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14日郭先生GTV直播

有聲音嗎,兄弟姐妹們,有聲音沒有,可能有點擴音。可以啊,兄弟姐妹們,12月14號了,兄弟姐妹們,咱們今天亂聊壹下子。聲畫同步,約翰叔叔不在,約翰叔叔不在咱就真好啊。約翰叔叔不在,咱們什麽都正常,有空曠的聲音,這還是解決不了。有點兒空曠的聲音,木蘭說的,這還真解決不了,現在咱的物理條件就要有點空曠的聲音。我說話聲音小點吧,就沒有空曠的聲音了。現在多少人上來啊?所以說等等大家上來。要唱歌的話聲音就更大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們之前爆料說了,14號15號,明天15號很重要。這個大選牽動著每個人的心,文貴在27天深山老林最後告訴大家,滑稽的結果。嚴格講從川普總統,這周末高院開始,從滑到稽了,從滑到稽了,剛開始,剛開始。現在今天司法部部長已經離職了,是吧,只有爆料革命能告訴大家真相。然後今天所謂的選舉人票270票都扯王八犢子的事兒,知道嘛,跟誰當總統半毛錢關系沒有,半毛錢關系都沒有,戰友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誰當總統,然後很多戰友又要傷心了,又傷了妳的小心臟了。滑稽,七哥給大家說了,這不是開玩笑呢。

啥叫滑稽呀?光滑沒稽能行嗎?超出正常邏輯,不符合自然和我們人類社會所制定的規則和法律習慣性的,不遵守這個社會或某個國家認可的事物的標準和遵循的原則,才叫滑稽,非正常。大家知道接下來會發生啥事兒嗎?接下來任命的特別檢察官,會調查拜登的家族腐敗,但是我告訴大家,妳別以為調查拜登家族腐敗,明天就有後天就有結果。我可以告訴大家,壹年以內結果都可能沒有,快則壹年,慢則壹年半到兩年,壹定是這結果的。這就是美國的偉大,妳不可能在,總統妳有權力,妳咣嘰就把誰給抓了,這就是美國這幾百年來的偉大。

川普總統會不會宣布反叛戒嚴法?不會的,壹定不會的。因為不到那個份兒,川普總統即使到這個時候,他都以美國利益為重,這是真正的愛國人士。他可以很早就可以做,但是對美國的撕裂,對美國這個社會的影響,那美國這個國家付出代價太大了。所以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像大家想象的壹樣,短期內立案調查拜登的事情,立案調查是肯定的,調查拜登家族的事情會伴隨著壹年到兩年。這對咱G-TV、G-News可是個好消息呀,咱們跟著報道嘛,更多人關註嘛,這是我們的機會啊,巨大的機會啊!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對咱是好事兒啊,天大的好事兒啊,對吧。

那麽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事情?接下來18號,然後是20幾號,然後到1月6號。如果在這中間,沒有在其他州司法和欺詐選票選舉有巨大的壹個反轉的話,結果會是,到了1月6號可能誰會當總統了,由Nancy Pelosi當總統。記得文貴說過嗎,參議院眾議院,Nancy Pelosi可能就當臨時總統。然後這個事情會繼續往下選舉,經過以後再正過來,最後欺詐選舉被確立。然後參眾兩院最後選舉總統副總統,然後最後是川普總統,川普贏。也不排除1月6號或者這個月15號宣布拜登是總統,但這個事兒呢壹直到1月6號最後有爭執不確定,對方不認,各州有訴訟,到達1月6號由Nancy Pelosi當總統,這才叫滑稽呢,最後總統還是川普總統。

這個時間到哪知道呢,兄弟姐妹們,很有可能有12%可能達到2021年2月份,就2021年的年底妳知道這結果。2021年1月份,Nancy Pelosi上去了,到2021年2月份川普總統才過渡為,參眾兩院重新選舉人票以後,參眾兩院共同選舉結果,任命總統副總統,這個副總統很關鍵,可能就到2月份去了這個結果,對不對呀。文貴從來沒說過,今天給大家說壹下。

所以說這才叫美國大選,在這之前,對共產黨的事情是最不確定的。如果說各方最後確定,這是外國勢力幹涉美國選舉,證據確鑿而且來自於某國,或者是共產黨中南坑,那隨時就是斬首行動,或者全面戰爭都隨時開始了,這個是不管是誰當總統都擋不住的。那另外壹個,從今天開始起,這個司法部長已經是軟退休了,新的司法部長上來對拜登家族全面調查。在這個中間,如果說有什麽組織給美國提供更鐵的證據,可能調查會有突發性的進展,這個時候那是有抓人的可能,然後會廢除這個選舉。廢除選舉以後,壹是任命川普作為大選贏家,二是到參眾兩院去。

川普總統手裏還有三張牌,王炸,他還沒用呢。王炸,妳們都會玩兒撲克吧,最後攤牌。在這之前,特別檢察官經過調查以後,把拜登家族事情給搞明白,廢選,欺詐選舉確定。
但不影響的是,案子調查還需要很長時間。在這過程當中,廢除選舉是可能的,定罪需要壹兩年的事件。另外壹個王炸,軍隊行動了,戰時總統,采取戰時緊急命令,這三條他都可以用。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美國總統的滑稽選舉。大家練好心臟,妳會看到在未來,可能這壹小時是這個,那壹小時是那個。那壹小時拜登帶著好多人到白宮,要入主白宮了,Nancy Pelosi宣布要把川普攆出去了。甚至某些部門公開的大舉的要求把川普總統怎麽著了,都是可能的,很大的可能性。但是兄弟姐妹們,對爆料革命那都是好事兒。因為所有這些行動的背後只有壹個目標,大家都知道,什麽理由、什麽事情發生,就是壹個組織幹的,共產黨,就是共產黨。

共產黨已經沒有了辯駁和為自己爭取的權力,它已經沒有了,妳說啥人家也不信。好日子,只有這樣西方才真正的認識到共產黨是多麽的危險;只有這樣,西方才能認識到共產黨帶給這些國家帶來多大的威脅;只有這樣,每個人都能感覺到共產黨對他們財產和人身,和他們國家和未來,和自由和法治擁有多大的挑戰。

所以說我們才有機會,爆料革命能成為和西方世界連在壹起的命運共同體、安全共同體。就這壹周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當他們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說話真管用。只有現在才能真正的意識到感覺到,我們爆料革命創造的神奇不可言喻。共產黨在洛杉磯,在美國各地對我們爆料革命,都有人想盡壹切辦法挑撥離間和潛伏,想盡壹切辦法傷害我們。那麽在美國所有他們的行動都有人盯著,只有這樣才讓西方更加的,從另外壹個戰場上證明我們爆料革命的重要。才能讓我們更多的西方朋友認識到共產黨不僅控制了妳的政治、議院、司法和執行系統,還有這些科技大佬,更重要,它無處不在地控制著妳的最大的所謂的沼澤地背後都恐懼的力量。

