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中国华为在法国陆军情报局驻地附近兴建工厂

作者:Laurent Lagneau  法语翻译:Lorraine, 小蜜蜂,Charline

校对:Ikonic

记者安托万·伊桑巴德(Antoine Izambard)在《法国-中国的危险关系》一书中描述了中国关注了法国在布列塔尼大区的军事设施。并列举国防和国家安全总秘书处(SGDSN)的机密通报,对布列塔尼派驻的士兵与在西布列塔尼大学(UBO)和法国高等先进科技学校(ENSTA)学习的中国年轻女留学生之间的联姻数量增加感到关切。

此外,法国国际新闻广播电台说:“当我们知道布列塔尼一工程学院的研究实验室中的30名博士生中,有10名来自中国,而这些人全部来自哈尔滨技术研究所,该研究所由中国政府管理并负责为人民解放军设计采购武器系统,就该引起我们的怀疑。

然而集中了网络防御能力的布列塔尼,不是唯一被中国关注的地区。安德尔省Indre的罗斯奈镇(Rosnay)是许多法国人不知道的地方。 这里有法国海军用来与潜艇通信的四个通信中心[CTM]之一。

法国海军上将博纳德.安托万-莫瑞奥的伊斯勒(Bernard-Antoine Morio de l’Isle)是法国潜艇部队和海洋战略部队的指挥官。在他的听证会上瑟瑞娜. 毛博格内(Sereine Mauborgne)议员强调中国似乎对法国的世界名列前茅的超低频[VLF]发射器感兴趣。

事实上,在沙特鲁机场旁边的军事基地里有一所中国大学,该基地还计划安置一个奥运会的培训中心。毛博格内议员有理由认为,“通信中心MTC附近的某些设施[……]在当地被认为是令人不安的”,议员还举例说,中国在军事重地附近甚至在海军驻地边缘购买农田。“关于外国在通信中心附近刻意的存在,我没有太多实锤的证据,但是,正如你所看到的一样,我发现在我方的基地周围这样的设施越来越强多。”莫瑞奥的伊斯勒上将回答道。

的确,虽然法国当局不鼓励电信运营商使用中国设备,并巧妙地将其排除在5G网络之外。但被指控与中国情报部门有联系的中国设备制造商华为却仍然在法国怀着巨大的野心。12月17日,继去年10月在巴黎7区举行第6个研究中心的落成典礼后,该制造商宣布打算在下莱茵州的布鲁马特(Brumath)建立一个专为移动网络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的工厂。这在中国之外的同类工厂中尚属首次。

«这个工厂位于欧洲的交通枢纽,华为在欧洲大陆已经拥有23个研发中心、100多所合作大学、3100多家供应商和一条高性能的供应链,使其实力更上一层楼。»中国公司表示,该工厂计划至少投资2亿欧元,并在第一阶段雇佣300人。

华为解释说:“经过技术评估后,布鲁马特(Brumath)商业园区被选作工业项目的关键标准是因为地理位置、土地面积和可扩展性,工业园区的基础设施,周围环境和土地空置性”。

对于大东部地区的省长让·罗特纳(Jean Rottner)来说,这一宣布是“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这证明了我们边境地区的经济发展活跃。 ”

像罗斯奈(Rosnay)一样,布鲁马特(Brumath)的名字对许多人来说比较陌生[阿尔萨斯本地人除外]。 但是,当我们知道这个城市是阿格诺(Haguenau)市镇的一部分时,那么,理智的思考一下,我们会感到奇怪。 这恰巧是当地一名读者的所思所想,他立即联想到驻扎在当地的陆军情报司令部。

实际上,轻骑兵第二团负责的个人情报收集分析局[ROHUM]和第五十四信号军团一样,都位于汉格瑙(Haguenau)街区,其任务是收集电磁的情报并进行电子战行动,以及第28地理小组,顾名思义,该小组收集并使用地理信息。 而且,在穆齐格Mutzig(公路)大约四十公里处,是第44信号军团,也是电子战和电磁情报的专家,也是DGSE的所在地。

布鲁马特(Brumath)距陆军情报司令部所在的斯特拉斯堡仅20分钟车程。 但不仅如此……还有军事情报局[DRM]的联合情报培训中心[CFIAR]也在这里。 但是后者将在2021年夏天,空军的情报训练中队(EFR)的办公楼建成时搬到克里尔(Creil)。

但是斯特拉斯堡还是欧洲军团的总部,而第二装甲旅的人员则占据了伊尔基希·格拉芬斯塔登的住所。

虽然我们说2008年至2015年的改革后,法国从此成为“军事沙漠”,但是华为还是从军事单位最集中的地区里,特别是某些敏感的军事驻地里选择了一块地方。布鲁马特(Brumath)就再适合不过了…… 然而正是由于中国公司的声誉,并且鉴于在布列塔尼和安德尔省观察到的情况,引起了怀疑。

原文链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們: Discord 群: discord.gg/mM4pXyJJAx 電報群: t.me/parissevenstars t.me/himalayaparis 12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