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6日郭先生GTV直播

2020年12月6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

(播放朱利安尼先生2020年12月4日講話,秘密翻譯組譯)

昨天(案件)有重大的突破,想象壹下如果此案發生在壹個公平的擁有新聞自由的國度,壹個沒有審查制度的國家會是怎樣。而我們已經被封殺了超過至少3、4個月以上,這個審查制度是由大的技術公司大企業、大媒體組成的。NBC、ABC、CBS、CNN,福克斯有提到壹些,只是壹些,不是很多。OAN和Newsmax有很多報道,就是這樣。美國人現在被剝奪了(了解)我所見過的最重要的選民欺詐證據(的機會)。
看了那些證人的回答,所有共和黨人的指控都是真實的。畢竟,我們準備了超過700份目擊證人的證詞,然後我們還被說成我們沒有證據,那些假冒媒體不斷的重復這壹點,偶爾福克斯也會這樣說。

我們被告知,他們揭穿了這壹理論。檢查郵寄選票的監票員被趕出計票現場,實際上,我們有4400個證詞講監票員被趕出去。毫無疑問,監票員是被趕出去的。媒體喜歡印制拜登和民主黨的謊言,這些機構得到了大科技公司、大媒體、大企業的支持,民主黨的支持,激進分子、黑命貴、Antifa的支持,他們都參與其中,同時也有參與其中的中共國在背後搖旗吶喊。

我們讓這壹切發生了,我們有壹年的時間讓他們侵蝕我們宗教自由的權利,讓他們限制了我們言論自由的權利,通過封鎖禁足的方式和施加巨大的沈默鐵幕(壁壘)的方式。現在,我們還讓他們實質性地破壞了投票權,現在是愛國者站出來地時候了。妳能承受這些壓力,妳可能會被下毒手,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麽,妳呢?妳想過怎麽的生活?會像壹個美國的愛國者壹樣活著,還是想活得像個投資的小懦夫。

那些受到感召而為我們的國家獻出生命的人們,他們沒有遲疑。但他們沒有意識到,這次承擔責任的矛頭指向了妳們,州議員們,妳們可以拯救我們的國家,需要做壹些勇敢的具有歷史意義的事情,我們可以勇敢地寫出整個事實。也許我們需要勇氣也許勇氣就能讓我們轉危為安。我建議每個州地立法機構召開壹次新的特別會議,聽聽證據,探查鐵證,並結合確鑿地證據做出判斷。拜登是故意要盜取這次大選,而且是以相當大地差距輸給了川普總統。

(播放國內短視頻)

嘿,妳猜怎麽著啊,今兒帶您來壹個北京價值52個億的飯館,咱進去Look Look去。上邊帶壹個空中四合院,住壹天就得100萬人民幣,租壹年就得壹個億,樓上還帶著停機坪。據說直接就能停直升飛機,下了飛機就直接進四合院,真地道。咱們進去Look Look,看看人家這大堂,金碧輝煌。(您好)黃花梨地天花,這個叫孔雀開屏。沒有花錢地不是,妳可說呢。看看這,兩把椅子,黑色代表地是權力,紅色代表的財富,二者不可兼得,所以得給它分開。上邊瞧瞧去,那有壹大龍壁,這真地道。沒有花錢的不是,妳可說呢,壹整座九龍壁,龍生九子,子子不同,就是氣派就是地道。這設計就是講究。

外邊太冷,進去暖和暖和去。哎呦,七八百壹位龍蝦山,您這個2曾跟這3曾有什麽區別嗎。(日式料理)啊,我進去看壹下,哎呦,這大龍蝦,三文魚,這都是生的是吧?不行,我吃生鬧肚子,那烤鴨什麽的有沒有啊?(這些全是在2樓呢,主要愛吃日料的就來三樓,愛吃那個中式的就去二樓)開到幾點,十點之前吃多少都沒事吧?

(朱利安尼先生2020年12月4日講話片段。)
朱利安尼:我們讓這壹切發生了。

(國內段視頻,下集)
嘿,剛才去的是3樓,主要以這個日餐為主,現在咱們來2層看看。2層主要吃的中餐,跟3層差不多,壹進來就先是個龍蝦山,波士頓大龍蝦,看看這是隨便吃了是吧。(這是殘們的熱菜區,麻辣海鮮裏邊是精選的波士頓龍蝦),龍躉魚,爆肚看見沒有,愛窩窩豌豆黃,驢打滾,這真好,這飯店。冰激淋都哈根達斯的,黃金的奇異果,這最有營養最地道,看著五顏六色的,漂亮。各式各樣的法式的細點,看著就那麽有食欲,就是讓人感覺那麽想吃。小草莓,這個來自於這個朝鮮的準好,得少喝點水,壹會得多吃點龍蝦什麽的。我來兩份啊,分開還是裝壹盤,裝在壹起就可以了,啊OK了。味在四川食在廣東,吃東西就得吃廣東菜。最著名的,價值52個億的,哎,就吃它,龍蝦山。哎,這個多吃幾個,波斯頓的大龍蝦,這長挺好玩兒啊。再來壹個,覺得這個好,看這大蝦的隨便吃,妳可說呢。隨便吃,您也不能多拿,那不能浪費,講究的是什麽呀。

(直播正式開始)

開始了都,有聲音麽,有聲音麽,聲音怎麽樣啊,又是小又是大呀,這個聲音成了問題了,現在天天扯著嗓子喊成了G-TV特色了。有聲音麽,有聲音麽,這真夠搞笑的,這就叫G-TV,這就叫G-TV,妳說這就叫G-TV。我在抽雪茄之前,咱們,現在兄弟姐妹們,咱們壹起先為我們的英雄,全球的英雄,當然是美國的大英雄朱利安尼先生,我們的好哥們兒,先為他祈福,早日回到戰場!兄弟姐妹們,壹起為朱利安尼先生祈福,他是壹個度人的決者,就是我們說的聖人仁子。

所以說他是壹個真正的決者,度人的決者,聖人仁子。按照歷史上按照宗教有人類來說,他是當之無愧的。他在紐約當市長的時候,鏟除黑幫拯救善良的人,還有壹個是,在他這麽,維護著常人很難理解的,他這個虔誠的天主教徒。他心中的信仰,作為朋友,我是有感覺的。讓我最佩服的,真正讓我看到他是壹個決者,真正是有信仰的人。所以說他老人家有點混不吝,在現實生活中,畢竟妳是凡胎俗子,而且對共產黨的流氓惡毒之性,他還是有點兒低估了。雖然在過去的這段時間,由於我和班農先生把他改變很大,可以說他跟我們認識之前跟我們深度溝通之前,他很多方面是認識不到這個高度的。

