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報道: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之總結與猜測

內新聞/素材:Lelouch.G.Zero 校對:α-Vega

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0日晚間路德時評,路德先生又一次提前告訴我們即將發生的大事,美國即將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中國共産黨作爲一個群體,它不是政府或國家,定義爲跨國犯罪組織在法理上是沒有問題。

小編對此作了一些資料搜集、驗證和總結,文章比較長,摘要如下:

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短期內更可能的是「總統行政命令」或者「司法部命令」,而不是國會,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報告起很大作用,更換司法部長、副部長對行動有利。
美國打擊跨國犯罪組織的曆史回顧。特朗普總統早在上任之初,就發出了打擊跨國犯罪的總統令。2018年10月15日,司法部長定義了MS-13等5個跨國犯罪組織,並成立對應的工作組。2019年8月,MS-13工作組升級,可以調動全部政府的力量來打擊跨國犯罪組織,甚至使用「反恐法」的調查特權。這個案件爲我們展示了,美國如何用國內法起訴跨國黑幫頭目,並實施跨境抓捕行動,對以後把類似行動用在中共身上提供了參考借鑒。
仍然需要「國會」通過起訴中共的法案。新中國聯邦有情報、資金、人脈和戰友,只有代表中國老百姓的新中國聯邦才能在滅共後保障美國利益集團的資産,只有新中國聯邦有資格和美國利益集團的談判查抄中共資産後的利益分配,只有新中國聯邦有能力推動滅共法案的過會。希望能和西藏人、維吾爾人及其他新疆人、內蒙人、其他少數民族人、法輪功、其他宗教團體和其他受迫害人士等等,大家一起精誠合作,共同滅共。最後,對H.R.8491法案的相關信息做了總結。

1 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有幾種途徑?哪個可能性更大?

至少有3個途徑:a, 國會立法。b,總統行政命令 。c,司法部命令。

實際上3個途徑歸根結底都是要由司法部下命令,並由司法部執行。區別只是授權方是國會,總統還是司法部長,以及授權範圍到底有多大。

由「國會」授權的權限級別最大,因爲國會是最高權力機構,可以立法制訂規則,修改規則,可以做任何事。比如,可以對中共黨員采取什麽行動,是不是可以用外國情報監控或用反恐法案規定的監聽等級進行監聽,可以查抄哪些黨員的資産,隱形的私生子女、白手套代持的資産是不是包含在內,反黑法(RICO)規定的3倍懲罰是不是仍然適用,等等,國會都可以立法決定。除了授權司法部做事,還可以給司法部調配其他資源供其使用。小編最希望由國會推動做這件事,但是國會立法流程往往非常耗時。

以去年的「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爲例(S.1838 – 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 of 2019),從6月13日提交到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到11月27日總統簽字[1],雖然已經使用了快速通道,還是花了5個月才通過。

有更快的,「維吾爾人權法案」(S.3744 – 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 of 2020),這個法案從5月14日提交參議院到6月17日總統簽字[2],只花了一個月,這個法案之所以這麽快,可能是因爲有相關的法案已經討論了一兩年了,一直沒能通過,這個法案可能是相關法案的縮水版,把有分歧的條款刪掉後,議員們能達成一致的情況下才提出的,所以5月14日提交當天就在參議院進行了快速表決,無異議一致通過,大幅減少了討論和排期等流程。

而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之前並沒有相關的法案在討論,路德說這個很快就能通過,那麽走國會的途徑的可能性不大。而「總統行政命令」和「司法部命令」是立刻就可以做出的,所以走這兩個途徑的可能性比較大。

路德在直播裏多次提,「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會議。這個會議的參與者有各個利益集團的代表,這個會議不僅討論了中共是跨國犯罪組織的證據,而且討論了能不能執行。如果光是定義,不能把中共繩之以法,反而會影響美國的威望,那還不如不做。「國家安全委員會」是總統的下屬,可以推測走「總統行政命令」的途徑的可能性很大。

此外,在巴爾即將離職,由傑夫-羅森(Jeff Rosen)代理司法部長,理查德-多諾休(Richard Donoghue)代理副部長的情況下,走「司法部」的途徑的可能性也很大。

