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1218:世界已認定病毒是生化武器爆料革命靠的是戰友的情報

撰稿:喜馬拉雅的肉夾饃;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篇首說明:2020年12月18日,全世界發生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2020年12月18日美國當地時間下午五點多的時候,全世界各國力量已經就病毒定性做出了最最關鍵的決定,這應該是全人類最大的事情,郭先生在2020年12月18日 文貴直播:我們讓美國相信中共病毒是生化武器今天終於成功了!滅共是文貴的唯一目標,絕不受任何干擾;文貴會為G系列和戰友們百分百負責!中提到了多個方面的問題,本系列將就郭先生直播中提到的問題逐一列明,本文為第三部分:世界已認定病毒是生化武器爆料革命靠的是戰友的情報——

2020年12月18日 文貴直播:我們讓美國相信中共病毒是生化武器今天終於成功了!滅共是文貴的唯一目標,絕不受任何干擾;文貴會為G系列和戰友們百分百負責!時間點27:52

你看今天,我們今天這幾個關於美國內部總統選舉的,大家現在關注美國總統選舉去了,我今天關注的是另兩個領域,美國總統選舉今天用它幾大招,多米尼的機子、和幾個州的重新驗票、和是否有足夠的參眾兩院的議員們挺身而出質疑這場大選變成了州票三十對二十,大概是三十對二十啊,這是最關鍵的。

那麼今天在某些州就給你耍流氓就是不給你交這個機器,某些州就願意說重新選票,更重要的事情基本湊夠了數,能達到州票選舉不是人票選舉,但是州票選舉你湊乎出那幾十票或者達到那個法定數,高院都推翻了。我跟他們這些朋友我和咱們的幾個朋友說,包括朱利安尼、包括班農先生我都說,我說到時候我說高院我覺得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你們贏不了,六比三的事情不會發生,大家都看到了,而且我在這直播前十一月七號我就說了,很有可能十二月十五宣佈拜登是總統,是吧?大家都看到這些事情了。

我們不是蒙的,我們不是美國政治專家我們根本不懂,是基於我們的情報,就像今天,今天我們還有一個,今天大概在三個月以前,三個月以前吧、將近四個月,我們的有的同事被抓起來了,被抓起來以後,北京的員警還有國安的人喝著醉麻哈的,把這位同事已經關了將近一星期了,在釋放他的頭一天,他的領導喝得醉麻哈來了,進屋以後脫了鞋坐在了關他的小屋裡面,在一個所謂雙規點,罵了一陣子,因為這個領導檢查出癌症他不會再超過半年的活了,他說老子也不會超過半年的活了,半年了,也就半年活頭,所以說喝得醉麻哈的就給這位戰友說,你 真的相信郭文貴能滅共產黨啊?你真覺得那所謂的爆料革命能滅共產黨?你傻乎乎你就這麼挺他、支持他?他說我們不想說郭文貴是個騙子,他沒必要這麼大個人物騙你這點錢,騙你個十萬二十萬美元,他說那是不可能的,我還想讓馬雲騙我呢,他馬雲也不騙我呀,他說我覺得你真的支持郭文貴嗎,這人說我真的支持郭文貴,為啥?你跟我好好聊聊。咱們這位朋友、同事給他談了談為啥支持我,這個人說話我還真佩服你要這麼說,他說反正我也沒球幾年幾個月的活頭,他說但我告訴你郭文貴完了,很快太平聯盟的這個官司會有紐約南區法院哪個法官來判,這哥們英文特別好,我都記不住這法官名字,哪個法官判,這個PAG找的兩個律師事務所,其中一個事務所就是美國最大的調查公司,是跟我們好哥們,代表前出庭的他說這個律師事務所也跟我們好哥們,但真正打官司滅郭文貴的要把郭文貴公寓搶走的是第二個律師事務所,事務所名字說的特別好,他說我跟他們多次見面,他說我告訴你,四星期後太平聯盟這個官司就會判你們老闆輸,而且我還告訴你,就把你老闆攆到大街上睡覺去,而且我還告訴你接下來會對你所有你老闆的海外資產他進行所謂的因為你賠了嘛、你個人擔保嘛、你要執行嘛,要追查,你老闆就完蛋啦。你還跟他嗎?

這個人回來跟我講這些東西,我是真把我嚇一大跳,因為這些事兒、這些倆律師事務所,我哪有時間管這五十六個案子我哪有管這麼細呀,是吧?這個律師事務所名字、法官我都不記得,我說這真的嗎?真的,跟他說的四周就差一天,這個法院法官突然間就說這個案子不再審了,就把我們所有的有關人全部問訊全問了完,對面告我們的幾乎人都沒來,你說這個明顯的胡來,包括對方冒充我簽名就簽的假合同都得到協力廠商鑒定簽的字都是假的,法官說不理了,這個我不認,我就按當年那個DAVID BOIS那個給我們提供的證據,說以那個為准,你說有這樣來的嗎?判你們等著吧,給你錢,等著賠錢吧,然後就問對方的律師你要多少錢啊,對面律師說我要一億多吧,一億多美元吧,就這麼就基本下了決定。

