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俺們村長那點事(過往篇)

作者:美國紐約七星會農場|跟隨戰神

編輯、美工:滅共小宇宙

我從小生活在中共統治下的北方平原的一個普通農村,村里有上千戶人家,幾千口人,在當地算是比較大的村莊。小時候正處在砸爛私有製,大力發展以人民公社為代表的公有製的時代。我的童年就是在社會主義如火如荼地摧殘人性、明目張膽地掠奪私財的環境下度過的。

人民公社的組織分為三級,即公社(相當於現在的鄉鎮)、生產大隊(相當於現在的村)和生產隊(現在已經取消)。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單位是生產隊,所有村民都被分配到生產隊中。中共每年都為每個公社下達生產任務指標,公社將指標逐層下達,農民所有生產由中共統一計劃及統一收購,農民所需的商品則由中共分配。其實質就是乾著比牲口還累的活,吃著比牲口還差的飯。

我們村就是一個生產大隊,設置了六個生產隊,我們家被分配到了第五生產隊。勞力(當時能夠承擔勞動任務的人員一律稱為勞力,從稱呼就可以看出中共對農民的蔑視)的任務就是日出而耕日落還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勞動勞動勞動、幹活干活干活,拼命地完成公社下達的任務指標。

記得當時的大隊長(相當於現在的村長)姓王,中等個,有點駝背,黑黑的,永遠陰沉著臉,就像佈滿烏雲的天。唯一的一次笑就是在他娶兒媳婦的那天,說實話看慣了他殭屍般的臉還真不適應他的笑,被強行撐開的嘴巴露出長期煙熏茶泡的黑牙,而且參差不齊、錯落無致,臉上撕裂般的皺紋讓你懷疑見到了地獄中正在受酷刑的小鬼兒。當然,全村人都去了,不僅捧上僅有的錢財、自家珍藏的物品還有就是滿臉的笑容(當時真不明白怎麼沒有人在他醜陋的臉上狠狠地搗上一拳) 。兒媳是全村最美的姑娘,兒子卻是全村最醜的小伙之一,不過按照唯真不破的原則講,確實比他爹好看多了。

村長家的婚禮花掉了我家僅有的一點積蓄,快年根了,媽媽為籌備年貨犯急,還好孩子們的要求很低,有口飯吃就行了,但是過年的新衣服算是泡湯了,直到多年後我對這件事還耿耿於懷。

村民所有的生產過程由生產隊支配,非農民個人決定的,農民所得是由工分決定。一個成年勞力的最高分是每天8工分,最低是每天1工分。大隊會計負責記錄和統計每個村民的工分,但是決定村民是8工分還是1工分甚至0工分的權力在村長,根據你的表現和貢獻給你打分,當然村長是看你對他的貢獻打分,這樣大家就不難理解全村都去參加王村長家婚禮的原因了。

每年年底大隊開始算賬“分紅”,當然,你分到的可能不是紅。工分的價值是大隊減去上繳國家及公社福利開支的平均數,這個平均數可能是正數也可能是負數,沒有完成上繳國家及公社福利開支就是負數,明年就需要超額完成才能把今年的負數補上,有時需要幾年才能補上。

村里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家庭都是負數,年底不但一分錢分不到還欠生產大隊的錢,除非你家六口人中有5個勞力,才有可能是正數。印像中最好的一年我們家分紅了五百多元,這是在家裡九個人中八個是勞力,就我一個吃閒飯的基礎上實現的啊!五百多元在當時可是天文數字,蓋房子、娶媳婦全靠它了。

當然王村長例外,他既拿工分又拿公社的補助,更重要的是全村的人都是他搜刮的對象,所以他才能常年抽煙卷、喝花茶,油光滿面的臉、漆黑的牙是他身份和地位的象徵,見到公社領導每每他都會諂媚地露出黑黑的牙齒。

整個中共國把農民死死地按在土地上,沒日沒夜的勞作耕耘,在那個年代沒有高考、沒有招工,農民的孩子想走出莊稼地、走出大山難於登天。忽然間來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公社給了一個名額,可以到供銷社上班,將來有可能轉成居民戶口,也就是說有機會脫離農村,從農民步入居民。全村人興奮了,盤算著自己和兒女們何時能去報導上班,跨上人生巔峰!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條件來了,必須是當過兵的,這下一片哀嚎,就剩幾十個複員軍人了,這也無可厚非,畢竟要從保衛過黨的黨衛軍中選人,幾十名退伍軍人又開始失眠了。條件又來了,必須是某年入伍當兵的,這下大家都傻眼了,痛恨自己為何不在這一年當兵,有哭的就有樂的,有兩個人符合條件,其中一個就是我的哥哥,哥哥興奮的一夜沒睡,天大的好事就要砸到自己頭上了,擱誰都會興奮的睡不著。然後,條件第三次來了,而且比前兩次來的更快,第二天來的,比大姨媽勤快,一月之內來了三次,什麼樣的身體才能承受!

哥哥落選了,這次對哥哥的打擊太大了,整整消沉了半年。關鍵是第三次的條件非常狗血:供銷社招的是做飯的,哥哥當兵是通訊兵,另一個當兵的在部隊是飼養員——餵豬,符合條件。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另一個當兵的”當然是王村長的兒子,娶了全村最漂亮姑娘的那位。

這是一的徹頭徹尾的騙局,打著公開公平的旗號,完全就是為村長兒子量身定做的招工,言堯舜之詞行桀紂之行,這就是共產黨,從這件事可以看到共產黨從下到上的卑鄙!無恥!下流!

人民公社始於1958年,亡於1984年,整整折磨和殘害了三代人,村長之惡是製度之惡、是體制之惡、是CCP之惡!其實我早已對王村長釋然了,從某種意義上講他也是受害者,只要這個體制還在,只要共產黨還在,那麼中華大地仍然是惡行滿地、仍然是滿目狼藉。

現在的村長會比王村長好嗎?答案是否定的,比王村長有過之而無不及,敬請期待下一篇:《說說俺們村長那點事》(現實篇)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