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連任有多難?

作者:時雨濛濛
編輯:文一樂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

現在的局勢

在12月14日選舉人投票之前,在各州,川普總統的法律訴訟還在繼續的時候,今天在社交媒體上開始報高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的黑料,而且是九月份的電話錄音,可以看出來川普總統沒有像媒體想的那麼天真,把寶都壓在了最高院的判決,由此判斷,高院很難給川普總統一個合法上位的裁決。

另一個被大家寄予厚望的途徑就是DNI關於外國勢力干涉美國大選的報告。根據川普13848號總統令,應該在12月18日重磅出爐。但是在12月16日CBS報導了DNI總監約翰拉德克里夫的講話,該講話跟之前接受FOX採訪時的說法毫無新意,唯一的亮點就是官方正式報告難產,要等到一月份,沒有具體日期。如果該報告在1月20日以後出爐,川普總統的競選基本就涼涼了。

第三個途徑是七個爭議州在14日選舉人投票時,共和黨人把自己的選舉人票投給了川普並發往國會山。這些同樣有法律效力的投票在法律上叫做選舉人決鬥,最終的裁決權在參議院議長彭斯副總統手裡。但不管屆時如何選擇,相信都會有兩院的議員進行挑戰,從而將這場選舉帶入“權變選舉”階段。可問題是,川普還能把希望放在兩院的共和黨議員身上麼?從多數黨領袖麥康納爾的表態來看,還是不要too naïve為好。

以上就是川普在常規途徑下當選的可能性,當然不排除高院法官們突然失心瘋,忘了政治而醉心於法律,忘了利益而追求公證,從而給川普一個能徹底翻身的判決。亦或是突然蹦出來一個核爆級的證據,可以將七個州的舞弊坐實從而推翻選舉結果。現在各州小打小鬧的判決都是不痛不癢的,選舉人投票日之後站出來伸張正義的法官基本可以視為政治投機分子,兩頭押寶,兩頭下注。就跟黑社會小弟躲在暗處看著大哥被人一頓胖揍,人走了再跳出來舞刀弄槍的呼五和六一樣,仗義,但是前面要加一個假字。

川普總統在要什麼?

連任的路有多難取決於川普總統的抱負有多大。如果肯妥協的話,可以說連任並不難。難的是要達到自己的目的。

路德社早前報導拜登曾經找過麥康納爾,讓其做中間人取得總統的特赦。這也可以看作是沼澤地大鱷們第一次給川普開出的價碼,很高、很高!第一川普如果特赦喬拜登,那一定是在喬拜登認輸之前。只要給了特赦,那所有現有的指控都撤銷,何況對拜登家族的正式調查還八字沒一撇。亨特硬盤滿天飛,那隻是“傳言”,真正落實到法律層面,需要走完一個很長的過場。如果法律上不追究了,那拜登家族身後,身下的各種勢力就等於安全著陸了。

這裡面有一個重要的問題,為什麼拜登要找麥康納爾?最近幾天麥康納爾和趙小蘭已經被大家挖的差不多了,共同的結論就是趙小蘭是江曾的勢力,麥康納爾是趙家人的女婿。這次關於拜登硬盤事件,美國大選造假等核心的機密很多是從江曾手裡給出來的。他們很清楚拜登當選對他們這幾個大家族意味著什麼。可是換個角度,如果一味的支持著川普總統當選,徹底抽乾沼澤,追查干涉大選,病毒真相,最終一定是中共被追責,江曾的資產也一樣會被查封。既然是要自保,第一步是出首習近平,第二步一定是卡住川普,要個好價錢。居中調停的重要代理人之一就應該是現在參議員多數黨領袖麥康納爾了。麥康納爾之前公開支持川普總統是為了讓各搖擺州能夠投出共和黨人的選舉人票,將大選的決定權正式過度給參眾兩院。如果川普總統選舉人投票日徹底被KO的話,麥康納爾就失去了主動權,因為1月6日兩院開票的時候就沒有過硬的理由去挑戰選舉結果。一拿到主動權,麥康納爾第一時間跳出來倒川,這背後撈取政治資本的可能性不大,混跡政壇四十多年,不缺這個。最大的可能是為保住江曾兩大家族在海外的利益跟川普討價還價。

第二個跳出來的就是DNI的報告。在現階段,唯有DNI的報告確認中共干涉大選才能幫助川普最快速度的翻盤選舉結果,順便抽乾沼澤。當然童話裡的故事又騙人了,報告難產,日期不詳。具體的原因在這裡就不重複了。

