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利維坦》有感——關于人的探究(OF MAN)-2

作者:勉强生 (京都富士會)
校對:待命(文曉)(京都富士會)
排版:山頂之風    (京都富士會)

正文

大家好,今天我繼續接著上一篇討論人的思維活動(IMAGINATION)的主題,先暫時擱置對精明(Prudence)的補充說明。還沒有看過第一篇的戰友們請點擊:https://gnews.org/zh-hans/656246/閱讀哦。

上一篇對人的思維活動的討論,大部分落脚于人類和其他動物均擁有的能力(感知、想像、記憶、精明),還沒有涉及人類獨特的能力——前文已經指出“特有的理解”是一項人類特有的想像,這種能力是通過學習(Learning)和勤奮(diligence)獲得的,而語言(language)和文字(words)的出現爲這種能力的獲得提供了途徑,借由語言(Speech)和方法(Method)的幫助,才真正將人類的思維運動提升到一個區別其他動物的高度。

語言(OF SPEECH)

關于語言(Speech),霍布斯認爲其是一項重要的發明,借此人們才可以對過去的記憶(Remembrance)進行延續幷將這些記憶傳播到世界各地,記錄人們的思想(Thoughts)幷與其他人互相交流各自的想法。如果沒有語言的發明,人與人之間就不可能存在國家(Common-wealth)、社區(Community)、契約(Contract)、或者和平(Peace)的可能。以上這些都是極爲重要的概念,都放在後面討論。

如果瞭解西方文化或者您是一位信教的基督徒,一定知道第一個語言的使用者是上帝,他教會亞當如何命名他看到的生物,基于此人類自己發展豐富了語言。直到因爲人類對上帝的反叛在巴別爾塔(the tower of Babel)遺忘了之前的語言,才使得如今各地的人類發展出了各自不同的語言,以至于不能方便地互相交流。從宗教的記載來看,也能看出語言對于人類的重要性,畢竟是上帝傳授給我們的能力啊。

下面我繼續沿著霍布斯的論述列出關于語言你應該知道的概念:

從上面的圖中可以發現,語言最重要的功能其實就是將我們之前提到的人的內心活動(Mentall Discourse)變成可以重複獲得、可互相交換,使得人類獲得了與一樣具備想像能力的其他動物更爲廣闊的可能。但是在使用語言的時候,人們會有濫用的傾向,而這也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經驗一致。

針對語言的濫用,郭先生說“天下沒有一個政客是好東西,他們都是騙子”,現在細細想來可不是這樣嘛!那些擁有身份地位和演講才能的政客,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幷相信他們自己所說的,站在攝像機前聚光燈下口若懸河地告訴我們這個那個,有多少人的話語剝去華麗的辭藻後剩下真實的東西呢?這個充滿謊言的世界中,尤其是身處信息閉塞、長期被中共的各種假大空、光偉正洗腦宣傳的中國人來說,更是多麽的不幸。所以說,語言多麽容易被人濫用,我們應該變得明辨是非,“聽其言必責其用,觀其行必求其功”,在與人交往特別是在接收擁有巨大權力的政府的信息時,一定要警惕語言的濫用才能避免欺騙。(怪不得路德一直說美國人天生地不信任他們的政府呢)

我們繼續討論語言中的字詞(words)。爲何瞭解語言中的字詞是十分重要的呢?因爲人之所以有理性(Reason),可以有條理地思考事物,是因爲我們能記住因果關係,而這個是憑藉各種字詞的使用以及它們之間的聯繫實現的。

這種語言中泛指的詞句十分重要,可以使我們把對大腦中想像的事物的後果的計算變成了對名稱代號的後果的計算。例如,一個完全不會說話的人(例如,生下來就一直是聾啞人),如果他在眼前擺一個三角形,幷在它旁邊擺上兩個直角(例如正方形的角),他可以通過冥想來比較和發現,這個三角形的三個角,等于它旁邊的兩個直角(都是180°)。但是,如果另一個三角形的形狀與前者不同,由于缺少語言中泛指事物的詞,他不得不重新觀察比較這三個角是否相等。但是,如果一個善于使用語言的人,當他觀察到這樣的平等,不是由于邊的長度,也不是因爲三角形中的任何其他特定的東西,而是因爲這一點,即邊是直的,角是三個——這就是他稱之爲三角形的全部原因(使用語言中的泛指詞將思考的問題抽象出來),他將大膽地得出普遍的結論。不管怎樣,在所有的三角形中都是這樣的角相等;用這些通俗的術語來說:每個三角形的三個角等于兩個直角。因此,在某一個特定的地方所發現的結果,作爲一個普遍的規則被記錄幷記住;幷且解除了我們對時間和地點的心理計算;幷且把我們從重複的腦力勞動中解救出來,從而使在這裏和現在所發現的一切在任何時間和地點都是真實的。

用文字記錄我們的思想最突出的一點就是數字編號了。如果沒有語言,人們不可能將這些Universal的概念放入腦中,他根本不可能有1,2,3…這樣的順序的概念,因爲他根本不能記錄回憶起之前的數字(沒有東西幫助他回憶起之前數過的數字)。更不會做加法、减法和其他所有算術運算。因此,沒有文字,就沒有計算數字的可能;更不用說數量、速度、力量和其他事物,這些都是人類生存或福祉所必需的。

