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害怕我,他們應該害怕”—多米尼公司舉報人指控CEO在密歇根州作證時撒謊

  • 編輯:Victor Torres
  • 翻譯:Ranting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0年12月17日電/西喜社——梅麗莎·卡隆(Mellissa Carone)是勇敢的多米尼舉報人,她在2020年大選之夜站出來指控底特律TCF中心的重大系統性投票欺詐。本周,多米尼投票服務的CEO,約翰·普羅斯(John Poulos)在密歇根州參議院作證。

普羅斯正在對數十份證人陳述進行塗抹,這些陳述聲稱有壹個陰謀,要在選舉之夜從總統唐納德•川普那裏騙取選票。按大多數主流媒體的說法,普羅斯在回答密歇根州參議員的問題時,總體上表現令人印象深刻。

卡隆說普羅斯撒謊了:

TCF中心的計票機下面並沒有像普羅斯所說的那樣,在計票時有鋼制票箱接住選票。

與Smartmatic軟件的關系—卡隆說,多米尼的內部文件提到其軟件是Smartmatic的後裔,而Smartmatic的設計是為了幫助委內瑞拉在2004年的大選中作弊,盡管普羅斯試圖說這不過是壹場 “虛假信息” 運動。

多米尼是壹家極左的公司,其員工和老板在大選當晚統計選票時,發表了 “數不清” 的反川普和反共和黨的言論。盡管普羅斯聲稱他們是無黨派人士,但卡隆說他們是左翼極端分子。

普羅斯告訴參議院,紙質選票備份了所有的數字記錄,但這忽略了卡隆,肖恩·特雷霍(Shane Trejo)和何塞·阿裏亞加(Jose Aliaga)等人看到的:在截止日期後8小時,淩晨4點堆積的拜登非法選票。由於密歇根州選舉法的規定,缺失選票的票箱不能重新計票,底特律71%的缺席票箱缺失選票。

“他提出重新計票,只是為了給他解圍。”

“他們(多米尼)想把註意力從真相上轉移開。”

普羅斯告訴密歇根州參議院,他們沒有參與選舉,只負責計票,但卡隆說,她的壹位多米尼同事塞繆爾在選舉當晚午夜左右被派到 “芝加哥倉庫”,在選票到達TCF中心之前,幫忙處理和加工選票。

重要的是,塞繆爾被派往的地方,沒有多米尼機器在運作。

普羅斯還告訴密歇根州參議院,選票沒有越過州界,盡管缺席者肯定有,而卡隆親眼目睹了外州軍人的選票進來。

普羅斯駁斥了密歇根州安特裏姆縣傳來的爆炸性報告,卡隆也提到了這壹點,因為它否定了多米尼機器不會改變結果的說法。這份報告是在民主黨國務卿喬塞琳·本森(Jocelyn Benson)的抗議下發布的,是對多米尼投票機器進行的唯壹壹次全面的司法鑒定,他們顯示11月底違反州法刪除了電子日誌,投票機周圍完全缺乏安全保障,選票處理的錯誤率高達68%,允許選舉官員用他們的軟件手動更改壹張選票。

“90%在那裏工作的人(在底特律)都參與了欺詐行為。”

卡隆說,選舉結束後的第二天,多米尼公司試圖進行安全更新,很可能會抹去機器上的日誌和選民欺詐的證據。她擔心任何司法鑒定可能都太晚了,因為州議員和調查人員浪費了太多時間收集證據,昨天才發出傳票,多米尼還有時間掩蓋他們的蹤跡。

普羅斯告訴參議院,多米尼的機器除了供殘疾人使用的專用機器外,其他機器都沒有配備U盤,不過卡隆表示這完全不是事實。卡隆有多米尼內部文件顯示,可以通過USB或以太網端口對機器進行聯網。

普羅斯還說,這些制表機沒有聯網。卡隆說,她親眼目睹了機器之間的網絡連接,盡管她不被允許操縱機器。據卡隆介紹,普羅斯遺漏的是,多米尼制表機設計有內部調制解調器,並且能夠聯網。卡隆有多米尼的內部文件,似乎證明了她的說法:顯示機器確實能夠聯網。重要的是,這與其他幾位證人觀察到的情況相吻合,包括前州參議員帕特裏克·科爾貝克(Patrick Colbeck),卡隆看到他在TCF中心檢查機器之間的網絡。

卡隆還表示,多米尼公司的聯合老板尼克也曾出席TCF中心,但在出席人員名單中被有意省略。

梅麗莎·卡隆: “如果老板在場,這會太明顯了,所以他們想掩蓋,但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他,我還跟他說了話,就算他們說他不在那裏,他也是在那裏的。”

“這不是關於我這個人,這是關於我在TCF中心看到的發生在我面前的選舉舞弊。當我們宣誓時,我們應該以同樣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他說的那些話和我說的那些話是100%沖突的。我說的是事實。我的故事不會改變。”

卡隆表示,她還有更多的多米尼內部文件、錄音和短信可以分享,以進壹步證明她的聲明有效性,並證明多米尼幫助竊取了川普總統的選票。

“他們害怕我。他們應該怕我。”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