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騙偷經濟又壹力作——中共需求側改革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文強

校對上傳 銀河

图片:俄罗斯莫斯科喀秋莎农场 银河

中共在2020年12月11號召開的政治局會議首次提出所謂的需求側改革。會議對需求側改革做了如下解釋:第壹要扭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同時註重求側改,打通堵點,補齊短板,貫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形成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動態平衡,提升國民經濟體系整體效能;第二是堅持擴大內需的戰略,強化科技戰略支撐。

中共要想實現這個目標,首要是拉動消費擴大內需。先不提疫情下中共國內部經濟急速惡化的形勢,我們從近年中共國各類民生數據來分析壹下此目標的可行性。

首先看壹下中共國消費數據的對比。從2007年以來中共國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得到了大幅的增長,中美之間的差距也在快速縮小。截至2019年,中共國全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411649億元,美國2019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62375.57億美元,根據國家外匯局2019年中美匯率數據推算,2019年中共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比美國少2703.32億美元。

而根據中共國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中共國國內生產總值990864億元,其中:固定資產投資551478億元,占比55.7%,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411649億元,占比41.5%。從比例上來看,消費在中共國經濟當中占的比例相對較低,投資在中共國GDP的組成中占比最高,所以目前中共國GDP主要還是資本投資占大頭,並不是壹個消費型的經濟體。

再來比較壹下主要的發達國家居民消費占到GDP的比例。2019年中共國居民人均GDP達到10276美元,首次突破了1萬美元大關。美國、日本和韓國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的時間分別是1978年、1981年和1994年。

當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時,美國居民消費占GDP的比例達到60.5%。日本和韓國的這壹比例低於美國,但也分別達到53.9%和51.8%的水平。而中共國居民消費占GDP的比例僅為38.8%,較美國和日本處於同壹發展階段時分別低21.7%和15.1%,大幅落後於美、日等發達國家。

從居民平均消費傾向(這裏定義為消費支出與可支配收入之比)來看,當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時,美國居民的平均消費傾向為87.0%,日本居民的平均消費傾向為79.2%。而中共國居民的平均消費傾向僅為70.1%。這意味著,在同等收入水平之下,中共國居民願意用於消費的錢更少。

是什麽原因造成中共統治下的老百姓不敢消費、不願消費甚至不能消費?

壹、偏高的居民杠桿率抑制了中共國居民的消費能力。當美國、日本和韓國的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時,三者的居民杠桿率十分接近,都在48%左右,而中共國的居民杠桿率已經達到55.2%。可見,中共國的居民部門杠桿率可能已經超出其經濟發展階段的正常水平。

據蘇寧金融學院發布的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6年間,中共國家庭負債率再次呈現快速上升趨勢,家庭負債率也從18%左右壹路飆升至45%左右。截至2019年年中,中共國居民負債率達到55%。值得註意的是,住宅行業壹直是杠桿率上升的主要驅動因素。至2019年底,中共國住宅行業的杠桿率為55.8%,而2018年底這個數字還是52.1%,壹年上升了3.7個百分點。偏高的債務負擔降低了居民,尤其是城鎮居民可自由支配的收入,導致消費能力下降。現階段中共國居民的現金流動性基本被房貸耗光,造成了中共統治下的老百姓無能力消費。

二、不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造成老百姓不敢消費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2017年中共國政府醫療支出占GDP的比例大約是2.9%。同期美國和日本的這壹比例分別為8.6%和9.2%。韓國的政府醫療支出占GDP的比例為4.4%,雖然低於美國和日本,但也高於中共國。

按照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公布的數據,截止2019年末,中共國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人數和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參保人數總計約為96754萬人。也就是說目前我國14億人口中,還有5億左右人沒有養老保險。

截至2018年,中共國居民45%以上的儲蓄率比發展中國家平均水平高十幾個百分點,是發達國家的兩倍。社會保障體系的不完善增加了居民預防性儲蓄的需求,影響了消費的增長,也就是造成了中共統治下的老百姓不敢消費。

三、老年人的比例過高,整體社會消費意願降低。

中共其慘無人道的計劃生育政策,造成了中共國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的人口斷層。現在的老年人越來越多,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截至2019年年末,全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為25388萬人,占18.1%。到2050年,預計60歲以上人會超過34%,也就是說中共國已經進入了老齡化社會。歷史上日本的60歲以上老人超過20%的時候,日本就進入了所謂的低欲望社會,因為人的年紀越大,消費越低,老年人過多,整個社會消費就會保持在壹個很低的水平,那麽現在的中共國也進入了壹個低消費的形態,也就是中共統治下越來越多的老百姓不願消費。

所以不管是從社會保障,房貸壓力還是人口結構這幾個方面來看,當下的中共國意圖在實際層面提振消費是不可能的,需求側改革基本上是壹種無法實現的改革。

從去年中共搞的5G大數據和數字貨幣來看,這個所謂的需求側改革,就是中共要來控制控管所有人的消費。具體就是當數字人民幣推廣之後,再加上5g大數據監控,中共利用這些來操控每個人消費的習慣,控制消費需求。首先是鼓勵人們購買國產商品抵制進口商品。其次,中共會利用數字人民幣制的電子糧票結合供銷社體制來控制人民的消費,數字貨幣只能在人民公社內部進行消費,並且消費什麽商品、消費多少都有明確記錄,在消費賬本公開的情況下,沒有人能提前儲備物資和糧食,人民都會在壹種計劃經濟的體制下生活,也就是意味著管天管地管空氣的時代到來,全民奴隸制的時代到來。

近年中共政府搞了壹系列所謂的創新與改革,但創的是紅色權貴家族的錢包,改的是中共國老百姓的生存權利。對於中共這樣壹個假騙偷的龐氏經濟體來說,任何改革最後的結果都只能是壹地雞毛。

参考链接: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7658651406611069&wfr=spider&for=pc

https://www.gtja.com/content/research/marcoeco/focus_190815.html

https://www.ershicimi.com/p/f47da50a4d5c568638fb93e5d90ed720

https://www.sohu.com/a/411722509_348228

https://new.qq.com/omn/20200726/20200726A04SGN00.html

https://www.chyxx.com/industry/202001/830409.html

http://dc.xinhua08.com/79/c=&ofcdia=bar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0442781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5777380736493401&wfr=spider&for=pc

http://cn.chinadaily.com.cn/a/202012/18/WS5fdc6f91a3101e7ce97361a9.html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887721.html

https://www.guancha.cn/economy/2020_01_17_531988.shtml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