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解評】商道:一劍封喉230法案—社交媒體巨頭的喪鍾已經敲響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Bronx Bombers 校對/發稿:飛虹

12月17日,川普總統再次發推,提及會否決不含終止230條款的國防授權法案,川普總統一再呼籲終止230法案,爲什麽廢除230法案如此重要?

首先我們了解一下230法案的由來。1996年美國的互聯網剛剛興起,當時的克林頓政府制定了美國《通訊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CDA”),試圖透過立法來監管網絡內容,特別針對低俗、暴力和色情的內容。此法案制定的目的是抑制兒童色情制品在網絡上的傳播。不過,法案在隔年被美國最高法院全票通過判處違憲,原因是法案中反低俗條款與美國憲法的保障言論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相抵觸。雖然最高法院廢除了《通訊規範法案》的核心內容,但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條,即爲網絡平台提供免責保護的230條款,亦被稱爲“CDA230”,它的內容只有26個字,但它對我們的生活産生了巨大的影響。該條款規定,“No provider or user of an interactive computer service shall be treated as the publisher or speaker of any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another information content provider”,即 “交互式計算機服務的提供者或用戶不得被視爲用戶在平台上提供的任何信息的發布者或發言者”。保留230條款的法律依據是互聯網社交媒體是私人公司,而憲法第一修正案針對政府的行爲,所以在尊重私人領域的原則下,保留了此條款。

此法案可以被解讀爲兩部分,一是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無須爲第三方用戶的言行負法律責任,他們的言行與互聯網平台無任何關聯。二是如果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出于善意考慮,可以采取對冒犯性內容進行限制的行爲,或者賦予他人采取技術手段來限制冒犯性內容。第一部分內容是目前世界各國的通行慣例。目前爭議最大的是第二部分內容,社交媒體僅需主觀認爲,無需出示任何初步證據,僅憑主觀判斷,就能夠限制網絡用戶的言論。

230條款爲互聯網發展設定了法律框架,它依賴用戶提供的內容而不是社交媒體創造的內容。如果沒有第230條,社交媒體就不會願意承擔這麽多的風險,因爲公司會被起訴到被無法運行。230條款爲社交媒體公司提供了豁免權,使其不會因爲網站上的內容而被起訴。這使他們能夠在不需要對內容進行節制的情況下運營和發展。

這項法案,旨在促進互聯網的發展。由于此類制度並沒有任何第三方的監督和制約,社交媒體對言論的審查制度是自己制定的,審查的標准修改的也越來越隨意,最無賴的是社交媒體有最終解釋權。230條款不再是一面盾牌,而更像是一把劍,使網絡平台科技公司有權隨意刪貼封號,而無須給出任何理由,或者僅提示簡單一句“已被獨立事實核查機構認定爲虛假信息”。對不符合他們意識形態和他們當前宣傳口徑的言論進行審查和刪除,包括刪除帳號,甚至可以肆無忌憚地撒謊和編造假新聞。

我們來總結一下,僅在今年社交媒體所犯下的罪行:

1. 掩蓋病毒真相、硫酸羟氯喹真相。英雄科學家闫麗夢博士在其個人推特發布的病毒真相報告,一經推出就被推特公司刪除賬戶,而臉書居然把很多相關新聞內容列爲虛假新聞。此舉致使全球上百萬民衆死亡,是在助攻中共實施生化武器大屠殺。

2. 操控美國大選。美國大選前夕,拜登硬盤門曝光了大量拜登家族收受中共賄賂、出賣美國利益、危害國家安全的證據。然而,包括Facebook、Twitter、YouTube在內的社交媒體,卻選擇了單方面禁言,封殺了大量傳播真相的賬號,許多轉發《紐約郵報》報道的推特賬戶被封鎖,甚至包括白宮官方發言人凱莉女士,此舉簡直是爲拜登競選保駕護航。大選期間,推特對川普進行了65次審查,卻從未對拜登進行審查。另一方面,這些社交媒體容許大量賬號在網絡上造謠抹黑,攻擊川普總統。這些行爲就是在操控民意,進而幹擾美國大選。

