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1218:生命的意義在時間不要浪費要尊重自己曾經的付出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篇首說明:2020年12月18日,全世界發生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2020年12月18日美國當地時間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全世界各國力量已經就病毒定性做出了最最關鍵的決定,這應該是全人類最大的事情,郭先生在2020年12月18日 文貴直播:我們讓美國相信中共病毒是生化武器今天終於成功了!滅共是文貴的唯一目標,絕不受任何干擾;文貴會為G系列和戰友們百分百負責!中提到了多個方面的問題,本系列將就郭先生直播中提到的問題逐一列明,本文為第五部分:生命的意義在時間不要浪費要尊重自己曾經的付出——

2020年12月18日 文貴直播:我們讓美國相信中共病毒是生化武器今天終於成功了!滅共是文貴的唯一目標,絕不受任何干擾;文貴會為G系列和戰友們百分百負責!時間點1:22:02

剛才我說那幾條非常清楚 我就不想再多說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別在推特上社交媒體上談更多農場的事兒啦,丟人!別浪費時間了,咱是滅共的,別滅戰友啊!是吧?戰友有啥呀?加一起還不到三四億美元那算什麼錢呐,那幾億美元算個什麼錢呐,GTV現在值多少錢呐,戰友自己說,GTV現在值多少錢呐,百分之十六是大家的,戰友們一共你拿了幾個子兒啊,你們要有GTV的·這樣的機會你給我,我給你磕一個,不就完了嗎?

你稍有點猶豫、稍有點擔心,你不參與不就完了嗎?隨時都有機會,你見過中國人有過這機會嗎說我拿出去的錢我隨時可以拿回來,你見過有嗎?從中國開國以來到現在共產黨你存在銀行的錢都不中,你存在銀行的錢都不讓你取現在,有時候你一取大錢沒了,保險公司都不賠你,你見過中國人啥時候有這個機會過,你現在你說我不相信了、我不舒服啦,快點快點快點,好吧,這是我今天再在直播重申一遍誰拿出的錢隨時你可以拿走,猶豫都不要猶豫,GTV現在有多少要退錢 的知道嗎?從頭到尾十一個,八個是特務,另外的兩三個我認為是共產黨現在已經拿著槍威脅著,你能相信共產黨用這一國之力想對付這些人,結果是這樣嗎?你告訴我全人類能找出一家公司從四月份到今天的市場估值,大家你們知道我們找的誰去評估的嗎?SEC問我們,你怎麼得出的你價值是十八億,咱不說話呀,我說不算數啊,找了美國兩個最有權威的協力廠商機構,其中就包括耶魯大學的這個評估機構,出示給檔給他說我都不知道是誰,他出示的這個評估是十八億美元,相當的公平合理甚至很低非常的HUMBLE,太謙虛了,然後根據這些互聯網公司的進展做的評估,另外一個大學機構我忘了叫啥了,這什麼機構來著,這王雁平線上上沒有,王雁平,王雁平今天累傻了,哦哦哦哦耶耶耶,耶!好,好消息啊!好!今天下午的會開得好啊!來了來了來了來了來了啊,OH MY GOD,嗯,就在我今天下午開會的效果已經出來嘍!墨西根州安特里姆縣川普贏啦,咱們戰友發,嗨呀,存在主義咖啡館 ,我還另外資訊怎麼還沒給推出來,我發現,哈哈哈哈哈,川普總統站在河邊這個,看來是比我想像的還要早啊,今天的行動比我想像得早啊。

哈哈哈哈,哎呀,說起來兄弟姐妹們,你們相不相信神的力量,總是在我們最關鍵的時候,神、上天幫我們給取掉潛在的隱患,總是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上天讓我們知道了敵人對我們的即將發動的攻擊的絕密資訊,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候,我們能得到我們必須得到的資訊,

就像我們六月四號之前,那哥們給我打電話放心保證你所有周圍清空,多年的老友啊,當年是朱利安尼的好哥們,說你誰也不能告訴,然後本來好幾個國家元首接受採訪,他們建議說不要接受採訪,就你們幹,我保證你們實現,然後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就出現了,然後我們這個病毒最關鍵的時候閆麗夢博士就出現了,然後我們的墨博士就出現了,冠博士、DR薄這些,艾麗啊這全都出現了,所以說還有我們易博士,這就是這就是爆料革命得天助。

