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3日郭先生GTV直播

兄弟姐妹們,你們來了嗎?12月3號,文貴亂聊直播。

(先念互動戰友的名字)

咱今天聊點兒沈重的話題,兄弟姐妹們!

兄弟姐妹們,這是用手機播的,我試試手機版,不是用攝像機,不用咱那個OBS,老不同步,我看看手機咋樣。兄弟姐妹們,如果是什麼(問題)跟我說,我看看手機,如果哪兒不好了,請給我發信息。

兄弟姐妹們,咱們聊點沈重的話題,沈重的話題。從昨天到現在,七哥是處在冰火兩重天。「冰」,我真是繼深山會議之後,再次感覺到:中國人的災難真的是來了,真的是來了!而且這個災難誰都不知道。另外一個就是「火」,就是滅共的步伐,正在按照我們的計劃和希望的,由上天安排的,正在向我們走近。但是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個過程將極為痛苦。

我現在說的事情,你們都感覺不到,兄弟姐妹們!就像幾年前,文貴開始爆料,說「藍金黃」,說「3F」的時候,你們基本上是半信半疑。但是現在你們都看到了。特別更加讓人沈重的事情,就是我們周圍的同胞,可以說,3年前大家不理解,我們都可以接受;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不理解,或者不去想辦法去瞭解一下,這個災難真的是到來了!

就像我跟美國和世界,在這3年裡邊,我們跟西方世界一再地說:「黑暗已經來臨。」他們不相信病毒,他不相信全世界能被殺掉150萬人,他不相信將近幾千萬人會被染上病毒,這只是剛剛開始。

一年前,我們說,香港會如何,沒人相信,香港人也不信,香港最後發生到如此的慘劇,時刻都在死人,被強姦,被輪姦,而且已經成為常態。

我們說上海的和香港的(經濟)是「擀麵杖子」經濟;很多戰友相信共產黨說的,「我們這邊經濟一片大好」。我們說中國人需要糧食,缺糧食,(有人)不信;現在國內食堂的饅頭都縮小了,你再去囤囤糧食試試?看看它讓你囤不讓你囤!(我們)說銀行將倒閉,大家不相信,那銀行倒閉了吧,現在?說許家印得完蛋,大家說許家印有習家撐著呢,不會完蛋,那怎麼樣?一定會完蛋!說中國企業家很多人會變成王健,很多人不相信,(現在)你想當王健都不可能!王健最起碼在法國消失的,還有中央警衛局陪著呢!最後還坐著專機把遺體送到了西雅圖,最起碼落了一個屍體落在他鄉,還有靠近他妻子陪伴的地方。很多中國企業家,像葉簡明,屍首都找不著,餵魚了,餵王八,是吧?

美國人也一樣,不但病毒不信——大家記得吧,我在船跟班農說,我說:「川普總統一定會贏800萬到1200萬張票,但是不會那麼順利!」

七哥不是預言家,七哥真的是……從某種程度上,三十年的修煉,對情報的理解和分析,和對共產黨的行為的判斷,和共產黨的所謂的一切——它的邏輯和行為的結果,和我們億萬個戰友在內部潛伏給我們信息的整合能力,不幸地證明瞭七哥具有這樣的功能,我不想被證明,這不是能力,這是災難!

幾天前,我曾經和美國的咱們最關鍵的朋友(聊天),我說:「你記住,現在北京比誰都高興,拜登贏,北京絕對會(認為是)鐵上加釘,鐵上加鋼釘,沒人可以撼動了。而且有足夠的能力,不論你出什麼招兒,都能給你顛覆過來。大選前對我們的話輕視,包括亨特·拜登的事情,到最後,一次一次證明我們是正確的。就這,還是天真。」

大家今天都看到了,這幾天出現的,中國社科院的小子想「藍金黃」的故事,在華盛頓,博物館,高盛公司,還有黑石公司,直接告訴你:「這都是有買賣的,公開的!」是中共的高官,市長,下面一片智庫,那副得意,那副高興,把美國捏住的感覺,你真是感覺到,這是一個螞蟻,把大象給睡了,然後螞蟻在那塊兒高呼:「你看到沒有?大象懷上了我的孩子,而且還懷了好幾胎!而且你看看,我這螞蟻,還不但一次讓她懷上,我能讓她懷上無數次!」就是這麼荒唐!是不是真懷上了?真懷上了。是不是螞蟻的?不敢說,螞蟻起了作用。

