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喚惡魔就會為惡魔所用:從“烏雲行動”到“回形針計劃”

撰稿:澳喜農場 喜媽 三只松鼠

审稿:Jenny

网络截图


 
二戰快要結束時,美蘇兩大同盟國都在德國搶奪人才資源。進攻德國本土時,德軍的研究設施逐項被聯合情報目標小組委員會(CIOS)接收,全面收集相關的文件和材料、刑訊德國科學家等。美國之後又成立了聯合情報目標局(JIOA),任務就是充分利用德國的科技資源,幫助美國發展最新的火箭和生化武器,以便與蘇聯進行競爭。以美國為突出,政府制定了“烏雲行動”,其後改為“回形針計劃”,目的都是為了躲開公眾的道德和公義的譴責,迂回達到原定的規劃。可是筆者認為,惡魔就是惡魔,因為,召喚惡魔就會最終為惡魔所用。沒有道德和底線的技術進步,其實從長遠的人類發展來說,就是災難就是退步。

為什麽要取名為“回形針計劃”呢?就是因為很多有納粹背景的德國科學家,其簡歷是經不起嚴格的審查和篩選的。因此,有關部門就在這些科學家的個人資料上加上壹枚回形針以為暗示和區分,躲過了相關的核查。哈利-杜魯門總統雖然批準了“回形針計劃”,卻禁止了在之後對納粹成員和納粹積極份子的技術招募。當時,在美國國內形成了共識,就是盡可能抹除與納粹相關的東西。可是,JIOA和作為中情局前身的OSS,卻通過消除和粉飾這些納粹背景的德國科學家的戰爭罪行證據,而讓他們可以更好地為美國服务。

可是,人們所不知道的是:這些與納粹有關系的德國科學家,很多科技的進步和成果,都是建立在對人們的傷害前提下。比如希特勒的禦用生物武器研究專家布洛梅,他壹人就與波蘭3.5萬人的生命代價有關。再比如,引進美國的納粹精英設計師和化學家奧托-安布羅斯,他是包括奧斯維辛集中營在內的多個集中營的建造者和管理者。再如,塔崩實驗,有大量的士兵自願參與,接受暴露在低濃度的塔崩神經毒劑中。我們當然也從歷史文獻中,看到有很多德國科學家還是處於對自己的反省和悔恨中,有著自己的覺知和良心發現。他們部分地也在這些與“回形針計劃”的人群中。然而,這並不能改變整個計劃的非道德性和非正義性的方面。

當然,在這個計劃下,美國的確占領了世界的發展先機,成為二戰之後各個領域都極為發達的“巨人”。很多讀者朋友,也許並不知道馮-布勞恩是誰,但是壹定都知道偉大的登月旅行和阿波羅計劃;妳不壹定知道斯特拉格霍爾德,但是誰都知道登月宇航員阿姆斯特朗;不知道本津格,但是妳壹定用過耳溫計。科技是力量,但不代表它本身就是積極推動文明的力量;如果不能用道德的準則來核定科技,科技也可以變成惡魔工具,變成文明退步的促成和生靈的傷害來源。

筆者認為,今天,我們在2020年的世界冠狀病毒大爆發的疫情中,再次看到了科技力量在背離道德底線方向上的破壞性和滅絕性。我們從“烏雲行動”到“回形針計劃”中這個歷史的發生是不是該重新反思,再次從現實仍然在發生著的慘劇沈痛地領受教訓呢?為了得到更飛躍到科技進步,卻交由魔鬼去代行其職責,把技術變成惡魔生發利益的工具,那這個代價最終是誰在承擔呢?是全體人類,是每壹個人,包括技術研發人自己。我們應該放下科技在利益上的追逐,回到人性的本心和善願,不要犧牲了道德公允而朝向金錢資本,否則就是得不償失。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Bibliography:

book.douban.com., (2015). 回形针行动. [online]. book.douban.com. [Viewed 15 December 2020]. Available from: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593737//

乔民杂谈., (2020). 二战特别行动:瓜分德国,且看盟军回形针计划. [online]. yidianzixun.com. [Viewed 15 December 2020]. Available from: 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Pnjujl9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