你看,今天下午開會這個,這個今天這個我跟發資訊我說我給你們開會中間我被美國法院判了輸掉了一點一億美元,他說你要上訴啊,趕快上訴,我說當然上訴了,他說你放心奇跡都會在你身上發生,上訴後再說,我說等我沒飯吃了得需要你們給我救濟糧食。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再重申一遍郭文貴從小到大挨過餓、過過最苦的日子,就像昨天下雪我給家人說,我說你們永遠不知道我小的時候推開門,四五點鐘,門外邊全是雪,我要翻過山去到學校去點爐子我當班長,一冬天就是一個鞋兩隻還不一樣,鞋裡邊塞著是玉米葉子,那個玉米葉子換完以後,就是有時候你沒有玉米葉子,穿一星期有時候裡邊有的那個雪化的泥就是黑的,所以我腳脖子上那個皴呐、還有胳膊肘子這個皴呐、還有這裡那個泥巴,幾個月幾年的累積,當我第一次去泡澡的時候,我真的泡了一星期才泡完,我第一次出國,在日本的浴缸裡邊就拿著那東西刮呀刮呀就刮了幾天才刮完泥巴,我說你們是不知道那個痛苦,然後下雪出去一會就顯冷了,我在裡邊呆著很舒服,我說現在我也受不了凍了,沒以前,我小時候就起來就跑出去,因為晚上燒坑坑是熱的,當你到白天不燒坑哪有柴禾啊,都偷著吹點樹枝了漚出來的坑是熱的,那麼白天屋裡邊比外邊涼,啊,所以在這外邊有陽光還比屋裡邊好,在外邊跑來跑去玩著在雪裡邊,你也就忘了,你呆在屋裡邊屋裡陰森森的涼、還沒飯吃,就喝啥水啊,就是那涼水臼一瓢喝了,我說你們不知道我過的日子,所以現在這個咱看著啥我說看啥都高級,我們家裡邊有一個生了孩子已經是快一歲了,人家在那塊看,孩子從娘肚裡就在我這塊長大,然後孩子生了回來就陪著我,孩子每天從小就看很小就看那IPAD那個動畫片,我那天在那看著那孩子看動畫片,我說這孩子能不聰明,這麼小幾個月的孩子看動畫片跟著動畫片又哭又樂又跳又高興,他真看得懂,我說我們小的時候在看啥呀,看那村裡邊的野狗交配狗連襟,我們一幫孩子趴在旁邊看著狗連襟,孩子那時候小也不懂事,拿棍子敲人家看能不能連開,弄得狗吱哇亂叫,那是我們的娛樂,是吧,你說懂啥呀,啥都不懂,完全不知道,對不對呀?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我們得到的、我們生活的,跟完全不一樣啊,這個社會我們真的要充滿感恩感動,真的今天我們特別要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們特別特別最漂亮的一個戰友,也是最最有影響力的在我心靈中是最重要的個戰友,這個大家我不能說她是誰,非常漂亮的,什麼症狀都沒有就突然檢查出來癌症,突然檢查出來癌症,哎喲我這心裡邊因為我正在開著兩個視頻會,我這心裡邊突突突突的就是真的是我真一下子我的就控制不住了,這個真的是我到了洗手間裡邊一下子眼淚就出來了,到了洗手間裡邊我真的是掉了半天眼淚,我出來之後我調整情緒繼續開會,但是人家會議對方就感覺到我,說MILES發生什麼事兒啦,我感覺你不對勁,我說不要問我這個事情,我說我不想告訴你是私人的事情,這就是人生,這就是人生,這個我特別特別今天因為這個事我都想不直播了,說實在話,我心情一直就是,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個人,很重要的個人,我已經兩三年沒見她了,兩三年沒見她了,你看看我們的漂亮的凱琳,你看當初的時候是手術,我是一星期勁兒過不來,另外一個我們這兒每天聽朋友說家裡染上病毒了、說老人倒在那兒了,我真的是我這心情就這種事情是最讓我動心的。

