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33 – 1/2)滅共我有信心,但對滅共後的中國真沒多大信心,國人作了太多孽,心霾難除

整理:戰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從7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精選而成,具有文獻價值。由戰友之家文迅等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
2020年11月22日,郭先生說:說實在話,我對啥都有信心,就是沒有中共以後的中國,我真沒有多大信心。這是我內心裏邊,內心裏邊最不靠底兒的這麼一件事。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爲什麼,我對這個事情的看法和觀點。我希望大家知道,爲什麼我剛纔我說,滅完共以後我真。我說實在的,人間的很多這事情,七哥看的明明白白的。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命,就像我剛纔說的,我們的文化大革命、還有共產黨到中國來,中國歷史上按照宗教學、按照今天的時間,和未來我所說的生命的本質。中國人過去歷史上,我們有太多孽了。我相信輪迴呀,我相信我們中國人真的有太多業障了。近期的文化大革命、八九的六四、新疆、西藏、香港、臺灣,和共產黨每天在乾的事,都在造孽。而這個造孽的時候中國老百姓十四億人,很多人是都不是無辜的。咱推翻了共產黨,咱能把這業障給推翻嗎?真不見得。每個人都能走向光明之路嗎?把人間修行好,走向時間的維度,走向空間的維度嗎?真不見得。你看咱國內的有些知識界很多精英,他們很痛苦。因爲周圍人的那種冷漠、那種癡、那種慢、那種無知,很可怕。每天三頓飯、然後洗澡,然後是東家長西家短,張嘴就批評美國,低頭就是罵鄰居,擡腳就踹孩子。你看咱中國的這人說話,嘴裏邊吐出好話的不多,不是罵就是埋怨。要麼就是一副,就是世界上就是看不順的樣子。就是我們現在中國人,就這個文化和道德、法律、人性、宗教信仰,都已經喪失到你沒法形容的程度了。滅共容易,真的讓中國人心祛除霧霾太難啦。

2017年6月30日
中國那哪是霧霾,那是心霾。大家你們可以看着,天天都有人在人民大會堂撒謊,天天在中南海說瞎話。你們的瞎話就是妄言,瞎話生罪惡,罪惡生最大的心霾。心霾就造成了天氣的霧霾,事物霾,然後就是惡性輪迴。哪天,太陽出來給你全部掃空。這一刻,你擋不了。

2017年7月6日
所以呢,孟建柱同志,你“天天做新郎,夜夜入洞房”,傅政華也跟你說,“天天做新郎,夜夜入洞房”。然後江家棟也跟着說,“天天做新郎,夜夜入洞房”。然後就開始玩處女,然後玩新疆的少女。新疆來的那麼多人,孟建柱先生,你在新疆殺了多少人啊?馬建副部長跟我說,在請示你工作的時候,你就是一個“一切都殺掉”。在新疆多少人被你們殺掉,被你們埋了呀。這都是孽障啊。

2019年7月21日
我在兩年前直播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搞明白海外有這麼一幫畜生、人渣。後來明白以後,經過了解調查,這些人是跟共產黨合作的走狗,多少人相信啊?很多戰友不相信。這就是我們在開會的時候,很多外國朋友說,中國人太愛做夢了。他們說我們查過你中國多年的歷史,從過去的皇帝,從大唐朝開始,就有做夢之說。忽必烈到了北京城,在一個所謂的遺址上,做一個所謂的合作之夢。要把漢人和蒙古人弄到一起的大夢。他說中國人太愛做夢了。只要共產黨一來,天天夢我們,天天讓我們夢,夢和蒙差不多。這事太可怕了,我跟他們解釋,我說我到這裏來這麼多年,還有過去那麼多年很長時間在國外生活,我感觸到就是文化的差距。西方人喫肉,牛排就是牛排,純牛排,喫羊排,純羊排,還得說羊腿還是羊肚子。喫雞是雞胸肉還是雞腿。我說我們中國人不一樣,我們包餃子。不管什麼東西切碎了包餃子裏面,說不清楚,道不明白,這就叫夢。結果,永遠不真實,過程無法去核對。做雞,把雞切碎了,一鍋燉,叫雞湯,我們愛喝雞湯。我們喜歡搞不清楚的東西,我們喜歡餃子,我喜歡把雞給燉爛了。我們只有燉老雞還是小雞的說法,沒有什麼雞胸、雞腿的說法。這事和西方完全是不同的,共產黨充分的利用了我們這種文化的偉大。從來不說這雞湯裏放了啥。放了毒,放了迷糊藥,這雞肉壓根不是雞肉,是老鼠肉、死豬肉,壓根不跟你說,這就是共產黨。中國人的文化,本來就是包容一切。現在成了包容一切最壞的,抨擊一切最好的。就像剛剛中央電視臺在罵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說,關於人權大會、宗教大會上說的,中國對宗教自由打擊,中國已經有1.3億基督徒。然後外交部發言人出來說了,你看他們胡說八道吧,一邊說我們打擊宗教自由,一邊說我們飛速成長到了1.3億基督教人口。不要臉到極點,很多人在底下鼓掌。

