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寄語】赤化來勢洶洶通識教育被淪陷

編撰:心聽見

審核:MY

教協綜合了教育界的十條質詢,要求楊潤雄認真回應並交代。公開信指出,當局是次「謀殺」通識科,基本上推翻了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的建議,以行政主導凌駕課程及考評檢討的專業自主和既有程序,無視港人的一切質詢心聲,可見教育部已經被淪陷無疑。事實上香港回歸以來,在學校推行中共模式教育已經不可避免,為了實現單一的中共灌輸式洗腦教育,中共對香港民主自由體制下的教育一直虎視眈眈,因為香港教育源用西方自由的教學模式觸動了惡魔中共獨裁者的神經,而在獨裁者的統治世界裡是不允許自由教育這個概念存在。

從小被灌輸“愛黨國教育”陪伴長大的我,要感恩爆料革命,我的質疑被證實而清醒,筆者也來感言一下中共洗腦教育的邪惡,在中國整個社會沒有言論自由,教育媒體機器形成了只有一種聲音,對自由教育一無所知,而經歷過赤色恐怖的洗腦,專制強權和暴力使整個社會的人民幾乎都失去了獨立思考自由思維,顯而易見,達到中共想要的愚民效果,就像我們小學生守則第一條一樣:“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熱愛共產黨”,被中共灌輸的所謂愛國意識形態控制了獨立思想,大部分人都活在被謊言欺騙中,然而“社會主義接班人”這句話我們不會陌生,非常可悲,直到現在被中共忽悠的人們,還真的以為自己就是社會主義未來的接班人,小孩子是祖國末來的花朵。而在現實中的中共政權一直都是紅色基因世襲。殊不知道,都被奴役馴化成韭菜似的“納稅接班人”還渾然不知。只有所謂的愛黨國教育,也不會讓我們有公民教育,所以我們從來沒有就公民的意識只有盲從,形成黨國不分的畸形“愛國思維”。不但成為維持中共經濟繁榮勞動機器,甚至被所謂的愛國言論綁架被利用成為小粉紅“炮灰”,不能自我。

正因為通識教育在於“育”而非“教”,教育不是車間裡的生產流水線,製造出來的都是同一個模式、同一樣的思維,是開發、挖掘出不同個體身上的潛質與精神氣質。通識教育是要“孕育”出真正的“人”而非“產品”。而中共模式卻是背道而馳,為了鞏固邪惡獨裁政權永存不倒,人民不能有獨立思想,其實只有非法政權才會害怕人民有獨立思考,害怕被質疑反思追求真相,而惡貫滿盈的中共害怕漏洞百出的謊言被識破,流氓邪惡政權不保,所以洗腦基本功就被從小抓起。灌輸式的教育使我們從小不可以質疑中共灌輸的“真理”。

中共想都想不到,離中共暴政極權統治範圍近在咫尺,源於西方民主自由體制普世價值觀的香港,卻成了動搖暴政極權的導火線,正因為去年反修例運動中,中共見識到了自由教育思想的影響力,害怕對其邪惡政權造成的不安穩,中共邪惡窮凶極惡的嘴臉,也因此原形畢露,用邪惡暴力手段對香港人的政治打壓,有目共睹,香港教育首當其衝被植入中共模式,通識教育成為被政治惡法綁架的改革對象。

然而通識教育在香港是史上最爭議性的學科,是香港三年制高中的核心科目之一,2009年起成為高中必修科目,2012年成為香港中學生進入大學必考科目之一。去年《逃犯條例》修訂引發年輕人占主體的一波波抗議活動,在香港,小狗獻媚的建制派政界人士及中國官方媒體歸咎於通識教育「教壞年輕人」。自從2012年“文憑考試”以來,港共政府的狗腿子就開始加劇對通識教育追擊。直到去年的反修例風波不斷,而我們看到的是,奴顏婢膝的林鄭政府跟中共暴政狼狽為奸,強暴民意,暴力血腥鎮壓和平表達意願的市民,讓世界人民見識到極權暴政的邪惡,如何將一個和平穩定的民主自由社會被毀之一旦,而無恥的林鄭政府不但沒有反省自己的錯誤,卻把造成社會的動盪不安歸咎占主體抗議的學生年輕人。抹煞了港共政府包庇惡警無法無天的暴力執法行為,令人髮指。

眾所周知,惡法帶動之下,香港教育局長楊潤雄不負中共所託完成任務,將中共洗腦模式教育逐漸引入香港,普通話教學,教科書被刪改,思想被統一,而將邪共極權劣跡班班的歷史惡行,被文過飾非。施政報告中亦見到對通識教育窮追猛打,教育工作者也不能倖免,得到惡法的照顧。想要香港下一代如同中共國一樣變成政治文盲,成為被奴役待割的韭菜。

面對一個不是人民意願選舉產生的政權,港人意見無處訴求。而在邪惡的中共獨裁專制統治下,香港人仍在堅持多種形式的反抗,正因為香港人BE WATER的韌性,才引起國際上的關注和贏得全世界人民的尊重,同時看清中共邪惡力量的真面目,勇敢的香港人不畏強權堅持信念的付出沒有白費,令人欣慰。事實證明,香港的百年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已經根深蒂固,也不會因極權強橫殘暴的打壓而消失,然而沉默不是懦弱。這個不是民選的非法政權–中共意圖向被操控者灌輸意識形態的思想,終將失敗。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