這些讓大家能看透到邪惡的力量在西方,將對我們爆料革命,將對我們新中國聯邦得到西方地認可,特別是把我們和共產黨分開,太關鍵了。突然三個麥克風都出來了。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在這個時候,新中國聯邦和新中國聯邦整個爆料革命,如何的讓西方更加清楚地認識到中國人和共產黨不壹樣,新中國聯邦和共產黨也不壹樣,我們爆料革命和共產黨又如何不壹樣的,對不對,這才是關鍵。我們只有讓他們認識到,我們確實能代表中國人,我們和共產黨就是不壹樣,中國人不能被共產黨所代表,共產黨不能代表我們中國人。這個意義有多大呀!是吧兄弟姐妹們。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們知道滅共,文貴過去三年多不容易了吧。今天妳們看到的是文貴三年所經歷的極小極小極小的壹部分,過去三年我經歷的比這多了去了。現在妳們更多了解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和我們過程中的不容易,接下來妳會看到更多精彩。

今天全球的網絡被攻擊,我可以告訴大家,100%不是共產黨幹的。共產黨既沒這個能力,它也沒有這個膽量,太高看它了。但是最終這個鍋是它壹定會背上的,這是滅共的戰略需要。推倒共產黨的防火墻,這是第壹步,接下來還會有更多的事情發生。共產黨會使用黑的,人家也會使用,人家就是不使用,人家的黑招比它多,是吧。就像那欺民賊壹樣,咱要想跟他壹樣,咱那壞招兒咱比他多,咱不那麽幹,但有時候我們也得用點兒戰略戰術。

西方世界也不是傻子,幹倒妳防火墻,特別是中共和西方的網絡秘密聯系,和在西方所有網絡上存在的大量信息,特別是Gmail啊、社交媒體啊,它們植入的軟件啊,它們藏得所謂的軟件當中的漏洞啊,監聽系統啊。只有這種猝死的辦法才能找到根源,只有這種猝死的辦法才能找到中共的大數據和真正的在科技領域,包括天空的所有的通訊網絡,特別是這國家的海底電纜。這就給人檢查病壹樣,如果妳不全面做壹個檢查是不行的,休克療法,或者給身體上打壹個顯影劑,才能在B超下邊看清妳身體上哪有問題。這是壹場巨大的風險,有互聯網以來最大的壹次行動,但是最後壹定是共產黨黑客了西方的科技,確實它也做了,它做的比較小。

人家就著它做的比較大,有小偷到某人家偷東西,人家就順著妳偷。妳偷了人家壹顆雞蛋,人家順手拿走了兩顆比雞蛋還大的鉆石,但是小偷是妳。妳說不清楚妳偷雞蛋的時候拿沒拿鉆石。在法庭上說,偷雞蛋了嗎?偷了,入室了嗎?入室了。在哪進來的?窗戶進來的。人家丟什麽了?人家丟了個雞蛋。還丟了什麽?丟了比雞蛋大的幾個鉆石,那就是妳幹的,有苦說不出來。最後法官判決的時候,壹定不說妳偷人家雞蛋,壹定說妳偷了雞蛋還有比雞蛋大的那幾個鉆石,定罪的時候就按雞蛋大的鉆石來給妳定罪。

所以說啊,彭培奧國務卿頭壹段壹直說推倒中共防火墻靠什麽行動啊?可不是大家想象的弄幾個什麽黑客壹下,那不可能。在天空Wifi投入之前,只有推倒防火墻,讓共產黨才能真正尊重國際上的通訊和網絡秩序。它本來想幹點兒小偷的小事兒,人家把它變成大偷了。所有的這壹切都在給滅掉中共、消滅中共創造條件,創造必須滅共的需要的法律證據,對吧。必須掌握這些事實,才能在西方的法理和行政管理系統才能有合法的行動。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可不是大家想象的滅共那麽簡單。壹周前某個體制內的高官跟我說,快來吧,斬首是最痛快的。我說妳都到這個級別了妳還這麽天真,斬首那麽痛快,斬首完了咋辦?這不是壹個個人行為,這是關系到全人類的生死存亡的行為。經濟、金融、技術、法理都不能毀掉。

美國面臨著兩場戰爭,滅共的戰爭和國內的內戰。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要麽把握住這個機會,把美國這幾十年政治積壓的問題徹底解決。不要說沼澤地,也不要說Deep State,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就像過去民主黨和共和黨壹樣,民主黨是替老百姓說話的,是要自由法治民主的;共和黨是替富人說話的,是維護富人利益的。現在顛倒過來了。共和黨替窮人說話,要法治民主自由,然後民主黨現在是要獨裁,要奴役窮人,替富人說話,它已經顛倒過來了。這種徹底的解放不是沼澤地和所謂的Deep State,大鱷魚,鱷魚是活在沼澤地裏的,鱷魚是有主人的,惡人是有管理的,管理鱷魚的沼澤地的主人才是真正這個世界上隱形的力量。Deep State就是壹些在國家內的壹些和其他利益集團操控的組織,它離沼澤地還差遠了。沼澤地永遠存在,想抽幹是不可能的,抽幹壹些壞東西,繼續保持平衡那是必須的。

大家看到最近的洛杉磯、紐約,大的企業、基金是落荒而逃啊,妳們只看那Elon Musk,妳只看到甲骨文,妳只看到高盛佛羅裏達,那妳沒有看到妳不知名的基金呢,兄弟姐妹們,那多了去了。這是壹場美國內部經濟、金融、科技、種族利益壹次徹底的洗牌。對待美國還是那句話,要麽在這次危機中重生,要麽就是被這次危機給滅了。我100%的相信,美國會在這次危機中重生,不會被滅。因為結果要麽就是共產黨統治美國全世界,要麽就是把共產黨給滅了,就是不論怎麽折騰,共產黨都會被滅。川普總統跟美國的保守派們,不讓川普總統行使他應有的手裏掌握的巨大的權力,就是美國還沒失控,還沒到危險那個程度。咱別老百姓上兩下Google,看兩下Twitter,妳就替美國總統著急了,然後指揮美國總統了。這就像七八歲的孩子,上兩次手機就告訴那些神槍手打了壹輩子槍的人,說左打右打端準,往左射右射,結局是妳被槍給滅了。

