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義是社會的DNA 四

作者:陽之戰

從馬列的「真理」到「紅寶書」

個人認為,擁有絕對控制力的看重的是整體的發展,我個人只能認知到這一步,但所謂人民民主,每個人的利益觀念都不同是很難達到統一意見的,所以很難有執行力,在歷史上所謂的打江山指的就是專制的權力所做的事,所以專制的權力是很有執行力的,所以打江山就需要專制的權力,專制的權力只需要手下做出貢獻,專制者就會給出相應的利益,但共產黨的專制有所不同,首先它是以馬克思的「真理」建立起來的,我覺得它的開創性是它號稱人民當家作主和人民民主,就是每個老百姓都可以參與到政治中去,同時還可能是個可以升級通道,而當我稍稍的瞭解到共產黨的下面的這些歷史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共產黨必然走向極權專制的原因。

中國共產黨來自於蘇聯的馬列主義共產黨,最初是蘇共的分支來自於蘇共的支持和血脈,他們下達的文件就是馬列的「真理」,後來國內本土共產黨與來自蘇共的勢力發生了權力的爭奪戰,結果是本土共產黨勝利了,因為本土共產黨本身依賴於蘇共,就會產生他們之間的上下級的不平等,而當蘇共陷入二戰的時候無暇支持或者顧及本土共產黨的時候,此時本土共產黨已經具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了,於是就打破了這種不平等奪得了權力,以及當家做主了,本土的共產黨勢力是要保護這種來之不易的果實的,很明顯共產黨無法做到人民民主或者叫「無產階級共同領導」的權力,因為只要談到民主就會打破他們來之不易的果實,因為自由之人本身就是反對專制的,他們會認為中共的做法不符合人民民主的本意,會提出各種要求,而中共最初所召集到的哪些人,本身很多都是極具反叛精神的知識分子,只要開放了權力很快就會一髮不可收拾,所以中共的領導階層就會做一些頂層設計和整體的權力架構的設計。

事物不穩定的運動,最終都會走向穩定的運動。而曾經的延安整風就是以毛澤東為首的實權階層用槍桿子以「真理」之名,消滅所有的雜想和任何的不同意見變成了「統一思想」的極權專制的金字塔結構,服從組織的安排,聽黨的話,權力是層層的金字塔模型,下級只對上級負責,很顯然這種權力就會有腐敗,毛澤東為什麼需要這種腐敗結構,恐怕就是不服從他的人太多,毛澤東當時確立了個人的領導權的地位,也完成了整體的統一,聽話者得到了回報,對立者,有不同意見的被斬草除根,它確有執行力,卻剝奪了個人的思想,除了黨叫乾啥就乾啥,就只剩下了爭奪權力,因為權力是唯一的利益,也是一切,這是共產黨體制內生態的成因,所以這種生態篩選出的人就是聽話的人和爭權奪利的人,而這種人則推動著共產黨體制內的生態的發展和建設。

讀到這裡,很多人可能會失望,難道執行力和權力難道不可以分開嗎?難道沒有更好的系統嗎?我相信有,而它一定在多樣性中誕生。正如我們無法想象進化的想象力一樣,它可以使我們隔著很遠的距離,最清楚感知到遠方的事物。這並不是說我信進化論或不信仰上帝,我現在不會去想我信或不信上帝,因為我不敢去揣測。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ng

1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