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饑荒到大流行病——揭穿共產黨的謊言

作者:Noodles | 編輯、美工:滅共小宇宙

鑑於中共對信息的封鎖,導致國內絕大多數民眾無法獲取真實的信息,被蒙蔽的了雙眼,無法看清共產黨的本質,筆者覺得有必要對共產黨所製造的謊言進行揭露,特別是在CCP病毒肆虐的今天,以求能夠喚醒民智,正視CCP病毒所產生的危害,挽救更多人的生命。筆者在此呼籲:中華民族已經到了最危機的時刻,是時候勇敢站出來對抗邪惡,我們不能將這個世界拱手讓與邪惡之人,必須為之奮戰到底,不滅惡黨誓不罷休!

共產黨所犯下的罪惡罄竹難書,可為什麼一個如此邪惡的政黨可以統治中華大地七十年呢,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其實如果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很簡單,因為共產黨的統治就是建立的謊言和欺騙的基礎上,對人民進行系統性的洗腦,將謊言當作真理,將無知當作力量,將邪惡偽裝成正義。因此揭露共黨的謊言,對於喚醒民智,讓民眾認清共產黨的本質是非常必要的。

筆者決定對共黨建政以來製造最大災難的謊言——“三年大饑荒”為例進行揭露,以便喚醒民眾的記憶,讓讀者看清共黨的本質,不要相信共黨的謊言,對此次CCP病毒大流行病保持足夠的警惕。因為共產黨製造的謊言難以計數,筆者自身的力量無法對其進行完全的統計,呼籲更多的戰友在今後能夠彌補筆者的不足,為鏟滅惡黨加上最後一顆稻草。祈求萬佛萬神早日重回中華大地。

大饑荒中的謊言

在共產黨製造的無數謊言中筆者印象最深,傷害程度最廣的非1959-1961年大饑荒莫屬;此次大饑荒是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飢荒,被許多學者[1-3]認為是最嚴重的人為災難之一。

大饑荒的主要原因就是大躍進、人民公社運動等一系列政治運動所造成的製度問題,歸根結底就是共產主義所激發出來的人性之惡。而共產黨在1981年以前將其定義為“三年自然災害”,此後將其稱為“三年困難時期”。

其實大饑荒的持續時間遠不止三年,準確的來說大饑荒是從1958年末開始顯現,到1962年號稱為天府之國的四川仍然有大批的人被餓死,詳見楊繼繩老先生所著的《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4]

而共產黨將大饑荒根本原因的栽贓到自然災害,殊不知中國幅員遼闊,地形複雜,各地的氣象情況俱不相同,雖然區域性的災害頻發,但並不會出現全國性的自然災害,一地區出現災害,可以從另一個豐收的區域調糧救濟,百姓也可以到未發生災害且豐收的地區投靠親友,所以中國歷史上只有區域性的飢荒,從未出現過1959-1961年那樣全國性的飢荒。

高素華主編的《中國農業氣候資源及主要農作物產量變化圖集》[5]根據1951-1990年間全國分佈大致均勻的350個站點的氣象資料分析了在這期間中國農業生產的自然條件。可以清楚的看出1958年到1961年,在全國范圍內沒有出現大面積的旱災和澇災,也沒有出現大面積的低溫災害,這三年是正常年景[4]

在這樣基本風調雨順的情況下,竟然餓死了幾千萬人,而共產黨所作所為,使我想起孟子曾對梁惠王說的話“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檢,塗有餓莩而不知發,人死,則曰:’非我也,歲也。’是何異於刺人而殺之,曰’非我也,兵也’?”。豬和狗吃人所吃的食物,不知道製止;道路上有餓死的人,不知道開倉賑濟。百姓死了,就說:’這不是我的過錯,是因為年歲不好。’這種說法與拿刀把人殺死後,說’殺死人的不是我,是兵器’有什麼不同?可見古時候統治者就利用自然災害作為藉口來為自己脫罪,共產黨在這方面深得精髓。

共產黨在大饑荒事件上所製造的謊言遠不止這一點,由於共產黨的隱瞞,在大饑荒時期具體的死亡人數也沒有完全準確的記錄,楊繼繩老先生在《墓碑》一書中曾記錄這樣一段故事:“當年擔任糧食部副部長的周伯萍晚年對本書作者說:1961 年,糧食部陳國棟、周伯萍和國家統計局賈啟允三人受命,讓各省填寫了一個有關糧食和人口變動的統計表,經匯總以後,全國人口減少了幾千萬!這份材料只報周恩來和毛澤東兩人。周恩來看到後通知周伯萍:立即銷毀,不得外傳。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監督銷毀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後周恩來還打電話追問周伯萍:銷毀了沒有?周伯萍回答銷毀了,周恩來才放心。”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公佈過真實的人口數字,甚至共產黨自己所承認的在大饑荒時期的死亡人數就有好幾個版本。