這就是普遍的政治和老百姓的關系,政治關系學裏邊有壹句特別重要的話,什麽叫政治家,就政治家是玩弄和利用平衡絕大多數的被統治者的想法和意誌的,最終還是維護自己的權力和自己的地位和利益。玩弄啊,玩弄平衡,現在在加上壹個大媒體,全世界的叫媒體引導,過去是控制媒體,現在是引導,這叫政治家。但是老百姓跟政治家啥關系呢,非常想永遠的想,去讓政治家聽自己的,包括很享受政治家被自己推翻,和政治家聽了自己話所采取的行動,實際上這是政治家跟妳玩兒的最大花招兒。所謂的聽妳的,或者政治家被妳推翻了的遊戲,只不過是壹個障眼法。政治家輪替更換,咱就別提共產黨的獨裁了,它就根本不讓妳換就更流氓了,西方的更換就是把妳的氣兒給解掉,然後再換壹個人上來,給妳壹個新的希望。滿足了妳的虛榮心,所謂聽了妳的話,從來政治家要求的和原則沒改過,始終是玩弄民意,平衡老百姓所謂絕大多數人的要求和利益。所以咱們老百姓替這些人操心的時候,妳上街妳支持誰妳呼籲,都是被利用的,都是利用的工具。只要妳入了政治圈兒,妳就得按照政治圈兒的遊戲規則來。川普總統非圈兒內人,這是他的劣勢,得到了人民的歡心這是他的優勢,但是最後他還必須按政治家的遊戲規則玩兒。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千萬妳們別著急。我看到有些戰友們,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他著急得很,而且是用心的急、用心的急、真著急。因為妳無知啊,還有妳太善良了。因為妳把遊戲,妳把這些表面的東西當成了真的。妳把這吸出的煙當成了雲彩了,千萬不要,最終的結果都在那擺著呢。絕對沒有任何可能是拜登贏,壹定川普贏。贏的方式,贏的結果,和贏的時間,和美國國家和人民付出什麽樣的代價。還有壹個他是在贏的過程當中,是否更堅定的滅共,或者說他更堅定的堅持正義和法治,這是個政治家要玩兒的規則,他遵守的規則。

我們想要的,戰友們,妳就別管其他的了。妳別成為政治專家了,妳也成不了。咱只在乎他是否在這個過程當中更堅定的與咱滅共,咱更希望的是美國的法治和國家的強大,它有利於中國人的未來,滅掉中共以後有更多的人會跟我們站在壹起。我們要的是新中國聯邦被承認,滅掉共產黨,承認我們未來的貨幣系統和整個G系列,所有的戰略合作者。因為G系列有不同的投資股東,完全獨立的公司,我們在壹起就壹個共同的目標,滅共。只有把共滅了,G系列所有的獨立的投資者和這些公司才能成為系列,否則就是分崩離析。我們只擔心、只關心中國人現在頭上的這個魔鬼共產黨有沒有被消滅,中國人在付出最少的代價下獲得獨立的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的政治體制,壹人壹票的選擇權和投票權,國家姓人民不姓家族。我們只關心美國是否繼續強大,是否和中國人民友好,是否會和中國人壹起滅共,是否會支持壹個像我們新中國聯邦那樣,宣言當中那樣的政府,這咱們關心的。川普總統贏定了,不用擔心。

我可以告訴大家,此時此刻正在的另外兩個戰線的行動,都是確保川普總統壹定會贏的,妳們都會看到。今天早上我告訴妳們了吧,今天什麽會發生,昨天我告訴妳們什麽會發生。路波切、路德社告訴妳們了吧,今天會發生什麽。我們壹直告訴大家,川普總統會贏,川普總統會承認新中國聯邦,川普總統會承認我們的G系列,會和我們壹起監督中國實現新中國聯邦宣言說的那樣中國的政治體制在中國政府的發生,這就是咱最重要的。

很多戰友跟我發信息,七哥快直播,快直播,受不了了。我今天從早上不到9點壹直到現在,沒停開會,真的是沒停,壹直都在開會,講了壹天的話。真的是吃飯花了10來分鐘,所以說,但是我今天是非常非常的興奮,我覺得今天是我們新中國聯邦壹個重要的日子。背後發生的很多事情,妳們是不知道,現在我不能說。所有這些妳看到的發生都有利於新中國聯邦,都有利於我們爆料革命。不但如此,不可逆轉的我們將立下巨大的汗馬功勞,維護世界的正義,讓全世界更多人和我們壹起滅共。

這就是兄弟姐妹們,爆料革命需要非常高的智慧,強大的內心,非常與眾不同的高度,和壹個絕對能和世界上最高端的政治家、經濟家、學術界,以及背後的沼澤地的主人的力量溝通的能力和智慧。否則妳可能嗎,人家喊兩嗓子妳就說我要跪下,人家給倆錢袋子妳就跪下,人家壹說危險了妳就趴下,怎麽可能啊?誰尊重妳啊?是吧,沒人尊重妳。這當然,沒人尊重妳就沒人相信妳呀,沒人相信妳誰會幫妳啊,對吧。還有個實力的問題呢,妳要是壹個完全在各種事實面前妳老做錯誤的選擇,誰會投資妳。像G-TV,咱現在G-TV咋值錢,都感受到了吧。今天就G-TV在全世界Google、社交媒體、Youtube整個系列基本要完蛋的時候,G-TV非常之順暢,它的價值體現。多少人現在想投G-TV呀,對吧。

妳們看到的挑戰跟七哥面對的真實挑戰,那真的是這個水裏邊兒的壹小滴而已。但是我知道,所有的這些事情都是成就我們G系列和成就G-TV的必然條件。憑什麽70億人口,就我們得到這機會呀,憑什麽70億人口在全人類上這麽大的危機面前我們如此重要啊?看看啊,這回聲音可以,等壹下。

哎呀,妳說我這好消息不能跟妳們說呀,七哥有時候最難受的事情,我就不能像路德先生,壹打上領帶就在那塊,嘎嘎嘎弄上了,我們路波切兄弟太可愛了。我現在我最大的這個休閑、休息啊,其中之壹就是看路波切、路德先生直播,還有壹個看我們博士軍團這個直播,挺好。路波切的這個整個的提升和成長是量子級的,現在妳私下裏跟他說話,壹點也不結巴了、不口吃了。這就是對人性的壹個,真的是共產黨他讓妳人吶,好人變壞人,壞人變越壞、變成魔鬼。妳看看爆料革命,讓路德先生、還有我們博士軍團無數個戰友,都變得如此的自信,治壹切的毛病,改變妳身上壹切的缺漏,讓妳變得陽光自信。