比如說我們某個戰友他母親多年是臥病在床,她告訴我說七哥我啥事沒有,因為我母親她說糖尿病併發症,她得每天抱進去抱上來照顧老人照顧好多年了,頭兩天老人差點過去,在這種情況下她就支援爆料革命這幾年了,而且做了很多漂亮的視頻,我不能說她是誰,她說完那話以後她沒感覺,七哥一下子我就傻了,我就什麼大的事情也沒有,就我一下子我就站在外面我就半天過不來勁兒,就是這是什麼樣的一個女人,在國外,抱著一個併發症的母親,這麼一抱這是多少年,然後一個弱女子還要支持爆料革命還做那麼多視頻,還能有那樣的細膩的感情,真的是就覺得我郭文貴我覺得我做得很值,而且人生就是無常的,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分鐘分發生什麼事情,你看到有多少人就是走了。

我們有一個戰友是在北歐的過去個老戰友,最近兩年都不上推,他們不知道有什麼事兒,他就是得了病了,頭兩天給我發資訊說七哥我活不了多長時間了,我最遺憾的是不知能不能看到共產黨滅亡的那一天,然後這給我說的話,我真的一下子就傻在那裡,這是讓我最大的動力,也是讓我最,我是個佛教徒我能調整過來,我人生中經歷了太多生死了,但是畢竟是我們這樣的戰友,我心裡面是受不了的。

所以當我看到很多戰友扯淡、浪費時間、絞舌根子、完全扯無聊的事,我就心裡邊我就真的很煩你知道嗎,因為生命活著你不要浪費時間,生命的意義就在時間,我覺得人真的是不見你活多大,是真的你活的是品質,人生就一天,把這一天活明白、活好、別浪費時間,這為什麼有些人給我浪費時間,我是心裡很不開心的,有些人突然給我發資訊,七哥我要跟你通電話,很多人不明白,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你想我每天二十四小時,除了我睡那個幾個小時覺之外,我沒有一分鐘旁邊沒人的,我咋能方便跟你通電話呢,對不對呀,我怎麼可能,像今天我因為這個兩周前了,我要給我是音雄我給唐平妹妹威廉王答應的,我要錄一個十二月三十一號的我是音雄的評委會的這麼一個賀詞的視頻,這個幾個人找了好幾個地方錄我都覺得不滿意,我說不行,我要在火旁邊但那邊又在開會,這邊又兩邊兒視頻會,我說不行,得用那個好的攝像機,然後我要錄在那兒很自然、我還不需要燈光、我想自然光,給戰友說這我是音雄的主持,然後錄了三段,然後他們往那發,我這面還開著幾個視頻會,然後每天從早到晚一會上去,一去哇上到最高了哎呀興奮了、改變人類了,啊,嘣!來個戰友你這資訊,哎呀一下子心就咯噔一下子,然後這是家裡人,你說給你做吃的,你連吃都沒有時間,剛才我真的不想吃說實話,但是沒辦法,家人做吃的,你說能不去吃嗎,是不是?趕快花了五分鐘吃頓飯,趕快過來直播,中間相差兩首歌的時間,提前給你們放歌,今天晚上因為我肯定不能怎麼睡覺,我們有好幾波戰友都已經到達國外了,到達國外了,都在和戰友接頭、都在避難之中,我一定要等到他們有聲音安全了我才放心,我睡不著,我要是有這種事我是睡不著的,因為我太擔心,戰友一家一家的出來了,跟咱們的戰友幫助、需要幫助、接頭,你說我能睡得著嗎,他不安全我心裡邊就不踏實啊,對不對啊,我真沒時間跟誰通電話,我通電話都是重要的電話,基金呐、律師啊、需要保密呀,我昨天坐在這兒,跟那個我在船上一模一樣,我的其中一個手機那WHATSUP啪一下子就是所有的WHATSUP就顯示是藍牙,所有聯絡人都是顯示藍牙的標誌,人家已經告訴我說這就說明你的手機被駭客了,而且是通過藍牙被駭客的,你想想然後另外一個手機啪死機,大家你知道我那個號換了已經換倆手機了,死機就打不開了,把卡摳出來再去換到那個手機上再換,倆手機昨天給毀了,然後電腦叭也不行,電腦也打不開了,電腦也被黑了,啊,就是經常有這種事情,我還有些人要通電話,我又從來不用EMAIL,然後呢有些我還必須得看資訊,然後是這個特別是這些大事兒,每天我都要最起碼三到五次跟相關部門組織必須通話,瞭解一些大事,你說兄弟姐妹們咱容易嗎,真不容易,然後這幾天我發現我體重長了兩公斤你們發現了沒有,吃得太多了.