這是為什麼你們看到海外的欺民賊和共產黨的員警同一時間得到同樣的資訊和過去幾年一樣,所有共產黨要幹的事兒海外欺民賊全都知道,然後馬上開始造謠,所以他們說完啦他的房子又沒啦,房子又沒啦,如何,它就是這個原因。

這個員警你知道竟然能說到什麼,戰友們你都沒有想到,告訴咱們這個同事,說接下來會在你的什麼BY公司對你會採取什麼行動,所有說的事情包括哪個帳號都給你說的很清楚,他給我說完以後我真沒有那麼信,但是就在四周後一天就信了,這個案子啥時候要開庭呢?今天開庭,我都忘了這,所以說我都忘了,我們也是幾十個律師,我們也是美國最牛的律師事務所,咵就去開庭去。

因為這位員警當時在和這位同事在裡邊聊天時說到,那個逗逗就是我們的人,誰誰誰就是我們的人,SEC、 SEC的這些事兒都是我們弄的,我們在加拿大,我們有幾個小組就專門幹你們的,在澳大利亞有幾個小組專門幹你們的,會讓你們的G系列天天被官司纏身。

(呀?啥意思,嚇我一大跳,),然後把你們的所謂農場全部都給你們消滅掉,他說我們派出去的都是最尖端的隊伍,肯定完啦,你們完啦。 大家知道SEC紐約調查這個GTV的事情,我們提供的最絕密檔,在美國的法律你想這是一個政府部門提供的檔,只有倆部門:檢察官辦公室和SEC辦公室。竟然在上一星期太平聯盟竟然在質詢中把這作為附件給了我們,我們所有律師全傻了,這就像一個我們要去告別人,我們拿到了中國國家安全部的絕密檔,去告一個人是一樣的道理這檔咋會跑到太平聯盟去了,關鍵是為什麼這位員警他竟然知道這個時間、這個計畫、就這他都知道。

所以你看農場被潛伏、被挑撥離間,來自加拿大、來自澳大利亞,所有G系列的被虛假舉報、還有那個逗逗全部都真實發生,SEC的絕密檔竟然跑到了完全不搭的太平聯盟的律師事務所。

今天下午四點鐘,我們在上一周提出來,說你法官你最後要判決了我們要求審核,大家知道要審判我可以選擇陪審團,象那郭寶勝和夏業良案我選擇陪審團、我選擇法官啊,那肯定我們選擇陪審團,他必須答應我們啊,今天下午法官開庭,哎呀,不用陪審團了,我決定判你們,法官今天就判了,判多少?我們賠一點一億美元,一點一億美元,還沒含律師費聽說,應該在一點一億多。

兄弟姐妹們看到沒有,然後我們的律師跟我們開會說,因為在一周前、兩周前我跟我們的律師開會,我還問他,我說你覺得這個案子是正常嗎,他說我覺得還是正常的,他說我還真不相信,這個受共產黨控制。今天他傻眼了,今天說我覺得這案子不正常了,我在那笑,我說這你終於知道了共產黨它能幹啥了吧,我說你要記住的事情為什麼這個案子當初法官準備要判決的時候,這個數字、時間、怎麼判共產黨在四周以前都知道,而且共產黨的員警頭子竟然知道這些人的名字,這些大律師你說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現在哪個戰友被加拿大、澳大利亞的放出的男燕子、女方芳什麼男鷹、女方芳的,中共的男的不叫燕子也不叫鴨子,哎呀,叫眼鏡蛇,女的被男同志共產黨給潛伏了就是眼鏡蛇,男同志被女的咬了就叫燕子,放出了燕子、眼鏡蛇誰給咬了大家慢慢看,一定會出來的,眼鏡蛇咬了你你是不知道,眼鏡蛇是在你完全沒感覺下把你滅了,不像美國那響尾蛇嗒嗒嗒嗒嗒一直在那抖再把你咬了,那不是那概念,眼鏡蛇是百米之外就把你給滅了,或者在你完全無知就把你給滅了。

而且這位員警說了後面還將發生的事兒,我現在先不透露,你們記住我今天的直播,戰友們記住我在所有的爆料革命將近三千個視頻直播,真正能讀懂我視頻的,絕大多數戰友都是在事實驗證後才明白,我每次直播都是說話都是超過事情的很多很多倍,這既是我們的優勢、我們牛的地方,也是我們的劣勢,因為很多大家不明白,記住我今天說的話,看還有誰被眼鏡蛇被蛇咬了看誰是被燕子給幹掉了,現在對待爆料革命共產黨所對的是針對把美國、和爆料革命,以及所謂的現在香港台獨這些分子劃為等例、共同等例、同一個標準,用出的招也是國家級的。