2019年8月6日
就是相信這些人,因為啥?很多人無能、懦弱、自私,拿著錢去捐他去,捐他錢來證明自己有正義,我有理想有抱負。這是啥,因為你把希望寄託於別人,懦弱、自私的人把希望寄託於別人,才導致了海外華人和共產黨在中國綁架我們、強姦我們70年的結果。我們現在不能說我們升級了,不相信韋石了、不相信明鏡何頻忽悠了,不相信洛杉磯那公鴨嗓子了,我們相信誰啊?相信川普總統,美國人幫我們滅共。不可能。

2019年9月22日
共產黨呀,共產黨終於到達了你無法回頭的程度了。共產黨的作,作到了今天。無論是從哪個方面,都到達了你必須滅亡的程度。共產黨不滅,天理不容。看看香港,看看新疆,看看西藏,看看黨內,看看北京,看看在全世界受你壓迫的,受你影響的以及把全世界14億人民都變成了全世界不歡迎的人種。孽障之深重,而且在延續這種犯罪,這種囂張,這種瘋狂,黨內的人掩耳盜鈴,都低下頭來等待著,認為、肯定全世界都死了,就剩你自己那一刻,僥倖、迴避、懦夫、自私。共產黨到最後滅亡的時候,帶走的一定是絕大多數共產黨員,一定不會是其他人。如果共產黨你不動手,最受害的就是你,你也很清楚。現在要不把這幾個流氓集團、家族滅了,大家全完。現在把這幾個人滅了,也就滅那麼五、六個人不超過10個人,共產黨你們這些人還能不被人民清算,你們還有機會。停止在香港的作惡,停止對臺灣的、即將的犯罪,對新疆的犯罪,西藏的犯罪,對人民的壓迫和對人民財富的、財富的搶奪是共產黨唯一的出路。只有黨內的精英把幾個瘋狂的魔鬼給滅掉,才能拯救全中國人,拯救你們自己。

2019年10月30日
我告訴你,中國共產黨在中國,他是有個輪迴的,是中國很多壞人做的孽,迎來了這個魔鬼報應。共產黨現在要得到一個報應,就是他欺負了太多好人了。他也要得到報應,但中國這個文化不被改變。我們的國家這個民族將出大問題。

2020年1月2日
路德先生就是遭人妒忌,我們中國人這麼多年被共產黨虐待的最可怕的,看不得人家好。戰友說,現在國內最嚴重的病仇外,被共產黨這幾年,十九大十八大以來,中國社會現在是仇外,啥事都是外國人的錯。美國這朋友回來也發現了,感覺完全不一樣,仇外,都是美國人的錯。第二個、仇富,只要是富裕的人,全都是混蛋。再一個、仇什麼?仇長得好看的、穿的好的,這個共產黨太惡毒了,永遠製造矛盾,讓人民互相增恨。路德先生就是身在美國,也是這樣(被盯上了)。最近連安紅也被盯上了,老江也被盯上了,滔滔江水,老江從滔滔江水快變成滔滔眼淚了,但是老江同志有個好媳婦,所以他能挺住,非常非常好的媳婦。

2020年1月29日
WHO的這位朋友在中國看到的,沒有車沒有燒烤的情況下,爲什麼這麼多霧霾?我給他的答案是,整個中國大地上是因爲沒有信仰,人與人之間沒有道德的紅線,這就是心霾,心霾——即霧霾。2017年我就說過,心霾即霧霾。傳染病,傳染病是來自人心,不是來自於所謂的蝙蝠、竹鼠,他是來自人手,來自人心。他要找最弱最髒的地方去。這就是中國大地霧霾的原因。這就是爲什麼現世報,讓香港人不能戴口罩,大陸人全帶着口罩。讓新疆人穆斯林喫豬肉,結果大陸得了豬艾滋病,豬流感。這就是報應,這就是報應。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當我們看到這的時候,我們看到今天武漢人走到任何一個地方被人家打,被人家攆出去。有的人在武漢打工,回來染上病了,被村裏人封上門,天理何在啊?誰想染上病啊,誰願意染病啊?整個中國共產黨,這個時候比爹還親孃還親的共產黨,你的國家權力呢?你的國家法律呢?你以人民健康安全永遠放在第一位的中國夢呢?中國人對美好向往的中國夢呢?這都是噩夢啊。