代理司法部長羅森和巴爾有交集,他們是Kirkland & Ellis律師事務所的同事,巴爾要求特朗普把羅森任命爲自己的副手,這個人在上任前,民主黨曾擔心他的立場太過偏向共和黨。因爲他雖然是律師,但是沒有擔任檢查官的經驗[4][5],所以這個人可能只是幫特朗普或者共和黨在司法部位置上卡位的人,而不是實際操刀做事的人。

司法部代理副部長多諾休,曾經在第82空降師服役,之後在軍隊法律部門工作,擔任過軍事法官、檢控官、防禦顧問等職務。2000年起在紐約東區法院擔任助理檢察長,2018年,作爲紐約東區檢察長,辦理了打擊跨國犯罪組織MS-13和錫那羅亞卡特爾的多起案件,起訴過邪教NXIVM。他還是Q在2018年5月15日提過的人[22]。值得一提的是,對「華爲」公司和「孟晚舟」采用反黑法(RICO法案)起訴,是在他的監督下辦的[3]。他接任代理副部長,無疑是非常合適的,他的軍方背景適合應對現在紛繁複雜的戰時情況,他的對華爲和孟晚舟采用反黑法的經驗也正好可以拿來用在其他的中共黨員身上。

多諾休有羅森沒有的,在司法部的長期工作經驗,所以很可能擔當司法部實際事務的「操盤手」。此外,請大家不要小看了司法部副部長的權限。2018年,當時的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就是用副部長的權限任命了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爲特別顧問的,穆勒作爲特別顧問的調查權限特別大,給特朗普總統的通俄門和彈劾事件帶來了很大的麻煩。12月16日路德說特朗普總統會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拜登硬盤門和大選作弊。實際上,類比羅森斯坦任命穆勒,不需要特朗普出手,副部長多諾休,就可以做出這樣的任命。

2 美國打擊跨國犯罪組織的曆史回顧

跨國犯罪組織是美國的國家安全的威脅之一,做出這個判斷的並不是特朗普總統,在他之前的奧巴馬政府已經做出了這樣的判斷,並制定了相關的國家安全戰略[6]。但是特朗普總統加強了打擊力度,要求全部政府機構通力合作(whole-of-government),提高了司法部打擊跨國犯罪組織的優先級和權限[7]。

在2017年2月9日,特朗普總統剛上任不久,就連發3個總統令:

13773號總統令,執行與跨國犯罪組織有關的聯邦法律和防止國際販運活動(Enforcing Federal Law With Respect to Transnational Criminal Organizations and Preventing International Trafficking)。

在這個命令中,特朗普總統要求司法部提高打擊跨國犯罪組織的優先級,要求所有聯邦機構在法律允許的情況下,最大限度地與聯邦執法機構分享信息和協調。這個命令增強了司法部的權限,使得司法部在打擊跨國犯罪組織的時候,可以調動其他情報部門的資源[8][9]。

13776號總統令,成立打擊犯罪的保護公衆安全的工作組(Task Force on Crime Reduction and Public Safety)。

在這個命令中,特朗普總統要求司法部成立打擊犯罪的保護公衆安全的工作組。要求查明現有法律中的缺陷,這些缺陷使它們在減少犯罪方面的效力降低,並提出了可以頒布的新立法,以改善公共安全和減少犯罪[10][11]。

13774號總統令,預防針對聯邦,州,部落和地方執法人員的暴力(Preventing Violence Against Federal, State, Tribal, and Local Law Enforcement Officers)

在這個命令中,特朗普總統要求司法部研究在現有法律下增強對執法人員的保護,以及研究提出新的法律或增加量刑懲罰,來保護執法人員的安全[12][13]。在2020年末的今天回顧這條命令,在見證了衆多起BLM和Antifa犯罪行爲後,我們可以看出特朗普總統的判斷是多麽的正確。

