生命財產更大毀滅之浩劫。

作為有信仰懂感恩的西方文明世界和其他國眾,他們對於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的感激之情我相信自不待言。而同時作為華族人的我們,是否也應為此而心存感恩呢?答案是:當然!理由很簡單,因為爆料革命也為我們挽救了我們同為地球人類,可以分享的世界先進民主政治、市場經濟、發達科技、自由思想、精神信仰、開明開放社會的偉大人類文明成就,使我們不至因為世界淪陷於共產黨的黑暗魔爪,或全方位的大倒退,而使我們本已艱困的奴役生存更加不堪和絕望。

(5)豈止以上所列之恩——

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對於我們的恩惠,又豈止上述所陳:2017年爆料革命以來,我們多少人(包括我自己)心智得以開啟,擦亮眼睛得以看到真相,胸懷得以打開,信仰有望得以確立或重建,精神上得以啟迪昇華;文貴先生堅持“言說革命”的爆料方式,使共產黨政權日趨瓦解,時至今日此刻,竭盡所能各方斡旋運籌,避免熱戰,儘量使生棲於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如你我,能免于因改時換代、政權更迭而生靈塗炭、流離失所!;對於幾乎可以確定的世界諸國針對共產黨的報復殲滅戰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戰友如路德社等,通過各種管道提供資訊,預警中國國內相關區域戰友和民眾,緊急時刻避離戰區;文貴先生自己無所求,卻推著爆料革命戰友們通過現在的G-TV、GClub、GCoin等G系列,往正義體面的財路上奔。。。如此等等。

文貴先生為了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和中華民族昌明健全的未來,巨額財富被共產黨掠奪,摯愛的母親氣病而歿,至親至愛的家人被反復投監,數百員工同事被折磨淩辱判刑;多少爆料革命戰友為中國人民的解放和中華民族的重建重生事業,付出了時間、精力、金錢,甚至安全、自由、生命的代價。。。作為與文貴先生和眾多爆料革命戰友無親無故、卻領受著如此深痛和沉甸甸代價之恩惠的我們,要怎樣感動的淚水和一顆滾燙的心,才足以表達一個有良知中國人(包括一般華族人)心中無盡的感激之情呢?

2、爆料革命之恩的時代新內涵

然而,所有這一切,首先在於文貴先生,卻從來無求回報。而且不但施恩無圖報,反而時時處處念念不忘父母親人恩、曾經師友恩、當下爆料革命戰友恩、世界正義國家和國際友人恩。。。以及對上天、對萬佛萬神的感謝——這是怎樣一種胸懷、情懷和情操啊!同時,他通過自己的施恩、感恩一言一行,又在為我們華族,樹立起怎樣一個改寫和開創聯邦新中國感恩文化的歷史樣本呢!

(1)施恩無圖報

如前所述,文貴先生引領著爆料革命戰友,為推翻共產黨、解放中國人民,為了中華民族歷史以來第一次真正走出專制奴役、獲得自由新生,為世界華人的安危和長遠未來,以及為整個世界,付出如此犧牲,做出如此巨大奉獻,成就了並繼續成就著如此偉大功業,卻不邀功,不攬功,不居功,絕不借機斂財發財,更不圖取任何政治名位——如果非要說文貴先生所作這一切,真有個為了什麼,那就是:為個人理想,為心中良知,為社會和人類正義,為自己對上天萬佛萬神的堅定信心和信仰。這種真正意義的施恩,這份至真的慈心善意和大愛,我們可有擊破數千年歷史晦暗的感動和啟發?我們至此是否有生起勇氣和信念問自己一句:我曾有過或是就此立意,為社會為他人無報施恩嗎?