那麽當他迅速了解認識到以後,開始了他人生中最輝煌的也就是這壹次代表川普總統,壹起和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堅決的站在壹起,打假除惡,然後滅共反共,這個非常之堅定!妳在生活中壹旦跟這人打交道,和在屏幕上完全不壹樣,太多的人妳在屏幕上和私下是不壹樣的。這點我們路波切還有我們閆博士我們的天使,他倆是很有發言權的。雖然教到他們沒我多很多,但是他們會有感覺的。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是為啥說美國這個國家的偉大啊。它美國這個國家的偉大就是有這種聖人,它就是有這種真正的決者。他是真正的天主教徒,他身上那個天主教的那種感覺,那真的是沒法說的。

哎呀,我得看下,我在前邊看不到戰友留言,我得在這看到妳們留言。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說,當我們今天再看朱利安尼先生這個事兒的時候,我想讓大家知道的是,為什麽爆料革命它偉大,為什麽說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是救世界和救人類?這不是吹牛的吧,這不是預測吧,這不是裝神弄鬼吧。我們天天喊天天說,我們現在往回看。戰友們,現在妳們看到的是,香港事件,阿裏巴巴,海航,王健,中國經濟,中國國有企業,私人企業的遭遇,中國的房地產,中國的上海股市和香港股市,包括缺糧食,這些事情,哪壹樣咱沒說對呀?戰友們。哪壹樣咱沒說對呀,對吧?我們不想說對,是戰友們拿生命換來的這種情報。哎呀,這網絡真是,這個不是用的…我們現在真的是,沒有G-TV的世界真是太可怕了。但是G-TV壹出現任何癥狀,就讓我心情嚴重受影響。

但是兄弟姐妹們,我想說的事情,我們用過去的幾年,千個事情,萬個事情,來證明給大家,但是還是很多人大意,不信,懷疑。貪嗔癡慢疑,那個疑字兒會讓妳死人的,會讓妳丟掉壹切的。這幾天每天有十幾波,壹二十波人,戰友們咱們救助的都是,很多都是活過來的。有兩個戰友家裏邊是死了人的,最近啊,咱不說以前的。這都是個人隱私,我們都承諾好,不對外說的。那麽這些戰友救過來以後,都最大的感觸,感謝爆料革命,感謝新中國聯邦。我最不想聽的就這個,因為妳不要染上,妳染上就太麻煩了。這是壹種咱戰友們的覺悟、覺醒,不要對共產黨的病毒有任何的幻想。

不要有任何的幻想,這是我說的,這是咱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所有的戰友,所有爆料革命戰友每天喊的事兒,每天喊的事兒。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看我這剛剛,妳看我說到這,妳看我剛剛的,鼻子弄壹下子,又抽壹下血,為什麽?我見人家重要開會之前,我都做檢查,主動把報告給別人,就是對別人要負責任嘛。所以說,這個病毒的事情不是開玩笑的。好,幾天前,我給他們說我獲得了絕密的情報,共產黨的國家安全委員會開會,明確的說要幹掉Sidney Powell,要幹掉Lin Wood,要幹掉弗吉尼亞的議長,要幹掉班農,要幹掉朱利安尼,要幹掉川普總統,壹定要讓他們消失。這內部情報報的信息,我把信息說過去,他們說也得到了,他們也認為這個事情多方渠道證明是對的。但是我就給朱利安尼先生說,您能不能戴上口罩,戴上手套,壹次都不能摘下來。很多人,妳看美國人,他口罩戴著,壹看沒人他就摘下來了,在鼻子下邊。百分之四五十人的口罩就在鼻子下邊,妳這不是自欺欺人嗎,這個鼻子的呼吸是壹樣的。然後手,根本不在乎,手到處摸。最可怕的是手,在共產黨的這個病毒面前,沒有強者,沒有強者!
妳是凡夫俗身,妳是覺悟者,妳是聖人,但是聖完了妳還是人,妳不是聖神,妳叫人子,或者人們的人,或者仁義的仁子,但妳是先仁子,妳還是子,妳還是凡胎之身。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美國我見過活著的人,包括所有的大教宗,我覺得生活中稱為聖人的,就是朱利安尼先生。聖人仁子,絕對的。大家妳們想壹想,北魏的時候滅佛,北魏滅佛,拓跋燾,殺生滅尼,但是他馬上死在了奸賊之手。北周的是武帝,滅佛滅道,幾年後全家人滅族,幾乎全殺完。唐玄(武)宗當時也是滅道滅佛,當時大家知道,差壹點兒把他國給滅了,最後他死了。最後他叔叔李忱當上以後又恢復佛,歷史上包括明、清、元,妳去看去,滅佛滅道滅宗的,滅神的,最後全被滅國了,家族死於壹切。畢竟是妳不能去滅,這回答頭兩天說的,咱講外星人還有神的問題,這個非常有意思。

我們猶太人殺害耶穌,殺害耶穌啊。大家知道,殺害耶穌之後,猶太人2000年國、家、族之難,無國無族無定居之地,永遠處在恐懼殺掠之中,從未停止過,多可怕。日本當時是明治滅佛,然後也是殺僧尼,然後是亂佛法,和尚結婚生子,亂了佛法。就和當年北周壹樣,壹模壹樣,殺佛殺僧尼,亂佛法亂僧法,還殺道,當時全被滅了。歷史上妳去看去,任何時間,包括大唐朝。唐朝壹開始是立佛,到最後殺佛,最後是滅唐,全滅了,是吧,全完蛋。凡是在歷史人類上任何國家任何民族,包括當時的羅馬帝國,只要是妳殺害聖人之子,妳必完蛋。現在共產黨在幹啥,兄弟姐妹們,共產黨在中國幹的的中國歷史上又壹次的,就是各種王朝,這次是真真正正的是滅道滅佛滅耶穌滅天主,比文化大革命只有過之沒有不及。

現在是在全世界滅耶穌滅佛祖滅道教滅穆斯林,滅壹切的教,而且試圖殺害聖人之子。聖人之子朱利安尼絕對是活著的聖人之子,絕對是。朱利安尼先生昨天是我就知道了,他昨天就已經是染上病毒了,很多細節我在這不多說。我想給大家說的事情,共產黨這個作到了瘋狂的程度,連這樣的聖人之子都躲不過共產黨的病毒的傷害,任何人要說這是正常的感染,打死我都不相信。包括川普總統的感染,據醫生說細胞裏邊也是超過5000到8000的病毒量,不可能人與人之間(傳染)能5000到8000,跟川普總統壹樣,這就是瘋狂了。再個證明了我們內部的戰友給我們的情報的準確,是要滅這幾個人的,是要滅掉這個聖人之子的,兄弟姐妹們。