妳看看路德先生,現在誰都說他像個如來佛,面相巨大的變化。過去那小眼睛有點色瞇瞇的,最近這變化眼睛比較正了、比較正派,是吧。我們今天這個開會的時候,其中有壹個人跟我說,哎呀,妳們這個爆料革命太厲害了。我說為什麽?他說這個爆料革命的信息比我們美國人都厲害。關於解釋美國的,美國人不知道、都在問,說那個路德說的是真的假的呀?他怎麽那麽了解美國呀?還有那些博士們,這Dr.博、什麽艾麗、什麽墨博士、冠博士,然後那個閆麗夢。為什麽全世界就這壹個閆麗夢啊?就沒人敢給她挑戰啊?還有中國的足球明星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妹妹。真的挺嚇人的,戰友們。這在全世界就咱壹家,獨此壹家的店吶,對西方的沖擊是如此之巨大,妳們感受不到。

這個有壹個,這話不能說,說著說著就得摟住。我真摟啊我是,路德是假摟,我是真摟。想著點七點三十四,我再播上,我要看著點兒,再加十六分鐘,到時候我就不能,我就趕快開會去,我要給我們路波切騰時間。這個有壹個軍方的人說,我們從G-News上、GTV專門找了幾個懂中文的壹個小組的人,分析妳們的信息。他有很多事情讓我們很驚訝,就是妳們寫出的東西,發出的東西,關於美國的比美國人快,關於中國的當然比美國人快了。這就是戰友們,妳們壹定要到G-News上像模像樣的發信息,認真的。妳看有些戰友完全未經過核實,妳啪把那信息都發出去了,是不是?那妳發出去,妳就壹旦妳發出去,壹旦發現壹定是要把妳取消妳發文的資格的。唯真不破,堅持壹個主題——滅共。妳壹定要自信對世界的影響有多大?這是多少人在看著妳的,對不對?

這是為什麽兄弟姐妹們,妳們看到的壹次又壹次,西方的整個大的形勢決定的時候,跟我們的G-News、GTV和路德訪談都是同步走。妳裝壹回行,妳裝的跟鴨子走道,學鴨子走路走壹回,走兩步、走三步。妳要是壹整天,三年妳都跟著鴨子壹樣走步,妳是不可能妳就變成鴨子了。妳要跟著獅子學走兩步路,獅子走兩步路,妳能學得了,妳要跟著獅子壹樣的,每天這走路哐哐哐的,那不累死妳了嗎?只有妳是獅子,妳才能跟獅子同步。但是妳別整著整著自己本來是獅子了,妳非要把自己變成壹個狐貍,走成狐步、貓步去了,就沒人搭理妳了,是吧。爆料革命就是讓每個人對於世界上,我們已經跟獅子王是同級的,不要拿自己不當回事。就像昨天那個GTV公布出那些數據,雖然它說了中國是多少,但是它沒有包含VPN,它更不可能包含得了國內那些體制內的人、無痕跡的閱覽者,加上那個咱不更牛嗎?

就像我們剛開始四月初、還有三月底,多少人要投資G-POS、G媒體!咱們GTV要上線,有多少機構者投資!壹開始都認為百億、從百億級開始的,不是妳GTV現在值多少錢,他知道GTV代表的價值和中國潛在的市場,和已經成熟的社交媒體平臺的壹個慣例,這才是我們最重要的。現在事實證明了,我們所有的估價太謙虛,我們的估價完全是考慮到戰友的利益,G-News更是如此。戰友們妳們想過,現在GTV的壹千個椅子值多少錢?每個人值多少錢?妳們能給我這樣壹個機會去投資GTV,這樣的壹個機會嗎?但是在這個時候,壹定要記住:來自不易的是妳GTV、G-News,是大家相信的,妳有別人沒有的情報能力、信息能力、情報和信息;還有壹個,讓人尊重的人格,我們堅持的標準,我們是真正的良心媒體,我們是真正的給大家正義的媒體。狗屁什麽中立媒體,胡說八道的!我們是全世界邪惡媒體的鏡子,我們是照妖鏡,別照著照妖妳自己成妖了。

妳看我們現在GTV有很多節目,很多兄弟姐妹們真的是做的很差、完全無聊,但有些節目是做的真好。這就是今天開會的時候,很多人向我反應,妳們的節目是做的真好,非常好!但有些節目真的胡扯亂聊。妳看我們秘密翻譯組、我們的大衛,英國大衛兄弟這塊,英國戰鷹團、日本的櫻花團,我們美東香草山,還有壹個這個,我們還有壹個誰的節目?VOG有個別節目做得好,但是大部分節目最近做的都不行。對吧。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太重要了,但是G-News最近很多功能,整個G-News的成長是飛速的,我們很多功能還要完善。關鍵是發文質量,更多的是要把G-News跟多的擴展到所有的農場的戰友們去使用。

戰友們,妳們沒有感受到我們有多少優秀的、非常有能力的戰友在默默工作著。我看到壹個在YouTube上叫kellie的,做了壹個七哥的什麽歌?做了三首歌,叫kellie的,感恩有妳,還有壹個關於我的。好多人跟我說,都是外國人,他說這個人是妳們戰友嗎?那個叫kellie的,做YouTube做的太好了。而且YouTube內部的戰友告訴我說,這個被YouTube推出的視頻,是要被把數據改變,限制她的關註量的壹個。後來我就上去看了壹下子,哎確實,特別是在大的電影院看的時候,配的圖、配的歌、配的樂,做的太棒了!

忘了說,木蘭哪?妳在線嗎?妳給我找找咱們這個女戰友,我要讓她真的給我們做做視頻。(七哥播放歌曲)“沒有共產黨的神州大地,”不能給妳們聽多了,聽歌妳們該瘋了。草稿啊,這保密狀態。所以說戰友們,這歌、這些好的節目,它的影響力太大啦、太大啦。沒電了哎,這是我們約翰叔叔幹的好事兒。新的攝像機、壹萬多美元的攝像機,他買來了,竟然是充電線是假的、劣質的。現在我使用電池在直播,約翰叔叔我在這看著呢,妳真行、妳真行啊。現在電池沒電啦、電池快沒電了。(跟畫面外人對話)沒事兒妳到時扣掉就行了,就是停…關機關機再開壹下子就行。不用,就關攝像機就行。妳撥好電池了麽?我要關壹下關壹下啊,不停直播不停直播,只是攝像機關了。(跟畫面外人對話)就關關這個。

嘿妳個約翰叔叔,妳幹的這些事情、罄竹難書啊。哎呀我為了害怕妳,我躲到深山老林裏來,我容易麽我。哎呀,堅決不能跟理工男談戀愛、堅決不能跟理工男談戀愛,太難了。我現在我最覺得不容易的是我們約翰叔叔的媳婦,妳說這人她得多難過啊。哎呀,我覺得每天早上他是不再把襪子褲衩都是穿反的。妳看這七哥被妳虐的,現在自己都知道。我們現在對面這有重大的大人物支持我,要不然,妳看我這很順暢。我被約翰叔叔給虐的真沒…我這兩天開這個視頻會,十幾個小時、沒有任何事,沒有壹次是錯誤的,都很順利。原來在他的這個領導下,每次開會都不是直播,每次開會都整得我頭大,瘋掉了都是、瘋掉了,都快瘋掉了。

