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雍漫談】中共國開始限電了,看來他們是“大限”將至!

作者:美國紐約七星會農場|文雍

編輯、美工:滅共小宇宙

當年建三峽大壩的時候,所有的公職人員都被掏了腰包,不管願不願意,官家是從工資單上直接扣除的,是謂“為國修壩,人人有責”。當然,伴隨著短暫的出錢痛感,願景還是很鼓舞人心的,政府親自在大小媒體上承諾:等三峽大壩建成了,老百姓可以享受每度電8分錢的國民待遇!我們作為老百姓,那時候沒有覺悟到中共政府從來是說話不作數的,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如今,三峽大壩建成了,老百姓非但沒有看到8分錢一度的電,竟然連正常的用電都被限制了。

看看網友的抱怨就知道這件事的確影響到了很​​多人。就這幾天,限電成了網紅詞,飛奔於各群之間。目前已知的,浙江、福建、湖南、江西、內蒙古等省都相繼開始限電。浙江省限得最狠,到本年底所有加工廠全部停工,室外溫度高於3度時,辦公場所不許開空調。以小商品基地著稱的義烏本月用電量是最大的,限電最強悍,連路燈都停了,網友說,今年好不容易啊,躲過了疫情活下來了,想趁著年底恢復生產賺點錢,剛接了訂單,又被限電了,生活,要不要開這樣殘酷的玩笑?

話說厲害國向來都是厲害得不要不要的,怎麼連正常的供電都無法保障了?這個問題需要往前捋一下。我在上個月的漫談中曾寫過一篇澳大利亞80多艘運煤船在中共的外海游弋一個多月無法交貨的報導,現在發生的限電潮,剛好與這件事和上拍了。中共政府為了製裁澳大利亞政府要求追究病毒真相的舉動,對澳大利亞實施了一系列貿易制裁,可是,卻沒有事先做好功課,不知道自己制裁人家的產品正是自己的剛需,根據2019年的數據,中共的進口動力煤57%來自澳大利亞。由於製裁導致國內用戶不得不採購價高質次的印尼煤,可是就算都划拉划拉,也難以滿足市場需求,於是導致動力煤價格大漲,中共國的動力煤供應鏈自己先亂了陣腳。

蠢豬式的製裁變成了可笑的“自裁”。

經濟問題從來都是鏈條式的,動力煤價格大漲導致了發電成本的劇增,發電廠輸出電的價格由國家控制,不允許漲價,發電廠在這種情況下生產的電越多,賠的越多,當然就不願意多發電。完成配額就不再生產。中共每年都憑藉澳大利亞的動力煤平抑國內的煤價,而這次,他們卻因為澳大利亞“政治不正確”痛下殺手,搞亂了自己的供求體系,造成電荒。

而且,這個電荒根本不是產能問題,一個數據披露,當前電廠最大的生產負荷也才80%,完全沒有達到開足馬力的程度,只是完成了配額。為什麼浙江福建最嚴重?一是冬季靠電供暖,二是出口型外貿家居產品需求較大,用電量當然大了。這蠢豬式的自絕生路,企業好不容易有點訂單,這下又搞砸了,這樣的政府從來解決不了問題,他們本身就是大問題。

更荒謬的是中共需求巨大的鐵礦石掐在澳大利亞的手中,這更是中共須臾不可離的產品,貿易戰開打了,澳大利亞的鐵礦石翻著跟頭地漲起來,反正你愛買不買,這東西沒有保質期,佔地方也不怕,澳大利亞最不缺的就是地方。中共對澳洲鐵礦石的消耗依存度是67%,是血淋淋的依賴啊!沒有了鐵礦石,中共國的“宏圖偉業”是要斷檔的!

全球經濟的特點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單邊貿易就不是貿易,所謂的製裁,在這種情況下就是殺敵一萬自損八千,當然,如果是這樣,你制裁也罷了,可你殺敵一萬的代價是自己直接截癱了,你還去幹,這是赤裸裸的丟人現眼!智障到什麼程度能被自己的智商拌了個跟頭?中共這個大流氓,從來就沒有契約精神,對自己的老百姓不講契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因為怕他們手裡的槍。對弱國小國不講契約,弱國小國不敢惹,動輒斷人家財路,砸人家飯碗,可是對待公平貿易的澳大利亞,這種耍無賴的嘴臉似乎不怎麼靈。

這種套路用久了,把大家都搞煩了。人緣的升級版是國緣,現在中共綁架下的中國,已經顏面掃地,在國際社會聲名狼藉,老大哥俄羅斯在這個時候覺得笑話不夠大,趁著中共鬧電荒,乾脆出來拔電線桿了,宣布或停止向中方供電三億度的訂單。看看吧,老大哥往傷口上撒鹽呢!

中共國這是倒煤催的?還是“倒霉”催的?出來混,遲早要還的。

昨天他們限行、限網、限購,我們還能活著,於是沒有說不,今天他們又限電了,我們還是能活著,於是還沒有說不,若有一天他們發現空氣中有一種物質可以給他們帶來錢,他們就該限空氣了,我們也就活不下去了,那一天,所有人都沒有機會說不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