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590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今天的國會聽證會具有裏程碑意義,回顧我們國家歷史上那些具有改變國家命運和國家未來的重大聽證會,今天的國會聽證會就具有這樣的意義!

參議員蘭德·保羅:大選發生了欺詐行為,從許多方面講,選舉被盜了。法院從不看任何事實,在尋找借口擺脫選舉被盜訴訟。

法官肯·斯塔爾,是位出色的人物,將是特別檢察官的最佳人選:我很清楚,確定這些規則和法律是州立法機關的特權,我必須說,賓夕法尼亞和其他地方也經常違反這些規則和法律。

川普總統競選律師:毫無疑問選舉充滿了欺詐,而媒體和民主黨人則指責這壹事實,我們的熱線電話從未停止,我們的團隊開始追逐每壹個線索,證據有來自科學家的數據,勇敢舉報人的證實。

參議員霍利:四年來壹直在告訴我們,上次選舉是假的,川普是在俄羅斯幹預下當選的。四年後,現在那些人又在告訴我們,坐下,如果妳對選舉的完整性有任何擔憂,那妳真是個瘋子,應該閉嘴。

鮑裏斯·埃普什汀:在神聖的國會大廳裏,這是至關重要的時刻。真相大白,大選真相紛紛出來,選舉絕對遭受民主黨自由派的選民欺詐,選舉欺詐,亂象百出。從喬治亞州到內華達州,從亞利桑那州到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賓夕法尼亞州,全國各地,民主黨在美國人民面前實施了選舉欺詐。

我們將用盡所有的法律和立法渠道,確保每張合法選票才能計數:
佐治亞州:相差12,000票,我們發現僅在佐治亞州,就有40萬張非法選票。
威斯康星州:相差20,000票,選舉發生後約淩晨4點,發現了被“拋棄”的10萬張選票。
新墨西哥州:相差99,000票,我們認為有超過200,000張選票是非法的。
密歇根州政府現在自己說,參眾兩院委員會表示,他們希望扣留和審查這次選舉的相關信息。

司法部長被解雇了!他們幫助鮑勃·穆勒編構的所謂通俄門調查,壹個徹頭徹尾的謊言毀了很多人的生活,現在我們有全國各地選舉欺詐的具體證據,司法部在哪裏呢?聯邦調查局又在哪裏呢?

從精力上講,在川普總統和朱利安尼市長的領導下,沒有任何能夠影響我們的士氣。時間上看,我們仍在戰鬥,現在我們在通往1月6日的跑道,還不錯。

作戰室共同主持人米奇·範登·伯格:3類欺詐的每壹個欺詐行為都值得特別調查,更不用說全部壹起了。

曾被派往中國的海軍情報官,說壹口流利普通話的傑克·波索別茨,談到了大選後45天,應川普總統行政命令,要求發布的重要情報調查報告。

關鍵是,現在國際通訊委員會ICA有網絡分析師,他們說,從原始的情報看中國在搞事,而且還在繼續。有人告訴我,情報顯示,中國的行動,正在繼續幹擾我們的選舉。

ICA有資深情報分析人員說,是俄羅斯幹擾,俄羅斯,俄羅斯,只能是俄羅斯。

拉德克利夫看到了情報。他說,如果報告不包括中國在這裏對美國總統大選所作的幹預,他將不會在報告上簽字。這非常重要,特別是對於多年來壹直堅持戰鬥的人們, 我們陷入困境的壹切根源歸咎於中國共產黨。

正是中共病毒引發了企圖推翻川普的陰謀,因為他是第壹個,也是迄今為止唯壹將中國共產黨視為我們生存威脅的美國總統。

妳要了解情報界並不是磐石壹塊,自冷戰以來,在情報界擔任高級職務的很多人,他們專註於俄羅斯,他們永遠不會迷失俄羅斯的關註焦點。也有壹些人在911之後完全專註於反恐。

但是還有第三種人,現在汲取各方資源,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聽到的更多,所以他們知道,中共國
遍布世界各地
使用債務陷阱外交
侵占了軍事領域
竊取我們的秘密
在滲透我們的政治體系
已經進入我們的媒體
壹直在收買美國境內公司,造成軟影響力。
這些才是要點。

問題還在於,在2020年大選中,中共正試圖押寶在喬·拜登的身上。他們為什麽要這麽做呢?看壹看亨特拜登電子郵件中的內容,我想您應該知道原因。

他們這些人正受到俄羅斯派的反對,但是這些人曾經指控川普的支持者,都是普京的同謀。那好,我現在也發過來說,那50名國家安全局前官員正在替中共進行招標或不進行招標!現在看來,他們自己與中共勢力的行動相協調。他們正在竭盡所能來壓制這個情報,因為他們想要自己版本的歷史。

問題是情報界實際上有愛國者,他們只是想做自己的工作,做正確的事情,說,妳看,我們有證據。它應該包括在報告中,這也是拉德克利夫想要的。

還有另壹些人,他們是壹個非常有黨派的集團,曾經渴望掌控美國政權。他們稱這個問題為華盛頓特區的外交政策機構。他們迫切地希望再次奪回美國的權力,甚至不惜主動去幫助中共在美國傳播信息,損害自己國家的利益。

我認為這壹報告的內容,早兩天已經向公眾公開,這意味著他們將要面對更多的公眾壓力,他們確實應該將這些信息材料包括在報告中,當然包括公開版本和分類的附錄,可供這16個機構的分析師使用。這不僅僅是選舉人的事。實際上涉及俄羅斯的情報,沒有多少反應,但在談到中共時,他們就拼命反對。

我們知道中共的信息操作。我們多年來壹直在談論中共國。在這壹點上,保留本報告,包括這些原始情報信息,這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絕對重要。如果他們之間有異議,有不同解讀,有不同分析,則可以將其都包括在內。

該報告應在周五之前放在總統的辦公桌上,如果沒有交上去,川普仍然是美國總統。因此,他可以去看情報,看看誰在爭鬥,他知道如何應對。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