2020年2月8日
我先聲明,我郭七條裏不反習,我可從來沒說過保習。我在,我已經在那個War Room裏明確說:所有這個疫情,最大承擔責任,一定是習近平。他是法人吶。你不是總書記麼?你不是主席麼?你當然你是法人了,你當然承擔責任了。但是,這是習造下的孽,和習王造下的孽.就是他上臺以後,抓了一百萬黨員,搞了一個以貪反貪的反腐鬥爭,好人壞人他都給抓了。利用所謂的反腐戰爭,反腐運動,抓的百萬人裏邊兒,有多少是冤死鬼,有多少是家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多少人的錢財被他們給掠奪。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吳徵、韓正、楊潔篪是最大的受益者。最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習近平,包括習近平、慄戰書、丁薛祥、陳希,都是。(被抓的)這些人能拉倒麼?絕不會拉倒。我得到什麼判斷,戰友們?我可以告訴,我郭文貴要知道的信息要拿出來,那戰友們你們會嚇死的。我每天每時每刻,我能看到,我能聽到,我能感覺到,這些被冤死的、被掠奪的這些人、他的家人絕對不會跟他們善罷甘休。所以,我沒有。我沒有準確地說,我今天告訴戰友,武漢疫情是內部政治鬥爭的結果。絕不是共產黨的一個組織行爲,就是組織決定,搞一個這麼一個病毒出來,放出去。不可能。
這個病毒,絕對是某個最勢力,要麼是習乾的,要麼是王岐山、楊潔篪、孟建柱、這個孫力軍,他們乾的。任何一方乾的,都是想把對方毀掉。任何一方乾的,這個事情都有可能是想利用這個事兒,想幹某一個事兒而失控了。而且所有的,不管哪一幫乾的,都是跟香港有關。這個病毒絕對是想把這個事情,是把香港事平了。想平香港事兒的人,大家去想,也可能是習,也可能以王岐山、孟建柱領導的,楊潔篪的上海幫。這就是兩派的鬥爭。其中之一,想通過這事把香港放出病毒,一定是郭德銀告訴他,這事兒可控,我百分之百可控。我想殺誰殺誰,而且不會人傳人,也不會像今天早上我聽了戰友發來的,我還沒來得及看。安紅還有瑞克談的,說放個屁都有可能傳染了——氣溶膠,就是唾沫星子傳播,小於pm0.025了,那就太可怕了。這就說明郭德銀和石正麗的武漢研究所,過去絕對是共產黨做好的,這是軍事的設施。是幹什麼的?是研究生化武器的。這是百分之百共產黨的合法機構——就是研究生化武器的。但是,誰想用其中的生化武器想幹事兒的時候,一定是一撥人做的決定。這不是共產黨組織做的決定,就是我要拿這個把香港給滅了,把香港給收拾了。而且一定是保證說,我能控制。這個“能控制”也可能是騙,也可能自己吹牛了,錯誤判斷,結果失控了。
武漢疫情的結果就是,政治鬥爭和騙子科學家郭德銀、石正麗,和第三個我說的可能,就是這些被抓的官員和家人們早就等着這一刻了。你給了我這個機會,老子就要放出去。報復社會。就跟現在染了疫情的(有些人)一樣的,往電梯裏,往電腦牌上啪啪啪吐(口水)一樣,我讓你們全死。這個結果會導致什麼?我就不管你什麼上海派,你王岐山、楊潔篪、孟建柱,孫力軍了,我也不管你習近平了,老子讓你們全死。這種報應和報復之心在中國,只有在官場的,只有在有錢的人,你才能感受到,叫你們全完蛋。結果是,共產黨想玩兒一個可控的潘多拉盒子,結果潘多拉盒子真的是打開了,是放不回去啦。這是我的判斷,這是我的預測。所以我給世界一個答案,病毒,是共產黨的生化武器。武漢實驗室放出來是專家對技術的失控和對習、王,中國共產黨不滿的一次報復。最後,是共產黨內部人想利用此來消滅香港,結果把自己消滅了。就這麼簡單,這是我的判斷。

2020年2月15日
共產黨真的是它有一個最大的口炮,宣傳機器和彆着小槍的警察。共產黨要沒了宣傳機器,沒了警察,共產黨它有啥?你告訴我。你看看你家周圍,沙發材料是化學的。你家牆上的塗料是假的。你家那幾粒米、那幾粒飯你能喫超過三個星期嗎?空氣中現在完全瀰漫着一種滅亡、囂張,屍體的味道。全人類啊,你中國人不知道外國,你看看這外面,你們看看。全人類任何一個國家,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除了工廠就是霧霾,除了霧霾就是心霾,除了心霾就是屍體、屍霾。除了屍霾,現在就是那種戾氣,互相仇恨、互相罵。中國現在有啥呀?共產黨治下70年的中國,一場一場的大躍進,一場一場的對人民的屠殺和掠奪,剩下的除了流氓就是黑社會。所以戰友們,你問我,沒有共產黨的中國會是什麼樣?就是我現在這個樣。但是需要你達到第一條,一人一票決定未來的時候。明白了嗎?

