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醫療體系—純粹賺錢的工具

撰稿:潜水艇2020

编辑:五饼二鱼


胡大壹,中國心臟支架之父,全國多數心內科主任都曾是他當時的學生。
如今,他卻成為反對支架濫用的第壹人。

2008年左右,他發現在整個中共國的醫院,心臟支架越來越被濫用,除了用於治療心梗和心絞痛,甚至在壹些癥狀不明顯的病人身上也開始使用,動輒3個以上的支架被植入心臟。曾在胡大壹門下學習過技術的壹個醫生,在他的壹個病人心臟中植入了13個支架!於此對應的,中共國心臟支架手術量由2000年的2萬例,暴漲到2017年的70余萬例。

“這些年,我認為大約八成心臟支架手術是不需要做的”—-他這樣說。
那麽,這個心臟支架手術量暴漲背後是什麽呢?當然是暴利。

2020年11月5日,墻國首次心臟冠脈支架集中采購在天津市開標,均價從1.3萬元降到700元,95%的幅度。什麽意思?意思是原先賣給病人1.3萬元的心臟支架,現在賣700元了。表面上看是降低了支架的成本,實際則是醫院常態化流程通通上支架極大的增加過度醫療,壹系列的費用有手術費、住院費、化驗費、醫藥費等壹套組合拳下來3-5萬人民幣。

在中共國,醫院幾乎都是中共政府所有,好壹點的藥品,或者進口藥品,都是由中共說了算的。中共正是利用這個特權,拼命的盤剝壓榨老百姓。
幾個月前網絡上熱議的壹段新聞:澳大利亞進口的治療小兒麻痹癥的藥,在中共國內70萬壹針,在澳洲折合人民幣才200多元。雖然中共政府辯解稱200多元是澳洲百姓自費的金額,澳洲政府實際補貼了50多萬元。但是參考中共對心臟支架的做法,我真的很難相信它的這個辯解咯。

墻國內,曾經有部非常轟動的電影叫做《我不是藥神》,據說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故事原型是壹位血癌患者,墻內的藥23500 壹盒,他通過網絡了解到印度同樣療效的仿制藥只要幾百塊壹盒,而且他自己吃了效果不錯,就介紹給那些幾近絕望的病友,病友們都托他買,結果,他就被政府抓了,理由是賣假藥。他壹被抓,他那些病友也就斷了生存的希望。這個電影為什麽轟動壹時,就是真正觸痛了墻國內底層老百姓的痛楚。療效好的進口藥渠道都控制在政府手裏,都是天價,對於經濟能力壹般的他們,要麽放棄治療等死,要麽為了多活壹段時間搞得家徒四壁,然後,還是等死。

中共國內,醫患矛盾現在是越來越突出,為什麽?就是底層的老百姓,往往因為壹個人的病,導致這個家庭傾家蕩產,或者還要背負長期的債務。這樣巨大的壓力,有多少人能承受呢?再者,妳看現在墻國內,哪個醫院不是人滿為患?醫生看病,往往簡單問上壹兩句話,就開壹大堆的化驗單子,然後就是壹大堆的藥。如果還不過癮,就勸妳住院,開刀,或者,如胡大壹大那個學生,即使沒有必要,也給妳多按幾個心臟支架…醫院看病,不再是救死護傷為初衷,而是把病人當成搖錢樹,以賺錢為目的直到掏空患者的口袋。醫生也是迫不得以,壹方面是醫院下達的任務指標,另壹方面是醫藥代表跟醫療體系各層的利益勾兌,每年必須替醫院賺多少錢。而醫院當然也有指標,每年必須替它“主人”賺多少錢。

說到底,想來大家也都明白,醫療成為了中共最賺錢的生意之壹,說不定還是其最大的收入來源。中共把控醫院,中共把控藥品,中共只把妳當搖錢樹,中共自然希望妳多病多痛,這樣,它才財源滾滾。不推翻中共,不改變這個體制,對於底層老百姓,有病未必能醫,妳能活多久,只能靠運氣。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澳喜文章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