當兩個泛指性字詞(Universal)結合在一起成爲一個因果關係或肯定結論。比如”一個人是一個生物”:如果他是一個人,他是一個生物。如果後一個詞”活的生物”表示了前一個詞”人”所表示的一切(即”活的生物”指代事物的特徵均在”人”指代的裏面),那麽這個肯定結論或因果關係是正確的,否則是錯誤的——因此可看出真(True)與假(False)是語言的屬性,而不是事物本身的屬性(如果改變了語言中”活的生物”和”人”指代的範圍和特徵,就改變了一句話的真和假。但是在當前的語言環境中,這個斷句要麽是真要麽是假,不能說非真非假)。所以,離開了語言就無所謂真理(Truth)和虛假(Falsehood);但是錯誤(Error)可以脫離語言存在(基于事物事實,而非語言,是後驗的,而非先驗的),比如我們預期和事實不一致;或者懷疑某些事物不應該如此,在這兩種情况下,不能被指控爲虛假(Falsehood)。

由上可知,真理(Truth)存在于我們正確排列詞句的肯定中。一個尋求確切真理的人,就必須記住他所用的每一個名字代表什麽,幷據此加以排列詞句;否則他會發現自己被文字所糾纏,就像一隻困在石灰樹枝上的鳥;他越掙扎,就越盲目。正因爲如此,在幾何學中(這是迄今爲止上帝所喜悅的唯一科學)人們開始解决他們話語的意義,他們稱之爲定義(Definitions),幷把它們放在計算的開始。

繼續可知,任何一個渴望真正知識的人,都有必要去研究以前作者的定義,或者在他們被忽略的地方加以糾正,或者自己制定這些定義。因爲一開始錯誤的定義會使得通過後面的計算將錯誤放大,所以那些相信書本或者權威的人,就像那些把許多小總結歸納成更大的總結的人一樣,不去考慮這些小總結是不是正確的,直到最後發現錯誤是顯而易見還不懷疑他們的第一個理由,以至于迷失了方向。

因此,言語的首要任務是正確的名稱定義(Definitions),是獲得科學(Science)的關鍵;而在錯誤的定義或沒有定義時,是語言的第一種濫用。所有虛假和無意義的信條都是從這出發,這些信條使那些從書的權威而不是從自己的思考中得到指導的人,在面對無知的人時,就像擁有真正科學高于無知的人一樣。在真正的科學(true Science)和錯誤的學說(erroneous Doctrines)之間,無知(Ignorance)是在中間的狀態。自然的感覺和想像力,不受人的荒謬和錯誤的影響。自然(人類天生的感覺和想像能力)本身是不會犯錯的,但當人類擁有豐富的語言後,他們要麽變得比普通人更聰明,或者更瘋狂。沒有文字,任何人也不可能變得非常聰明,或者(除非他的記憶被疾病或器官結構不良所損害)變得極其愚蠢。關鍵在于智者一切結論最終是根據自己的思考得出,而愚者是全部通過他人來得到。

我在讀這一段的時候,不自主驚嘆霍布斯對于“語言”這種看似無需討論的概念可以進行如此鞭辟近裏、令人折服的論述。語言的出現使得人類獲得了超脫于動物的智慧和能力,但是在帶來各種效用的同時也帶來了語言才有的假(False)的這個副産物。電視上的各種節目的播報、書店裏琳琅滿目的各種書籍、一個國家的政府不都是在通過語言來傳播他們各自的想法嗎?爲什麽不論是當年的德國納粹還是至今的中共都十分强調宣傳的重要性呢?毛澤東說:“筆幹子槍杆子,革命就靠這兩杆子。”也是强調了利用語言傳播它們的思想的重要性。民衆如果不具備基本的對于語言的正確認識,就很容易被欺騙而輕信,從而做出錯誤的選擇,即使可能很多時候是大多數人的意志。郭文貴先生說“共産黨以假治國”,根本就是它明白語言的重要性,强行灌輸它的思想,與此同時民衆缺乏基本科學的素質——有點近似西方人說的Common Sense,從而使得顛倒黑白、以悲爲樂、指鹿爲馬的事情不斷在中國上演。霍布斯告訴我們明辨是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明白字詞的真正意義和它們之間的邏輯關係,才能不被華麗的語言外表所欺騙。典型的例子就是當年溫家寶總理的“多難興邦”之說,“多難”——對于國家來說無非是自然灾害、反叛暴亂、戰爭之類的不幸事件;“興邦”——無非是指國家富强、人民幸福景象。從字面的定義來說,這兩者顯然沒有符合邏輯的因果關係。那爲什麽溫家寶總理會在汶川地震時寫下這四個字呢?無非更多是他的政治需要,安撫民心的需要。也許對于社會穩定是不錯的發言,但是對于中國人來說無疑是一種赤裸裸地道德强奸。

“篇幅有限,先談到這,至此我們瞭解到了認識語言的正確知識。語言是區分人和動物的一項極爲重要的能力,我們應該珍惜善用它,而不被對于它的不當使用而傷害,這對于習慣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社會規範的中國人來說更是亟需學會的能力。”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