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將至,唯有行動!加入澳喜,這一回我們自己拯救自己!

撰稿:Gradient Boost

審稿:Jenny

怒放的藍花楹,預示著聖誕越來越近的腳步……

——詩歌《桉樹生長的聖誕佳節》(1)

自攝圖片:悉大曼甯路邊的藍花楹樹,由於近日陰雨只能看見樹枝上殘存的少量花片

當看見藍花楹在悉尼大學曼甯路(Manning Road)一側盛開,那差不多就是每年第二個學期快要結束的時候。學生們總是低著頭匆匆茫茫從藍紫色的花團下走過,因為據說那些花瓣若是哪怕有一片落在某人的頭上,他就會在即將到來的期末考試中不幸掛科。遊客們對“掛科樹”的詛咒則毫不在意,大概也沒聽說過——他們舉著手機尋找著最合適的風景和角度,思考著如何將藥學院教學樓的橙色石牆、藍紫色的花瓣以及他們自己的笑容糅合到同一畫面之中。我曾對這樣的景象感到厭煩,一方面或許是因為期末考試臨近,還有幾節課沒有複習完內心緊張煩躁,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如此光景第一年看著雖然新鮮,但到了第二三四五年就只剩下了單調的重複,就仿佛陷入無限迴圈的電腦程式,在未來也將毫無例外地反覆運算同一種模式,直到永遠——這是CCP病毒在世界範圍內大流行以前的事。今年藍花楹依然如期綻開,南半球夏日的陽光還是顯得十分明媚,從菲舍爾圖書館(Fisher Library)走到曼甯路(Manning Road),卻再看不到如織的遊人。雖然仍有機會與神色匆忙抱著書本或電腦的學生擦肩而過,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已經很久不在校園中活動了,尤其是大陸的留學生,有一些大概也不會再回來。我本已厭倦的季節景觀之重複,以及那平靜夏日總是會周而復始直至永恆的錯覺,輕易便被潘朵拉魔盒中的紅色厲鬼擊了個粉碎。The only easy day was yesterday(2),輕鬆的日子總是在昨天,似乎《啟示錄》所提到的四位騎士(3),正沉默地在前方的道路上凝視著我們。

文貴先生十二月三日的直播似乎印證了上面所說的預感,紅魔註定被正義的力量從世界上抹去,但災難也許會隨之降臨——降臨在這魔物寄生了七十年之久的那片古老的土地上。七十年的時間,貪婪的紅色觸鬚牢牢卷住在這裡成長起來的每一個孩子,吃盡他們溫熱的鮮血,灌輸給他們腐臭的污穢,只為做這數千年悠久文明的主,仿佛它才是這裡一切成就的締造者。然而中共到底是外來的寄生物,中華民族勤勞、仁愛而謙遜的品質與它瘋癲、互害而狂妄的特點格格不入。原本中共的命運大概只是自然失去活性,留下一具空殼然後從華夏大地上被排除,然而它愚蠢地將扭曲的利爪伸向了整個世界:CCP病毒帶給天南地北的人們失去往昔平淡日常的劇烈疼痛,同時也使其製造者不能再被這顆蔚藍色星球所容忍——它膿腫的肉身大概會被直接分解成原子,最終連一撮灰也不剩下。這是足以蒸發紅色魔鬼的怒火,它的能量在撕裂中共每一條觸鬚的時候,同樣也會波及被束縛在上面的每一個無辜的普通人,也許就包括我們的家人、朋友,甚至是我們自身。

於是我們就怕麼?是的,恐懼是正常的,即便知道手術的目的是為了清除囊腫,為了以後的健康,在被推進手術室的時候,患者也會擔憂和緊張。然而我們就只是恐懼麼?抱頭蜷縮在角落裡等待著決戰日那一天的到來,顫抖地懇求四處穿梭的流彈不會將自己擊中?等待著槍聲逐漸平息後暗自竊喜地坐享其成,迎接一個全新的時代?可是先不論你的禱告是否能打動每一顆高速飛行的子彈,讓它們從你的頭上繞開,即使新時代就在你的面前展開雙臂,你又是否能充滿感激與珍惜地擁抱它呢?行動!與其擔驚受怕畏畏縮縮,唉聲歎氣地掰著手指做最後的倒計時,不如挺身而出,做魔鬼的掘墓人,親手給為CCP準備的墓穴填上最後一抔土,做自己和親人,乃至同胞們的保護者,告訴世界,共產黨不代表中國人。

過去常聽說中國百姓有三大夢:明君夢、清官夢和俠客夢。明君夢是最理想的情況,由聖明的君主統治天下,國泰民安地方富庶秩序井然。如果指望不上聖明的君主,那便期待一位鐵面無私的清廉父母官,能在自己受欺負時主持公道,秉公辦事。如果聖上昏庸無能,而官僚系統也腐化不堪,則寄希望於有一位武功高強內心正直的江湖大俠,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行俠仗義不求回報……總而言之,有了危機艱難找誰解決都可以,就是從來不依靠自己。新時代的中國人首先要擺脫的,便是來自于這白日幻夢的誘惑和欺騙,災難面前,能拯救我們的,不是俠客不是官員不是皇帝,是平凡的自己與同樣平凡的戰友們。最終發揮作用能使我們擺脫險境的,不是什麼大俠的傳世武功,不是官僚的廉潔執法,也不是聖上所謂的英明決策,是小螞蟻們日積月累辛勞搭建的農場、資訊媒介和精神的團結。不要再猶豫,度過這一次的難關,我們需要每一個平凡人的力量,挺郭滅共,沒你不行!

悉尼澳喜農場會員招募,期待你的加入!

圖片來源:喜馬拉雅澳洲 ©Anson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注解:

(1)詩歌原名為《CHRISTMAS WHERE THE GUM TREES GROW》,由Val Donlon 以及Lesley Sabogal 創作。本段原文應為:“When the bloom of the Jackaranda tree is here, Christmas time is near”。

(2)The only easy day was yesterday 為美國海軍海豹突擊隊格言。

(3)《啟示錄》所提到的四位騎士常被解釋為代表瘟疫(騎白馬者)、戰爭(騎紅馬者)、饑荒(騎黑馬者)以及死亡(騎青馬者)。

澳喜文章:

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歡迎加入澳喜農場:

https://discord.com/channels/712986898376949760/713012519274283078/77643823440199684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