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報報告推遲公佈:“中共國干預2020美大選”內容有人試圖刪除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老熊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MIT Technology Review

“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情報報告有可能推遲發布,因為“暗勢力(試圖)促進將情報報告中’中共國干擾2020大選’的部分刪除”,《布雷巴特新聞》12月16日發布了以上題目的最新消息。

乍一看,大吃一驚,全世界都在等著這份報告的出爐,按照川普總統13848的行政命令【1】,明天是向國會提交這份報告的日期,推遲……刪除……又是魔共在作怪?

的確如此!試想一下,最高法院,CIA,FBI等要害部門,參議院領袖趙家公公,就連川普總統身邊的人都被藍金黃,這個情報綜合部門被中共拿下幾個人不應該是件困難的事,這些人為中共的垂死掙扎會有孤注一擲的舉動。

《布雷巴特新聞》的文章這樣報導:

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正考慮不簽署一份提交國會的情報報告,如果這份報告不能準確地表達情報界職業分析師們持續增強的認定,即中共國試圖在2020年大選中影響美國選民。

據消息人士透露,這份有關外國(勢力)影響2020年大選努力的情報報告將於週五提交國會,但拉特克利夫擔心,報告無法準確反映情報界高級分析人士對中共國在大選期間的影響運作程度的認定。

據稱,中共國與選舉有關的意圖和行動有“充足”的原始情報,每天都有更多的情報報告。一些影響行動體現在社交媒體活動,(他們)試圖放大諸如總統川普是白人至上主義者等信息。

然而,資深職業分析師對這些影響運作的重要性意見不一,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這些措施是微不足道的,或最終沒有採取行動;而另一些分析師則表示,這一行動涉及面廣,遠遠超過了此前所知的範圍。據消息人士透露,分歧包括報告中是否應該有中共國的部分。

儘管這是個嚴肅的辯論,拉特克利夫擔心的是需要適當的折衷,即在報告中反映雙方的不同意見,以免為川普總統帶來潛在的政治化的(指責)。

換言之,拉特克利夫擔心這份情報報告的撰寫會出於政治原因——這正是情報政治化的定義,(這樣的話)只會斷送情報界對中共國的真正和日益增長的警覺(的努力)。

一位高級國家安全官員向《布雷巴特新聞》提供了這樣的背景,“很高興看到拉特克利夫站出來,在情報機構(IC)內部強調中共國問題。這似乎是一個典型的案例,即情報被中情局少數野心家政治化,他們不想給川普總統提供中共國實施了選舉影響行動的談話要點,但我們都知道(事實)是這樣的。”

文章接著說,拉特克利夫對情報界越來越關注中共國表示讚賞,他說,過去幾十年來,我們一直把反恐放在首位。他在12月3日《華爾街日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在情報機構內部,一場健康的辯論和思維的轉變已經在進行。對於冷戰期間出現的有才華的情報分析師和操作人員來說,蘇聯和俄羅斯一直是關注的焦點。對於那些在本世紀初崛起的人來說,反恐一直是人們心目中的頭等大事。但今天我們必須以清醒的眼光看待眼前的事實,這些事實清楚地表明,中共國應該是美國未來國家安全的重中之重。”

這份情報報告將以機密形式提交國會,但將在數週後以非保密形式向公眾公佈,這無疑將推動公眾對中共國干預了選舉的討論,因為(自封的)當選總統拜登試圖轉移人們的視線,這些人們對(大選)結果有異議。

目前情報機構(IC)的辯論類似於奧巴馬政府2017年情報界評估中沒有反映的辯論,該評估稱俄羅斯干預了2016年大選,專門損害了希拉里·克林頓,幫助了川普總統。

情報機構之間曾就俄羅斯的目標是幫助川普總統,還是僅僅是挑撥離間進行過激烈辯論,但這場辯論並未反映在情報機構評估報告(ICA)裡,當時該辯論被左翼人士用作川普總統陣營與俄羅斯勾結的話題。經過數年和數百萬美元的花費,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發現,川普總統陣營與俄羅斯之間沒有犯罪勾結、陰謀或合作。

情報報告只涉及與選舉有關的外國勢力行動,不包括選民或選舉舞弊或選舉安全。 (全文完)

暗勢力竟然企圖將中共排除在報告之外,如此明目張膽,足以見得中共滲透的力度之大,逼得拉特克利夫總監要動用否決權,我們將拭​​目以待,看盡小丑們的表演。

參考鏈接:

【1】https://gnews.org/zh-hans/646031/

原文鏈接:

https://www.breitbart.com/politics/2020/12/16/deep-state-pushes-to-deep-six-intelligence-report-demonstrating-chinese-interference-in-2020-election/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