這就是寓言故事裡邊,一個螞蟻,在一個大象的腚上舔了一下血,到處吹牛:「我把大象給睡了,大象懷上了我的孩子!」最後,大象生下來小象,螞蟻說:「這就是我的孩子!」共產黨真以為(美國)是它的孩子呢!但是螞蟻這麼吹牛的結果是什麼呢?整個螞蟻幫——可不是我們「爆料革命」的螞蟻啊,全倒霉了!這是幾年前到現在,我最最擔心的。這個世界上,我一再說,中國有一些言語是很有意思的,無論是過去的劉邦時代,還是秦始皇,民間的民謠,包括楚國當時的隕落,都跟民謠有絕對關係。中國人說的很對,在家,你不要跟老婆生氣,挑戰;在國際上,不要跟美國挑戰;在公司,不要跟老闆挑戰;在國際關係上,絕對不要惹美國!

我們滅共,需要共產黨的瘋狂,甚至希望它越瘋狂越好,但是,這就是矛盾的。共產黨的瘋狂,將給我們中國人、老百姓帶來災難真的是……這是我從昨天到現在,感到最最心裡邊一緊一緊的,一直壓力巨大,心情很不悅悅。因為我知道,這個真的是——災難之門打開的時候,中國人老百姓真的是無知啊!絕對不是把你打回到原形,絕對不是把你打回到石器時代,絕對不是說現在共產黨都沒了,你家現在倒好!如果中國老百姓還不覺醒,那個災難是沒法形容的。

我從昨天到現在,很多戰友——我是昨天晚上凌晨從2點鐘到現在,最起碼,上百個戰友的哭聲,把我哭得心都碎了。我這一天,滿腦子都是女的、男的、老人家的哭的聲音:錢沒了,這沒了,那沒了;賠了大錢了,買啥啥賠,欠一屁股債;現在孩子沒工作了;有的人有股票,不讓賣,有的想出來,出不來……都是(因為)「猶豫」嘛,「天真」嘛,對共產黨抱有幻想嘛!多親、多近的人都沒有用,包括我的家人,百分之一百地都不明白怎麼(回事兒)。

我的那個同事,他百分之一百地都不明白,甭說是別人!所以,我從昨天到現在,我就深刻的感受到,「爆料革命」對中國人的啓智、喚醒,起到的作用,是很小的,很小的。這個正義的事業,一直以來在世界上,正義的聲音永遠是小的,好人的聲音永遠是被忽視掉的;壞人的嗓門兒永遠是大的,壞人說的話永遠是最好聽的,說瞎話的人絕對說得比真話好聽。

這個世界,咱們都知道,從小看到,有偷書的,有偷青菜的,有偷黃瓜的,有偷白菜的,在八十年代「大逮捕」時都給抓了槍斃的。偷幾毛錢的,都給槍斃了;扒著牆看女廁所的,拉過去槍斃了;在大街上也被槍斃了,就是為了充數;偷情的,那是必須槍斃,不管你多年輕,多漂亮,男女一律槍斃;甚至容忍年輕孩子談戀愛,喝多酒了睡在一個屋,叫做「窩藏罪」,也給槍斃了。大家知道,偷情不好,偷白菜不好,偷蘿蔔不好。後來是中國刑法改了,「流氓罪」第157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犯罪情節不嚴重或者態度良好者,從輕處罰,嚴重者可以判三年到七年,造成最大損失的,判七年到二十年,直至死緩、死刑。

咱啥時候知道,這個世界還有瘋狂偷總統的呀!沒想過,還有偷總統的!不但偷總統,還要偷一個國家!哇塞,不但偷一個國家,還要偷全世界!而且直接就是,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地偷,這就叫中國共產黨!

