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風雲】16: 香港女兒

作者:香草山寫作組 Tiffany的早餐 校對/發稿:飛虹

本文中尚未公開披露的信息,來源于郭文貴先生2019年10月21日直播和2020年5月30日路德訪談。

反送中經過7.21、8.31事件後急劇暴力化。雖然9.1香港機場敦刻爾克大撤退,沒有造成巨大的傷亡,但港共殺機絲毫沒有消退,更多的暗捕暗殺事件開始密集發生。其中影響最惡劣的單宗案件就是15歲的香港美少女陳彥霖遇害案。

2019年9月22日,有人在九龍油塘魔鬼山海域發現陳彥霖女士全身赤裸的浮屍。在這種顯然有重大性侵謀殺嫌疑的案發現場,警方調查後稱死因“無可疑”,並迅速火化。網絡上開始大範圍流傳陳彥霖案的相關信息,激起香港人和國際輿論的憤怒。2019年10月21日,郭文貴先生在直播中透露了案件內幕,次日他進一步說:

“這是爲什麽陳彥霖小姐這事,昨天我報道出去之後,很多人感到震撼。香港人都知道陳彥霖是被他們做掉的,陳彥霖的娘是假的,有關她的那個錄像是假的。但最終,陳彥霖將改變全世界和全香港人民,如何看待共産黨,如何看待香港政府,林鄭月娥等。”

陳彥霖是反送中運動的活躍人士,她的遇害案驚動全港。香港人紛紛自發組織紀念活動,並反複向各方面示威,要求調查真相。在香港人的廣泛共識下,陳彥霖被譽爲香港女兒。可是,自九月底案發,到整個反送中階段,整個海外華人媒體界,幾乎所有的大V、僞民運人士,整個國際主流媒體、各國左棍政要,對陳彥霖案件視而不見,仿佛根本沒有聽說,根本沒有發生一樣。

在整個反送中運動中,全世界似乎只有郭文貴先生一位知名人士,頻繁地爲陳彥霖呼喊。看待陳彥霖案的態度,成爲爆料革命真戰友和僞民運的巨大的判斷依據。在陳彥霖案件上含糊其辭、王顧左右而言他的,幾乎肯定是香港人的敵人。

陳彥霖,家住香港新界元朗區,生于2004年7月16日,反送中時年15歲,爲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學生。陳彥霖的母親何姵誼未婚生下陳彥霖。何姵誼因男朋友的吸毒和家暴,決定在陳彥霖三歲時帶女兒離開,但仍常有聯系。

她陳彥霖曾有一段發布在Instagram的自拍片,宣講自己參加反送中遊行的理念,稱自己只是出來遊行,不知爲何會中催淚彈,要留守找現場警察指揮官理論,還會與手足共進退。拍攝氣氛相當輕松樂觀,足見她性格開朗,絕非所謂的抑郁症自殺。

8月11日《蘋果日報》記者拍到的片段顯示,陳彥霖攜帶給示威者預備的食物前往地鐵閘機口。8月12日東湧地鐵站外,有人拍到陳彥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大叫“不關我事啊”“不要再問我”,現場有消防員、便衣警察和她交流,隨後有著警服的警察來處理。據目擊者稱,當時陳彥霖表示男朋友被捕。

之後陳彥霖出現在公衆視野,就是9月22日浮屍案。陳彥霖在學校讀書時是遊泳健將,曾在校際遊泳比賽中獲獎,還參加跳水隊訓練。以她的運動水平幾乎不可能是在海裏無意溺水而亡。

香港早已淪爲殺人工廠(香港風雲 14:陰兵入境 )。郭先生點出的華潤大廈、中信大廈等地址,都和港共秘密捕殺有關。根據郭先生和路德先生獲得的情報,陳彥霖女士的被捕、被虐待、虐殺、抛屍及之後的掩飾行爲,都是警務處長盧偉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和對港的所謂的滅爆小組、滅港小組緊急情況下采取的一切滅口措施中常用的。