(2)感恩心常在

文貴先生不僅大恩無圖報,反而感動心常存,隨時無忘感恩:感謝上天神佛,感謝父母親人、曾經師友,感謝海內外各條戰線上的爆料革命戰友,感謝為法制基金一分一毫捐款的人士,感謝以美國為首的正義國際世界和國際友人等等。這份真誠,這份謙遜,這份不忘任何他人哪怕絲毫之付出的感恩品德,較之今天的我們:本來感恩文化和感恩心就“先天不足”,再加之共產黨自1949年獨專國家政權七十一年來的暴虐統治,以黨恩替代皇恩,虛偽貪婪,善意人心一次次被惡意破壞,致使整個社會陷入貪婪、攫取、暴戾、仇恨、猜忌、欺騙、無信之險境,社會道德墮落到極點,人與人關係毒化,中國人與世界關係惡化,國人以至受此毒害的一般華族人普遍地感恩心進一步被扭曲或根本失去感恩心。。。捫心自問:我們除了挑剔、索取,我們還會正常感恩嗎,有常懷感恩之心嗎——不說其它,如貼近身前的子女對父母,為人父母者對自己子女;如對關乎我們眼下和深遠未來利益與福祉的爆料革命,對文貴先生以及千千萬萬各條戰線上知名不知名默默付出的戰友們,以及戰友對戰友?

(3)超越人情賬

文貴先生引領爆料革命,以一個類似“看不慣”“打不平”的大哥姿態挺身我們面前,與人類歷史以來最兇殘最險惡最龐大的敵人踢打搏鬥。但他卻過去:與我們一般人非親非故,既非親人,亦非同事員工,甚至朋友的朋友都不是;未來:既不需要我們每個個體給他任何人情報答(事實也不可能),也不需要我們作為一個民族或國家群體,給他金錢或任何政治爵位補償。他只以一個陌生人身份,超越“熟人”關係,超越“人情”欠還模式,憑自己的善、義、勇,以自己良知,承擔起這一切:阻斷惡流,不僅要救起無辜受苦遭難者,同時將從惡者也從罪惡的漩渦裡一把拎出來。——然後,我們呢,在必要情景,是否也可以,也能做到將自己的善意和良知,將自己曾經領受的(如爆料革命)恩惠,不求人情回報、無問親疏區別地,付諸或轉贈一般社會呢? 或者我們借勢爆料革命,一起來營造這樣一個泛施恩、泛感恩的和美社會好嗎?

(4)做定平常人

文貴先生在爆料革命中所表現出的大智大勇和所建立功業,可謂前無古人後也不好說會有來者。但他拒絕神秘化,堅決反對個人神化,時時處處展示自己作為普通人吃喝拉撒性、喜怒哀樂真實的方方面面,將自己的智勇成就歸結為情報,歸結為經驗、邏輯。因此,相應地,他為華族同胞如你我、為世界所做的一切,不是因為他是什麼神人、聖人或大善人活菩薩,而是如同你我他/她的普通人等,憑著自己良知和善愛,憑著自己對正義的信念和對萬佛萬神堅定的信仰,憑著自己決絕的意志,當然也是憑著自己在這方面特有的天份,勉力做了並繼續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定平常人,一切神啟神跡功德皆歸神佛。

你我如同文貴先生,有著同樣作為人的一般智識能力,作為人的情緒情感和欲求意志,有著同等的人格和尊嚴,他憑良知和善愛,憑對正義的信念、對彼岸的信仰可以的,我們如果良知尚存,心中對世界對他人也有一份善意、一份愛,對正義和信仰也有一份堅持,又有什麼理由和藉口不可以呢?一個事可以有輕重,一個人能力可以有大小,但為他人為社會力所能及的付出,卻是任何平常人如你我都可以的。

(5)打破“謝主隆恩”政治魔咒

文貴先生不僅聲明自己決不參乎未來新中國聯邦政治,拒絕做政治“恩主”,而且引領爆料革命,創建GNEWS、G-TV、GETTER等媒體平臺,建立協力廠商國際監督力量,秉承唯真不破,堅守正道主義,宣導和追求法治民主,還政於民,還權於民,一人一票,打破中國信史以來,君主帝王(及政府、黨派)“打江山坐江山”或“作之君,作之師”的恩主地位,打破華族文明史以來“謝主隆恩”的政治魔咒。

四、“貴恩節”之內涵

首先,“貴恩節”的“貴”直接取自郭文貴先生姓名的最後一個字,“恩”直接指他對中華文明、中華民族、中國人、一般華族人、以及整個世界的曠世恩典。因此,“貴恩節”直接並第一首要的是對文貴先生卓越貢獻的銘記和感謝。

其次,基於“貴”字本身含義的豐富性:寶貴,珍貴,重視,珍視,銘記等,同時“貴恩節”又是源於爆料革命這特定歷史語境,因此,“貴恩”二字自然包含了對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為中華民族的重生及現實與長遠未來,以及為世界人民,戰鬥在各條戰線、在爆料革命中做出各自貢獻的戰友們的感謝,其中包括海內外華族同胞戰友,以及以美國為首的各國各界正義人士。