哎呀,但是我們的工程(師)GTV的團隊,這六七十個人太牛了。特別是我們壹些女戰友,我發現女的、理工女都很聰明哎、這非常棒。我昨天跟他們開了個兩三個小時的會,我感覺到這些真的不簡單。我們的這個,當然啦這都是開玩笑,妳別當真啊。我們後邊這理工男工程師的團隊當中擁有太多很棒的戰友啦,就昨天我開會時候跟大家在壹起的時候,我感覺真是太榮幸了。就是爆料革命,把中國這些精英和英雄凝聚到壹起,我在昨天這個下午開了兩三個小時這個會當中,我更加的感受到,我就不壹壹的說了啊。

勤勞。我們有壹個戰友啊,在這個灣區的,是我們現在這個發展中最重要的,這壹個戰友也叫Joe,但是呢我就不說他姓啦啊,也叫Joe的、是我們的壹個工程師。頭兩天淩晨四(點)每天都寫到淩晨四點,他媳婦醒來時侯抱著他哭啊,說“咱這不要這份工作啦,這個咱太累啦”。誰的媳婦看到自己老公天天工作,工作到淩晨四點誰不心疼啊,對吧。啊當然啦,我們的約翰叔叔的媳婦也好多次哭抱著,“咱不要這份工作啦”是吧。但是,這就是我們的戰友。妳可別看我開玩笑約跟翰叔叔,約翰叔叔付出的代價可大了去了啊。真不誇張壹天他都二十個小時、二十個小時工作,沒日沒夜的。我們再話說回來了,戰友們妳看我不真生約翰叔叔的氣,妳知道為什麽嗎?他是壹個代碼工程師,他不是直播和攝像師、攝像工程師,包括Skype這些會議系統。他也不是這個專業,我們讓他幹這事兒,本來就是多余的。這是我們過分的要求,對吧?妳憑啥生氣呀?

咱們中國不就這樣嗎,找壹個人來,會做飯、會包餃子、會整牛排、還會開飛機,還會開汽車這才行。世上哪有這種人呢?約翰叔叔生活中坦誠、直接,但是就是因為他專註於寫代碼,他才有現在。但妳別看這OBS,妳這OBS出了那麽多問題,不是他來咱還沒寫出來。妳像螃蟹那個王八蛋,完全是騙子,就是螃蟹給咱的東西就是垃圾中的垃圾。妳想如果螃蟹在這兒那就不是出這些小毛病了,咱就沒啦、咱就完了,兄弟姐妹們是吧?

所以這個戰友咱們開玩笑歸開玩笑,妳像我們VOGSara是吧、Sara妹妹。我昨天我跟我們的路德先生和我們的科學家,我有了壹個壹、兩個小時的對話。結果因為他倆視頻完,我影響了下壹個會,結果弄得人家跟我嗷嗷地喊、不願意,人家在那等著。我非常清楚的告訴路德先生,我說爆料革命是從誰開始的?大咖路德、Sara,沒有第三人。就是路德、Sara開始的。後來呀,木蘭啊、還是誰加入啊,任何人再加入妳都是後邊的。路德、Sara是爆料革命的絕對的開始,這個是誰也否定不了的,這個是到今天為止以前發生的。除非是路德和Sara,我說妳們兩個拿著自己不當回事兒,妳倆背叛了自己,那是妳倆的事兒,那是以後的事兒。

爆料革命就是她兩個為大將,我文貴來創始開始的。後來新中國聯邦開始最重要的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然後我們的科學家。爆料革命的N個人,像安紅啊、木蘭啊,等等的這些人,這些所有的戰友們我們的博士軍團呢,後來的老班長、長島哥不管誰,新人進來它是個必然的趨勢。

不管妳Sara、妳VOG妳多厲害,妳做過什麽事情,如果妳想把爆料革命這個所有團隊據為己有,或者說妳想以此牟利,我昨天我說過路德先生、說過Sara、包括我郭文貴。我說我要開始宣布我從現在起我不滅共了,我現在去要搞錢去了,我說我超過24小時,我會是全人類最慘的人。當然妳路德先生妳這麽幹,妳和Sara這麽幹,妳更加慘。這個不用我說,壹點有常識的人都懂,對吧?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還有我們的科學家,成立新中國聯邦這麽多重要的人士,如果現在他們現在開始說我不滅共了,我想弄錢了,那妳就是新中國聯邦的被踩在腳底下的那個人,這是個基本的常識。誰能代替得了?老班長、長島哥來了就能代表妳路德、Sara?就能把妳給否定了?戰友們就有那麽愚蠢嗎,就有那麽傻嗎?但是妳想躺在妳那個功勞本上,讓新人給妳買單,踩妳腳底下舔腳丫子,那妳是作死呢,對吧。妳任何不忠誠、妳任何想有私心,妳都要受到最嚴厲的懲罰。

這是為什麽我說,我昨天問路德先生:妳和Sara和農場,妳倆咋回事兒?妳要是路德先生妳是所謂的鳳凰農場的,那妳就要承擔相對的責任,妳也分相同的利益。妳要聽戰友說話,妳要明確妳態度,不要老和稀泥,對不對?妳不能說今天壹說Sara、路德農場,結果他說Sara讓我加入我就加入,我啥也沒管,我也管不了。我說那妳就要明確妳到底管不管?妳管就要負責任、拿利益,妳就要辦事兒。妳不是的話,妳就跟Sara說明白了,我不摻和這個事兒。

還有壹個不存在什麽美西、美東…。美東,妳長島哥、妳把美東都能夠弄起來嗎?明天曼哈頓南部有壹個戰友能組織夠標準的農場,叫曼哈頓下城農場,中城就有中城農場,中城可能有多個戰友在中城壹二三農場。那美東那DC的不就美東那不就DC出來了嗎?長島哥阻擋了嗎?沒有阻擋。洛杉磯、舊金山所有這些城市、矽谷,壹定會獨立成立農場的。妳什麽美西呀。最近在臺灣農場上發生這些事情,臺灣是說什麽話?侯小寶“我只聽路德和Sara的”,妳這話是太傷人了,妳知道嗎?妳是害Sara、是害路德呢。妳臺灣成不成立農場是妳可以決定?眾多戰友決定,妳侯小寶無權力決定。妳怎麽代表全部臺灣戰友啊,對不對?誰想把爆料革命,妳想把新中國聯邦分老字輩、新字輩,那妳是作死呢。