八三年到現在時間不長,三十幾年,中國死了多少人?當年就是這樣槍斃人的黨,現在在偷全世界的總統,偷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和政權!這個政權有啥好的?總統有啥好的?你要偷啊?可以理解生理需要;偷錢,你沒錢了;偷白菜,你家有飯吃;偷個車,你想開;偷個美國總統,偷這個國家政權,幹什麼呀?

大家不要忘了,中國老百姓不知道,以為把美國乾趴下,就像那個李毅,社會學家;香港的梁振英,是吧?還有一個,出來講課的,叫曲什麼呀,小曲,社科院的,都在美國混大了的,都是「藍金黃」的,你看那副得意(樣兒)!要偷美國總統,要偷美國總統這個職位,偷美國國家幹什麼?

大家知道,從有地球,有人類,到現在,美國這個國家,是人類上,地球上,有史以來,有三個寶貝,它高過了鑽石,高過了黃金,高過了白銀,它高過了任何總統的寶座,高過了權利!(這)是什麼呀?就是老天給我們人的權利,天賦的人權!(第一,)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信仰神的權利,誰是我的神,人的命是老天給的;(第二,)每個人當你攻擊我的時候,不管誰,我都有自衛的權利,我有安全保護,包括後來的憲法,英國大陸法;(第三,)每個人的財富,都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就這三條,叫「天賦人權」!這三條的保護措施,憲法、各種法律,都是為了這三條的,人類(歷史)上,從來沒這麼偉大!

一位咱的老戰友,最近在推上、社交媒體上很活躍,我說:「你多講講!」我們倆認識二十幾年了。現在共產黨為啥要搶這三件寶貝啊?為啥偷美國總統職位,偷這國家呀?因為美國擁有這三樣東西。這三樣東西是對什麼的呢?要滅什麼呢,戰友們,要滅了假、惡和無神論!恰恰共產黨就是假、惡和無神論,它正在統領著世界上這些假、惡、無神論,我們簡稱為「獨裁政府」!

(這個)國家是這幾個家族的,國家是私人的,其他人都是奴隸。在美國,國家是個人的,是全體人民的,一切都是。在共產黨的那些哥們兒國家,也是全部人民服務於那幾個家族,一切都是那些家族的,「一切都是黨的」,「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在美國恰恰相反,一切都服務於每個人,一切都是人民的。所以,共產黨現在要偷要搶,要拿走全世界上有人類以來唯一的給人類帶來希望的(這三樣東西)。如果是成功了,別說是中國老百姓,美國(老百姓),哪國老百姓,都完蛋!

很不幸啊,現在全世界將近有一小半兒和一半的人,甚至希望美國垮下來,贊成這個偷盜,把美國這個國家給乾倒。甚至美國也有一半兒的人,差不多吧,也這樣認為。我們救不了其他國家,我們也救不了美國,但是我真希望中國同胞不要當犧牲品!

據我所知,幾年來,「爆料革命」完整的、最大的貢獻,(就是)把中國人跟共產黨給分開了。現在看來,分開以後,中國人並不買這個賬,甚至還沒醒過來,甚至連自保的意願都沒有!以為把美國總統的位置給偷了,全世界這仨寶貝給滅了,他就能分到金磚、銀磚,然後有多少處女,然後就可以擁有一切了,甚至分到幾十畝地——就像當年毛澤東說的:「乾掉、推翻地主,你就可以當地主,是吧?

現在,全世界,所有你們想象不到和想象到的力量都在聚集著,都在乾兩件事兒:一個,是被共產黨收買的,幫助共產黨去偷這三樣東西;一個,就是想盡一切辦法把共產黨給滅了。

很不幸,新中國聯邦真沒這個本事,也沒做到,沒有喚醒絕大多數中國人,包括我們身邊的人,也沒有強烈意識到,包括我們「爆料革命」的戰友們,我也不相信你們有多少人意識到,真的這一刻來了,你真清楚了。絕對不是你家裡邊藏了幾袋子糧食,藏著幾沓子美金,你就能安全渡過這一關,真不是!千萬別天真,絕對不是!