所以滅共這場戰爭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從滅共的角度講,說實在話,我昨天我給朱利安尼先生他們說,得到這個消息以後我說,這會加速美國滅共。大家沒有註意到,佛州的議長開著開著會染上病毒了,川普總統的競選經理在Arizona講著講著話,壹下來染上病毒了,妳們都不知道而已。大家妳們發現了嗎,所有的幫助川普總統打官司的,包括Sidney Powell,包括Lin Wood,包括我們空軍將領尼古(音)將軍。
當戰友們知道名字的時候,都是現在班農的War Room出來,然後殺出去,都是起始於戰鬥室,然後幫助川普總統殺向沼澤地。哪個不是?個個都是,朱利安尼也是。妳們就明白了。兄弟姐妹們,我獲得這個情報以後,咱們戰友告訴我這個情報,當時我發給他們,我說我獲得了情報,要滅妳們幾個。原來要滅妳們是組織上固定行為,這回點妳們名兒,就是嚴重影響了他們的安全,必須消滅。當然他們相信了,但是他不夠高度重視,也沒有相對應的行動,特別是在防範上。妳說現在5000到8000的病毒在血液裏邊,妳說是人工(傳染),妳說是別人給噴出來,我不相信,俺不相信。但是這會更堅定滅共,可是那是我們的哥們兒啊,聖人啊,朱利安尼。從昨天我知道到現在我心裏邊壹直,壹天了不斷祈福啊,上天,我覺得我們爆料革命戰友也會為他祈福,也會為他祈禱。我相信他是強人,這對他來講是巨大的挑戰,74歲,還有癌癥病史,還有這5000到8000,現在已經到醫院去了。大家都想問會是啥樣,妳們心裏都在問,會啥樣?是吧。妳們說能啥樣,戰友們妳們說啥樣吧?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看下信息啊。永遠是,約翰叔叔又給我放了酒滅中共,他就照片從來沒給我換過,從那場直播。妳能受得了他嗎?約翰叔叔我求求妳了,我喊妳大爺行不行啊,妳能不能別每次都放酒滅中共,就那壹張,咱能不能選壹張(別的)。我求求妳了,這G-TV能有好嗎?我真的受不了了,快崩潰了我快,妳能不能每次給我換個照片吶。那個電腦裏能不能換壹張吶,換個死人照片行不行,天吶,簡直,服了妳了。約翰,我真的是服了妳了。這怎麽可能好,G-TV怎麽可能好,妳這樣的人怎麽可能弄好。哎呦,每壹個問題都是從第壹天到最後永遠不會改的,永遠,就這種倔強,就這種理工男理工女這種倔強,沒法跟他相處,妳知道嗎?完全沒有人性的。我任何問題當天解決不了,我當天都睡不好覺,我不會睡覺的,我整不明白我不會睡覺的。這是工程師,我真服了他了,每天在壹個問題上咬來咬去,永遠不會給妳解決,永遠有理由,永遠有道理,太可怕了。

哎呀,戰友們,哎呀我的媽呀,這麽多戰友,很多無名戰友,就是過客唄。羅伊這老戰友了,天吶,哎呀我的媽呀,都是為朱利安尼先生祈福的,確實是,戰友們我們要為他老人家祈福。我壹天多少次祈福了,從早上到現在,我只是沒告訴妳們,得保密,川普總統不發推我能說嘛?是吧,這是秘密呀。天吶,天吶,這是,真的是再好的眼睛也看不了了。我今天壹天壹下午都是戰友們跟我反應G-TV不好用的問題,壹下午所有的手機裏邊。我這是過客,天吶,這我真的看不下,這簡直是,這真是,兄弟姐妹們,咣咣的呀。

我今天直播,我想跟戰友們亂聊的主題是啥?兄弟姐妹們,我求求妳們了,拉家帶口的妳們沒有朱利安尼先生這樣的醫療條件,妳家裏邊的人不應該被妳牽連。妳要有基本的常識,聽完我的直播以後,戰友們,真的要,放下手機,全家人坐下來,好好看壹看我們的天使閆博士告訴妳的,怎麽吃羥氯喹,怎麽防範自己?我們壹位戰友,壹家人3口人全染上了,壹家人那個哭聲傳來的時候,真是壹個人絕望的時候,妳們能想到那個哭聲多可怕嗎?那是多可怕吧。我著急呀戰友們,妳們看看紐約,壹天壹萬多(新增)呀,壹天壹萬多個啊。加州,整個世界,158萬人死亡全世界,這個158萬死亡人數,我給妳說,打壹倍兩倍也不止,有多少人死了是不確認冠狀病毒的?妳們壹定要相信文貴說的這個。多少專家,上星期壹個超級專家,也是咱們國內的壹位戰友,我說國內死了大100萬了,他說文貴妳相信這數嗎?我說應該是吧。他說我告訴妳,5倍也不止。我把這話給,不含國內啊,他說有多少人死了給妳確認病毒啊?那怎麽可能?醫學上有壹句話,當妳發生大面積的瘟疫傳染病的時候,妳的得病率和死亡數字永遠會小於真實數字,壹般來講小於3倍5倍10倍是正常的。因為醫療條件它永遠跟得病者差距太大了,不可能每個人給妳都準確的看出是這個病毒傳染病死的,它只能漏掉。

它不可能說,有人想領那1萬多美金的錢,報,那胡扯的事兒。那是壹條命,妳能用1萬美金殺死幾個人去,怎麽可能啊?純胡說八道的。不要相信這種假的信息,這是個基本常識。咱們這位戰友說的,當人類有任何這種大的流行病和大的傳染病發生的時候。咋樣,妳看這G-TV它斷了,咋樣,就斷了,昨天幾次斷,今天妳看,永遠,我這天天說。每次國內戰友跟我反映,說每次上來,他說得斷個10次8次,妳這讓人戰友受得了嗎。就這,咱們工程師幾個月了,到現在還解決不了。我就在這看G-TV,妳看就這,就這麽斷,妳說這玩意兒了得了嘛。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是個常識。為啥我真的是呼籲兄弟姐妹們,妳別天天老盼著放黃片兒,爆料革命,妳把妳的命保住才有爆料革這個共產黨的命。妳的命都保不住,妳爆什麽料革誰的命啊,妳把自己命先弄沒了。兄弟姐妹們,咱們那麽多戰友給染上,妳看那個雲南的壹位戰友,家裏邊的人4口人,壹家兩口沒了。Oh, my god. 朱利安尼給我發信息呢,這老人家從醫院裏好了,太好了。好,好消息,朱利安尼先生現在可以發信息了,可以發信息,有恢復啊,有恢復啊。Wa, hero, hero, I want hero quick come back, everybody pray for you, please. God bless you.