2018年10月15日,當時的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已經根據上述總統行政命令,安排聯邦調查局、緝毒局、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和司法部刑事司,去評估威脅美國及其盟友安全和繁榮的首要跨國犯罪集團,並得到了評估結果。 根據評估結果,司法部長塞申斯將以下跨國犯罪集團列爲首要威脅:

薩爾瓦多幫(MS-13)
哈利斯科新生代卡特爾(Cartel de Jalisco Nueva Generacion (CJNG))
錫那羅亞卡特爾(Sinaloa Cartel)
墨西哥灣家族(Clan del Golfo)
黎巴嫩真主黨(Lebanese Hezbollah)。

這5個跨國犯罪組織,黎巴嫩真主黨可能知名度比較高,其他4個組織都在中美洲、墨西哥,性質比較相似。哈利斯科新生代卡特爾和錫那羅亞卡特爾都是墨西哥的販毒組織,哈利斯科州(Jalisco)是墨西哥中西部的一個州,錫那羅亞州(Sinaloa)是墨西哥西北部的一個州,與美國加州相鄰。墨西哥灣家族(Clan del Golfo)主要在巴拿馬,和薩爾瓦多都在中美洲。

打擊跨國犯罪組織的工作組由「司法部副部長」領導。針對每個跨國犯罪組織成立一個工作組。

MS-13工作組由紐約東區檢察官辦公室的助理檢察長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領導。 達勒姆在聯邦調查局的長島工作組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該工作組逮捕了數百名MS-13成員。

CJNG工作組由刑事司麻醉品和危險藥物科的檢察長布雷特-雷諾茲(Brett Reynolds)領導。 雷諾茲曾領導對毒販卡特爾的多項調查,起訴了該卡特爾的一些最高級別成員。

錫那羅亞卡特爾工作組將由加州南區檢察官辦公室的助理檢察長馬修-薩頓(Matthew Sutton)領導。 薩頓助理檢察長起訴了幾名錫那羅亞的頭目,繳獲了數百萬美元的毒品收益和數千公斤的毒品。

墨西哥灣家族工作組由佛羅裏達州南區檢察官辦公室的助理檢察長羅伯特·埃默裏(Robert Emery)領導。 埃默裏已經對墨西哥灣家族的最高領導進行了定罪,其中包括指揮1000多名武裝人員的頭目亨利·德·耶稣·洛佩茲·隆多尼(Henry de Jesus LopezLondono)。

黎巴嫩真主黨工作組由紐約南區檢察官辦公室的助理檢察長伊蘭-格拉夫(Ilan Graff)領導。格拉夫正在監督對兩名據稱是真主黨外部安全組織成員的起訴,他們是第一批在美國被控犯有恐怖主義罪的此類特工[7]。

這裏重點說一下司法部對規模最大的MS-13的打擊成果。

薩爾瓦多幫(Mara Salvatrucha,MS-13)是1980年代中期,由逃離薩爾瓦多內戰的移民,在洛杉矶成立的一個街頭幫派。這個黑幫經過40年的發展,現在全球大概有5萬到7萬人,他們主要集中在中美洲的城市地區,在其他國家主要集中在有大量中美洲僑民的地方,美國境內大概有1萬人。薩爾瓦多幫沒有嚴密的組織,這個黑幫沒有幫主或者領導委員會,而是一個松散的等級制度模式,一般以“clica”(西班牙語,小圈子)爲基本的單元[14],這也意味著想要一次性滅掉首腦從而滅掉整個幫派的難度增大了。13在西方文化中是個不吉利的數字,往往意味著死亡、死神,從MS-13這個黑幫以13作爲幫派名稱,可以看出這個黑幫的暴力崇拜,他們以死神自居。事實上,有媒體報導過這個黑幫的成員曾作出過挖心、分屍的行爲,還有的成員濫殺無辜,把殺人當成樂趣,特朗普總統曾經說他們是禽獸(animal)。

2019年8月,司法部長巴爾把原來的MS-13工作組升級成爲多部門「聯合工作組」,聯合工作組是特朗普總統通過「行政命令」推薦的做法,他要求司法部、國務院、國土安全部和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等各部門協調,調動全部政府(whole-of-government)的力量來打擊跨國犯罪組織,恢複美國人民的安全。