我要給戰友們說很多發生的事情,和即將發生的事情,你們會非常的恐懼,我也不想說,我說了也沒用,我都說了三年了。這就是我痛苦的地方,我無奈的地方,盡其所能吧。

新中國聯邦,我每天看著我後邊的旗子,我就在想:新中國聯邦,這個信仰之星,到底有多大的力量?到底能救多少人?說實話,真的越想越可怕,越想越可怕。不但如此,我們看到,這個真的是全人類的邪惡與正義,或者說上天與魔鬼的決戰,終極之戰,它跟我們新中國聯邦有著極大的關係。我們想說不重要都不行,可是我們覺得自己重要的時候,又覺得責任重大。

我可以再次地說,百分之百是川普總統當選!「滑稽」的時候,還沒有到最終的「稽」的時候。但是中國人的……

(接下來聲音卡了一會兒)

……的崩盤,中國人在全世界上生存信用危機和在海外的所有的華人所面臨的質疑,和共產黨給我們帶來的副作用,這個真不是我們能解決的了的。我們不會放棄,我們會去解決,但是我能想象得到,這個後果之嚴重,絕對不是我能用語言形容得了的。

共產黨這回玩兒大了,它要死就死唄,它卻要把全人類給帶下去。如果你們要能知道西方世界或者叫基督文明,或者叫海洋文明,整個西方文明的世界,你們要能感受到它們對中國和共產黨得這個恨,這個危機感,我相信你們會和我一樣,會一樣的沈重。

特別是,我想對兄弟姐妹們說的,它不是短期內就能把這事兒解決的,它不是你想象的那麼偉大,那麼聰明——如果是的話,你就看不到這些荒唐的事兒發生了。我們想滅共啊,可不想滅中國啊!我們想滅共,可不願意看到中國人這個樣子啊!共產黨,(我們)希望它死,(但)不要帶走這麼多無辜的中國人啊!我能做的最大的努力,救了一些人,跟十四億人比,它太渺小了!

香港,所有香港人受到的傷害,會萬倍、千倍在我們大陸人身上得到即時的輪回,千倍、萬倍!記住我今天說的話,絕對不是百倍,你想想千倍、萬倍是什麼樣子。無論現在有沒有人,你們信不信,我真的已經不在乎了,我就希望所有的中國人,但凡,如果老天爺想給你生命,給你安全,我希望你們現在一定要從長計議!我這話,說給所有的跟文貴有緣分的人,跟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有緣分的人,當然包含我們所有的戰友。

接下來的三個月,等再看到「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時候,你不會再像三年前一樣看,你會仰視,你會後悔,但我希望你還有後悔的機會。我們在海外的所有的「爆料革命」的戰友,因為你們很幸運待在國外,是的,短期看是,長期看,不見得!海外的華人,未來背共產黨的黑鍋,和生存的環境的困難,你們完全沒有意識到,我沒看到一個人有清醒地認識到的。

只有兩個結局:要麼全人類大戰,滅亡;要麼就是共產黨被西方世界和美國聯合部隊——比當年的八國聯軍還要厲害,砸爛,砸碎。只有這倆結局——全地球完蛋,共產黨完蛋!就這倆結局,不會有第三個,絕對不會有第三個!

文貴在過去三年里告訴大家的,這不是我信口開河,不是預測,你會看到一系列的行動。不管你多僥倖,不管你看到多舒服,你想到,西方世界絕不會說在這個病毒事件,接下來的疫苗,將會是第二次次生災難爆發。沒多少人分清楚中國人和中國共產黨。你以為待在中國,待在中國你就慘了,你想吃草的機會估計都沒有!

不要忘了,你對西方世界發動的這種生化武器大戰和假疫苗大戰,偷人家總統,偷人家國家、民族的這三個法寶,人家可以用任何武器,包括化學武器,包括核武器,因為你已經要滅人家族了,這是要屠族啊!