還有現在很多不正常的人,我現在不願意說透。共產黨使用了最高端的技術,叫放燕子,有可能啊,去蠶食我們這些老革命,蠶食妳就是挑撥離間,然後讓妳相信利益。而且壹定拿下妳最親近的人,壹定是這結局的。文貴啥性格,我相信妳們從盤古、裕達能看得出來。親爹、親娘、親兄弟、閨女、兒子都不行,我們堅持啥就是啥,我永遠不……哎呀,我這對面有人咳嗽,啥意思啊?我說不是實話嗎?妳咳嗽啥呀?對面有人,嗯~

是吧,但是我說是實話,我說假話我會遭雷劈的,對吧。我這壹輩子最恨的人就是什麽?當面壹套背後壹套,嘴裏邊喊著高大上,私下邊做著都是卑鄙勾當。我最討厭說瞎話說假,當我發現誰給我騙我的時候,我在也不會相信妳。但是我發現有的人現在已經開始變質了,私心越來越重,做事越來越不地道,那是妳的選擇。

我再告訴妳,在我生命中從來沒有壹個人在跟我說,我過去曾經做了什麽。所以我壹定讓他閉嘴,我從來不跟壹個人談論過去,談不談論妳的過去是由我決定。就像我和妳談不談論我的過去,是由妳決定,我不會跟任何人說我過去做了什麽, 那是壹個loser的壹個原則。我只說明天、後天我會做什麽, 現在我能做什麽。我從家庭、從夫妻關系、家庭關系、朋友關系都是這樣子的。壹個人但凡妳失去了這個做人的原則,妳壹定不是壹個成功者。

老班長、長島哥,還有新的加入這些人,任何人都不需要聽任何人的,他完全自由地選擇。因為我們壹個共同的目標——滅共,走在了壹起,不是因為妳這人走在了壹起,無論妳Sara也好、路德也好。我昨天我給路德先生說,現在我郭文貴和爆料革命跟妳做切割,妳24小時妳什麽都不是。VOG、去相信VOG的,是相信妳Sara去了嗎?是所有的戰友、是爆料革命。我今天花了4個小時,我跟6個律師在解釋,6個律師都是1500美金壹小時、大律師。這位律師就是代表yilangmax的律師,就是我們的律師,也稱為美國最牛的律師。所有的問題都是VOG,所有今天GTV的麻煩全是VOG。我們啥時候放棄過妳?沒有過,戰友幾萬個也好、3萬個也好,所有的人到妳VOG去的是因為爆料革命,對吧。

妳像壹個最簡單的問題,VOG現在又最核心、頭兩天公布出讓戰友寫遺書這件事情,我非常惱火。但凡有西方常識的人,妳怎麽可能讓人家寫遺書啊。我寫不寫遺書,我老婆都不能問我,我閨女、我兒子都不能問我,這是壹個西方最嚴肅的主題,竟然有人在這個問題上還打馬虎眼。妳有啥權利叫人寫遺書?妳寫不寫是妳的問題,妳沒有任何資格、起碼的常識,妳不能讓別人去寫遺書。妳寫了沒有?妳Sara寫了沒有?

在西方讓人家寫、探討這個詞,我記得特別清楚:1993年,我在洛杉磯當時那個戈爾的律師、臺灣人,叫夏(聽不清),後來因為戈爾案還被判了刑,是來自臺灣的、非常棒。他本身也是律師,還有他的當時壹個朋友叫Dark Bill,是壹個洛杉磯的壹個市的市長還是壹個參議員(記不清了)。當時我問他,我說妳取了個中國媳婦,這個Dark Bill,我說妳未來怎麽照顧她?妳們年紀差這麽大,我當時傻乎乎就問這個問題。結果旁邊那個女孩就說了壹句,他遺書當中就會把我的給列入我的資產。當場拍桌子、拉倒了。我說,這人不是神經病嗎?這有啥呀?結果人家旁邊跟我說,在美國這個遺書的問題只能是律師和本人去談,家人都不能問。

爆料革命咋了?現在我們要滅掉共產黨,幹嘛要咱戰友給寫遺書?寫遺書應該是共產黨,我們戰友要寫啥遺書?美國要定點爆破、到中國去打仗,是要打共產黨,也不是去打我們戰友去了。我們要讓共產黨寫遺書。而這樣的問題竟然也有人討論,也有人敢公開發推,就沒有壹點法律常識。今天律師跟我開會,所有說的話就壹句話——VOG沒有任何法律常識。當然我得替Sara辯護了,我得替她說了。我說事實上她是壹個支持爆料革命的,是我們重要的壹位戰友;她沒有任何利益之心,也沒有任何意圖欺騙別人;她是壹個非常棒的壹個女士,但是有些事情是絕對不可以談的、不可以做的。

妳像有些人離開了VOG農場,離開農場就是我們敵人嗎?不離開妳農場,如果有人在VOG、不離開妳農場的,只有兩種人:壹個是在妳這表現特別好、找到了自己的共同點,這是很棒的,可能絕大多數;但有壹部分人就是窩囊廢。就像我經營企業壹樣,我說我最希望我在我盤古、在裕達的同事,妳們能在我對面成立壹個盤古和裕達,而且幹得比我好。我在裕達和盤古酒店,我輸送將近六、七萬人。當我看到我的任何壹個員工離開,到別的酒店當老總的時候,妳們可以查壹查,盤古和裕達酒店,離開我們酒店都是翻倍工資。這就為什麽當初裕達的夜總會的普通女孩到全國各地夜總會都是老大,所以說裕達在全中國的媽咪最多。所以我更加理解做小姐的不容易,當媽咪的不壹定都是壞人呀。讓別人成長、讓別人出去,這是妳的壹個最大的、人的壹個最高的道德。

我們任何農場,只要是因為人家離開了妳,妳就跟人家為敵的,妳記住:有壹天妳壹定會被推翻被幹掉,因為妳比共產黨還邪惡。現在某些農場就有些人擺不正位置,只要戰友壹離開,妳就要開始想盡辦法造謠誣陷,這是非常卑鄙的,任何人都要付出代價。新中國聯邦壹定是正道主義、與人為善,更重要的事情:要善待我們的每壹個同胞,感恩、知恩、無我,這是個起碼的常識。

昨天路波切壹說到:“Sara很不容易、Sara很難呀,嗷嗷的哭。我們路波切,妳們沒見過路德哭過,路德哭得我心都碎了,這家夥吵得我……路德真是個太善良、太善良的人了,Sara是個太善良、太善良的人了。需要的是情懷,我給Sara從認識到今天就說壹句話,壹定打開妳的胸懷。我們希望所有農場的戰友們,看到G-TV今天變成這個樣子。妳們幫過的人,他們終身感激妳。但是如果妳認為他不感激妳,妳就跟他為仇,那妳壹定是最大的失敗者。妳有感恩,但不要有圖報,妳才是仁者。妳要是讓別人感恩,妳還圖報,妳就是壹個利己主義者,或者說妳就是小人,對吧!哈,這不讓我說啦