此外,聯合工作組還加強了與包括薩爾瓦多、墨西哥、洪都拉斯和危地馬拉在內的外國執法夥伴的協調與合作;爲了進行有針對性的起訴,確定了起訴的優先級,按照對美國影響到大小,確定了這個組織的領導人和圈子;並協調了美國檢察官辦公室在全國各地,如紐約東區、弗吉尼亞東區和內華達區的重大起訴。

2019年12月的專項打擊行動中,美方多部門的調查人員在紐約、巴爾的摩和薩爾瓦多共逮捕了230多人,幾乎摧毀了MS-13的重要分支“救世鳟魚幫”。

2020年7月15日,美國司法部宣布以「恐怖主義」罪名起訴MS-13的頭目梅爾加-迪亞茲(Melgar Diaz),這被認爲是美國反黑史上的「標志性事件」。因爲這是第一次用恐怖主義相關的罪行去控告跨國犯罪組織成員。大約在2017年5月,迪亞茲成爲MS-13東海岸計劃的領導人。迪亞茲負責管理MS-13在美國的大約20個小圈子的活動,包括在弗吉尼亞州、馬裏蘭州、北卡羅來納州、田納西州、得克薩斯州、紐約州、馬薩諸塞州、新澤西州、加利福尼亞州、俄亥俄州、羅德島州、俄克拉荷馬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哥倫比亞特區。迪亞茲還負責監督MS-13在薩爾瓦多、危地馬拉和墨西哥的國際活動。他主要通過收取會費和販毒獲取資金,輔以販運可卡因和大麻,他負責MS-13在薩爾瓦多的分部和美國的分部之間的溝通協調,並授權在美國采取暴力行爲,包括謀殺。迪亞茲從美國成員那裏得到的錢被用來支持MS-13在薩爾瓦多的暴力活動,包括購買武器。

迪亞茲在弗吉尼亞州東區法院,被控共謀向恐怖分子提供物質支持;共謀殺害或殘害海外人員;共謀實施跨國恐怖主義行爲;共謀資助恐怖主義; 共謀敲詐和毒品販運,共謀參與毒品恐怖主義(通過暴力和恐嚇影響政府的政策,通過系統性的暴力威脅,阻礙反毒品法律的執行)。

迪亞茲在美國被起訴的時刻,其實是被關押在薩爾瓦多的。巴爾感謝了薩爾瓦多總檢察長勞爾-梅拉拉辦公室的協助,並感謝薩爾瓦多國家民事警察、中央反跨國黑幫部門的調查人員的協助。從這裏可以推測,抓捕迪亞茲的行動得到了當地警方的支持。

這個案件爲我們展示了,美國如何用國內法起訴跨國黑幫頭目,並實施跨境抓捕行動,對以後把類似行動用在中共身上提供了參考借鑒。

同時,在紐約東區法院,通過 “反黑法”(RICO)和 “黑幫暴力犯罪法”(VICAR)法案,指控8名MS-13成員(包括 “東海岸好萊塢計劃 “的領導人),犯有以下罪行:6起謀殺、2起謀殺未遂,多起綁架、販毒和相關的槍支犯罪。

在內華達州地區法院,13名MS-13成員(包括 “好萊塢瘋子 “集團和 “洛杉矶計劃 “的領導人),被指控犯有各種罪行,包括持續犯罪企業(CCE)、毒品分銷和槍支犯罪[15][16]。

特朗普總統說,美國移民和海關局在過去幾年中逮捕了2000多名MS-13成員[17]。

通過回顧這段曆史,小編想說的是,通過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可以像打擊MS-13一樣打擊中共。

首先,一定會成立打擊中共的一個跨部門的「聯合工作組」。然後這個工作組的級別可能非常高,調查權限可能非常大。在2018年10月MS-13工作組成立後,2019年8月,無需國會立法,依靠2017年的總統命令,司法部自己就把這個工作組的等級提高到了「反恐級別」,反恐法案授權調查人員使用愛國者法案(PATRIOT Act)所賦予的“特權”。所以,小編樂觀的推測,以後成立了打擊中共工作組後,也很可能提升等級,由「跨國犯罪組織」提升爲「恐怖組織」。即使不提升爲恐怖組織,也有很大可能通過FISA法案獲得高級別的調查特權。而一旦取得了監聽等特權,幾乎所有的犯罪都會被搜集到足夠的證據定罪。