過去說經濟大戰,貿易戰,科技戰,所謂的信仰之戰,網絡戰,都不算事兒了!現在是全面的,真正叫「生死決戰」。我小的時候最愛聽的,老人講國共戰爭、中日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最近有幾個新的片兒拍出來,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看看當時德國的狂妄,看看當時死人的數量。今天可是現代化戰爭啊!那個東西不可能跟你想象的——斬首的時候就是打左邊不打右邊。共產黨這次把中國人,把共產黨員,給裹進死亡的機器,要想分開真的很難。相當於我們在一萬五千里之外,在中國有一對兒公蒼蠅和母蒼蠅,我們要毀掉公蒼蠅,不毀掉母蒼蠅,就這麼難。這不是我說的,這是在實施戰略計劃的人告訴我的。

今天,我本來想跟「路波切」通個話,就這幾天他講的事情跟他聊聊,後來想想,算了,我今天一天的心情都不好,我不想把這種情緒帶給他。

我和國內的幾個戰友,老人家,我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通話,老人家也不會在三分鐘掛斷了,擔心監聽了。我聽到的,都是唉聲嘆氣,無奈至極。(他)也不和我爭,也不和我論了。就在一星期前,這些人還跟我說:「拜登有很大幾率的,你要小心!」我告訴他:「你太不瞭解美國了,你不瞭解朱利安尼,你不瞭解美國精神,你不瞭解川普總統。最起碼,這些人我比你瞭解的多。美國人說的話不是放口炮!」

到二零二一年六月份,全國缺糧;油,你就別想了,地溝油你都找不著了!中國的經濟撐不過二零二一年六月份!美國不打它,就餓你,就拆你!那中國會更慘!如果在六月份以前,進行斬首行動,國內會亂個一兩年、兩三年。廣東啊,新疆啊,西藏啊,是吧,東北啊,台灣、香港就不用說了,紛紛獨立,兵閥四起。

那個時候,你看到所謂的在講台上的人,有的是被消失了,有的就成土匪了,掛上二八盒子,就開始了。

這是聯軍不進的情況下,如果聯軍進來了,那就不是四分五裂了,十幾億人,就甭說是戰爭了,就是踩踏,互相踩踏,排隊,或者是搶吃的,這死的人都是不敢想象的。台灣的兩千多萬人口,香港的七百萬人口,海外的六千多萬華人,加一起,一個億人,不是開玩笑的,現在你看到什麼「禁止共產黨到美國簽證」啦,什麼「中資企業脫鈎」啦,「不讓上市」啦,你再過一段兒你可以看,比美國大選還滑稽的詞兒,再講都沒用了!

過去老人家說,國民黨有個老將軍,是國民黨叛過來的,跟國民黨高官見面,還深信不疑共產黨會被消滅,蔣家會贏,跟著宋家跑呢!最後,就全部給滅了;不但滅了,全家都滅了!最後留在大陸的人,祖宗八輩兒都給挖出來滅了。現在很多人還相信共產黨呢!這叫「輪回」!戰友們,咱們積點兒德,堅持「爆料革命」的精神——「唯真不破」,「爆料革命」沒你不行,盡可能地把這些信息,叫國內的朋友、家人知道,他們行不行動,你就別抱怨了,哪有乾好事兒還跟人家生氣的!這個世界上,你可以不做善事,但是你沒有權利要求被你幫助的人怎麼行動,怎麼反應。行善,不問結果,更不能要人家所謂的回饋、回報,這就是新中國聯邦!

凡是買咱G系列的,G-TV投資的戰友們,你們是大贏了!所以咱新中國聯邦各農場做好最最最壞的準備!我從昨天到現在,我想和聯盟委員會的各委員開個會,實在打不起精神,我都不知道該說啥好。我覺得聯邦委員會的每個人現在都很興奮,但是你們做好了沒有?新中國聯邦第一件事兒就是照顧同胞,同胞當中第一個要照顧的就是我們戰友,還有G系列的投資者。我現在都在想一切辦法,怎麼在最壞的時間到來時,保護誰,優先保護誰;先保護誰,怎麼保護這些人。

各農場,你們都申請了農場,很積極,搶得能打破頭,但是你們要記住,我從第一天就說過,新中國聯邦的所有的全球的農場,一定要做好無私、無我地保護好我們的每個戰友,這是你的義務!我們所有的戰友們,新中國聯邦的農場主,都要明白,沒有那些默默無聞的戰友,和各農場裡邊的戰友,就不存在農場主!是因為他們,你才成為農場主。他們的後邊就是我們十四億中國同胞,老的有八十幾歲,有九十七歲的,小的十幾歲、七八歲的都有。