就像今天我剛剛的跟壹個華盛頓的朋友通過話,他說:Miles,我們大有(機會)贏。我們壹個壹個戰略計劃,他說我們將對妳什麽什麽樣。我說千萬別說我,千萬別說我。我再跟妳重申壹遍,以後妳不要這麽說話。壹定要記住我們的爆料革命、我們新中國聯邦。如果我郭文貴在妳面前想為我個人圖謀利的時候,我說我就不應該擁有任何事情,我會得報應的。壹定是新中國聯邦排第壹位,然後爆料革命, 然後我們戰友,最後妳才輪到我啦。我是不是這樣做,大家看壹看,就像G-TV壹樣。我要有私心,我可以獲得更多利,我有了嗎?

但是有些人,他就是旁邊有小人。這就為啥我說,妳不要老用壹些讓妳說話好聽的人。我跟老班長和長島哥加壹起說的話,沒有跟Sara壹次說話的多。我跟他們倆加壹起說的話,沒有跟路德先生壹晚上說的話多。但是人家在做什麽?人家樣樣執行到位,沒有牢騷、沒有任何怨言,多少精英團結在他們下面去,是不是?多少離開過去農場的。過去離開VOG的,都去了木蘭那兒;現在離開VOG的,去木蘭那、和去到美東農場,包括有極少的去新西蘭的、還有去其他農場的,這是好事啊。未來的農場新人上來越快越好,老人就是要叫做適者生存,找到妳的定位。是否妳得到尊重,是否妳能保持妳的位置,那取決於妳。

所以路德先生昨天建議,壹開始跟我說:郭先生,妳要給老人設計壹個體制,讓大家跟美國政府似的,有個淘汰機制、有人去除。我說妳完全說錯了,妳和Sara之間,妳能否在這個位置上坐得住、是否得到尊重,是完全取決於妳倆的行為,對吧。

剛才有人跟我說:哇,Miles,這個選舉人票拜登又贏啦。我說這樣,妳先別說別的。妳拿兩億美元,妳拿著存銀行、存賬號去,我跟妳對賭、十倍的賭。拜登要贏了,我給妳十倍;拜登要是輸了,妳給我十倍,妳給我五倍都行。行不行?他不吱聲了。那妳堅信拜登贏,妳為啥不跟我賭啊?我說妳不要浪費我時間。壹個沒有原則的人、壹個不堅信自己相信的人,這種人是最危險的。因為隨著小人的到來,他會隨時擺來擺去。什麽叫小人啊?滿嘴上都是上帝啊、忠誠啊、愛啊、善待別人啊,輪到自己利益受傷的時候、或自己受到什麽威脅,馬上就變成了另外壹個級別去啦。這是為啥我說海外華人好多人啥事都是上帝,啥事都是上帝。上帝讓妳靠行動來兌現對上帝的忠誠,而不是妳天天依靠上帝。妳就不是主放的羊啦,妳是主放的屁。妳可以當主放的羊,不要當主放的屁。

我可不在乎什麽啊——人家說了什麽老人被淘汰啦,那個什麽民賊說妳看看又完了吧。我可不在乎這個,愛怎麽著怎麽著,我郭文貴從小到大就是在爭議中懷疑中長大的,沒有這個我就不叫郭文貴了。我只堅持我信的,我只做我認為是正確的,我不在乎任何人評價。我的良心、我的良知、我的能力、我的行動……我這麽多年了,我早就證明我自己壹萬萬次了,對吧。就像當年我跟我大嫂子吵架壹樣,我說我大哥家的孩子就不應該拉屎拉到門口,然後我大嫂子跟我還吵架,我說等我有了孩子,壹定不會讓他這麽做。她說妳還想娶媳婦?妳上東山壘媳婦去吧。

結果這壹句話……妳看對面有笑的。結果是我這十五歲就趕快結婚了,有了兒子有了閨女。我的孩子絕對沒有在門口大小便過,我證明給妳看。後來我這大嫂子最喜歡的就是我的倆孩子,最喜歡的就是妳七嫂、最愛的。那時候她年輕我還小啊,我壹個七八歲的孩子跟她吵架,我用事實證明給妳,我能做到。任何妳的榮譽、妳的尊重和信任不是別人給的,是妳自己獲得的。

昨天我跟路德我跟科學家說,這個世界沒有比我再在乎Sara的,沒有比我再在乎路德的。我在乎他倆,他倆在乎我連億分之壹都沒有。昨天我給Sara我給路德開玩笑,我說像過去興納妾的話,早就把她納妾了,七哥對她的情是真的。但是這個跟爆料革命、跟妳怎麽對待戰友,壹點都不能掛鉤!對面有人不高興啊……因為妳必須真心的愛戰友。我們多少戰友拿著命……就像今天我跟律師開會壹樣,律師都感動的不行了。我說我現在告訴妳,某某人十七億美元因為投資G-TV被查封,我兩天前才知道;另外壹個戰友十幾億美元被查封,那個被查封的戰友股票、賬號各方面都是被封了。這損失多大,從沒告訴過我!我們另外壹個戰友在國內的,幾十億資產被查封,從沒有告訴我。路德、sara妳要跟人家比貢獻,或者木蘭、安紅,妳跟這些戰友比貢獻,妳不差太遠了嗎?

這個世界最可怕的就是把妳自己做的好事無限放大,把妳自己做的壞事無限放小。啥叫壞人?這就叫壞人。啥叫好人啊?好人就是把做的壞事無限放大,讓自己改過來,時刻糾正知道這是壞事。什麽叫做好人,把自己做的好事忘掉,而且不圖報。天天就是我做了什麽,我二十四小時工作,我付出了多少……妳可以不付出啊,誰讓妳付出了?妳不付出不就完了嗎?對不對?妳可以選擇不付出啊,沒人去拿槍逼著妳、讓妳付出啊?也沒人許諾給妳、讓妳付出給妳什麽啊?沒人說讓妳付出以後,妳可以控制半個全球的農場,壹個人都不行,甭說農場。我們對待戰友是善良的,像臺灣這個事情,給妳絕對的尊重和權利。但妳的選擇是妳的選擇,我們愛臺灣、愛臺灣是真的,對不對啊?我們愛臺灣是真的,妳們的事那是妳們自己的事,我說過爆料革命從不依靠任何人,對吧。誒呦,八點了,趕快了,給路波切讓路。得趕快去……(手機留言中)