從現在到1月6日之前,跳出來討價還價的大商小販一定少不了。如果川普總統沒有那麼大的政治抱負,秉著商人互惠互利的原則,達成協議並非難事。其結果是川普順利連任,沼澤地生態不變,美國的問題解決不了,世界還是走向黑暗。

其實華盛頓的政客們很清楚,無論如何也擋不住川普總統連任。原因很簡單,任何人都搞不定七千四百萬選民的民意,即使是副總統彭斯也不行。想要平息民意,川普必須是下一任總統。選民的思維很簡單,你要是不給我個說法,我就給你個說法。他們真的會用第二憲法修正案給他們的武器,去履行憲法給他們的義務——推翻暴政。沒有任何一個政客、沼澤地的大鱷甚至是養鱷魚的人能搞定這七千四百萬選民。他們能給川普帶來的唯一麻煩就是如何合法當選,畢竟總統是來維護憲法而不是破壞民主的。如果川普總統走林肯那條路,會被外界認為是政變,同時造成美國社會的重大撕裂!可以說這是川普總統最大的軟肋,沼澤地的勢力正是在利用這一點。

川普總統要的很簡單,抽乾沼澤,重塑美國,套用他的競選口號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唯一的問題就是什麼時間,什麼方法,什麼代價。有限度的妥協可能,大的妥協應該不會。

華山一條路—–軍管、反叛亂法和終止人身保護令

當司法、立法、執法和情報部門紛紛將川普連任的路堵死的時候,川普總統可能就剩下一條路了。

1988年裡根總統在老布什的競選集會上曾經嘲笑著說:“隔壁的民主黨人正引用著林肯總統的名言,信誓旦旦的向選民們保證他們脫胎換骨成了新的民主黨人了!”。可能百年以後的人看今天的川普總統就像我們現在養望喬治華盛頓和林肯總統一樣,不分黨派,不分政治立場,高山仰止,燦若明星。但這不是今天,不是現在。如果川普總統啟動最後一條路,很可能會遭到部分美國人和全世界的口誅筆伐!美國社會的撕裂,可能需要好多年去彌合!這也是川普總統最不想看到的。

軍管。顧名思義 就是由軍隊接管政府權利,但是在美國憲法上沒有具體規定這個權利由哪部門控制。解釋的版本也有眾多,一種認為作為三軍統帥的總統應該是軍管的負責機構。還一種說法認為憲法第一條第八款規定,國會有權制定一切必要的和適當的法律,所以國會有權實施軍管。啟動軍管的條件也是比較模糊的,沒有具體規定。但有一點可以確認,就是當國家公共安全收到威脅的時候,一定可以啟動軍管的。而且在美國歷史上也有過數次總統啟動軍管的先例。對於川普總統來說,軍管應該是三者中最容易啟動的。

反叛亂法。這部1807年通過的《反叛亂法》授權美國總統在特定情況下在美國境內部署美軍和聯邦國民警衛隊部隊的聯邦法律,以有效制止動盪。在三種情況下可以啟動《反叛亂法》。

第一:每當任何州發生反對其政府的叛亂時,總統可應該州立法機構的請求,或在立法機構無法召集的情況下,應該州州長的請求,徵召其他各州的民兵在聯邦服役,並使用他認為必要的武裝部隊鎮壓叛亂。

第二:當總統認為非法阻撓、聯合或集結,或反抗美國權威的叛亂,使得在任何州通過普通司法程序執行美國法律變得不切實際時,他可以徵召任何州的民兵加入聯邦軍隊,並使用他認為必要的武裝部隊來執行這些法律或​​鎮壓叛亂。

第三:總統應通過使用民兵或武裝部隊,或同時使用兩著,或以任何其他手段,採取他認為必要的措施,鎮壓一國境內的任何叛亂、家庭暴力、非法聯合或陰謀,如果它反對或阻礙美國法律的執行,或阻礙這些法律規定的司法程序。

該法案在1861年增加的一個新章節,允許聯邦政府在發生“反抗美國政府權威的叛亂”情況下,違背州政府的意願使用國民警衛隊和武裝部隊。1871年,《第三執行法》修改了本節保護非裔美國人受3K黨的攻擊。當時添加的法條允許聯邦政府使用該法案來維持美國憲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護條款。 

平等保護條款,好熟悉的法條,好熟悉的名詞,好像前兩天在哪看到過。記不記得德州為首的二十個紅州集體高院訴訟四個搖擺州的案子?裡面訴訟的焦點是什麼?對了,平等保護條款。高院可以耍流氓以沒有standing 為由拒絕該案,但是總統可以以捍衛憲法平等保護條款為由實施反叛亂法,而且1861年增加的章節說的很清楚,即使州政府不想,聯邦政府也可以霸王硬上弓!