所以說今天一個多億,我跟律師開玩笑我說,終於我花一個多億、被人家幹掉一個多億換來的你們能明白共產黨的力量,當然他拿個屁一個億,美國還有法律我們要上訴呢,對吧,我們要上訴呐。但你能想到嗎?這麼大個法官完全不讓你去用陪審團,我判決,我今天給律師說在中共國你也不會這樣,說你要選,不行我就給你判了,真不會,共產黨都不會,它在這兒就發生了,你咋地?這對我們來講暫時的好像判了我們怎麼樣,接著他會用這個案子來執行啊,然後去怎麼樣怎麼樣,今天他們就把紐約那個房子是否屬於郭文貴資產往後推,推幾個月,然後呢再執行、騷擾啊、叨擾啊、威脅呀、造謠啊,它一定做。

大家記住那兩個流氓案子了嗎?我在一年前、兩年前,我說這個案子是百分之百共產黨控制的,誰告訴我的?我們內部情報告訴我的。所以當這個王八蛋在那個我們那個DEPOSITION的時候,我就問他一句話,我們律師沒有這個概念,所有律師 ,不管多牛就沒有這個概念,我問他我說你的律師費哪來的,我們的律師竟然不想問,我說問這兩個騙子律師費,他已經換了倆律師了,都不因為不付這幫律師費人家律師在告他,而且這個女騙子過去跟老公打官司、和別人打官司都不付律師費,是兒子做擔保最後兒子替她還的錢,這麼一個騙子,她哪來的律師費呀?對方律師當場當時就承認說這個錢不是我方是協力廠商,我們一直要求對方提供協力廠商,他不提供,到現在還沒提供,這馬上也要開庭,我現在就告訴大家,這個協力廠商是誰?ELLIOT BROIDY,ELLIOT BROIDY是一月初要開庭二月初要開庭在美國司法部要開庭,他開庭就是非法作為外國代理人,外國的政府就是中共,就是那個JEO LOW還有什麼什麼NICKLE LUM DAVIS 這個案子,就這種它完全是非法的還在付兩個騙子造謠給我們。

我再告訴大家,就是剛剛的三周前,在洛杉磯的某個國家執法部門立案,說什麼說我郭文貴有搞虛假政庇,還說我在美國有什麼什麼在其他地方有什麼資產,完全捏造了個案子,誰控制的?又是第二個DOJ案子。戰友們,一定又是ELLIOT BROIDY,ELLIOT BROIDY據有人告訴我們說他又收了一億多美金來自中共通過BURNO WU,給我們捏的罪狀是什麼戰友們,就是我們製造虛假政庇。這個情報誰給我說的知道嗎戰友們?是我們國內的戰友告訴我的,國內戰友說你要小心,他們又開始給你捏造了像當年又要把你遣返時的所有的案子那樣,假的。

原來你看最早的時候2015 年、16年,竟然在網上造謠說我有、我殺人、我是殺人犯、還殺的是日本人,然後是強姦、殺人、黑社會、組織黑社會,最後都是所有中國一百三十八個罪行基本上全都用在我身上,結果沒有一樣行的。然後在美國你們看到DOJ這些案子,這些完全是胡扯的,現在還在繼續幹。

這是我們戰友告訴我,我們的內部情報,我今天說在這兒,大家你們能想到嗎?七哥每天都經歷著任何人你無法想像的這些事情,但是今天最大的事情就是我們要跟多國政府合作讓他們認定這個病毒是共產黨的生化武器,大家你們會看到,會有和我們的閆博士一樣的這樣級別、還有些職位比她還高的、還有像她這樣真正的當事人,會站出來指證共產黨的病毒。這是今天最大的事兒,我就希望這件事兒能成功今天我告訴大家好消息,成功了!說實話,兄弟姐妹們,過去這一個月,我最想等的就是今天這件事兒,可不能老希望美國光美國贏那不中!

我這屋裡全都是設備了啊,全都是設備,可以啦,啊,說有個黑影是吧?兄弟姐妹們,你們看到這些狗屁嘮叨的咱們什麼農場這,那太小兒科了吧,太小兒科,我們要天天在家裡說農場的事兒,七哥還能滅共嗎?共產黨就想讓我把眼睛、把嘴巴、把精力、把時間用在了農場上,你想想我們的戰友要沒有這些戰友,以死、以鮮血、以生命傳達出的資訊,我們能做好準備嗎?就是因為我得到了這些資訊我們才做好了一系列的準備,就像劉彥平到紐約來要把我給坑回去那次和孫力軍,他一進屋坐在那兒,我說三十分鐘前我得到了一個資訊,你來你有三招兒,你不是自己來的,不是你們仨人,你在華盛頓還有孫力軍,你找了ELLIOT BROIDY,你們準備把我遣返,他愣了,你們都聽那錄音他傻了,整個人傻了,我說第三招如果你把我騙不回去,你就要找這塊的黑社會還要在中國銀行派過來的什麼這峰那峰的,要把我殺掉,大家記得這個錄音吧,到現在這個東西誰給我的,我都不知道,誰給我的我都不知道。

續上篇:

郭先生1218:下午五點多世界各國力量已就病毒性質做最關鍵決定

郭先生1218:爆料革命不能急功近利不能讓戰友成為武器和犧牲品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