但是這個工作組的規模可能會非常大,員工可能非常多,經費可能也非常高,MS-13只有幾萬人,在美國境內只有1萬人,而中共有9千萬黨員,潛伏在海外的有195萬黨員,潛伏在79000個組織中[18]。小編沒有查到MS-13調查過程有多少員工全職參與,只好找其他案件來比較,調查特朗普總統通俄門的穆勒調查組,有19名律師和40名聯邦調查局探員,最後只起訴了3個公司和34個個人[19]。如果按這個比例來估算,光是調查這195萬黨員就要上百萬員工,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以海外的195萬人和MS-13的7萬人相比,這個工作組的規模也會是MS-13工作組的幾十倍。小編猜測說不定會需要大量戰友加入工作組做義工。

3 仍然需要國會通過起訴中共的法案,只有代表中國老百姓的新中國聯邦才能推動

現有的法律雖然也勉強可以定罪中共,但是如何量刑,具體采用哪個條款起訴中共,具體如何查抄中共資産等等有很多細節問題需要討論和明確。小編非常希望H.R.8491能夠通過,並在討論過程中,完善依法滅共的相關具體規則。

2020年10月1日,在中共國慶節的當天,來自賓夕法尼亞的衆議員斯科特-佩裏(Scott Perry)在衆議院提交了議案《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法案》(H.R.8491 – Designating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s a Transnational Organized Crime Group Act) [20]。小編查詢了國會網站,截至12月16日,該法案仍然處于和10月1日的相同的introduced狀態,唯一不同的是,10月初國會網站上連法案的正文內容都看不見,而現在可以看見正文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進展。

佩裏在提交完議案後,在國會山前的廣場發表了公開演講,我們要成爲滅共的一代人:

“我們必須要在這一代對抗和打敗、終結中共邪惡政權。今天上午,我有幸在美國衆議院提出了一項法案,給中共冠以一個稱號,跨國犯罪組織,因爲他們(共産黨員)就是這樣的人,他們是犯罪分子。這個法案將允許我們將反黑法(RICO)用于中共有關的人。不管他們身在中國還是在美國,都會受到真正的懲罰,包括坐牢,爲他們代表中共而犯下的罪行而坐牢。這個法案取消了中共的主權豁免權,確保即使他們是在這裏工作的外交官,只要涉及到犯罪活動,也會受到這項法案的懲罰。不能因爲中共統治中國,就讓他們用主權豁免的方式逃脫懲罰。中共壓迫人民,建造集中營,迫害法輪功、蒙古人、西藏人,等等,所有這一切都必須停止。整個國際社會必須認清中共的犯罪行爲,站出來反對它,美國必須帶頭。他們盡一切可能,讓我們這裏的每一個人噤聲,我們不會讓他們得逞。我們要團結起來,對中共造成的災難采取行動,把他們繩之以法,結束他們的暴政。”

佩裏的發言非常震撼,他的發言和我們的追求完全一致。在德克薩斯州起訴四個搖擺州的事件上,佩裏和H.R.8491的另外兩位共同發起人蒂姆·伯切特(Tim Burchett)、斯科特·德加雷斯(Scott DesJarlais),也都在簽名支持德州的126名衆議院共和黨人名單上[21]。不知道爲什麽他們沒有上過班農先生的WarRoom。

從視頻中可以看到,佩裏背後由觀衆舉起的旗幟有西藏人的雪山獅子旗和東突厥斯坦的藍底星月旗。小編對沒有新中國聯邦旗幟略感遺憾,顯然我們沒有得到消息,十一期間我們在全球各地都有組織遊行,希望下一次能夠一起戰鬥。