筆者目前收集到兩個中共官方的版本,第一個是前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李成瑞[6]在《“大躍進”引起的人口變動》文章中認為1958-1963年非正常死亡人數大約為2200萬人;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副委員長蔣正華[7]在《中國人口動態參數的校正》文章中計算認為1958年到1963年總共死亡人數為8299萬,其中正常死亡人數高達6602萬人,非正常死亡人數為1697萬人,約為1700萬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國家統計局編制的《中國統計年鑑,1984》中公佈的數據,1960年中國人口比上一年減少了1000萬,沒錯就是不多不少正好1000萬!這個數字曾引起國內外媒體的強烈震驚,日本共同社說“這是和平時期最大的人口事件”。

資料來源於國家統計局編《中國統計年鑑,1984》,中國統計出版社,1984 年,第83 頁

筆者可以肯定的是這個數據也是假的,真實的死亡人數遠超1000萬。因為《中國統計年鑑,1984》公佈的數字存在著無法解釋的矛盾,主要表現在各個年度人口出生率減死亡率所得出來的自然增長率,與本年總人口減上年總人口得出來的增長率不相符,又因為當時的中國屬於閉關鎖國的狀態與其他國家間移入移出的人數少到可以忽略的程度,這種差異是不能用國際移民來解釋的。截取1958-1961年總人口數和自然增長人數可見(圖1),中共公佈的上述數字相互矛盾,三年累計,按總人口增加數計算,減少135 萬人,按自然增長人數計算,卻增加622 萬人,兩者差額為757 萬人,完全是相互矛盾的。

圖1 1959-1961 年總人口和自然增長情況(萬人)

可見造假雖然是共產黨所擅長的事情,但也是漏洞百出。可是,從另一個角度講,共產黨卻是成功的,在大饑荒中那些真實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已經成功的被共產黨抹殺掉了,那些被政策所殺死的無辜的百姓甚至都不能出現在統計數字當中,歷史又如何能夠被銘記呢?

雖然,國內外有很多學者對大饑荒的死亡人數進行了估算,如美國人口與人口學委員會主席、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安斯利·科爾[8]在《從1952年到1982年中國人口的急劇變化》一書中估算在大饑荒時期非正常死亡人數約為2700萬人;荷蘭歷史學家馮客[9]在《毛澤東的大饑荒——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一書之中認為1958年初至1962年底的大饑荒至少造成4500萬人非正常死亡,其中至少250萬人(佔總體6%-8%)死於酷刑或直接處決。原新華社記者楊繼繩老先生在《墓碑》[4]一書中認為,在大饑荒期間,全國非正常死亡人數大約3600萬人,應出生而沒有出生的人數大約4000萬人,大饑荒使中國人口損失大約7600萬。但也僅僅是估算,具體的死亡人數可能永遠也不會被世人所知曉。

當然共產黨在極力掩蓋真實的死亡人數,因為這對其執政的合法性,造成了嚴重的挑戰,中共走狗孫經先[10]在《馬克思主義研究》期刊雜誌中發文稱國家統計局人口數據中出現重大矛盾和問題,認為大饑荒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數是人口遷移重報了戶籍所致,筆者認為這完全是孫犬在精神錯亂下噴出的墨糞,正常人是不可能寫出這種邏輯完全混亂且充滿臆想的論文。

pastedGraphic_1.png

共產黨之所以極力掩蓋大饑荒的死亡人數,顯而易見是因為這已經威脅到了其執政的合法性,試想有哪個統治者在餓死幾千萬的民眾後,仍能保持“偉大光榮正確”的形象,我想只有中國共產黨可以做到吧,造成這種悲劇的原因正是由於對信息的封鎖以及對民眾的洗腦,這何嘗不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像孫犬經先這樣的中共走狗不在少數,希望同胞們擦亮雙眼,不要被所謂的專家學者頭銜所迷惑。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希望國人能夠銘記歷史,忘記歷史,悲劇就會重演!

大流行病中的謊言

2019年末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CCP病毒),同樣充斥著共產黨的謊言,共產黨在CCP(Chinese Communist Party)病毒爆發之初一直在竭力隱藏著真相,目前已知,至少早在2019年12月1日就已經發現了CCP病毒感染者[11],而從12月1日開始至12月30日,在近一個月的時間內,中共當局並沒有做出任何措施防止病毒的擴散。直到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政府才向社會通報,發現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並且在此後的20天的時間內多次對外公佈聲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12] [13]。更有甚者還在極力的打壓向公眾傳播真相的李文亮、劉文、謝琳卡等8名武漢醫生。

pastedGraphic_2.png

筆者不禁要問,如果僅僅是自然產生的病毒,共產黨為什麼從剛開始的掩蓋病毒的存在,再到後來又極力否認病毒人傳人的真相?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內採取行動,對病毒的傳播擴散進行控制呢?從而錯過控制病毒擴散的最佳時間,導致病毒在全球範圍傳播。這從邏輯上完全無法講通,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都應該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國民,而不是一味隱藏真相,把民眾暴露在危險當中。

直到2020年1月19日,筆者知道了答案,當天,路德社自媒體平台在路安艾時評中首次爆料,武漢SARS病毒(CCP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關聯性,並曝出CCP病毒已經進化具備人傳人大爆發強變異特性。此後在北京時間1月20日晚間,鐘南山接受央視採訪,才第一次承認了新型冠狀病毒(CCP病毒)肺炎存在人傳人現象。