哎呀是啊,這個…這個是雁平給我發信息,我們的壹個這個GTV新來的總裁啊,還說呢、說,“班農先生帶來了很多、很多恨他的人,我反對——因為反對他反對我們。但是朱利安尼給我們、朱利安尼先生給我們帶來的,都是很多愛我們的人、和愛他的人。因為有紐約有很多人愛他,他是我們的英雄。”這位我們現在的新來的GTV的這位還沒有,還沒有上狀態的、這位美國的這個總管啊,希望他能解決GTV這些毛病。哎呀好,他(朱利安尼先生)老人家能給我信息了,現在在醫院呢。哎呀我這整的我、哦天吶,哎喲哦天吶,祈福吧兄弟姐妹們,好好為他祈福。這有點高興,這要喝兩杯的感覺。哎呀!他歸來之時就會像真是滾天雷,滅共的滾天雷啊,啊,(滅共)會加速會加速。呵(拍胸脯)好!我得給他發發,大家在這塊這個、這個關心他的、祈福的戰友留言,我得發給他,我讓他看到,哇好!我要讓他看到多少人現在在關心他,多少中國同胞在為他祈福,上天必將將我們的英雄給還回來。啊,共產黨滅不了他。哎喲我天吶,在那個手機上。

(給朱利安尼發語音消息)I’m…Hero, I’m broadcast(ing) now, I all the is the we are(our) friend(s), we are(our) you know brother, sister is pray for the hero, for you global hero. I want you quickly come back, God bless you, we are (our) global hero, Giuliani. Thank you very much. I’m waiting (for) you here, soon see you. Bye, hero.(中文:我正在…英雄,我正在直播。這些都是我們的朋友們,我們的兄弟姐妹們,為妳這個英雄、世界英雄在祈禱。我希望妳可以快點回來,上帝保佑妳,我們的世界英雄,朱利安尼。我在這裏等妳,(希望)很快見到妳。再見,英雄。)

(給約翰叔叔發語音消息)“妳老說對不起、下次,妳這種毛病簡直是死人的,妳比殺人犯還讓人討厭,妳知道麽?妳用妳這個壹個照片的問題,我說了幾十遍,妳就改不了,妳怎麽能把GTV做好?妳和小明妳們倆真的是有大問題啦,這個團隊妳們簡直災難,妳知道麽?妳們根本不知道什麽叫使命,妳們根本不知道叫丟人,叫什麽樣子,完全沒有羞恥感!”簡直是災難。我們這中國人咋了都是、這麽多,這個好人也不正常,壞人更不正常。妳說這咋回事呀,妳說兄弟姐妹們。

哎呀戰友們,妳們這樣的為朱利安尼先生祈福,我們壹定要把戰友們這個留言,木蘭和Sara妳們壹定要錄下來、壹定要錄下來,全程錄下來這留言。我們未來要朱利安尼先生,讓他醒來第壹個就看戰友們給他留言。天吶!哎呀好事!佛祖、耶穌、天主長眼了,這是壹個聖人之子啊!這是壹場戰爭、血淋淋的戰爭,我們就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之中。妳們還想什麽呢?非得要等到導彈呼嘯飄過妳才過癮?這場戰爭我們每個人都已經身在其中,還真不是壹個衛星電話、幾噸糧食能解決問題的。因為這個這次戰爭是不分國界、不分高低、不分男女,沒有規則。

妳真以為戰爭被導彈打到中共去、滅共去,妳覺得戰爭了嗎?現在就在戰爭中,就在我們身邊。這個病毒比任何核武器都厲害,無聲無息、廉價無比,看不著摸不見,無處不在。唯壹能讓大家生存下來的機會就是,萬分萬倍的小心病毒;我們要團結在壹起,和我們三年前就說健身健身、健身;真的是要萬倍的要承擔起來,對家人、對父母、對老婆、對老公、對姐妹、對旁邊、對同事盡起責任,萬倍的小心!為了防止這場病毒戰爭把家人、把妳毀掉,妳做什麽都不過份,妳不做什麽都過份!好吧兄弟姐妹,我說這個有道理吧,兄弟姐妹們。

上天送給我們的聖子,聖人、仁子——朱利安尼先生。今天我們關於他的病這個情況跟王雁平、跟我們這個班農先生通個電話,王雁平都快崩潰了。因為她知道朱裏安尼是個什麽人,她親眼看到朱裏安尼先生——他是真正活著的壹個聖人之子。壹點兒不誇張,這是個聖人之子,他的偉大真的是沒見過壹個,活著的人我覺得朱利安尼是我見過最最偉大的、虔誠的教徒。而且此人是說什麽事情,想想說完以後,好!握手,定了,保證兌現,就這麽個人。見路德、閆博士,我說妳壹定要見他,我給他介紹。他說妳給我好好給我說說,我說妳壹定要見他,路德是誰?閆博士是誰?他真搞不清楚,妳知道吧?說完以後,“好,這個完全明白了,跟我的信息都對上了,放心吧。然後妳給我講講共產黨在美國到底滲透有多嚴重?”我給他說說,他說“Miles,有這麽厲害嗎?”我說妳試試吧,那時候他還完全沒摻和這事兒呢。哐唧大選開始了,我說妳的大選、妳們會什麽樣。他說“真的嗎?”我說妳看著。幾個月以後他成了主角,我當時就說“妳會成為主角”。

我們六四那天、新中國聯邦,是朱利安尼先生要去的。我在四五月份就告訴過大家,朱利安尼先生是我們新中國聯邦、是我們未來新中國人的第壹個顧問。三月底就跟我說:“我做妳顧問。”六月四號他本來要去,我說妳甭來了。幾個要來的大佬、包括連線,都不讓來了,妳們記得嗎?我都拒絕了。老人家就是這種心情,沒想到最後他成了主角了,全讓我給說對了。我說最後妳會成為主角,因為妳會拿出當年妳Reco法案,滅共的壹切,來面對這壹場共產黨對妳的戰爭。“真的嗎?有這麽嚴重嗎?”來了,這回到醫院去了。他這個腦子的靈光,他能把紐約整成這樣,那可不是吹出來的。就是全人類,就是全人類看著妳最最高處的地方,在舞臺上表演,真是跳芭蕾舞的用那個芭蕾舞鞋,踩著酒瓶子壹個壹個上。他是踩著子彈往上上的那個人,絕對不是踩著酒瓶子,壹步完就完了,絕對是踩著子彈尖往上上的人——把紐約推向了世界的最頂端。

自從朱利安尼下來以後、911之後,紐約再不是世界上那個紐約了。911世界上能那樣處理911的、能那麽不怕死的,就是壹個聖子能做到的。為啥紐約人愛他?我身邊保鏢今天都快瘋了,他說妳知道我們有多愛他嗎?很多人因為不喜歡班農,保鏢壹說班農,我不幹了、走了,因為不喜歡班農。但是很多保鏢看朱利安尼,“我就是因為朱利安尼,我也要保護妳。”真是這樣子的,所以說他不是開玩笑的。朱利安尼跟我們的故事就是壹個典型的,中美合作滅共的壹個典型故事。朱利安尼、班農、川普總統,還有這幾個其他人,都是典型的,他是非常典型的。哎呀! 所以說咱從來不說、咱從來不說。這兩天,這老人家把我的心攪動的,頭兩天得到那麽信息的時候,我給他們發信息說的時候,他還滿不在乎。他說:他們滅不了我,他們滅不了我。我說妳不要得意,他比妳弄的黑幫厲害,這是壹個更加有組織的、體量更是巨大的,妳要高度重視。