我在想,如何在接下來,我們的巨額財富凝聚的時候——毋庸置疑,我們是最大的財富的聚集地,會有一個量子級的迸發。接下來,全球新中國聯邦的農場,一定要做好準備。我們要在全球各地做好一切,(應對)共產黨滅亡時給中國人帶來的災難。我們要起到保護,幫助,然後再說資助的各種準備,這是我從昨天到現在一直在想的。從幫助到保護,再到資助,這三個關太難了。

什麼叫幫助?什麼叫保護?怎麼叫資助?他要倆媳婦,咱給不了,一個也給不了;幫一次,幫兩次,幫三次,幫四次,一直幫,咱幫不了。保護,你只能救出來,你是免於受打,你還得把他安頓好。怎麼叫幫助?怎麼叫保護?怎麼叫資助?

我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戰友們!共產黨最高層,從浙江三天起,已經開始有人真正安頓自己家人的後事兒了。國共戰爭,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共產黨的高官死的很少,家人也死的很少。除了自己整死之外,他們最自私,最膽小,最懦弱,最會保護自己。這幾天就感受到了,國內的各個領域的戰友都感受到了,這些領導已經感受到了,私生子女、財富,能跑就跑,能躲就躲。囤這囤那,都是保命的東西。有些領導已經開始打招呼了,任何情況下咱都是生死兄弟,一個饅頭掰著吃。真到最壞的時候,咱們一起拎著槍,保護咱們雙方,都在玩兒這個!誰保護老百姓呢?這老百姓招誰惹誰了?蓋了那麼多房子,房子又不能吃,房子也沒電了,房子也沒氣兒了,你能燒柴火嗎?電梯也不能上了,你天天能爬上去嗎?房子也沒水了,你天天拎著水上三十樓、四十樓上去?以後沒吃的,你還能爬得下來嗎?

我今天一直想著要不要直播,怎麼直播,我就聽從內心的聲音吧,聽從上天的使命,順嘴說吧,我一點兒也沒準備。上天給我什麼話,我就說什麼話。

很多人跟我聯繫,包括很多基金,在一兩周內會大量地拋出,已經有人開始了。聰明的鳥永遠是最早知道的,老鷹從來不會落在低枝之上,老鷹被人獵捕是最少的,在災難中被乾掉的機會是最少的,基本上是自然淘汰。因為它有高度,它看得遠,它能知道什麼叫危險。兔子絕大多數都變成了其他動物的腹中餐,羊基本上一輩子被剪毛,最後都成了桌上餐。獅子變成人類的肉的機會很少。可惜我們中國人,被共產黨都給馴成羊了,都變成兔子了,而且我們這些兔子、羊還專往敵人司令部裡跑,樂於把自己比劃成狼,比劃成豹子,比劃成獅子,這是悲劇!羊和兔子、獅子和豹子,是動物鏈上的最大的、本質的不同。羊和兔子認為永遠不會有人吃掉,永遠沒危險;獅子和豹子永遠(覺得有危險),連睡覺都記住——可能有人會吃掉我!所以,它們的結果就是不同的。我這兩天真是感受到了,我們中國人啊,真是被馴慘了。這麼多國內的戰友、朋友,沒有幾個能想明白的。

新中國聯邦,真是天賜給我們的,但是新中國聯邦真沒有上天的能力,新中國聯邦真沒有扭轉乾坤的能力。能救人,能度人,能幫人,也能保護一些人,但是扭轉這個大勢真是太難了!共產黨造下的孽,中國人的無知和中國人心中的黨,和這事兒惹下的大禍,你看到的李毅,你看到的什麼姓曲的主持人,你看到金燦榮,你看到張召忠,還有綠帽子王將軍、孟建柱,孫力軍、吳徵、馬雲、王岐山家族,海航,以及這些大佬們,在全世界種下的這種惡,到了清算的時候了,這個報應來得是真夠快的吧!

