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594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現在,我們正處於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轉折點之壹。

傑克·麥克西:地獄硬盤,確實應該是對我們國家安全機構和反間諜負責人起訴的證據。他們把精力放在莫斯科的臭事,而漠視亨特·拜登和他的父親在出賣美國賺取成百上千萬的美金。

班農先生:據我所知,2019年12月9日,FBI就簽收了地獄硬盤驅動器,所以他們已經掌握裏面的信息,那裏有大量有關喬·拜登妥協中共的信息,包括他在奧巴馬政府期間的妥協情況,但更重要的是喬拜登在奧巴馬政府之後,與中共勾兌讓我們國家遭到的損害。他們本應該立即報告相關部門采取行動,但是,他們把硬盤壓了下來,什麽也沒做。

正是他們對地獄硬盤的掩蓋和不作為,讓原本不應該發生的兩個重大事件沒能避免:第壹,對川普總統的彈劾,地獄硬盤確實表明了川普總統與烏克蘭人的電話通話,是完全正常的。第二,伯尼·桑德斯應該是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

為什麽喬·拜登成了副總統?

為什麽讓放松管制的騙子喬·拜登稱成為政府掌管人?

他是華爾街和民主黨的中間人,被指定為這個叫奧巴馬的保姆。被任命為亞洲業務的負責人。

喬,對地獄硬盤的調查就是針對妳的調查,明白嗎?都是調查妳的勾當,這個方法切入會很簡單,從而調查拜登家族的商業獲利模式,喬·拜登的政治地位就是拜登家族獲利的資產。只有看上壹個小時地獄硬盤驅動器的內容,就能看到拜登家族與中共交易的所有證據。
- 亨特·拜登自己的聲音,說他的生意夥伴是中共的間諜頭子,現在已經被投入大海餵魚了。
- 他打電話給他的好友抱怨他的父親,因為父親打電話給他,讓他擺平《紐約時報》的追蹤:嘿,《紐約時報》就這事兒打電話給我了。喬·拜登說對亨特的事壹無所知?
- 也就是說,在選舉前的兩年,《紐約時報》,《華爾街郵報》就知道亨特的麻煩。
我們的敵人真的非常精明,看看他們如何企圖竊取這次選舉,非等閑之輩。但是我們更聰明,而且我們更加堅強。喬·拜登滿口謊言。

最新消息:五角大樓停止了與拜登的過渡期通報。

班農先生:我相信這是總統的意思。我認為現在必須深入調查喬·拜登與中共妥協的真相!他根本就不會通過保密安全關。坦率地說,拜登整個家族都被中共買下來了。

與之抗爭,我們將取勝。為什麽我們最終獲勝?因為我們在拯救我們的國家。

福克斯新聞的瑪莎·麥卡勒姆采訪皮特·納瓦羅的視頻:我認為大約有50個投票機被查封的案子,所有這些,很顯然,現在有很多美國人警覺,實際上62%的共和黨人認為,民主黨很可能盜取了選舉。28%的獨立人士,70%的民主黨人也認同。我的意思是,認為這次選舉不正常。

彼得·納瓦羅:如果您仔細閱讀此報告,它的內容很細。沒有閱讀後還會說,沒有證據表明選舉存在違規和欺詐行為。可是現在有大量的證據。我認為現在的情況是,從某種程度上說,許多機構(包括媒體,法院和所有人)都誤入歧途,他們對川普的憎恨,超過了對我們國家的熱愛,以至於他們認為,任何手段,只有達到目的都是合理的。

我認為我們正處於壹個歷史性時刻。我們必須真正認識到。如果世界歷史上最偉大的民主國家,不能在自己的人民和世界眼中進行公正的選舉,那麽,所有的希望都將喪失。

班農先生:納瓦羅博士做得很棒,是昨晚的爆炸事件。記住,瑪莎她不是川普的啦啦隊長,但她正直,提的問題尖銳,因為她是愛國者。

俄亥俄州前財政部長肯·布萊克威爾(Ken Blackwell)戰鬥在支持川普運動的最前沿。 他寫了壹篇文章說,嘿,油管,14日星期壹只是日歷的壹天,選舉不會在星期壹結束。為什麽?理解憲法的文字很簡單,憲法上寫道:

州立法機關制定所在州進行選舉的規則,實際上,歸根結底,他們認證選舉人。他們可以自己處理違法行為,而不是由州務卿,州長,州最高法院任命。最高法院無法超越州議會擁有的最終質疑和提名選舉人的權力。

1月6日的議會代表大會,開始對選舉人投票的認證程序。

我想告訴妳的是,我們現在知道,有十多個準備挑戰這些代表團的議員,人數還在增加。我認為我們可以制造壓力,要求這六個搖擺州,我們其實可以確定,如果只計算合法選票,獲勝的是川普總統。比如威斯康星州,違反威斯康星州選舉法的投票共有22萬張,而拜登在威斯康星州僅領先2萬票。

還有選舉團,所以,不要聽他們的擺布,說我們不能這樣做。我們完全可以自主決定,收回他們的權力並采取行動。這是政治意誌的問題,我只想說:

說給共和黨聽:我們的總統幫助妳們當選了州長, 使我們成為立法會的多數黨,使得南希佩洛西在眾議院制定政策的幅度減小,我們在參議院仍保持著多數席位。我們必須停止現在這樣,像個不夠格的重量級選手,我們是代表多數美國人的美國多數黨,我們必須奪回立法權,憲法賦予的權利,起訴選舉欺詐,任命代表合法投票的選舉人。妳們可以立即開始這些行動。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