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學術界的墮落與悲哀 –美國國家科學院(NAS)企圖逃避追求CCP病毒起源的真相

圖片來源

據在線媒體《美國知情權》(U.S.RIGHT TO KNOW, usrtk.org)報道,從最新得到的電子郵件中,我們對於某些科學家們如何商量著統一口徑來一口咬定CCP病毒來源於自然有了部分的認識,雖然許多關鍵性的科學問題仍然懸而未決。科學家們內部的討論和一份科學家之前信件的原稿顯示,專家們的討論包含知識上的分歧和一些關於病毒來自實驗室尚未解答的問題,甚至有些人還嘗試壓制有關病毒來自實驗室可能性的所謂“邊緣”理論。

有影響力的科學家們和許多新聞媒體早已將“病毒起源自野生動植物,而不是實驗室”形容為“無法被抗拒的”證據。然而,在經過中國武漢市CCP病毒被報告的第一個病例一年之後,對於病毒是如何或者在哪里起源的問題仍然鮮為人知。了解CCP病毒的起源對於預防下一次大流行其實至關重要。

通過《美國之情權》(U.S.Right to Know)的公開記錄要求,我們獲得冠狀病毒專家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的電子郵件,其中顯示美國國家科學院(NAS)的代表與來自美國大學和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生物安全和傳染病專家之間的對話。

2020年2月3日,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OSTP)要求美國國家科學研究院、美國國家工程與醫學研究院(NASEM)“召開專家會議……評估解決未知問題所需的數據,信息和樣本,以便了解2019-nCoV的進化的起源,並更有效地同時應對可能的流行病爆发和因此產生的任何的錯誤信息。”

巴里克和其他傳染病專家參與了這份草稿的撰寫,電子郵件顯示了專家的內部討論和一份2月4日的草稿。該草稿描述了“專家最開始的觀點”:“現有的基因序列與自然演化的一致,目前並無證據顯示該病毒經過人工改造以便在人群中傳播得更快。” 然而該草稿有一個放在括號里的問題:“【問問專家要不要加點關於結合位點的細節?】” 草稿里還有一個腳注:“【或許還需要快加一些簡略的解釋,以便說明上述的觀點並沒有完全排除病毒是從正在研究相關冠狀病毒演化的實驗室無意泄漏出來的】。”

在一封2月4日的電子郵件中,傳染病專家崔福•貝德福(Trevor Bedford)評論道:“我在這里不想提及病毒與受體的結合位點。因為如果開始權衡證據,那麽兩種情況都需要考慮很多因素。” 對於“兩種情況”,貝德福德似乎指的是實驗室起源和自然起源的兩種情況。

結合位點的問題對於CCP病毒起源的爭辯是很重要的。獨特的CCP病毒的刺突蛋白上的結合位點 “幾近完美”,以便進入人體細胞,使得CCP病毒的傳染性比其他SARS類冠狀病毒要來得高。科學家們爭辯道,CCP病毒的獨特結合位點要麽是由於在自然界中快速演化,要麽是實驗室里刻意用CCP病毒迄今尚未被发現的自然始組基因重組而成。

最後一封2月7日公開发表的信件中並沒有提及結合位點或實驗室起源的可能性。然而它確實表明為了確認CCP病毒的起源,(他們)需要更多信息。信中寫道:“專家們告知我們,需要從地理上和時間上分散的病毒樣本中去獲得更多的基因組序列數據,以便確定病毒的起源和進化。武漢爆发時早期采集的樣品和野外采集的樣品將特別有意義。”

電子郵件還顯示某些所謂的專家在討論用直截了當的話語反駁他們所稱的“沒救的陰謀論”——CCP病毒實驗室起源。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是发表在《自然》期刊上某篇高影響因子的論文作者,該文一口咬定CCP病毒來源於自然。他提到第一版草稿雖然“很棒”,但他懷疑他們“是否有必要對病毒人工改造理論更強硬一些。” 他繼續說:“如果本文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反駁這些‘陰謀論’,那麽我認為我們應該用直截了當的語言達到我們的目的。”

在他的回應中,巴里克專注在為CCP病毒的自然起源說提供所謂的科學依據。“我覺得必須說的是,與SARS-CoV-2這種病毒最接近的親戚(96%)是從生存在中國雲南的山洞中的蝙蝠身上被发現的,而這是自然起源的強有力的證據。”(譯注:“雲南礦洞”說已經被閆麗夢博士帶領的博士團成功打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okZ392yxLc)

最後的信件來自於美國國家工程與醫學研究院 (NASEM)的院長,他對病毒的來源不持任何立場。信中非常圓滑地指出:“關於2019-nCoV的起源及其與蝙蝠身上的病毒和其他病毒的關系,這類研究已經正在進行中了。與2019-nCoV最接近的已知親戚目前看上去像是從在中國收集的蝙蝠身上分離出的冠狀病毒。” 該信件引用了生態健康聯盟和武漢病毒研究所发表的兩篇文章,而這兩篇文上均認為CCP病毒來源於自然。

幾周後,一群科學家在《柳葉刀》上发文,文章中顯示他們更加確信CCP病毒來源於自然,而這篇文章的“權威”信息來源就是上一段話中提到的美國國家工程與醫學研究院院長們的信。美國知情權(U.S Right to Know) 先前曾報導,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起草了該聲明,該聲明斷言“來自多個國家的科學家……壓倒性地認為這種冠狀病毒起源於野生生物。” 聲明指出,這一立場“得到了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研究院院長通過公開信表示的進一步的支持。”

接下來彼得•達紮克被任命到世界衛生組織CCP病毒來源調查團,生態健康聯盟成員們被任命到柳葉刀CCP病毒委員會,都說明了這些努力的可信度因為沒有回避利益沖突而受到了損害,而且看起來他們早就已經未演先判。

“我們應該避免的問題”

巴里克的電子郵件還顯示了美國國家科學院(NAS)的代表對美國科學家們建議,他們應在與中國CCP病毒專家計劃的雙邊會議中“盡可能避免”有關提及病毒起源的問題。 2020年5月和6月的電子郵件討論了會議計劃,在參與的美國科學家們之中,許多人是美國國家科學院(NAS)的成員,包括新興傳染病和“21世紀健康威脅”常委會成員: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大衛•弗朗茲(David Franz),詹姆斯•勒杜克(James Le Duc),斯坦利•波爾曼(Stanley Perlman),大衛•雷爾曼(David Relman),琳達•賽義夫(Linda Saif)和施裴永(Peiyong Shi),與會的中國科學家包括高福,石正麗和袁志明。高福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石正麗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冠狀病毒研究的領導,袁志明是武漢病毒所的研究員。

在一封電子郵件中顯示,美國國家科學院 (NAS)計劃會議上向美國與會人員介紹會議的目的:“提供背景信息,討論主題/問題(邀請函中列出並隨附)以及我們可能應該避免的問題(起源問題,政治)……”

點評:
美國國家科學院 (NAS)在追求CCP病毒是否為自然起源的過程中,閃躲逃避的態度借由電子郵件的揭露,均一一現形而無所遁逃!這些傲慢的所謂學者利用信息不對稱,以為自己是某方面的專家,就用高深的詞匯把大家繞暈,再趁機與中共勾兌,真把大家當傻子忽悠。學術界的腐敗與墮落讓人嘆息連連!再次證明中共的滲透無孔不入,唯有滅掉共產黨,世界秩序才得以重新建立。

原文鏈接

翻譯:牛小妹

校對:卡拉馬佐夫姐姐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