我們「路波切」還在那塊喊呢:「我們預測得准,我們說得准,情報准!」准不准,都不重要了,真不重要!是的,現在准了;那以後咋辦?准吧,你都准了,你是准爺,「路波切」改名叫「路准爺」。我們的博博士也不叫「博博士」了,叫做「博准爺」,艾麗也不叫「艾麗」了,叫「艾准爺」,安紅叫「安准爺」,冠博士叫「冠准爺」,墨博士叫「墨准爺」,你能怎麼滴啊!

你以為,你在美國,你在歐洲,你就安全嗎?我們本來找到了自己,我們知道我們不是兔子,不是羊,也不想當兔子,也不想當羊。我們想讓更多的人告訴自己,讓他們找回自己,脫掉被共產黨披在我們身上的那個羊皮和那個兔子皮。但只能是少數人,大難來臨,現在真是耶穌的故事,摩西出埃及的時候的感受,真是啊!事實上,大家真的靜下心來,念念這些《舊約》《新約》,再念念我們的《心經》,念念我們的真正的禪宗裡邊的一切,發現真是啊,一切就在我們身邊,全都顯現。靈魂,真的讓你感受到,這時候無奈了,原來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就是那種感覺:你無力,你不知道該做什麼好。這個世界上真的是摩西說對了,最大的痛苦就是當使者,最大的痛苦就來自於你先知道了,而且你還想救人,還想度人,太難了!

我們國內還在討論黃金市場,房地產市場,還在討論經濟、上海股市。真像當年啊,二戰時,全世界的金融市場、房地產市場,一模一樣。很多人預測了第三次世界大戰,沒有人預測准的,但是霍金預測准了。霍金說,第三次世界大戰會有你意想不到的方式,非常安靜地全面的到來,接近於毀滅,只有如神一般,甚至超過神一般的人,才能拯救這個人類。真讓他說對了!每分每秒,這個世界都在往那個方向發展,每分每秒!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再次地呼籲,信新中國聯邦,信「爆料革命者」,請做好三個準備:病毒惡化,疫苗出現新災難,一定要保護自己,不要被病毒給滅了。啥都不重要,你活著!這個病毒是更難,更嚴重。第二個,所有的戰友們,如果你還有能力,你還有這個心,在你安全的情況下,發發慈悲,盡量多度度同胞,或身邊任何人,這時候你不能以黑色、黃色、白色、咖啡色來分辨,只要是人,人類,能幫的都得幫。要站在人類的角度,要站在上天神的角度,盡可能地去幫助我們身邊的人類,包括動物。這就是一個合格的新中國聯邦人、「爆料革命」戰友(應該做的)。第三,我們現在新中國聯邦的投資者,加入這些委員會的農場的戰友們,我們這時候要絕對團結在一起,共同地盡快地凝聚在一起,凝聚人力比什麼都重要,凝聚團結的人氣比什麼都重要!遵守契約精神,確實相信「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和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只有這個強大了,你才更安全。這比什麼都重要!在這些基礎上,大家現在盡可能地保護好更多人合法地財產。

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兄弟姐妹們!不要被一時一事情緒浪費時間了,看清大局吧。共產黨完了,從頭到尾我就說,共產黨完,是肯定的了!就是它完以後,中國人少受害,老人和孩子,還有那些女人,是無辜的。大家接著傳播CCP病毒、香港危機、美國大選危機的真相,還有,讓自己繼續健身,強大。

好好想想,戰友們,不要再浪費你生命中寶貴的時間,和平的日子,過一段時間,你會更加地珍惜;過一段時間,你會更加地感激有我們新中國聯邦和「爆料革命」;過一段時間,你們才會真正理解什麼是「正道主義」。

什麼情況下都別忘了,我們有上天,有信仰,一定要相信!只有念念不忘,才能得到上天的回響,才能化危為機,或者讓你平安。

兄弟姐妹們,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們一起為全世界人民,中國人民,十四億中國同胞,香港、台灣、西藏同胞,新中國聯邦同胞,所有人,祈福!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會比中國大陸安全,歐洲比亞洲安全,當然比非洲安全,美洲比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安全。但是絕對安全之處,已經不存在,切記!

不要為七哥祈福了,為我們國內的同胞祈福吧!謝謝了,兄弟姐妹們!

VOG戰友之家聽寫組

(鷹(文言)、文朗、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