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8日郭先生蓋特(完整版)

听写:康州盘古农场-文朗
审核: 康州盘古农场-V

咦,乖乖呀,今天十二月十七號了。尊敬的戰友們好,你們健身了嗎?傳播C C P病毒、香港危機真相了嗎?乖乖啊,這腳給凍的,下著雪呢!你看我又澆了那麼多水!哎呀,兄弟姐妹們,這雪太浪漫了!

我今天早上給他們說,我說你們不能想像我小的時候,每年的冬天,早上打開東北的那山里邊那個門,雪都是到這兒(胸口)了,推門都推不開。早上在五點鐘起來,沒有早上飯,冰冷冰冷的,從炕上爬起來,穿上一年四五個月一直穿著一個滑筒的棉褲——棉花已經沒了,那個地方已經很薄很薄了。鞋是兩隻不同的鞋,然後要踩著這樣的雪,翻過山去,去上學。到了學校裡面,你知道,它就是個草坯房子,如何在草坯房子……學生……我是班長,大家到處撿點柴禾——頭一天準備的,有時還沒有;生個爐子,有時候根本就沒有;老師也不管。然後要上一天的課。中午有的人是帶飯;你沒飯,帶啥呀?餓得難受。回到家以後,還是涼的。那種感覺,沒有糧食、沒有吃的感覺,只有你捱過餓,只有你捱過凍,只有你捱過渴,你才能真身的、真心地感受到,真不是開玩笑的!

這個下雪的時候,我就想起了小時候,在東北的時候,在趙家溝翻過去到北興隆上學,後來要到紅旗嶺鎮上上學,那個感覺真是——沒有人心疼你,沒有人關心你,也不會有人在乎你死和活和病,因為那沒辦法,沒有人做得到。我一個七零年出生的人,深深地感受到了。我從小上學每天看著“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廣闊的天地)大有作為”,“畝產萬斤糧”;然後是毛澤東、劉少奇的那些“紅本兒”,牆上到處刷著(標語);當地是個軍事特區,還響著火車,聞到了燒煤的味道,我覺得那是極為洋氣的;聞到那種汽油的味道,覺得簡直是特別的高貴的——這真是了不得,因為它有溫暖啊!有煤氣,你感覺有熱氣,溫暖。你敢聽到(火車響)?聞到汽油味兒?你就覺得有熱度。因為東北那幾個月,是冰涼冰涼的,下著雪,到處——山上都是一米多的雪!你看我,一個小孩兒家,隨時可以把你淹沒過去,不是開玩笑的!偶爾能看到狼——雪山的狼,還有狐狸。

此時此刻,雪在現代的社會,都被形容成浪漫,玩雪,賞雪,誰也不知道,文貴是從小經歷了飢餓、處在生死邊緣,挨凍,挨餓,尋求溫暖。所以文貴對“溫暖”這個詞兒,不是一般的感受啊。我們家就一個女人——我娘。所以說,我對女人的感受,很多人不懂:女人是溫柔的,女人是善良的,女人是溫暖的;女人代表了希望,傳宗接代,還給你溫暖,還給你善良,還給你包容……啊真是這樣子的。

現在看到中國老百姓沒家可歸,沒飯可吃,沒錢可花,而且是,現在很多人在東北,在廣東的深圳,現在也降溫了,貧窮,流落在街頭,那種感覺,我是深有體會的。然後再看到,這麼多人,中國共產黨這兩天又“大撒幣”呢,給各國捐錢。最近,很多過去跟我們聯絡的這些歐洲、非洲的小國家,現在跟我說:“Miles,最近我們要少跟你聯繫,因為中共那邊承諾給我們錢。給我們錢,給我們疫苗。”很多國家真的是打疫苗了,不是假打了。我們恭喜他能拿到更多——騙到更多的錢,騙到更多的疫苗;希望他們也打更多的疫苗啊!

所以說,我當時是有感受的,今天中國老百姓所有的這個現狀,我是最有感受的——上天給了我機會,讓我感受:當你家貧窮的時候,你家的這個主人——父母的能力和視野決定了一切。所以說,在這個時候,你能看到一個家裡的主人對家人的責任、能力和照顧,它是多麼的重要!