從上述的三個條款還能看出來,想要啟動反叛亂法需要徵得國防部長的同意,否則很難。川普總統剛剛炒掉埃斯博,啟用了前反恐中心主任麥克米勒,這也在為啟動該法做準備。

啟動反叛亂法最重要的條件是叛亂、集結、聯合、非法阻撓等等,這是難點。當下正在進行的是一場沒有硝煙而又異常殘酷的超限戰,如果沒有川普總統和美國的正義力量在過去幾年的備戰,中共很可能已經贏得了這場戰爭。沼澤地的鱷魚們知道,背後的利益集團也清楚,可是如何讓美國人民認識到這是一場特殊的戰爭,這是很難的。從11月3日大選到現在,川普總統帶著美國民眾走遍了各個爭議州,從司法到行政,從媒體到情報,已經讓美國百姓聞到了這腥臭的一鍋湯,也看到了這場戰爭是如何在美國民主憲政體制下激烈展開的。這是川普總統大選之後法律訴訟的真正用意,讓美國民眾覺醒,不僅看到大選舞弊,更重要是看到舞弊背後,各種勢力,各個領域的超限戰,不如此,無法啟動反叛亂法。

另一個必備要素就是情報,如果啟動反叛亂法是為了蒐集和獲取情報,那輸面要遠遠大於贏面,因為一旦獲取不到相關罪證,或者證據不足無法形成證據鏈,那這場反叛亂將被定義成政變。但是川普總統這盤大棋從很早就開始佈局,無論是總統令,還是情報布控都遠遠早於人們的想像,證據早已確鑿,鎮壓叛亂即是最終審判的開啟。

下面來翻翻美國憲法看看這場平叛中的殺手鐧—–終止人身保護令。

在美國,人身保護令被視為憲法重要的一環。美國憲法內第一章第九節規定人身保護的權利不能被暫緩,除非在叛亂或被入侵下,保護公共安全所需而為之。

舉個例子,總統在公園裡散步,被兩個小流氓揍了一頓,總統能不能抓人?答案是不能。不管你是誰,需要先報警,警察把兩個小流氓抓了拘押在警察局。第二天一早,流氓的代理律師向法庭申請了人身保護令,法官隨即要求實行拘留的警察局把人帶到了法庭,並說明關押的理由。如果法官發現關押的理由不充分,可以發出人身保護令,將其釋放,避免政府侵犯公民權、將其長時間關押。

綜上所述,關於人身保護令的重點有三個:總統不能抓人,法庭可以發出人身保護令將在押人員釋放,最重要的是只有在叛亂或被入侵的情況下才能被終止。

一旦川普總統啟動了軍管、反叛亂法,那隨之而來的一定也必須是終止人身保護令,總統直接下令抓人,法庭無權干預,當然抓人的差事也不需要麻煩FBI等執法部門,畢竟參與平叛的軍隊就近用著還是比較順手的。到那個時候各路的牛鬼蛇神都會紛紛跳出來譴責川普總統,魑魅魍魎也會被節次鱗比的運往關塔那摩,剛剛擴建的監獄,相信條件和設施都會對得起奧巴馬、索羅斯、希拉里等一眾大咖。

可看這樣下結論,川普總統連任是沒有難度的,就是以何種方式、多大的代價贏下這場選舉。他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但不天真。川普總統已經為最後一條路掃清了障礙,

最後想說的是,對於長期堅定跟隨爆料革命的戰友來說,我們的信念是堅定的,對於郭先生、川普總統和美國正義力量的信任讓我們堅信川普總統必勝。但是很多戰友,尤其是新戰友可能會產生懷疑,懷疑川普總統能不能最終當選,能不能重塑美國。我想說,不要相信任何虛假媒體,更不要相信1月6日這個聯邦法律規定的重要日期,即使1月6日兩院認證了拜登的選舉人票而無人挑戰也不是這場大選的終點,因為在美國憲法裡,唯一規定的日子是1月20日,只要拜登不能帶著總統授權書在1月20日入主橢圓辦公室,這場選舉就還沒有塵埃落定。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參考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