朱利安尼已經是我們GTV的主持人了,本來訂的12月7號、就是明天上線。GTV美國衛星電視還沒準備好,咱改成1月份了、壹月初了,還沒定哪壹天,大約是在1月6號、7號。現在他還有另外的六七個人,是由我們的梅梅、韓梅梅、還有我們的sean文佳,在華盛頓正在準備,跟他們壹起工作,是給妳們透露壹下。這原來是很多人解釋不對,人家朱利安尼先生、人家調查公司、還有律師事務所,壹年都是幾千萬收入。人家作為我個人律師,人家收費,“ Miles,我免費做妳私人律師。”我說那不可能,不收錢,不讓妳做我的私人律師。然後做GTV這個,有好幾個現在搶他,給他幾百萬。結果老人家打電話說:Miles,我這個40萬。40萬。妳想想,朱利安尼簽字,365天只有四周的假期,54個星期,50個星期,每周壹到周五每天1個小時在GTV,四十萬美元。這不是友情價,這是完全奉獻。這是我們韓梅梅,親身經歷的,都是咱們戰友來處理的。說“我不能收妳400萬、300萬,我跟妳不是錢,我跟妳是滅共。我們現在要光耀我們的主、我們的神,保護美國!”這麽個人。咱們今天不到這個事上都不說,多少偉大感人的事啊!是不是啊?妳看看咱們的同胞、欺民賊,壹張口就是血盆大價,恨不得壹把就當個billonaire,把我們吃了他都不拉倒。妳看人家朱利安尼,到這個份上了,反而妳要少給我錢。我不要錢也不行,就給個車馬費錢,妳給不給都行,妳要讓我簽合同40萬、GTV。班農先生是真的壹毛錢都沒拿呀,這戰鬥室啊。

兄弟姐妹們,妳說我們現在的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在美國的影響力是啥樣?還有幾個更牛的都是壹樣,甭說壹百萬、兩百萬,“ Miles,十萬美元。”妳們都知道的某個網站、某個電視臺,直接說了。壹開始談都是從200萬、400萬美元開始的,“ 5萬美元,Miles ,5萬美元、只要5萬美元、象征性的,有個合同。”千萬記住這是資本主義。我說過資本主義是錢為爹,最大的問題就是認錢為爹,這才導致了今天,不是上天、主說了算、神說了算,是錢說了算,才導致這樣的問題——叫共產黨乘虛而入、藍金黃。但是就有這些不認錢為爹的、還是聽主的話的,還是相信三個法寶的——天賦人權,我有信仰我信神的權利,我有防衛我自己人身安全的權利,我個人資產受神聖保護的權力,天賦人權,他相信這個。所以這些人跟我們在壹起,未來妳們看到這些合同、這些主持人,妳們會嚇死,這是不可思議的。

Tucker、Marry,五百萬、九百萬,還有幾個大的都二千萬、三千萬。朱利安尼先生妳說沒有川普總統選舉之前,妳說妳給他多少錢?壹年50 個星期給妳幹活,妳給他多少錢?妳咋得幾百萬美元吧。何況是川普總統這件事情是他現在已經,昨天就等於川普總統第二次已經贏了,昨天在弗吉尼亞是已經贏了,沒有人可以再改變。他今天就進醫院了,就這樣的情況下,人家給咱要這個錢,妳看看人家了得了嗎?我們用什麽話感激人家!他要的價格是我們的戰友——我們好幾個戰友要來,我說妳要來,妳先說、妳報給公司咱給人事部,壹張嘴價錢比朱利安尼還貴。我跟路德先生,我說簽個合約,我說路德先生給妳多少錢?路德先生也不說,路德先生還不得要個壹千萬、二千萬,對不對呀。開玩笑,沒有沒有,這是開玩笑。路德先生就不說價錢。我希望他說,郭先生我貼給妳二千萬。他有那二千萬嘛?路波切?某個所謂的咱中國的大佬,壹張嘴就要命的,包括老搞政庇的。原來我認識的民主民運的,像何頻壹張嘴妳先借給我五千萬,妳投給我三個億吧,兄弟姐妹們記住嗎?先給我五千萬,陳軍他倆,先給我五千萬,投三個億先借我五千萬、先給我,然後投三個億。然後妳還不能說話,我要獨立運作。

人家朱利安尼先生,“ Melis,妳說咋幹就咋幹,妳說咋簽就咋簽。”妳說這是什麽人?班農先生壹毛錢沒拿,班農先生現在是美國媒體排第壹,(英文)No 1.他連40萬都沒拿。戰友們咱們的GTV,妳們投資者,妳們咋想?咱要是分成的,文貴跟妳們分啥成?這是什麽價值妳們算算。川普總統退下來以後,他肯定也到GTV給我們做壹個兼職的主持人,壹定會的。他收多少錢就不知道了,希望他也收壹美金吧,對吧?

但是共產黨這次更加讓白宮、讓西方世界..朱利安尼染上病了,是全世界今天被公布出來的最大的新聞。妳去查google ,迅速上升,朱利安尼排全球第壹。他對整個全世界的看待病毒、病毒是哪來的?怎麽對待病毒?和美國、西方現在正準備的大戰,包括剛剛派到南海去的潛水艇部隊和航母艦隊。我們郝海東先生今天早上路德訪談節目說的非常好,他是懂、他是太懂解放軍了。說實在話,中國的壹個將軍不見得有郝海東先生知道。因為郝海東先生他太聰明了,而且跟不同的軍種打交道幾十年,從小到大,躺在被窩裏聽的秘密,都比那所謂的將軍在會議室聽的多。那些小姑娘、小軍人,天天追星的、追郝海東先生、那些小當兵的,給郝海東先生在耳朵邊上咬著舌頭的。這別讓釗穎妹妹知道,跟我急了。在耳朵邊說的秘密、軍事秘密,都比那將軍多。這就是郝海東先生的影響力,他認識的中共的軍方的,現在目前活著的人、死了的人,不認識郝海東的我相信不多吧,是吧?郝海東先生可以不認識他,他不壹定不認識郝海東吧。

