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高法拒絕受理選舉違憲訴訟到麥康奈爾祝賀拜登當選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老熊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WVXU

上周美國最高法院針對德克薩斯等18個州、126名議員,以及川普總統和彭斯副總統狀告佐治亞、密歇根、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星州選舉違憲的訴訟案,作出了不予受理的決定,不禁讓負有正義感的人們深感吃驚和失望,用朱利安尼市長的話,他們竟然不允許舉行公開聽證會,這就進一步阻止了更多的民眾了解真相的途徑。幾天后麥康奈爾更是發出了對拜登當選的祝賀,原型終於顯露。

這些事件的發生,正是在大選欺詐舞弊的事實越來越多地為民眾了解,拜登家族醜聞持續曝光,中共間諜遍及之廣、程度之深的滲透行為被揭露,拜登陣營節節敗退時,這些舉動明顯是在企圖助拜登挽頹勢,不得不令人深思背後的緣由。

魔共不可能放過多婚的趙家女婿、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這個“潛質豐厚”的資源。趙家與中共的淵源由來已久,不難想像,麥康奈爾是中共深層佈局的一粒棋子,是關鍵時候派用場的角色,雖然在一些事件作過遲緩的、不痛不癢的表態(僅僅是表態,不見行動),結合當下這個“罪惡”舉動,可以斷定那都是為了更深的隱藏,重要時刻的發力。

深藏不露的趙家公麥康奈爾實際也在進行著佈局,或奉命佈局。回顧一下兩個大法官尼爾·戈拉奇(Neil Gorsuch)和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過程,雖然都是川普總統的提名,但是,是誰建議川普總統的?不僅是提名,在任命的過程,都有這位趙家公的影子。

首先,在頗受爭議的尼爾·戈拉奇任命中,麥康奈爾使盡渾身解數,成功地改變了參議院對大法官的任命規則,只需簡單多數即可通過任命,此舉被稱為參議院“扣動了核按鈕使尼爾·戈拉奇的確認變得簡單”【1】。看上去是川普總統提名了尼爾·戈拉奇,但尼爾·戈拉奇也知道趙家公的作用。

再看看大選前剛剛任命的艾米·科尼·巴雷特,誰都知道,左王老太婆露絲·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法官的離世,川普總統急需補缺這個位置,又是趙家公麥康奈爾扮演了“迫不及待”的角色,令川普總統感激不已。據報導,在大法官金斯堡逝世幾個小時,趙家公就與川普總統通電話,向他保證,儘管即將舉行大選,參議院共和黨人會毫不猶豫地填補突然的空缺,並表示,“這將是我一生中最艱難的鬥爭……我們必須完美地發揮這一作用。”【2】真是急川普總統所急。

說上述兩個大法官是中共的棋子,為中共直接利用,無論是論點還是論據目前均缺乏說服力,但是說趙家公麥康奈爾是惡共的幫兇則不為過。幾天來中外媒體有關“枕邊風”趙小蘭家族與中共關係的報導已是鋪天蓋地,這裡不再贅述。單就他的那個“對拜登的祝賀”和“號召共和黨人支持大選竊取者”聲明來說,完全可以定性成“替拜登陣營挽敗局”,“為魔共緩頹勢”。在那樣的關鍵時刻,作出這樣的呼應,不是簡單的認知模糊,而是在與公正作對,與良知為敵,是拜登竊國集團一員,邪共的爪牙,埋藏的深喉(或許之一)。

“其實很簡單,你們只需配合一下格洛弗·羅伯茨(Glover Roberts)即可,出頭露面的事由他辦……”,(羅伯茨,9大法官之一,在愛潑斯坦歡樂島有身影【3 】,反川普總統的急先鋒),面對至少有提攜之恩麥康奈爾的“簡單要求”,兩位法官們附和一下不是不可能。這不是筆者在猜測,而是懷疑有更深層的利益勾兌,否則很難解釋,面對眾多的鐵一般的實錘證據,他們竟然連個公開聽證會的機會都否決,什麼因素能使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變得如此迷茫?認知如此混沌?

不敢想像,墮落的美國,若不是爆料革命,真的完了!

我們期待著正義的回歸,公正的早一天到來。

參考鏈接:

【1】https://www.npr.org/2017/04/06/522847700/senate-pulls-nuclear-trigger-to-ease-gorsuch-confirmation

【2】https://www.nytimes.com/2020/10/27/us/mcconnell-barrett-confirmation.html

【3】https://twitter.com/BryanMace5/status/133982003442059264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