中共爲了掩飾罪行,安排了一位女士扮作陳彥霖的母親何姵誼上電視節目,說自己的女兒是神經病,是自殺。這一些列卑劣笨拙的操作和大陸的電視認罪何其相像。除了上電視演戲以外,她真正的家人,還有她舅舅家的一個女兒,都受到了恐嚇,事實上已經失去了自由。

郭先生提到陳彥霖的火化,有香港、廣東、大陸不同口音的衆多人員(來自各個部門)到現場。現場“非常之緊張,非常之亂套”。“外面一撥人,裏邊一撥人”。路德透露這些人有廣東來的特警,還有國安,幾十個人提前到達火葬場——而且周圍有幾十輛車,來自廣東的車輛,進行了戒嚴。他們根本不允許對屍體進行火化前必須的程序審查。

其中的戰友明確到火葬場的絕對沒有她母親。他還注意到,一般在水裏撈上來的人都會被浸泡到爛了,但陳彥霖的屍體被勾上來時還是有彈性的,說明時間並不是很長,她被殺掉扔在海裏非常短的時間之後就拿去火化了。

時隔近一年後路德透露,何姵誼的男朋友是警察,在反送中運動時期,陳彥霖拍攝了母親男朋友和大陸警察做交接,引禍上身。陳彥霖的母親被殺害,舅舅被消失。陳彥霖女士,包括她母親被30多警察,吸毒後輪奸致死。

殺害陳彥霖以後,他們經過了處理,准備制造跳樓死。運輸銷屍中間發生突發事件,最後扔進海裏。路德說,CCP的一些運作都是投名狀式的,湛江警察去作惡,作惡過程要被拍視頻,這就是爲何香港年輕貌美的女子被抓走。這是CCP的模式,有壞事一起幹。CCP之邪可見一斑。

陳彥霖的假母親招搖過市,大談特談陳彥霖有抑郁症和自殺傾向。而真母親呢?11月11日,網上傳出疑似陳彥霖母親何姵誼在天水圍天恒邨墜樓死亡照片,但現場並無血迹,疑似死亡多時後制造的被自殺假象。

郭先生進一步指出,僅參加陳彥霖火化現場的那位戰友透露出一些信息(他經手處理的至少20幾個),地處香港島行政區、毗鄰駐港部隊總部的中信大廈,“當時從建設,中信就是在國安部和駐港的中辦,作爲第二個中辦的辦事機構來做的。那裏邊是有很多貓膩的,後來你知道是榮智健來控制中信,後來榮智健被攆出局後又重新進行了改造,把一部分空間進行重新的申請,改變了功能。那麽這個中信大廈裏邊,一定是有貓膩的。”

“華潤大廈,我一再跟大家說過。華潤大廈在兩年前我爆料的時候,大家記住,我就告訴過大家,說華潤大廈裏邊是共産黨在香港的執法黑屋之一。對了,這就是華潤大廈,剛才發來的。這是在灣仔,華潤大廈裏邊,香港的戰友們你們務必要小心,這裏邊肯定有指揮中心,肯定有處理死人和殺人的地方,肯定有特別通道,這是肯定的。”

香港這個東方之珠,被共産黨改造成了殺人工廠,讓香港女兒陳彥霖尚未成年就香消玉殒。和陳彥霖一樣的美少女,還有男孩、年輕人、各個年齡的人,在反送中運動中非自然死亡的,還有很多、很多。

一年多來,每當你站在太平山頂遠眺香港這座城市璀璨的天際線時,你都需要記住,也有成千上萬和陳彥霖一樣遭遇,卻連名字也沒人知道的冤魂,一樣在凝視這座悲情的城市。

相比于陳彥霖和香港英烈而言,我們活著的人都應該想想,我們做了些什麽,我們能做些什麽——這就是爲什麽我們需要爆料革命。

(待續)

相關鏈接: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