他今天說的對,共產黨打仗零、零可能,扯王八犢子的事。它就是所有軍隊都是對付啥?騙錢、維護自己的政治權力、對內的。人民解放軍,他是解放人民軍、人民,叫解放人民軍。是解放妳的錢、放下妳的生殖器、放下妳的尊嚴、這叫解放人民軍;解開妳的腰包、放下妳的尊嚴、放掉妳的褲腰帶、這叫解放人民軍。什麽叫人民解放軍呀?那傻子都知道哇,只有傻子才相信解放軍是可以打外國人去。還有國防,怎麽可能啊?中國的國防部長不要忘了連壹個兵都沒有,連倒茶、倒水的都是在總參辦公,總參大樓、總參辦公室給他配的。來人接待接待,吃吃喝喝,只要壹到國防部去了,妳就啥事沒有了,就不抓妳、給妳壹個面子,給妳壹個老不要臉的弄點事幹,都是這。哪有國防部啊?沒有國防部長的權力,怎麽有國防啊?他連人防都不讓他管,人防歸作戰部管、歸預備役部隊管。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要知道真相。郝海東先生打仗那叫潛水艇部隊,唯壹有戰鬥的潛水艇,為啥?反正扔妳幾下子、臭妳壹頓,我扔妳家兩個導彈我扔不進去,我扔幾個毛屎坑的大屎橛子,我能扔過去呀;我扔幾個鞋底我能扔過去,我惡心惡心妳;真不行,傻乎乎地反正也開不回去了潛水艇,自爆唄對不對呀?我汙染壹下妳還是可以的,弄不死妳這些人,我弄死幾條魚還是可以的吧,汙染汙染妳吧,這是有可能的。但這就是美國最近幹的事,大量的反潛部隊。底下的整個是、美國現在最核心就是幹兩件事,打妳的3700個據點,然後把妳這個指揮的腦袋全打掉,神經系統、通訊全滅掉;然後就是滅妳潛水艇,然後就把妳堵在家門裏面去。壹我把妳消滅在妳家,第二我叫妳所有的東西在家門之外的、全給妳消滅。唯壹有可能剩余的力量,叫妳呆在妳家裏的。啥叫第壹島鏈、第二島鏈?共產黨這些年不就幹了這個事麽。妳外國人來打我的時候,上我家打我、過去沒有還手之力。他幹了那麽些年就是讓妳別人不到我家來打我,最後就是把這敵人擋在就所謂的國土之外。國土還不含水面,只含地面,叫海南島,別進我家門口來。然後第壹島鏈是什麽?5000公裏到8000公裏,我能叫妳到這範圍之內,我就能把妳消滅掉,擋妳在家門壹定距離之外;然後開始我可以也到妳家的第二島鏈和妳家5000公裏到8000公裏跟妳較量較量;後來我是到妳家打妳,這就是所謂的搞得什麽導彈部隊、核戰略部隊、潛水艇呀就玩這個。

這些都是假的,跟人家有的這些都不是壹個概念。就像妳現在看到的電腦壹樣,中國的電腦火著呢、網絡火著呢,沒有芯片、沒有互聯網、沒有電腦、妳玩啥呀,沒壹樣是妳的,是不是?壹樣的道理。就是說他吹狼蛋妳就太看得起,吹狼蛋是有勇氣的知道了吧,他最多是吹個豬蛋、最多吹個豬蛋。吹牛就更不敢吹了,牛太大了,他那氣頂不上,吹兩下把自己給吹進去了,妳知道嗎?所以說這就是真實的共產黨。郝海東先生今天壹言壹語中的,大家不懂的人看不明白,懂的壹下就看的很明白。共產黨說這話還有點惡心妳,搞點汙染的、自殺性的就是潛水艇。它那無人機很便宜,在區域性作戰可以,在幾千公裏,但是真正的戰略性的、全面攻擊、長距離的,那跟美國就不是壹個級別的。人家是老鷹,它是小麻雀。但是對那些家裏沒有鳥的,看著麻雀也挺稀罕。中東人買幾個麻雀回去是不是也能綁上燒妳壹下子去,點點汽油也能燒妳家房子去。但人家是老鷹,在天上,呼扇幾下子就把妳呼煽死了。在天上就跟著妳飛就把妳累死啦,是不是啊!呼扇忽扇跟妳飛壹會兒,把那個小鳥累死了。妳最多就是個麻雀兒!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咱們國內的十四億人,是活在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這個騙局謊言之中,比這個吹出去的煙還虛渺,抓壹下抓不著,啥?這叫煙!煙霧彈是啥呀?就是擋住妳的眼、糊糊弄弄的,抓也抓不著,不管用!沒有任何實際價值,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所謂的共產黨!中國十四億人天天被忽悠,啊什麽黨國厲害呀、什麽戰狼啊,整這壹套東西!然後就真的是、它最壞的就是陰招,對內對外都是陰招!這就為什麽我們說共產黨是以假治國、以黑治國、這個以警治國,這是真真正正的它是以騙治國!所以妳看所有的這個病毒,最爛的招、最爛的招!都是什麽國家?像敘利亞,玩化學物品;伊拉克想開發這玩意兒;利比亞想弄這玩意兒。都是那個三流五流不入流的國家,耍流氓想幹這事兒!全這德性!結果它(中共)玩這個,壹弄我大國、壹弄就給世界把脈,壹弄要治理全世界,就玩這下三濫!妳看看現在,朱利安尼招它惹它了?就是擋住了、揭發了真相,我(中共)幹掉妳!這是小人啦!這可比定這個點兒清除,這個可不是壹回事兒了。共產黨這回兒玩的叫病毒的定點兒清除啊!誰幫川普總統,我就清除妳;誰幫川普總統,我就讓妳染上這個病,都不給妳放過,妳看著沒有?!

(念戰友名字)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看到妳們這留言,今天朱利安尼先生這個染上病以後,大家壹下就傻了,就像自己的親人染上病壹樣。什麽叫正義呢?什麽叫正義?兄弟姐妹們,這就叫正義!我們跟朱利安尼,很多戰友素不相識,但是戰友們就得知他老人家染上共產黨病毒以後,馬上全部戰友壹下子如驚雷壹般,壹下子轉在壹起,所有人都為他祝福、為他祈禱!這個能量有多大呀!如果祈福的能量大,剛才妳們都看見了,咱直播前沒這個(能量),直播中間他老人家就發信息了,他在病床上還給我們發信息呢。這重要吧,這個厲害吧,這就是祈禱的力量!這就是正義的力量!妳能得到這個上天的力量,太陽給的力量!