象征意義大過實際作用

在10月5號路德直播裏,班農先生說過,他不認爲這個法案可以在短時間內通過,他說美國人連穆斯林兄弟會和Antifa這樣的組織都不能定義爲犯罪組織,更不用說中共了。班農說,超級鷹派認爲我們應該推動把中共定義爲跨國恐怖組織,他也非常認同這個觀點,但是他認爲要想把這樣的議案在國會通過是很難的,不能把全部希望都押到這個上面。而且這樣的法案實際作用有限,更大的作用是法案的象征意義,這樣的法案有很大的吸引人們的注意力的作用,人們會因此思考和討論中共到底是不是恐怖組織。

沒想到到了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路德先生說,這個事要成了!因爲背後的利益分配交易達成了,明知疫苗不可靠也要批准,和醫藥集團達成了交易,類似醫藥集團的交易可能還做了很多,都是爲了換取他們支持滅共。沒有第二家能說出這樣的話。

滅共法案,只有代表中國老百姓的新中國聯邦才能推動

通過公關公司院外遊說引入H.R.8491法案的可能是西藏人和維吾爾人的組織,小編個人對他們非常感謝。但是要想這個法案成功過會,沒有新中國聯邦的推動,很難成功。美國在中共國有大量的投資,這些投資背後的利益集團肯定不想自己的利益受損,在投資無法撤出中共國的情況下,他們只有和中共妥協,才能保障自己的資産。但是現在新中國聯邦給了他們一個新的選擇,通過依法查抄中共在海外的資産,賠償這些利益集團在中共國境內的資産損失。新中國聯邦代表14億中國老百姓,是依法查封中共在海外資産後追索賠償的第一苦主,而這些投資中共國又不能撤出的利益集團可以作爲另一批原告共同索賠,這就是文貴先生所說的利益分配。

有能力代表中國老百姓的只有新中國聯邦。
只有新中國聯邦揭露了91號94號文件,13579計劃,在幾年前就警告美國人,中共有藍金黃和病毒武器。
只有新中國聯邦准確預告了香港已經淪陷。
只有新中國聯邦准確預告了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並警告ADE效應會導致疫苗不可靠,以及告訴大家硫酸羟氯喹的作用。
只有新中國聯邦准確預告了美國大選被中共操縱。

這些遙遙領先的預言,都是來自向往自由民主的中共體制內戰友用生命換來的情報,只有文貴先生領導的新中國聯邦才能讓體制內的戰友信服,從而不斷的提供珍貴的情報。爆料革命本質上是情報革命,情報是新中國聯邦的力量之一。新中國聯邦的其他力量還有資金和人脈,以及不斷凝聚的戰友。

情報、資金、人脈和戰友,新中國聯邦有這些條件才獲得了和美國的利益集團談判的基礎。其他任何組織都沒有這樣的力量,包括對H.R.8491法案的提出可能起到重要作用的西藏人和維吾爾人的組織,因爲他們代表不了中國主體民族漢人的利益,他們無法在滅共後替代中共去保障美國投資者在中國大陸的利益,所以不具備和美國利益集團談判的基本條件。

當這個利益分配談好後,由這些利益集團去推動國會立法,就是水到渠成了。這才是滅共法案的關鍵,不在于誰先提出,而在于誰能推動法案過會。

在這裏小編想對看到文章的西藏人和維吾爾人說,希望能緊密合作,共同滅共。小編只是新中國聯邦的普通一員,不能代表新中國聯邦,但是小編認爲新中國聯邦也是非常希望能和西藏人、維吾爾人及其他新疆人、內蒙人、其他少數民族人、法輪功和其他受迫害宗教人士,大家一起精誠合作,共同滅共。之前和西藏人的組織沒有合作過,是因爲文貴先生說只和西藏人裏最有威望的達賴喇嘛談。跟維吾爾人的組織沒有合作,是因爲出了Inty這個僞類,Inty說要殺光漢人,這種說法只會增加滅共的阻力,說這種話的人很可能是幫中共的,所以文貴先生說維吾爾人如果不和Inty劃清界限就沒法合作。小編認爲即使領導層對話實現不了,也不應該影響普通人之間的溝通和合作,小編非常希望能和西藏人,維吾爾人以及其他所有反共的人做朋友。推動法案的通過肯定要通過公關公司的遊說,所以我們目標一致的人一定要團結在一起,共同去找公關公司,不要被公關公司拿一個事情,來我們每一家都所要一次好處。