……念戰友名字 ,哎呀櫻花團又出來了,哎呀我現在我發現,我再以後我在直播中我得少誇、少提名兒,我這提多了把人都給提暈了,還以為這是好事兒,有時候是壞事兒,有時候會讓很多人就失去自我,失去自我,我再重申一遍啊,我在我們群裡說過任何人攻擊SARA,都是我的敵人,任何不能攻擊SARASARA所付出的、SARA所做到的,沒有幾個人能做到,SARA能做的事情,她現在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等過一段時間我會告訴大家,鳳凰農場這個搞政治庇護、包括私人寫遺書事情是多糟糕,SARA她不明白,她也不可能明白,用她兒子的話,不是我說的,她兒子的話說她是個村婦,她是過去就是個村婦,開上了B52轟炸機進入爆料革命,七哥又是給她天天給她保駕護航,這個有些事情沒做好她不是本意,她做得多就是有些事做不好,那沒做事的人永遠沒有做不好的時候,她做得太多了,所以說任何情況下不能攻擊SARA ,你攻擊SARA的戰友我看到以後我拉黑一個,只要在GTV我現在給GTV所有的工程師發現有攻擊SARA的立馬把他的GTV帳號給他關了,凡是在GTV談的攻擊SARA、攻擊鳳凰農場的立馬給他關了,絕對不允許,戰友們只要在我只要是在我的群裡面只要跟我有聯繫的戰友,你只要說SARA一句壞話我一定把你給刪了,這是我起碼我們中國人要必須要有的道德,我們真的別混得跟那流氓似的,別混得那麼LOW,別混得讓人家那麼看不起,你把SARA說成狗屎咱們就比狗屎強了,當你把SARA說成狗屎的時候你肯定不如狗屎了,你把SARA說成神仙你就是神仙了?你不一定是神仙,不要去攻擊SARA,SARA她沒有任何她故意的或者說她想作不利於爆料革命,沒有,她絕對沒有,她就是想做好事兒,她有時候就是過去三年你們看我說她多少次,做不好或做過了,再一個不排除有小人進饞言被利用,有沒有被放蛇放燕子那我就不知道了,那得以後靠事實說話,凡是被放蛇放燕子的自己都不會說是自己被放蛇放燕子了,凡是自己做錯事的永遠不說自己做錯事了,我郭文貴就有一樣好處,這麼多年來我永遠每天睡覺前我要反思今天我做錯了什麼,我什麼沒做好,我敢於面對錯誤,就是以後我真的不要隨便誇人,有時候誇著誇著誇出事兒來了。

哎呀,有時候七哥呀所以我咱不能搞政治,就是個情緒太太感性,有時候也太情緒化,是吧?所以說咱不具備政治家那冷血、決絕,咱做不到,所以說聽到有些戰友有些做這事情真的七哥心都在流血,我覺得戰友和戰友之間起碼的紅線是要有的,這別說對爆料革命別說對戰友,對自己幾年的付出也有個起碼的尊重,這是個起碼的常識啊。

我要看一下,哈哈,這唐平,又看哭了,唐平就愛哭,所以她搞音樂呀,這唐平我估計搞個我們山東老家的那種專門給死人吹的那個音樂班我估計會比較火, 我們老家好像哭一嗓子要收好幾千塊錢呢,動不動就哭。哎呀,我今天被我們幾個律師給,哎,整得我是哭不得笑不得的。欸,咱們戰友當中總是有馬後炮,我當初我就看誰不行,我當初你別老說當初,我最不喜歡有人老說我當初,你當初啥呀,你當初啊,你說現在行不行,別老動不動當初老愛馬後炮是不是啊,動不動我就當初,加拿大農場、澳大利亞,澳大利亞百分之百有,我今天跟你保證百分之百有,百分之百有,我要,給我一分鐘啊,兩分鐘我要趕快回個電話,馬上,,,,

續上篇:

郭先生1218:下午五點多世界各國力量已就病毒性質做最關鍵決定

郭先生1218:爆料革命不能急功近利不能讓戰友成為武器和犧牲品

郭先生1218:世界已認定病毒是生化武器爆料革命靠的是戰友的情報

郭先生1218:爆料革命核心是滅共和保護戰友輕視戰友者必不長久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