那時候,我的父親根本是倒了油瓶都不扶的,他也沒有能力做什麼。有時候我還看到我父親幫人家去。哎,我突然發現,在鎮上,我父親居然幫人家搬煤球啊,幫助人家收拾收拾這,收拾收拾那。哎呀,我這心都……真是很小的時候,我就難過得不行。所以說我娘老跟他吵架,因為他幫別人,不幫我娘。家裡面沒吃沒喝的,凍得嘻哈哈的。所以,今天的中國,我就看到了,中國共產黨就是自己家孩子餓死,窮死,凍死在街頭,“活球該!”,就是不負責任,還對人家好!那種傷心,你是沒法感受的。

後來我父親就改過來了,原因是孩子長大了。孩子長大了,要求父親改,要求母親改,孩子也有能力來改變。最後是我們這幾個哥們儿長大,改變了家庭的這種窮困的狀況,特別是我,改變了這種只靠父母的生活的狀態。然後,通過我們的長大,改變了我父親和對家庭的責任,我父親也非常……從那以後特別辛苦,越來越辛苦,越來越照顧家。所以,我們家就成了一個這樣的家庭。

所以說,一個國,一個家,它需要一個真正的有責任的主人,一個國家需要一個好的政府,真的是以老百姓為本。像日本人一樣:最好的東西,全給自己的老百姓;最好吃的,全給老百姓。我感受最深的是(波音)787。787一出來,我在波音參觀的時候,人家波音說,最早訂787的,全是給日本的;日本訂的787是不飛國際航線的,全是飛國內的支線——那麼小日本!我到空客去,空客當中,訂的最多的350,是日本,你去查去,而且​​日本是飛國內支錢的,是全給自己人的。到日本,最好的(東西),說“現在不賣,不對外”,只給日本人使用。最好的大米,吃的,不賣,全給日本人。中共是最好的全給人家,然後自己的私生子女到外國享受,最壞的全給自己的老百姓。所以,中國老百姓被洗腦,變成這個樣子:既有可恨、可憐、可悲之處,更重要的事情:也有很大的責任。

今天,這雪來了,我感觸良多。所以我說,新中國聯邦,還有我們的喜馬拉雅農場系列,只有一條:誰為戰友好,誰就會長遠。戰友不是任何人的資產,戰友不能被任何人(控制),戰友只跟新中國聯邦,只跟喜馬拉雅系列。所有的農場都是服務的,任何人不能把戰友作為一個武器,作為一個資源,來和喜馬拉雅農場和新中國聯邦談任何條件,絕不可以!任何一個戰友都有自我選擇的權利,我更加有感觸。我昨天晚上,坐在這兒開視頻會,我更加有感觸:絕對不能再讓喜馬拉雅農場和新中國聯邦任何一個戰友陷入到我們小時候的經歷——中心化。這是為什麼我們要去中心化。

第二,被獨裁,被哪些人給壟斷,那絕對不可以!任何人都不能決定戰友的命運,必須是集體決定!任何一個戰友都不能屈服於任何人,或勉強地聽任何人,絕對不可以!任何一個戰友的利益,必須是至高無上的!這就像我從小的經歷——必須以孩子和家人的生活、安全穩定和受到尊嚴的保護為第一前提;要像日本人一樣,把所有最好的給我的戰友,最好的利益給我們的戰友。誰也不能對我們的戰友(指三道四),覺得自己是農場主。你智商也不高,你情商也不高,你能力也不高。不要以為你是農場主,加了農場就你高,你啥都不高!你是服務,你唯一的高,就得服務高;你唯一的高,就得良心高;你唯一的高,你必須是無我。任何藉口、任何理由的談條件,任何的包裝,都不會被接受!

“爆料革命”走到今天,新中國聯邦走到今天,不懼任何力量,不懼任何時間,不懼任何挑戰,只有一條——把新中國聯邦打造成一個準國家級的力量,把喜馬拉雅農場打造成一個聯結戰友、幫助戰友、以戰友為中心、沒有任何領導——只有“領”,沒有“導”(的平台)。你是前面的犧牲者,你不能“導”,你“導”不行,好吧?

兄弟姐妹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