3. 長期打壓爆料革命、封殺戰友賬號。2017年,郭文貴先生就曾發出預警:中共對美國實施了3F計劃、藍金黃計劃,美國的至暗時刻即將到來。然而,在中共的授意之下,社交媒體打著230法案的幌子助纣爲虐,對郭文貴先生實施了封殺許多參與爆料革命戰友的賬戶也被大批封鎖。導致正義力量被打壓,真相無法擴散出去。

鑒于Google、Facebook、Twitter、YouTube幾家巨頭幾乎壟斷了全世界的互聯網,美國司法部和多個州以及個人已經對Google等公司提起了大規模反壟斷訴訟。網絡用戶越來越感受到互聯網平台擁有過大的審查權,已經嚴重幹涉個人用戶的言論自由。比如霍利參議員,一直在呼籲廢除CDA230條款,因爲網絡平台不應擁有如此大的審查權。

11月28日,朱利安尼在推特上發表推文稱,出于國家安全考慮,必需立刻終止230條款。27日,美國總統川普也發表推文稱:爲了國家安全,必須終止230法案!之所以把終止230條款上升到國家安全角度,是因爲不僅僅如今的社交媒體在230條款的保護下,已經在商業上形成壟斷寡頭的現象,長此以往不利于媒體的整體發展,沒有競爭就會爲權力的濫用滋生溫床。而且在CCP的藍金黃計劃、3F計劃的侵蝕下,社交媒體已經扭曲到了成爲CCP喉舌的地步,言論自由的平台也出現了牆內式刪貼和封賬戶,直到掩蓋事實真相和操縱民意。長此以往,美國就會失去建國的基石。所以從國家安全角度出發,廢除230法案,是十分妥當的處置。

230條款如被終止,喪失法律保護傘的網絡平台將無法再對言論的發布進行任何無理的限制,假如網絡平台強行刪貼封號,那麽網絡用戶直接可以提起訴訟進行維權,並追索賠償金。與此同時,司法部正在建議立法者考慮通過立法來保證這些科技公司對于網上的內容負責。

任何一項立法都將打破這些平台的幾十年來的法律保護。不遠的將來我們會看到Facebook、Twitter、YouTube億萬級的訴訟請求。隨著目前的社交媒體巨頭大廈的崩塌,整個行業必然會産生變化,爲了行業的發展,必然要引入競爭,而且會對新興公司進行一定的法律照顧。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始終堅持傳播真相的G-TV、GETTER、G-News勢必是行業裏的個中翹楚。因爲爆料革命媒體對近幾年全球大事的准確預測,對自由言論的堅持是更符合未來媒體發展要求的。而在拜登醜聞的傳播中,GTV表現卓著,單看訪問量的急速增長就能反映出GTV以後的發展前景。如果沒有GTV,G-news,以及無數爆料革命戰友的努力傳播,CCP疫情真相和美國大選真相會被Fake News所掩蓋過去,全世界的人都會成爲CCP的犧牲品。

230條款賦予Twitter和Facebook等公司管理內容的權利,例如限制兒童色情或盜版電影的傳播。但互聯網平台判定冒犯性言論的標准必須界定,不能 “主觀”認定。他們的行爲應該有更詳細的規範與限制,內容的審核、監督也要有更完備的法律條文。問題是,他們過度使用了他們的管理權限,把原本是保護言論自由的法律,原本是助力行業成長的法案,演變成爲壓制言論自由的法律保護傘,變成了封口利器、政治工具。像Twitter、Facebook這樣的公司,憑借20幾年發展起來的壟斷地位,居然充當起了 “真理的仲裁者 “,他們只是傳遞信息的通道,不是法官也不是上帝。

1996年,克林頓簽署了230法案;1998年,中共防火牆系統開啓。二者的共同之處在于:媒體可以不負責任地發表不實言論、虛假信息,誤導民衆而不用承擔法律責任;而對于任何不利于當權者、統治者、獨裁者的言論,都可以隨意刪除而不用承擔任何責任。互聯網産業依靠230條款的庇護,肆無忌憚地幹涉司法,影響選舉。他們不再是人民自由發聲的平台,他們讓自己在法律的邊緣逐步淪爲CCP的棋子,已經成爲邪惡勢力控制輿論和操控民意,斬殺正義之聲的惡魔。再見吧,230法案!而G-TV、GETTER、G-News的朝陽已經冉冉升起!!

(詳解請關注:GTV香草山之聲《商道》節目第十六期)

(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