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的“終極之戰”就是戰後迅速恢複秩序!

作者:緣布施

文天祥《過零丁洋》七律詩曰:“辛苦遭逢起一經,幹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風吹絮,身世飄零雨打萍;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歎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文天祥他在挽救自己的國家,挽救那個時代,而遭遇敵人痛苦打擊的時候,無限的情感,無限的感慨。這也就是真的牢騷,心裏郁悶的發泄。

此時此刻海外華人也是如此的境遇,本以爲遠離是非,兩耳不聞中共事,一心只過小日子。但是無奈人雖遠離,業纏身。換做西方的說法就是“原罪”。中共這個原罪的集合體不滅,每個中國人都無法脫離苦海。就像中華民國偏安一島,欲想自保,必難自保!終究還是要曆刀兵劫!

個人也好,家庭也好,社會、國家、天下事都是一樣,如果小事不在乎,則大問題都出在小事上。“飓風起于萍末”,大風暴是從一個小風波來的。所以孔子說:天下事的形成不是偶然的,幾乎沒有偶然。平常聽人說:“這個機會很偶然”,實際上沒有偶然的事情。

滅共是偶然中的必然!到底是誰要滅掉CCP?我在【剿共檄文】寫的很清楚,中共的罪惡罄竹難書!如果不用古文寫,用白話文寫,一個圖書館都裝不下。凡事都有因果;滅掉中共的是中共自己釋放的生物病毒。全世界都知道自己中招了,但是都在忍著痛與中共切割財富,全世界沒有財富的國家只有中國,人心渙散,上僞下詐,所有的財富都裝進了盜國賊的口袋。而中共已經回不到朝鮮模式繼續蒙騙人民。曆史與政治,冥冥中始終有一個無形的規律在主持仲裁著它的善惡是非,不管你有怎樣的權謀智巧,畢竟是逃不出這個因果定律,這也就是曾子所說“貨悖而入者,亦悖而出”的報應原則。

中共禍害中國人七十年,地球人都知道。全世界共用的套路就是用道德綁架中共來斂財,而且屢試不爽。中共也摸清了這些西方的僞君子,狼狽爲奸;邪勾惡兌;恬不知恥。中共圈養的教授大言不慚的說;自從人類發明了貨幣,就沒有中共擺不平的事情。但是一個仁人君子,必然會遵循一個千古不易的大道,那就是言行忠信,必然可以得到一切好的結果。如果是自滿、自慢、自傲,而且自以爲是,一點也不悔改,那就必定會失去一切。

很多人都盼著打仗,期望迅速滅掉中共,但從曆史的角度來看,戰火一起必然生靈塗炭,有的人連殺雞的勇氣都沒有,卻唯恐天下不亂。還有的人刀都提不起來,雞都沒殺過,卻喊著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所有的戰爭都有殘酷的後遺症。而中國人已經失去信仰七十年,戰後的人道災難必然來自中國人沒有秩序的概念。中國人所有的秩序;都是中共用唯物主義的條件反射形成的,換個角度說就是用訓狗的方法;一敲狗盆子,狗就流哈喇子。可悲又可憐。每個清醒的中國人從現在起就要未雨綢缪,要提前做好戰爭後的准備,這一場戰爭是天注定的,是能量的碰撞,是所謂的英雄爲了霸業叨擾衆生的角逐。

我們這個民族性,愚、蠢、髒、亂、奸、猾、懶,又好高骛遠,這是曆史經驗得來的看法,很有道理。中國文化爲什麽提倡仁義忠孝,都是針對這個民族的劣根性所下的藥方。禮記上講“敬業樂群”,這四個字就是幾千年來教育的宗旨,敬業就是對于職業要尊重。樂群就是人與人要相互尊重。

新中國聯邦的各個農場就是海外華人的“諾亞方舟”!戰事一旦開啓,中共不是紙糊的,中共有無限的戰爭模式。就如同此次的生物超限戰,重創了洋人的經濟,且死了這麽多洋人,洋人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海外華人要識大局,抱團取暖。到時候洋人殺紅了眼,想想二戰海外日本人的遭遇。而新中國聯邦就是你的護身符,是你與中共切割的標志。安排給你的任務,你要重視,要盡力去達成。再偉大的事業也是從瑣碎的事情開始。

“人不尊己,則危辱及之矣。”一個人活在這個社會世界上,不受人尊重是危險的,也會遭致恥辱。人能夠犧牲自我,幫助別人,愛護別人,更要幫助危難中的人,才能夠得到別人的尊敬。所以尊敬得來不易,代價也不小。

在此時此刻的非常時期,所有清醒的中國人盡可能的放下我執,自救救人。如果沒有文貴先生站出來,一旦戰事開啓有那個中國人能與洋人周旋?戰後又如何聚合能量;重建家園;恢複秩序呢?滅共就像每個人的初戀一樣,是因緣際會,忘不掉的是初戀,不是那個人,那個人如果換一個,又會忘不掉是另一個人。爲了國家民族的利益誰先站出來誰就是英雄!就是這個邏輯!大家都苦共已久,漂泊海外,就連活佛尊者達賴喇嘛都漂泊在異國他鄉半個世紀!又何況一個凡夫俗子呢?一個人首先得有福報才能兼濟天下。文貴只是與中國人的緣分到了,大家要隨緣了緣。所以說戰後恢複秩序不是等到了戰爭結束才做的事情,那樣就晚了!那樣就麻煩了!

孟子曰:“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镃基,不如待時”。而冤有頭債有主,中共造的孽,要讓中共的肇事人來承擔。不能攤到所有中國人的身上。也不能攤到基層黨員的身上。

戰後國家迅速恢複秩序的最好方法就是恢複信仰,穩定民生。鮮血是洗不幹淨鮮血的!鮮血只能用清水清洗。每個中國人都要收起中共種下的念毒,尤其是嗔怒。正所謂:“尊賢,則不惑”。人的智慧有時候容易受自己的感情與思想的蒙蔽,思想跟智慧中間有個界線,這個界線很微妙,那麽這些就牽涉到形而上學去了,我們只能說一個原則。所以必須要尊賢者的指導,才使自己的智慧不受普通的思想、知識、感情的蒙蔽,對于事理才能觀察得透徹清楚。

此時此刻國家民族處在大轉折的前夜,新中國聯邦雖然剛剛建立,但畢竟是一個賢者智慧的集合體。“治國”猶如“齊家”一樣,你想改變自己家族們生活的舊習慣,也是很不容易的事,須從本身的“修身”開始,以身作則,有耐性,有方法的慢慢轉化才行。何況“國家”是許許多多個“家族”的組合體呢!中國人聚合起來滅共不是爲了報仇!而是引導千千萬萬個中共黨員從黑暗走向光明。中國人的“終極之戰”就是戰後能迅速恢複國家秩序,讓中國人能夠活在一個信仰自由的國度安居樂業,僅此而已!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