科學家著急死了…(給科學家留言)“科學家放心放心,他現在好多了,好多了,老人家得神助,得神助,得神助,絕對是!科學家妳這祈福…我們這善良的天使科學家擔心朱利安尼先生。放心放心放心,我正在直播呢,妳的擔心和祝福他壹定能感受到的。“
 
正在看直播呢,科學家,好好好。朱利安尼先生要謝謝大家,pray,pray,謝謝大家為他祈禱。這時候還抱著手機的人,妳說是什麽人妳說。在病床上,我噻,這是什麽人妳說這是…這是我們真正的戰友啊,真正的戰友,真正的戰友!兄弟姐妹們,說到這的時候,我們的科學家她現在也在線也正在看著呢,她每次…她既有天使的壹面同時也有小女孩的壹面,她就擔心這人為啥這人不小心,為啥不重視,為啥不讓吃羥氯喹?為啥不這樣…很多為啥。為啥的答案很簡單,就是人類到了最關鍵的,就我說的歷史上的三次滅佛,猶太人殺掉耶穌,日本的當時整個的滅佛,包括逼著和尚結婚到現在還流傳下來了,完全亂了佛法,亂佛法,滅佛滅僧,從過去到現在沒有壹個好下場。人類現在就到了壹個只信錢,不信上帝,不信神 。根本沒想過人哪來的,妳才壹萬年壹眨眼的功夫在地球,地球多少萬年了,妳算老幾啊?因為妳有主人的,妳有上天,妳有規律的,這是起碼的妳要對上天尊重對大自然規律的尊重,人類是很渺小的。
 
這個癡,這個嗔就是這個,人可以貪,欲望讓妳開始有輪回,欲望讓人類可以繼續繁衍生村下去。我們真的是存在地球上的兩種,壹個是植物世界,無性繁殖,我們人類是有性繁殖還有動物。動物都有規矩啊,動物啥時候到城市惹我們來了?妳見啥時候人類到坦桑尼亞大草原,我們就在帳篷裏邊,外面就是狼、獅子、狐貍,什麽都有,我從沒見過它們主動進來把人類給雙修了的,是不是?沒見過人家想強奸我們啊,從來沒有過,對不對?這就是為什麽人類現在出現了問題,不認上帝了,不守規則了,不了解大自然的力量。所以共產黨才瘋狂滅基督教、滅天主教,滅掉人性,滅掉人的信仰,崇尚假醜惡,現在放病毒,放成這樣。我們科學家答案很簡單,就是共產黨喪心病狂,人類太貪嗔癡慢疑太嚴重,大家都忘了上帝上神、萬佛萬神的存在。
 
完全低估了共產黨的這個險、惡,這種撒旦的這種本質,人類將付出代價。錢是怎麽了?錢是讓妳生存在社會上壹小部分的力量而已,妳再資本主義妳也不能代替上天萬佛萬神吶!現在所以大家要為此付出代價!這種大義和人類的這種互相的猜疑、傲慢,貪嗔癡慢疑,癡慢疑現在是對病毒最高興的,遇到癡者、慢者、疑者它就沖上去了壹定有機會。我們這回我們的朱利安尼先生就有點什麽?太慢了,還低估了共產黨的這種壞。但是老人家從本性上,從人上,他是真是活著的聖人之子,聖人之子。哎,這路德先生說太好了啊,路德先生他是……他是著急啊,這是見過他的人都會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感染,見過他的人都會超級喜歡的,這就是我們的朱利安尼先生,他真是全人類的英雄,他絕不是簡簡單單的壹個美國的英雄。
 
所以說,哎呀今天我們大家又經歷了壹個驚天動地的事,我們等待著英雄凱旋而歸,在此我也希望所有的戰友們任何人,妳像我們路德先生,我們科學家還有我們的博士團還有我們整個的戰友們走在前面的都要小心,妳不知道共產黨對誰會下手,妳不知道共產黨他敢對誰下手?而且是像川普總統和他壹樣5000、8000的病毒,這種飽和式的攻擊呀誰受得了?5000到8000的病毒到妳身體裏面去了,那相當於5000到8000個那種鉆地雷壹樣在妳血管裏嚓嚓嚓……5000到8000個妳說誰受得了?妳再強有多強?
 
妳看,妳看我這要給人家開會,妳看我這趕快插血管,是吧?插鼻子,妳們問問我插幾回了?這不是開玩笑的。哎呀,兄弟姐妹們!希望妳們真能聽進去,這不是娛樂,這不只是爆料,這是戰爭!每個人都在戰爭之中,每個人!這個戰場是在全球的,他不分高低,不分笨還有智慧,妳只有小心不小心。這是文貴算是求妳們了,為了家人,為了我們的事業,我們這次要贏壹定要贏共產黨這場化武大病毒,我們的科學家講的叫“超限生物戰”!這是壹場超限生物戰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它已經開始了!
 
兄弟姐妹們萬萬要小心,我今天本來要亂聊好多事兒呢,很多事兒要跟妳們聊,但是因為朱利安尼先生,說實話我也不敢說呀,昨天晚上妳們看我壹晚上不睡覺我在幹嘛呢?我不能說呀,人家官方不公布我能說嗎?這事必須得保住啊,現在很多話我還是不能說。
我們的戰友們希望壹會我關掉直播還會為他祈福,我還會為他去誦經,戰友們壹定要記住,現在行動去為他祈福,為他祈福,這絕對是管用啊。這個……他壹直吃羥氯喹,他壹直是吃羥氯喹的,所以說他很大意,但是羥氯喹咱科學家早就說過。當妳大量的這個病毒接觸的時候那羥氯喹是不管用的,而且她最早的時候就說過。大家還記得嗎?包括路德先生,我們多次路德先生,咱們這個墨博士,咱們這些博士們早就說過。就是到室外妳不戴口罩,大量的病毒侵入是沒有任何用處的吃羥氯喹。更何況要放病毒,直接放給妳,那根本也不管用了。所以說妳要記住妳被放毒,羥氯喹不管用,妳不戴口罩或者手直接抓、直接接觸不管用了。這大家壹定要記住這個問題,可不是羥氯喹是萬能的藥,絕對不是,不要進了這個誤區。

再壹個記住:口罩,現在妳看美國人帶口罩,永遠帶著鼻子下面,壹點用都沒有,再壹個就是口罩洗了,洗了壹點用都沒有,帶的是特別好看的、 Fashion的、花裏胡哨的洗了,妳看那所有美國人戴口罩,妳看見沒有從嘴上戴的拿著放兜裏邊去了,這就完了,因為那個所有的病菌都在口罩上呢,妳這壹把壹抓全在手上呢,全都到嘴上去了,妳絕對要是最好的口罩,妳別想好看了,就是醫療口罩,摘下來把它扔了,然後洗手,出去壹定戴口罩,能不出去就不要出去了,咱就別出去又遛狗又遛人的、又約會的咱就別幹這個了,妳活著吧!兄弟姐妹們。我在這苦口婆心的,就在這求妳們了,怎麽能表達我的心情啊,妳們不知道我這每天聽著戰友的哭聲,哇哇的哭,壹家壹家的。