前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學研究員閆麗夢博士在2020年先後發表兩篇關於此病毒的研究報告,報告中詳細論述了SARS-CoV-2(CCP病毒)的生物學特性,並且有確鑿證據表明,CCP病毒就是一種使用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或ZXC21作為模板和/或骨架的實驗室產品[14],閆麗夢博士將其定義為超限生物武器[15]

這一切就可以解釋的通了,共產黨製造了生化武器,並將其蓄意釋放,導致全球超過76,00多萬人感染,近1,70萬人死亡,而且CCP病毒仍在擴散,這些數字每分每秒都在增加。共產黨害怕真相被披露,只能用謊言去掩蓋,從蝙蝠甩鍋到穿山甲,又從三文魚甩鍋到冷凍食品,從國內甩鍋到境外輸入,因為始作俑者知道一旦病毒的真相大白於天下,共產黨將成為全人類的公敵。

郭先生曾在一次視頻中講過“共產黨、共產主義的本質就是要滅掉上天,滅掉自然,滅掉信仰,滅掉真相,滅掉自我,滅掉良知,煽動仇恨”。共產黨的邪惡超出普通人的認知,大偽似真,大奸似忠,共黨所做的就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正因為共產黨所作所為超出了人類的底線,讓人難以置信,但是事實已經擺在我們的眼前,大饑荒中餓死的幾千萬人,卻連真實的數字都沒有留下,更有類似孫犬經先這樣的磚家學者為中共洗地說這是人口遷移所造成的戶籍註銷所致,這是赤裸裸的在強奸民眾的智商。

目前大流行病的情況和60年前大饑荒何曾相似,縱觀全球,美國和印度兩個國家的感染人數已經超過了1000萬人,巴西、俄羅斯、法國、土耳其、英國、意大利、西班牙、阿根廷等國家感染人數均超過了150萬人,而中國作為最早發現CCP病毒和人口最多的國家,目前感染人數只有不到8.7萬人,這是何其的荒唐啊!

可悲的是牆內的很多民眾都相信這個數字,這是難道真的是中國的防疫措施做的好?難道是中國的醫療條件比全世界其他國家都先進?還是像有些人天真的認為這就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不,這一切靠的都是謊言!

如果你仔細觀察中國大陸的情況,你會發現國內的老百姓出門戴口罩的並不是多數,就算戴口罩的也有絕大多數是不規範的,口罩戴在口鼻之下的,甚至同一個口罩多次利用的情況也非常之多。試問在如此情形下有人還會相信中國大陸CCP病毒感染人數只有不到九萬人嗎?

在大饑荒時期共產黨就對死亡人數的數據進行了造假,所以筆者有理由相信,中國大陸的疫情數據是完全不可信的。希望同胞們能夠看清共產黨的本質,不要再被共產黨的謊言所欺騙,對CCP病毒一定要小心防範。此次疫情給人類帶來巨大的傷害,真正的災難還沒有來臨。Winter Is Coming!希望戰友們各自珍重,共同見證光明的到來!

完稿時間:2020年12月20日

參考資料

[1] SMIL Vaclav. China’s great famine: 40 years later [J]. Bmj, 1999, 319(7225): 1619-21.

[2] MENG Xin, QIAN Nancy, YARED Pierre. The institutional causes of China’s great famine, 1959–1961 [J]. 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2015, 82(4): 1568-611.

[3] 文貫中. 中國三年大饑荒的觸發及加劇之原因—論無退出自由的公共食堂的謀殺性後果[J]. 當代中國研究, 2009. 

[4] 楊繼繩. 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M]. 2007.

[5] 高素華. 中國農業氣候資源及主要農作物產量變化圖集[M]. 北京, 氣象出版社. 1993.

[6] 李成瑞. “大躍進” 引起的人口變動[J]. 人口研究, 1998, 1): 1.

[7] 蔣正華, 李南. 中國人口動態參數的校正[J]. 西安交通大學學報, 1986, 03): 46+64.

[8] COUNCIL National Research, POPULATION Committee on. Rapid population change in China, 1952-1982 [M].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1984.

[9] DIKöTTER Frank.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M]. Bloomsbury Publishing USA, 2010.

[10] 孫經先. 關於我國20 世紀60 年代人口變動問題的研究[J]. 馬克思主義研究, 2011, 6): 62-75.

[11] HUANG Chaolin, WANG Yeming, LI Xingwang, REN Lili, ZHAO Jianping, HU Yi, ZHANG Li, FAN Guohui, XU Jiuyang, GU Xiaoying.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 [J]. The lancet, 2020, 395(10223): 497-506.

[12] 新華網.武漢市衛健委通報:發現的多例肺炎病例為病毒性肺炎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

[13]武漢發現不明原因肺炎患者44例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

[14] YAN Li-Meng, KANG Shu, GUAN Jie, et al.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 Zenodo org, 2020. doi: 10.5281/zenodo.4028830

[15] YAN Li-Meng. SARS-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Zenodo org, 2020. doi:10.5281/zenodo.4073131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