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中共荼毒的國度之下的孩子永遠最容易被傷害的

作者:文茗

近來中共國發生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案件,即“9歲女孩被限制消費”案。此案中的9歲女孩成為中共國年齡最小被限制消費者。

整部案件的來龍去脈是:8年前,女孩的生父殺害了她的生母和外婆,後被判處死刑。之後父親準備賣房,但買主王某交了55萬元購房款後,房子沒能過戶。 2020年10月,河南鄭州中院終審判令9歲的X X“替父還債”55萬元。 11月25日,法院向她發出限制消費令。

隨即12月14日,被認證為“9歲老賴案”女孩外公的賬號在網絡上發聲,講述了女孩背負55萬債務並被法院限制高消費的大致經過:女孩父親殺害女孩母親及外婆後,被判處死刑,此前他轉賣房產未成功,買主要求其父親償還55萬房款,女孩背負的債務由此而來。女孩外公在文末講到:我為孩子著想,這套房子應該讓孩子繼承,將來生活上能有個著落……15日,女孩的養母網上發文,稱不想賴賬,但孩子爸爸沒給孩子留55萬元。他除了將20萬交給湖南老家親人外,另外35萬不知去向,希望查清資金真正去向在解決買房人債權問題 。她聲稱,該房子現在還在王某手上,常年出租。

我並不想深究整個案件的具體內容,其中孰是孰非。我就想知道,作為一個號稱宇宙最偉大的共產黨,將一名9隨幼童定義為失信人口、限制消費。縱觀全球有這樣的法律系統嗎?不論是判案人員還是法律本身能做出這樣的判決,我只能用此法只有地獄才有來形容對其之惡。也正是這則奇葩案件的同時,中共的司法系統16日,一名云南性侵4歲女童的官員提前2年多出獄更是讓人氣憤。

2013年8月24日,雲南省大關縣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主任郭玉馳在回家途中,將4歲女童王某某帶回家強暴致其下體受傷。該案在一審時,法院認定郭玉馳強姦罪成立,且強姦未滿14歲幼女應重罰,但因郭玉馳主動認罪,所以判其5年有期徒刑。我要問:郭玉馳作為代表共產黨的干部,有預謀地將受害人強行擄至家中實施姦淫,犯罪情節實屬十惡不赦,且其犯罪後並無道歉、賠償等悔罪表現。代表共產黨司法的大關縣法院一審判決裡所說的“認罪態度較好”好在哪裡。強姦4歲的女孩,就算按照共產黨頒布的法律,也應該按照強姦罪從重處罰被告人,應依法判處郭玉馳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而不是一審判處的5年有期徒刑。放眼全球,不知哪國法律會如此“仁慈”的對待一個強姦幼女的惡性強姦犯。共產黨統治下,玩個玩具槍都判10年,強姦幼女這種滅人倫的惡性案件卻判五年,也許只有代表撒旦地獄的邪魔惡黨共產黨才可以如此判案。

2013年12月6日該案再審,二審法院判處其犯強姦罪獲有期徒刑8年,刑期執行至2021年8月24日。受害人代理律師稱,因郭玉馳方答應以賠償王某某15萬元換取諒解書,因此最終量刑並未抵滿10年,法院判處其8年有期徒刑。不料,郭玉馳在昭通監獄服刑期間竟因為“有悔改表現”,4年3次減刑,最後累計減刑2年零8個月,順利於2018年12月24日出獄。對此昭通監獄方表示,監獄管理局針對減刑有相關規定,包含減刑量度、如何計分等,只有針對“涉黑、涉惡的罪犯”時會更加嚴格地限制減刑幅度,至於強姦犯減刑、假釋方面,則沒有特別規定。

作為一名良知尚存的中國人,看到這些被中共欺凌的孩子,我都會潸然淚下。善良的中國人,接受了共產黨、縱容了共產黨。而共產黨它是惡魔的代言人,從未有過感激之情,它只會把善良看作懦弱,變本加厲的壓榨、欺凌你我這些善良的人。正是這個邪惡的共產主義通過逆淘汰機制,將這些邪惡之人收攏其中欺凌我們這些百姓。如今共產黨已將魔爪伸向我們的孩子,我們最後的希望。如果這樣了還不醒來,去反抗、推翻共產黨,中華民族將永無翻身之日。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