好,我接著再聊,戰友們很多人還是…,我再亂聊幾下子,趕快給路德先生時間讓他去直播去,我再說戰爭的問題,這已經是戰爭了,剩下是滅共的火戰,妳看得著的戰爭,現在是無聲的戰爭,另外壹個方式的戰爭,最後是火戰,定點清除的時候。我告訴戰友們,我再說壹遍,現在妳最好妳不要動,特別妳不要輕易花錢,千萬不要輕易花錢,唯壹我告訴大家的事情,就是妳想到那天來的時候,妳有錢能買糧食或者妳有渠道能買糧食,什麽招都好讓妳有糧食是最關鍵的,別餓死。第二個當妳有了糧食的時候,及時獲得GTV、G-News、路德訪談的信息,就是信息上能獲得最快,妳能躲,上哪去最好的,這是妳第二個意思就是信息的順暢和及時的獲得。第三個我告訴大家的事情,現在到那時候聽到G-News、G-TV、路德訪談,等我們給發給妳們特殊渠道,給妳們發可能要發生的時候,妳們聽我們的話,妳不行就躲到鄉村去,沒有軍事基地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妳不可能妳都到國外來,妳到國外來妳要想壹個問題,妳能生存下去嗎?妳有這個經濟能力嗎?妳有這個生存能力嗎?妳這都有了,妳全家都能出來嗎?妳不可能所有人都來美國、加拿大,那是絕不可能,沒有這個渠道。

這幾個問題妳要想明白,所以絕大多數的戰友待在妳家少動、少出、少說、敏感的觀察著外面信息,及時的獲得信息,遠遠超過壹切的重要。現在戰友們千萬別老想著,讓別人幫自己,在人類的歷史任何壹場戰爭和災難來的時候,最好的幫助是自助,自己幫助自己,自助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恐懼、要冷靜。然後及時獲得信息,有長遠的打算,而且能像我壹樣,咱能縫褲子,咱能去馬上能撿糞去,咱可以去地上撿吃的去,咱也可以吃鮑魚,也可以抽雪茄,咱也可以隨時咱就可以吃草都可以,增加生存能力。

再壹個戰友們壹定要記住的,在這種情況下去幫助別人,妳幫助別人就等於幫助妳自己了,幫助別人或者是被別人幫助。最後壹條的時候,才叫資助,戰爭完了活下來了,這時候需要資助的時候妳資助別人,或者別人資助妳就叫資助。第壹自助,第二互相幫助,第三給別人資助或被別人資助。前提是妳要活下來,活下來最好的方式,妳及時獲得信息。這場戰爭是壹定會發生的,70%,三七開。這絕不是妳能跑出來的,就能解決問題的,而且戰友們現在不要亂發信息。妳比如現在有戰友今天早上跟我說,我現在已經準備好了這個面粉廠,準備了饅頭廠,我購買饅頭機。我說,妳這太荒唐,妳能蒸多少饅頭,妳有多少面粉。我給妳壹千萬美元,妳買成面粉,蒸成饅頭,有多少人來,他吃完饅頭吃完面粉,還有他住哪,因為妳不要去過…

記住:在這個時候不要給國內戰友發送任何錯誤的信息,像昨天路德先生就這麽壹說,買衛星電話,影響力老大了,把衛星電話快買斷了。他說還沒說完呢,妳幹嘛這麽快行動呀?就是那二個衛星電話,都是被汙染了的衛星,誰都去監聽,商務星,誰都監聽。壹旦開戰,壹給它關了,不會讓妳用,就首先不讓妳這些人用。美國給它關了,亞洲的星給妳關了,在新加坡上空的星,衛星基地人家給妳關了,在共產黨那就給妳打下來,或者直接給妳黑掉,那壹定是沒用的。再壹個,妳拿個衛星電話,妳們用過衛星電話嗎?衛星電話$15美金/小時,壹定在室外打。共產黨現在監聽衛星電話的能力已經比監聽,Iphone他很難監聽到,他比監聽其他手機都容易,妳要它幹什麽?到那時候,爆料革命會有奇招的,會有奇招。那些GTV投資者,G系列投資者,我們會想盡辦法讓妳有壹個最快的、安全的溝通方式,獲得信息的方式,這是我們現在要做的。再壹個到壹定時候,需要合法的情況下,未來的打仗的盟軍在人家的支持下,會給妳們提供糧食,提供經濟,提供必要的生活支持,包括防護武器,大家聽完。現在妳買衛星電話幹啥?抱著衛星電話妳能當面包吃嗎,妳買了衛星電話,妳覺得戰爭來了,導彈來了,妳看著衛星電話:“導彈別上我這來”,管用嗎?妳跑得及嗎?跑不及!
 
未來我們會在壹定情況下,會給大家推出來:要打會打哪大概?這3700個點地方我們會告訴大家,壹定會提前告訴大家,妳們就看路德訪談。到時候這信息會給路德訪談的,路德訪談到時候就真正的是24小時戰時電臺,戰友們的臺,G-TV、G-News會跟路德訪談同時推出,這個時候妳看到那地方該躲就躲,我現在不告訴妳們。大概現在應該危險的地方在7000-8000個地方,大家都很清楚的,很多地方都是在市中心的,還有某些縣城、城市裏邊。給大家壹說,離開回農村去,這是最好的方式。然後有極少部分出來的,咱們再說。我們最要照顧的,我們昨天分了4個級別:GTV的椅子,借項目者,法治基金、法治社會的捐款者,G-Club的購買者。長期比如說咱GTV的工程師還有爆料革命,即不是G系列,沒有任何投資,長期支持爆料革命,傳播爆料革命,還有在國內長期在內部給我們提供情報信息的,就這幾種是我們支持的人。如果願意出來的,妳出來又有生存能力的,符合條件的,我們盡可能幫妳,到了海外的話,我們盡可能幫大家生活上各方面照顧好。但是其他的戰友記住:切記妄動,務必小心,別等共沒滅,叫老共把妳給滅了。
 
妳看我說到GTV咋樣,又斷了,又踢出來了,唉!這GTV簡直是……就這樣GTV咋救人呀?怎麽能救人?戰友們好不容易在國內,導彈都來了,上壹下GTV,給踢出來好幾次,這工程師在犯罪,他不知道他在犯罪,從第壹天就這問題。

好,兄弟姐妹們,我們今天就到這兒好不好?這個很多大事咱就不說了。現在我們去為,再次的為,我們壹起為朱利安尼先生,全球的英雄,我們滅共的絕對戰友,上天賜予我們暴料革命和整個世界的聖人,聖人之子,我們朱利安尼先生和全美國人,全世界的七十幾億人口,和全中國的十四億中國同胞和香港、臺灣、西藏的同胞們祈福!
 
阿彌陀佛!兄弟姐妹們,這壹祈福我相當有信心,朱利安尼先生會平安歸來,萬佛萬神保佑他!謝謝兄弟姐妹們。

聽寫組
(鷹(文言)、Embracer牙牙、文紫、Bruce(文遠)、彩虹橋(文橋)、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清泉石上流、文顧、Naughty(文行)、黑郁金香(文郁)、某某(文成)、愛狠Love7(文友)、蘭草(文泉)、杯酒漸濃、shangshang、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