繼續保留繼續保留繼續保留,謝謝。(七哥發語音信息)所以說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他本身也是個優勝劣汰的過程,誰都無法改變。妳是勝是劣,是優是劣,妳自己決定,誰也決定不了。靠吃老本、靠資格,那不可能,沒有人!共產黨不就是靠這個嗎?壹輩子都想霸住中南海,所有中國人都沒有機會了。美國的偉大就是:每四年來壹回,是吧,證明誰有本事、誰沒本事。

所以說兄弟姐們,這是最關鍵的。妳的人格、妳的能力和妳的道德,由誰決定?妳自己決定。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不可能也不允許妳是永恒的。或者說,妳要受到什麽、妳必須得到什麽,完全都沒有,永遠也不能讓妳有!這就是核心。什麽叫新中國聯邦,什麽叫新中國人?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是最好的例子,和閆麗夢博士——我們的英雄科學家,還有無數個潛在的這個戰友。他們真的是拿著生命,而且到這兒來跟著我們滅共的。而且這些人失去的,他們沒有任何索要的,而且他們持續承受著風險。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多少賬號被查封,家人多少被威脅,失去了多少所謂的那些——大家喜歡的那種虛假的繁榮和虛榮的尊重,對吧。

他們每時每刻都在孤獨地面對著這種邪惡的力量,這種感動是不是我說的,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的。每天都有戰友說,海東和釗穎失去太多了。人家國內有學校,人家有十幾個學校,人家有上百畝的地,人家有億萬個粉絲,人家需要什麽了?人家郝海東先生,讓人家做法治基金主席,人家做事規規矩矩,永遠不會因為近了就失敬。有些人妳壹近他,就是對妳壹點尊敬都沒有。這就是人家郝海東、葉釗穎,人家是為啥人家能當世界冠軍,為啥人家能當壹個亞洲的中國的足球先生,為什麽閆麗夢博士能到今天,人家的教養和學習到這個程度了。

路德先生的升華,是我們所有戰友要學習的,包容、無私、無我。只有真心地對戰友好,只有真心的,妳創造恩情而不圖報,這是根本的爆料革命的原則。多少戰友是壹家壹家地支持我們爆料革命,付出多少。今天和律師開會,壹個又壹個的故事。我們某個這個姐弟兩個人,都是我們GTV的投資者,給過我有過壹段很精彩的對話,我今天講給他們聽,對吧。為什麽?就是這些人感動了我?我告訴他們,我說我們GTV投資,壹開始就是2億到3億美元的集資的總額。壹個戰友!就要投十幾個億;有3-5個戰友,機構投資要投十幾個億,我說我們要是詐騙的話,我們只詐騙壹個人就行了,幹嘛要詐騙這壹千多個人呢?這符合邏輯嗎?他說,對呀。我們就是要把GTV的這個爆料的平臺,和它所獲得的收獲的結果、和預期有利益的升值的空間,給我們這些戰友。這是為什麽,我們只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捐款者,和為爆料革命的付出的、流血、流汗、冒著風險的爆料革命的貢獻者。

和更重要的事情,我們給了絕對的符合GTV和美國法律的投資條件人。這是為什麽錄那個視頻,我告訴大家所有的這個投資都是有風險的。我說妳們記住,郭文貴是被共產黨定為詐騙犯、強奸犯、郭騙子、郭沒錢。所有的這壹切,有千倍的風險,妳可能失去壹切的投資,而且妳壹定要確認妳符合美國、律師給妳的資格,認股書、資格認證書、合同,妳要認真地看。都感動得不得了啊。

共產黨嘗試用那麽多辦法,它為什麽沒有贏?因為它是假的,它是邪惡的!我們要做的事情為什麽贏?是包容的、是真的、是善良的!這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唯真不破的原則,永不可改變!為什麽七哥最怕唱歌、最不能唱歌的人,全家就怕我唱歌的人,唱出了世界的冠軍?是因為那是真性情,還有戰友們的捧場!沒有戰友們的捧場和這種淵源,和這種經過了我這個三年來幾千個視頻,大家熟悉的聲音,這種生命、時間融合到壹起的這種共誌性、共同性和包容性,才能實現我們今天的爆料革命——七哥竟然能唱出世界冠軍出來,不就是包容和善待嗎?

所以各個農場的戰友們,做完全符合我們爆料革命唯真不破、無私無我、壹切以滅共的這種大目標符合的原則的事情。任何人不要去嘗試用自私的心,去想壟斷戰友是不可能的。我說過農場全世界會四十幾個、甚至壹百五十個,最起碼壹百五十個。現在看來幾百個都摟不住,現在最起碼有上千個農場要投進來,對吧。但是壹定要記住,我要最後告訴大家的事情,加入農場妳必須懂得農場、妳認可的農場,和妳共同認定的章程和規則,那叫契約!它應該像信仰壹樣得到妳的尊重。各農場主要像妳和在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妳承認的章程和契約壹樣,去尊重它。這是我們和平共處,善待對方的根本原則。

我們中國人最可怕的就是撒謊、不誠實,還有壹個就是沒有契約精神。任何壹個毀壞了契約的、不善待戰友的,都不可以。因為善待戰友、不互相攻擊、凝聚在壹起、團結在壹起,以新中國聯邦宣言為基礎的喜馬拉雅聯盟宣言是我們相互相處的原則、根本的基礎,任何私心和個人感情都不能超越這個。這就是七哥要說的。行了,我就今天直播亂聊就到這兒。兄弟姐妹們,我再告訴大家,滑稽的美國大選,七哥在八個月以前的宣布,到現在從滑到稽了,大家走著看。我們最後會證明給大家看,到底兒誰是贏家,好吧,兄弟姐妹們,練好心臟。那麽現在壹起來為咱們全世界人民、新中國聯邦和臺灣、香港、西藏同胞、新中國聯邦的同仁們祈福。

阿彌陀佛!咱今天呀,兄弟姐妹們,七哥是到現在十幾個小時了,口幹舌燥的。哎呀!今天我這西裝不錯啊,這領帶也不錯,新領帶新襯衣啊,非常非常的棒!謝謝兄弟姐妹們,壹切都是剛剛開始!唔該曬啦。

聽寫組
(鷹(文言)、Bruce(文遠)、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Embracer牙牙、杯酒漸濃、某某(文成)、文紫、彩虹橋(文橋)、Naughty(文行)、巴比龍、愛狠Love7(文友)、酸酸乳(文少)、文顧、pride(文豪)、清泉石上流、黑郁金香(文郁)、柒號G幣、小草、文琪、YIMING(文鳴)、文兮(我❤戰友)、OnePunchD、neutron(文中)、shangshang、SCELF (文正))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