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勝選之路中佩洛西暫代總統的可能性有多大?

蒙特利爾皇家山戰友團Spirit
校對 上傳 雲起時

圖片來源:bemama

The Hill 12月16日發表了喬治梅森大學沙爾政策與政府學院的副教授傑裏米-D-梅耶爾(Jeremy D. Mayer)的分析文章。文章中指出最高法院駁回了德克薩斯州的訴訟,但這不是結局,川普還有壹張牌要打,這張牌取決於國會中的共和黨人對川普的支持度。

選舉人票投出後,還需要被國會接受。根據法律規定,參眾兩院在1月6日壹起開會,如果有任何壹個州的選票受到參眾兩院某位議員的質疑,參眾兩院必須分別開會,對質疑進行表決。鑒於有126名國會議員簽署了德克薩斯州推翻拜登勝選的訴訟書,而且許多共和黨參議員也沒有接受拜登為當選總統,所以有些州會受到挑戰。

有趣的是,控制選舉的聯邦法律–《選舉計票法》(ECA),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不透明,而且從未得到充分的利用。它甚至可能不符合憲法。

現任副總統將主持的國會將是1月3日宣誓就職的新壹屆國會。 新壹屆眾議院以民主黨的微弱優勢,將否決任何挑戰。但參議院呢?可能會出現非常不同的情況。

按目前參議院52席共和黨人對48席民主黨人來估算。但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本-薩塞(Ben Sasse)、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和麗莎-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R-Alaska)都說拜登贏了,所以拜登在激烈的投票中有可能勝出。即使參議院投票支持質疑,《選舉計票法》還有壹個平局條款,即如果參眾兩院意見不壹致,任何經本州州長認證的選民名單都會被接受,在這種情況下,傾向拜登的選舉人票將被接受。因此《紐約時報》認為,共和黨對選舉人票的挑戰將是徒勞的。

但如果參議院從未完成投票呢?選舉人票法規定,每次質疑的辯論時間不得超過兩個小時。訴訟中質疑了四個州(喬治亞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這將產生四次質疑共有八小時的辯論,但這八小時的辯論,可以輕易延長為好幾天。

法律規定可以集體或單獨挑戰選舉投票。當然,像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這樣精明的法律頭腦,不是對每個州,而是對每張選舉人票分別提出質疑。而作為拖延戰術,川普的支持者還可以質疑宣布拜登勝選的每壹個州,甚至特拉華州。目的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拖延,阻止《選舉計票法》的 “平局 “條款發生。

《選舉計票法》下的主持人是邁克-彭斯。預期他將以對共和黨非常有利的方式解釋規則,以幫助共和黨將任何決議推遲到1月18日左右。

接下來是終局的演習。憲法規定,如果沒有選舉團獲勝者,由參議院選出副總統,眾議院選出總統。參議院聲稱沒有選舉團結果,就選彭斯。他可以推翻選舉,美國政治中的原始仇恨和兩極分化已經表明,沒有任何先例或安全的法律適用。

與此同時,眾議院的民主黨多數派不能選拜登,因為選總統時,眾議院按州代表團投票,而共和黨控制著更多的眾議院代表團。

眾議院民主黨絕不會讓這種投票發生。但按順序繼承人是誰呢? 如果在1月20日中午前沒有總統, 總統繼任法就會生效。按順序繼承人是誰呢?共和黨人會說,總統之位是空的,但參議院做了自己的工作,選了彭斯做副總統。民主黨會說,整個過程是非法的、違憲的,因此下壹個接班人是眾議院議長,大概是南希-佩洛西。

到了1月20日中午,將可能產生僵局和壹個空空的總統席位,川普會在推特上宣告總統應該還他,民主黨人說總統是佩洛西或拜登,而壹些共和黨人則暗暗希望是彭斯。

最高法院沒有可能拯救拜登,可能會裁定這是政治問題,不可審理。法院沒有明確的憲法原則或法律可以適用。

參議院投票選擇彭斯的最後行動可以通過兩種方式來阻止。首先,少數共和黨參議員可以把票投給副總統當選人卡馬拉-哈裏斯,表面上看她的票是贏了。這也等於他們政治生涯的結束。

如果做不到這壹點,民主黨參議員將不得不拒絕出席以達到參議院的法定人數,這將意味著兩院都不會選出贏家。根據第12修正案,必須有三分之二的參議員出席。如果34名民主黨人離開議會,他們可以阻止選擇彭斯為副總統的可能。如果他們這樣做,那麼所有的共和黨延遲將導致取代拜登的是代理總統南希-佩洛西,直到確認以合法選票勝出的真正總統。

從現在到合法總統的宣誓就職,還有壹段艱辛的路程。各種極端情況的復雜演繹,在2020年大選中都呈現出來,讓我們好好地學習了美國的選舉制度和憲法。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