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戰友1608米的信

親愛的戰友1608米

當我打開來自您的文檔“我的遺書”的時候,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活了大半輩子第壹次見這個,而且是素未平生的人的遺書,這信任太厚重。这寄托太悲壮。

我不想把它稱為遺書,但這是我讀過的最棒的Gnews文稿,是壹篇“討共檄文”,是壹篇跟隨爆料革命跟隨郭先生的心得分享。

我不想把它稱做遺書,是因為我堅信我們會在盤古大觀龍頭相聚,就算沒被七哥邀請,我也要自費去那裏與妳握握手,給妳壹個大大的擁抱。不见不散!

感謝主,讓我有幸拜讀您的文章,了解您在這三年爆料革命裏走過的路程,您知道嗎,那些心路似曾相識,,那些無奈,那些憤怒,那些歡喜,那些眼淚,在遙遠的南半球也有另壹個人,應該說全世界,有壹群黃皮膚,黑眼睛,黑頭發的人,跟您壹樣,痛並快樂著!

神把我們這些人團結在文貴先生身邊,壹起完成壹場人類最偉大的革命,盡管壞蛋們的命還壹個都沒革掉,但是,我們堅信那摧古拉朽的時刻即將到來,神的烈怒將傾倒,因為我們太悖逆,因為我們太無知與貪婪。盡管身在海外,但我的靈魂同樣備受折磨,我常常問自己假如當年,我們都沒有遠走他鄉,留在那片土地上與CCP抗爭,情形是否會不同?我也同樣為楊改蘭而自責。

我們以為可以壹走了之,眼不見心不煩,可是人間已無凈土,CCP的藍金黃已經無處不在,撒旦的僵屍滿了世界。世人遠離神,道德下滑,我們都走到了盡頭!

只有期盼神的救贖!

我曾經在外圍默默的關註文貴先生,但我越來越清楚的看到,神為我們中華民族揀選了他,為美國揀選了川普,所以我們人類還有壹點點的時間,我們只需要壹點點的勇氣,我們還可以懺悔認罪、我們還可以替神鏟除惡魔CCP,這就是為什麽我和很多戰友壹樣,每天投入10幾個小時,幾乎是全職的參加爆料革命,我們願意為推翻CCP傾註我全部的精力和時間,因為那是我們僅有的。

可惜,我的家人和朋友與您的妻子壹樣盡管厭惡CCP,卻不願做更多的抗爭去打破他們所謂的歲月靜好,壹副要死大家壹起死的態度。

我不認命!我也不想讓我的家人認命(他們已經無奈到麻木了)!我也不想讓墻內的戰友們認命,就像妳說的,神賜給我們生的權利。

我祈禱,我哭泣,我願意替他們去死,但我死之前要看到CCP垮臺,妳也壹樣!為了這個夢想!為了妳的女兒永不為奴要戰鬥!要戰鬥!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活!

天会亮的。

一位与你同行的战友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