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教體衛局招聘教師歧視孕婦,中共體制逼人亡——爲入職做人流

內新聞/素材:一碗蘭州(文遠)校對:三娃

2020年12月11日上午,中共國河南省新鄉市原陽縣法院開庭審理了許女士起訴當地文教體衛局、人社保障局一案。許女士于2019年7月以總成績第一的成績通過了新鄉平原示範區教師招聘考試,但因懷孕沒做胸透檢查,被招聘方以體檢不合格爲由拒絕錄取。多次溝通反饋無果後,許女士將平原示範區文教體衛局告上法庭。開庭當日法庭並未做出判決。

法庭上,平原示範區文教體衛局態度堅決,懇請法院駁回起訴。文教體衛局表示,該案不屬于行政案件受理範圍,理由爲此次招聘是由文教體衛局牽頭爲轄區內學校面向社會進行的招聘,招聘教師與文教體衛局簽訂勞動合同,不入事業人員編制,是政府購買社會服務性質,該案屬于雙方訂立勞動合同過程中的民事爭議,不屬于行政起訴範圍,並且許女士提起訴訟也已過了行政起訴期限

其次,平原示範區文教體衛局表示,不予錄用許女士的行爲並不違反任何行政、民事法律法規,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因爲招聘公告中明確規定了“在規定期限內不能編制完整體檢報告的考生,視爲體檢不合格”,許女士因自身原因拒絕做胸透檢查,導致的體檢報告不完整,責任在于許女士沒有認真研讀招聘公告,文教體衛局完全是嚴格按照招聘公告依約行事。

文教體衛局稱,胸部X光片是檢測呼吸道傳染病的重要途徑,是必做項目,否則就是置廣大師生和人民群衆的健康于不顧。

針對文教體衛局的以上論述,許女士方有不同意見。許女士的律師鍾蘭安表示,許女士還未與平原示範區文教體衛局簽署教師聘用協議,並沒有協議的約束,所以不可能以協議爲由提起所謂的勞動仲裁,此案件就是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範圍。至于行政訴訟有一年的起訴期限,鍾律師表示,在這一年中發生了新冠肺炎和原告分娩,都屬于不可抗力,應該扣除4個月時間,因此沒有超過期限。

通過法院接受並開庭審理本案可知,法院顯然認同原告方鍾律師的觀點。

鍾律師表示,以往孕婦報考國家機關或參公事業單位等部門時,體檢通知中都會有一套規範做法的描述。按照合法的做法是暫緩體檢,等達到做放射性胸透的條件再去做胸透。如果體檢報告合格,就錄用。

而此次的招聘,明顯沒有給許女士分娩後再補胸透的機會。在實際體檢中,文教體衛局的工作人員以及醫院的體檢醫護人員,都表示了孕婦不能做胸透,只要提供懷孕證明就不會影響體檢結果。但最終文教體衛局卻給出了體檢報告不全、不予錄用的決定,這讓參與考試的數位孕婦倍感意外與憤怒。

可以看出,平原示範區文教體衛局的說法既不合理也不合法,所謂“不入事業人員編制”的說辭完全是想逃避公務員招聘時對孕婦的延緩體檢的做法。

即便一般社會招聘,也不能因應聘者是孕婦就肆意拒絕,如果真是“緊急、一對一”招聘,崗位不適合孕婦,爲什麽不直接光明正大地提前說明呢?在體檢環節以應聘者不符合招聘公告要求變相地拒絕錄用,招聘方心裏有什麽鬼,非要用這種坑人的手段淘汰應聘者呢?

至于文教體衛局說的對公衆健康負責的說法,更是不值一駁,簡言之一可以做其它檢測代替,二可以等分娩後補齊胸透檢測。

有孕婦做了人流就爲補齊胸透檢測,另有孕婦選擇提前進行剖腹産。

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在中共體制內,這句話的前提是需要你“有關系”,否則你面對的只有前半句話。平原示範區的這場教師招聘清清楚楚反映出了沒有關系的普通老百姓面對“制度”時的無力和無奈。“制度”不是給老百姓准備的大門,它是權力的橡皮筋,“有關系”則暢通無阻,“沒關系”則寸步難行。

中共壟斷著絕大多資源並控制著資源與財富的分配。任何人想要生存、發展,不得不參與其中。爲了一份穩定體面的工作,竟要付出如此代價,中共國的老百姓卑微如此,不滅中共天理何在?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

新聞來源:懷孕不能做胸透,報考教師被拒錄,有人爲此做人流 https://mp.weixin.qq.com/s/QVegyQYp_Yjl6Vbm4mtlQA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