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在即,澳大利亞做好準備了嗎?

12月18日坎培拉的清晨,澳洲外交部長佩恩女士(Marise Payne),發推文,

“我的朋友 @SecPompeo (邁克蓬佩奧國務卿)在我們應對本地區挑戰的過程中,壹直是澳大利亞的重要夥伴。我們今晚的談話,反映了我們共同的價值觀,我們的聯盟是如何成長的,以及它將繼續在地區安全和繁榮中發揮關鍵作用。”

在剛結束的佩恩外交部長與蓬佩奧國務卿的通話中,澳美達成了以下共識;

蓬佩奧國務卿與佩恩外長再次確認了美澳同盟的力量。這壹同盟基於民主、人權和法治的共同價值觀,共同的戰略利益,以及我們持久的“兄弟之誼”。國務卿與外長還討論了以下內容與日俱增的重要性:“四方會談”共同努力來推進壹個自由開放和包容的印度-太平洋地區,以及我們持續進行協調以抵制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我們經濟愈發嚴重的威脅。

此前數小時,(12月17日)澳大利亞早間廣播節目主持人John Laws采訪莫裏森總理時,總理在關鍵問題上表達了自己的意見,總結摘錄如下:

東北部交通上,太平洋公路升級為雙車道,從Hexham壹直到昆士蘭邊境。

在對中共政府的關系上,莫裏森總理的態度是,“我們是壹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我不是說黨派意義上的自由,但我們是壹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我們是壹個以市場為基礎的經濟,而不是國家管理的經濟。所以我們做的事情是不同的,我們不會妥協任何這些原則。而這不應該成為壹個問題。而當我們在重要問題上有意見時,比如人權,或者大流行病或者類似的事情,那麽很明顯,這就是妳在自由民主制度下所做的事情。妳壹直是壹個廣播員, 和記者很長壹段時間,約翰,妳在壹個自由的國家壹直擁有壹個開放的麥克風。這也是我們在這裏慶祝的事情之壹。”

在對共貿易上,莫裏森總理表示,“這需要時間。世貿組織總是這樣,但他們是這裏的裁判。而中國壹直說他們會尊重世貿組織的規則。我們當然會尊重。這些規則對世界貿易非常重要。但這不僅僅是它們的文字,還有它的精神。所以我們要把大麥問題提交給世貿組織。目前還有其他壹些問題,我們正在評估下壹步的行動。但我的意思是,我們的出口行業時常會出現中斷。妳會記得歐洲共同市場。”

“這對澳大利亞的出口商來說是壹個巨大的破壞。但澳大利亞挺過來了,它適應了,它創新了,它克服了,它建立了自己的產業。而我們在中國出口市場的大部分、很多增長都發生在過去的五六年裏。這就是大部分增長的地方,資源已經比這更久了。因此,只要他們繼續,我們將與各部門合作,應對這些變化。但歸根結底,壹個好的交易是雙方都受益的。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是澳大利亞和中國之間長期以來的交易。但是,我們不能通過放棄我們作為澳大利亞人的身份來解決這個問題。我的意思是,沒有壹個澳大利亞人會希望這樣。我真的很感謝大家在這方面的壹貫立場。”

Law問:中國正在離澳大利亞北部只有160公裏遠達魯島上建造壹個魚類加工廠,妳是否擔心他們會開始在我們的海域捕魚?

莫裏森總理說,當非法捕魚發生時,那是在奪取人們的生計和主權生計,不僅僅是影響澳大利亞,而是影響整個印度尼西亞或太平洋島嶼,這就是為什麽這些國際法律和規則如此重要。如果我們在世界各地沒有這些基於規則的體系,那麽事情就無法正常運轉,人們就無法有把握地去生活和謀生。我們希望每個人都能做到這壹點。這不是任何壹個國家的問題。這只是全球的法治。我們尊重這壹點,並呼籲其他所有人也這樣做。

在中共病毒疫情方面,莫裏森總理說,失業率下降了幾個點,11月又增加了9萬個工作崗位。他對本國的情況感到樂觀和驕傲。

Law: 這是壹個非常有趣的時間壹般。我是說,先是火災,然後是洪水,然後是大流行病。現在是不是受夠了?

總理:我是壹個基督教信仰者,約翰,它讓我堅持下去,今年我花了不少時間,和壹些人壹起禱告,為此我磨損了多少膝蓋下的毛毯。我可以向妳保證。而且在許多和大多數情況下,他們已經得到了(上帝的)回應。”

Law:聖誕節新年期間的休假計劃?

總理:今年聖誕節,我期待著和家人度過沒有父親的第壹個聖誕節。妳知道,在歐洲和美國和許多地方仍然在疫情封鎖狀態,但是我們的邊界是開放的,就像我們壹起努力實現的。我認為澳大利亞人可以為自己感到驕傲。壹月後,副總理接管壹周,我們會在家裏和附近度過假期,不會走太遠。

我們從澳大利亞總理在目前與中共國緊張的貿易關系之下,仍然保持對信仰、保衛國家、自由價值觀壹貫堅持的態度。連“任性”的佩尼外交部長都改口稱蓬佩奧國務卿為朋友,壹改之前堅持“澳洲與貿易夥伴關系”的說法。筆者大膽猜想,美國正在緊鑼密鼓的戰爭籌備中,各國聯盟嚴陣以待,我們期待聖誕節前拉起正義的炮響,這樣元旦後總理就可以和家人小聚暢飲澳洲紅酒了。當然,前提是中共團夥頭目喪心病狂的惡戰被及時和成功地攔截阻擊完畢,墻內有識之士的同胞堅決與犯罪團夥劃清了界限,做出了正確明智的決定和行動。

當然即使莫裏森總理沒有對形勢過於樂觀和低估,我們也要做好不樂觀的準備,正如澳洲自由黨參議員吉姆-莫蘭( Jim Molan)所說,他對2021年的預測是,”可能會與中國發生擴大的灰色地帶沖突 “或 “實際戰爭”。 “不幸的是,我會說比COVID和火災更糟糕的事情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 他對天空新聞主持人保羅-默裏說,”概率很低,但我們必須做好準備”。 這是在整個2020年兩國之間的外交緊張局勢加劇之際發生的。 (評議,其實不僅如此,這將是在美國吹響滅共號角進行反擊,全球正義同盟醒來時、各種力量博弈後及時跟進而發生的。)

新聞來源 Twitter of Marise Payne, 天空新聞,澳洲政府網https://www.pm.gov.au/media/statement-us-presidential-election

https://www.state.gov/secretary-pompeos-call-with-australian-foreign-minister-payne-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1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