第三,同樣基於“貴”字本身含義的豐富性,“貴恩節”另一最為重要的長遠價值在於,“貴恩”二字可以直接理解為重視、珍視、銘記恩惠,因此可以很方便地泛化為中國人及世界華人,即華族人,一個一般化大眾化的感恩節日,表達對一切值得銘記的恩惠(無論父母恩、子女恩、一般親人朋友恩、一切善意善行恩等)的感謝之情。這可以是新時代中國和華族人感恩文化重建的一個最重要里程碑,也將成為聯邦新中國感恩教育最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同時也符合了文貴先生一再強調的“去郭化”意願。

五、“貴恩節”時間設定

“貴恩節”因為本源就是郭文貴先生,最內核是在於對郭文貴先生和他所引領的爆料革命的感謝,而對於文貴先生生命最重要的一個時間點,當然是他的出生日期,因此,“貴恩節”時間建議設定為文貴先生西元紀年生日:510

(有人也許會問,為什麼“貴恩節”不設在郭文貴先生的中國農曆生日。這裡理由有二:首先,郭文貴先生已不僅是中國人的“郭文貴”,甚至也不僅僅是全球華族人的“郭文貴”,更是屬於世界的“郭文貴”,而郭文貴先生本身也是多重身份的國際化人物,且現在就身居美國,因此採用全球化西元紀年時間會更為恰當;其次,事實上我們所使用農曆,是十七世紀德國來華傳教士湯若望[J. A. Schall von Bell]為我們所編制,所以我們感恩湯若望先生,但也不妨輕輕放下“中國農曆”這一情結。)

六、“貴恩節”建議英譯名

因為郭文貴先生比較廣泛使用,並且廣為西方和世人知曉的一個英文名字叫Miles Guo,因此借鑒西方感恩節英文名Thanksgiving Day,建議“貴恩節”英譯名:Thanksmilesguo Day,或簡單就叫:Milesguo Day。

(說明——這裡英譯名直接採取了文貴先生姓名,而不是漢語名“貴恩節”那樣的模糊泛化,理由在於:第一,Miles Guo[郭文貴]對於西方和全世界,已超越其個體性,而成為一個文化符號,一個華族人的象徵;第二,對於信仰God的西方和全球主流世界,他們懂得感恩,但絕不至於造一個“Miles Guo”人間神;第三,我也相信以西方重視每個人價值的平等文化,他們會以“Miles Guo”為代表,致謝所有於他們有恩的爆料革命戰友和義士。)

七、一條注意:“貴恩”不“跪

中國人帝王制下一切靠所謂“皇恩”賜予施捨,患“軟膝症”幾千年,太容易跪下,我們需要棄絕這個喪失人格、侮辱個人尊嚴的文化醜陋,需要改掉動輒下跪的民族集體潛意識衝動。我們感恩郭文貴先生,是基於我們的理性判斷和主動意願。我們感恩郭文貴先生,是因為我們與文貴先生同為獨立個體,有著同等的人格尊嚴,我們不願也不應憑白乞食仰恩,而希望以我們力所能及的、合適的方式回饋我們的感激,回報我們所承受的恩惠。我們感恩其他爆料革命戰友和正義人士,亦出於此。

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一個根本目的,就是要讓匍匐數千年的中國人,包括一般華族人,做回真實、自信、健全而有尊嚴的自己——如文貴先生2020年4月19日直播振聾發聵之問:“你見過高山嗎?你見有過大海嗎?你見過真相嗎?你見過你自己的真相和尊嚴嗎?你相信你自己嗎?”

貴恩不跪。我們感恩,正是因為我們有獨立人格,有自立精神,要有尊嚴。我們之所以能真正感恩,也因為我們人格獨立,能自主判斷,尊重我們心中的真實意願。我相信這也是文貴先生之所願。

最後,希望文貴先生不會反對,宅心寬仁,雖然無求任何實利或榮譽,請允許借你的名,以你為華族為人類劃時代的卓著貢獻作為榜樣和契機,給我們一個知恩、惜恩、感恩,重塑華族感恩文化的機會。

(“貴恩節”建議網頁Logo標誌設計這裡暫不公佈)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