2020年4月29日
然後說我怎麼保證驗證真假,把我給驚住了,這都是什麼人才啊,這哪是天才,是宇宙之才啊。就被共產黨攆到國外來了,現在像老鼠一樣的活着。共產黨這個王八蛋做了多少孽呀。這個民族被它毀了,把錢斂向國外,把人才攆向國外,把好人攆向國外,把壞人留在中南海,然後把全國人民變成傻子。所以說沒有互聯網,咱這個價值有多大?

2020年5月23日
然後我們選的都是中國的精英,甚至香港的精英。我今天上午跟一個我的一個基金的朋友說,中國現在就是共產黨今天嘎嘣一下全沒了,我也不會回中國,那塊兒的水和土我真的受不了。當年到雲南我喫啥喫鐵都能消化的時候,我覺得沒有什麼,什麼地溝油,吃了能怎麼着?我到雲南,在麗江,哎喲我的媽,我喫那地溝油拉肚子,拉得我站都站不起來了,所有人都拉肚子,那地溝油是太毀人了,嚇死我了。後來那個餐館也出了問題。所以說真是太可怕了,到處是毒,到處是坑,到處是假東西。每個人都看你的錢值不值錢,看一個人好壞就是你有沒有錢,有沒有權,哪都是這樣,我煩死了。我不喜歡這樣子。中國的人心啊要想治理好,滅共是肯定的,要把這個幕後心霾弄掉,早着呢。任何一個現在逃出中國國內的,有良知的,負責任的爸爸媽媽,不要讓你們的孩子回國。聽我的,即使沒有共產黨了,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你也別回去。這個千萬千萬記住。
共產黨這個流氓政權,你看看,哎,這一說我就激動,一說我又受不了了,不能說。看了這些,對香港人,你說香港人,怎麼感激人家都不爲過。你們這麼對待香港人,你不怕報應嗎?姦殺,輪姦殺一萬人。沒有幾個大陸人敢說,這正常嗎?你們到香港享受人家的法治,享受人家保護的青山綠水,人家保留的大海,人家建設美麗的香港,一個叫臭港改成了香港,受到全世界的尊重。人家輔濟你整個大陸一個弱小的——當時香港人四百萬——十幾億人的國家,像一個小牛把自己的奶都擠破了,養着後邊一羣餓狼,十幾億餓狼。養了你幾十年,你強大了,現在這些狼看着這些小羊,我得把你喫嘍,我還要把你奸嘍,我把你媽也奸嘍,我把你倆都輪姦嘍,我再把你殺嘍。天下豈有此理啊。香港人哪錯了我都沒搞明白,香港人惹誰招誰了?你說好的五十年不變,人家按照你的一個基本法,你們一會兒整個紅旗法,一會兒整個黑旗法,又整個送中法——遣返法,又是一個23條,你不就是一個不要臉嘛。
一個小奶牛把你一羣餓狼養大了,你現在又奸又殺,這天下還有這個道理嗎?就這,在大陸有多少人,跟你有屁毛的關係啊?我要砸扁它,它搞港獨,我要弄死它。就像人家臺灣人,人家招你惹你了?人家在臺灣過得好好的,打死它,收回來。你有點歷史(常識)嗎?臺灣人救濟了多少大陸人啊。你說這(收)回去幹啥啊?你現在走在大街上,弄不好最親的人都跟你玩這一套,沒法弄,我跟你說。你看這些不要臉的欺民賊:“郭文貴現在又是募資,又是投資喜馬拉雅農場”。我真想罵人,你要沒錢就不要羨慕妒忌恨,你搞搞呀,你搞30年了。我看有罵人家韓國哈恩的,說哈恩是騙,哈恩騙你啥了?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這誰都是騙。這幫窮酸鬼欺民賊在他們眼裏,誰都是騙子,只要你比我有錢,你就是騙子。比我有本事,你就是騙子,跟共產黨邏輯一摸一樣。人家哈恩騙你啥?騙你色?我都不相信你有那兩下子嗎?一秒都一秒不了,這些爛人啊。你看哈恩這姑娘漂亮的,人家自己幹那些事,自己到山上種那塊地,這樣的女人多好呀。人家有老公了,咱也別惦記了。這是第二個說的。

2020年7月12日
只有一招,共產黨滅了,中國人就太平了,絕對不會有病毒,也不會有霧霾了,中國人的心霾就徹底解決了。沒有共產主義,沒有共產黨,沒有現在這幾個盜國賊的中國,一定會成爲人類最好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