最後讓我們來看一下這個H.R.8491法案正文,第一部分是法案名稱,第二部分是立法的原因,裏面列舉了26條理由,第三部分是說,法案一旦通過,司法部長必須立刻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聯邦調查局長必須立刻定義爲頂級國際犯罪組織。第四部分是關鍵,要求修改反黑法(RICO法案),在反黑法裏面增加一個章節,內容是起訴中共時專用的條款。

(a)法案通過後的90天內,司法部長必須提交報告給參衆兩院的情報委員會和外交委員會。包括以下內容:
(1)定義中共爲跨國犯罪組織的原理
(2)中共親自犯下的,資金資助的,或唆使別人犯下的,敲詐勒索活動的數量和程度
(3) 對中共的違反1962條款的行爲,根據刑事犯罪和民事犯罪懲罰條款(1963和1964)的規定,提出的處罰建議
(b)對其他黑幫組織使用反黑法起訴時,有15年的起訴時效限制,而在用反黑法起訴中國共産黨時,不受15年時效限制,任何以前中共做出的違反行爲都可以被起訴。
(c)取消對中共的外國司法豁免保護。在調查和起訴中共的黑幫行爲過程中,通過外國司法豁免法(《美國法典》第28篇第97章)或其他任何法律提供的,對外國機構或部門的法律責任保護,不適用于中共。

b和c是這個法案的核心,就是取消15年時效限制,取消中共的主權國家豁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法案通過後的90天內,司法部長必須提交報告,這可能是法律部門的常見操作和節奏。但對盼望早日滅共的我們來說,這個節奏顯得比較慢,因爲按路德所說的明年4月開始軍事打擊的時間表,現在只剩110天左右的時間了,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再花90天,在軍事打擊前完善立法的工作可能完不成。

關于法案的完整翻譯,可以看這裏[23]。

本文除了引用內容外,全部是個人觀點,不代表新中國聯邦。

參考資料: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senate-bill/1838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senate-bill/3744https://www.justice.gov/opa/pr/attorney-general-william-p-barr-announces-appointment-richard-p-donoghue-principal-associatehttps://www.politico.com/story/2019/02/19/jeff-rosen-deputy-attorney-general-1188450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senate-rosen-idUSKCN1SM2CS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administration/eop/nsc/transnational-crime/threathttps://www.justice.gov/opa/pr/attorney-general-sessions-announces-new-measures-fight-transnational-organized-crime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presidential-executive-order-enforcing-federal-law-respect-transnational-criminal-organizations-preventing-international-trafficking/https://www.govinfo.gov/app/details/DCPD-201700106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presidential-executive-order-task-force-crime-reduction-public-safety/https://www.govinfo.gov/app/details/DCPD-201700109https://www.whitehouse.gov/presidential-actions/presidential-executive-order-preventing-violence-federal-state-tribal-local-law-enforcement-officers/https://www.govinfo.gov/app/details/DCPD-201700107https://www.insightcrime.org/investigations/ms13_major_findings/https://www.justice.gov/usao-edva/pr/ms-13-leader-el-salvador-charged-rico-and-terrorism-offenseshttps://www.justice.gov/usao-edtx/pr/department-justice-announces-takedown-key-ms-13-criminal-leadershiphttps://www.wsls.com/news/politics/2020/07/15/feds-bring-terrorism-charges-in-latest-ms-13-gang-crackdown/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046783/Leaked-files-expose-mass-infiltration-UK-firms-Chinese-Communist-Party.htmlhttps://www.cnbc.com/2019/08/02/robert-muellers-russia-probe-cost-nearly-32-million-in-total-doj.html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house-bill/8491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skbaer/list-republican-house-members-overturn-electionhttps://qagg.news/?q=%23%231372https://gnews.org/zh-hans/636722/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MLYG777

1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