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公濟私,恩出私門——報恩道德之批判(一)

作者:孫行者; 編輯:海闊天空; PAGE:玄天生

隨著爆料革命的發展,全球喜馬拉雅聯盟農場不斷湧現,爆料革命的隊伍日益壯大,農場內部難免出現一些力量、利益的整合,因此會引起一些矛盾。如何處理這些矛盾,2020年12月14日,郭文貴先生在直播視頻中談農場建設的時候,告誡戰友要有氣量和胸懷,並再三強調施恩不能圖報。

這不是郭先生第一次談報恩了。在2020年1月2日報平安視頻中,他就說道:歷史上中國人常常說到“忘恩負義” 這個詞,我認為是最不好的詞。它的意思是我幫助你就是“恩” ,你必須無條件的回報我,無限期的回報我,這才是“義” ,指責別人“忘恩負義” 的人要的是利益、是交換,這絕對是不好的。

結合郭先生的多次視頻講話來看,他對傳統道德中的“感恩圖報”觀念是持否定態度的,這在多數人聽來,可能會覺得刺耳,但它實在是閃爍著智慧的真知灼見。所謂“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本文試對此進行詳細的分析,揭示“報恩”這一道德觀念的荒謬和對社會健康發展產生的危害。

道德是一個社會的“非正式的公共機制”(維基百科)。合理的社會道德,通過對個體行為的規範,實現社會整體利益最大化。但利益總是具體的,有些社會道德,雖然能夠維護社會一定範圍內成員的利益, 但放在一個長遠的時間段考察,它會侵害其他人的利益,損害社會整體利益。這樣的道德實際上是不合理的,只是非智者不能覺察、指明。

什麼是“恩”?《康熙字典》引《說文解字》對“恩”字的解釋是“惠也,從心因聲。”《廣韻》的註釋是:“隱也,私也”。從這兩個解釋看“恩”是私人的恩惠,是社會中個體之間或曰私人之間的利益關係。

與“恩”相對,《康熙字典》對“義”的解釋則是:“仗正道曰義”,“眾所尊戴曰義”。“與眾共之曰義”、“至行過人曰義”。在線《漢語字典》對“義”的解釋也是”公正合宜的道理或舉動;合乎正義或公益的行為“。由此可見,“義”是維護社會公共利益的高尚品行。

從字典給出的定義可以看出,“恩”,追求的是個人利益;“義”,追求的是公共利益。在現實社會中,這兩者有的時候是一致、統一的,有的時候是矛盾、對立的。說到“報恩”,就要分析“恩”的具體內容和來源。

一種情況,給予他人的利益屬於個人合法擁有的財產資源,這是我們通常意義上說的“行善”。

另外一種情況則是,給予他人的利益是一種公共資源,屬於社會財富,如果這種利益是對方應得的,將這種利益歸為個人的“恩”,是公器私用,廉者不為。晉朝羊祜每次向朝廷推薦人才後,都會將推薦的奏章焚燒掉,羊祜病危時,晉武帝司馬炎親自去探望他。羊祜向他推薦杜預接替自己的職位,完成伐吳事業。武帝問道:“ 舉善薦賢,乃美事也,卿何薦人於朝,即自焚奏稿,不令人知耶?” 羊祜回答說,“拜官公朝,謝恩私門,臣所不取也。 “

第三種情況是,給他人的利益是對方不應得到的社會財富,公共資源。比如發放不合條件的補助,選擇不規範的投標,提拔不合格的人選……這種利用公共資源,為自己和他人謀求不正當利益的行為,實質是徇私枉法。今天中國政治和商業生態中,說到“恩”,大多是指這種與公共利益矛盾對立的個人利益。它是不法之徒互相勾結的紐帶,是結黨營私的方式和途徑。

文貴先生在2017年最早爆料時說,王岐山的眾多情人和下屬很少有背叛他的人,原因就在他捨得給。這個“給” 當然給的是國家利益,忠誠就是獲利者“報恩” 的方式。通過這種恩主關係,王岐山才能在金融領域建立一個王國,並牢牢掌控它。

一個政治黑暗的社會,就是公權力無法約束、制衡私權的社會,是一個“恩”凌駕於“法”,道德踐踏法律的社會。社會秩序不是通過法律來維持,而是通過“恩”結成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集團中的個人唯利是圖,唯恩是從,正常的社會秩序被破壞,既定的社會規則被踐踏,造成社會價值觀的紊亂,最後的結果就是潛規則盛行下私恩爆表,社會陷入無序、互害的混亂狀態。

不問“恩”的具體內容,不問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的關係,盲目倡導報恩道德觀,是中國社會產生種種問題的根源之一。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點擊spark adobe版

點擊閱讀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點擊觀看英國倫敦喜莊園在G-TV的精彩視頻

歡迎加入【英國倫敦喜莊園】Discord官方群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