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澤的恐懼

作者: Tito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最近我相信大家談論最多的就是了。筆者認為的富翁,是經常開的車不同就覺得已經很了不起了。而有私人飛機的人,筆者總是覺得他們飛機燒油好貴。對於我這樣,開小車油費都要算計的人來說,感覺好奢侈。再想想私人遊艇,可以說貧窮限制了我想象。飛機跑道有兩條,每次見到的飛機都不同,這般富裕的人,難怪連當初中國的領導人都懶得見,就算現在的盜國賊,私人飛機都要通過盜取國家財富才能買的到,可想而知沼澤力量當真富可敵國。

這些沼澤大佬,視比爾蓋茨為騙子,他也確實是,懶得和巴菲特交流,我真的相信是懶的理那個天天買賣股票的人。可是,我能體會到,他們確實害怕兩件事,壹件是沒有秩序,壹件是沒有信仰。

沒有秩序,這個可以理解。往大了說,如今的國際秩序,是二戰打出來的,用壹場死亡人數達七千萬的代價,確立今天的國際秩序。因此,除了瘋子,沒有任何壹個人想要開啟三戰,無論是哪種形式的三戰。可悲的是,世界總是有瘋子,而這次就偏偏出現在中國,以超限戰和生化戰的模式開啟了三戰。二戰後國際秩序壹定會被打破,只是不知道這種戰爭模式下,中國百姓會有怎樣的痛苦和傷亡。

圖片來源: theweek.com

往小了說,沒有社會秩序也是異常可怕的。如今的財富取得,已經不是當初的戰爭可以打出來的了,科技的發展,金融業的興盛給這個時代帶來了不同的光景,可以這麽講,就算經濟再差,社會秩序穩定的情況下,維持金融的穩定可以保證沼澤家族的利益。我認為沼澤家族至今不出手,不是因為恐懼共產黨,是恐懼社會不穩定給他們的利益帶來影響,直到共產黨影響美國大選。無論沼澤家族可以滅共產黨多少次,壹個不爭的事實是,如果大選不是拜登當選,共產黨立刻通過黑命貴ANTIFA搞亂美國,這是在赤裸裸的在挑戰沼澤力量,逼其交出真正的國際控制權。

在中國長大的人,對於信仰的缺失不會感到太大的驚訝,因為國內從來都不會宣傳信仰,還會通過打擊封建迷信活動順手敲打宗教。信仰的作用到底是什麽呢?我壹度思考這個問題。那個時候還相信“人之初,性本善”這類古語,未察覺人性惡與貪。信仰是為人施加道德束縛的,人應當有畏懼,最畏懼的,應當是神,神戒世人。道德約束,如果全憑自己,幾乎沒有什麽約束力,而人約束人的,只能是法律。另外,神,人的壹種心靈寄托,壹種傾訴寄托。所以,對於社會的穩定來說,信仰是相當的重要,神是相當的重要。

圖片來源: 多維新聞

宗教教化眾人,而且還不能為政府所用,不然其職能便不是為人加道德束縛,而是通過人對神的精神寄托興亂。可中共對世界宗教的滲透,偏偏是讓宗教更多的參與了更多的政治,對國內宗教的打壓也正好是習近平上臺對外挑戰國際秩序的開始。民眾失去了對宗教的心理寄托。中國國內又道德淪喪,這種背景下,壹個沒有信仰的族群,讓人心感不安啊,或許這對於沼澤力量來說,只是有小小不安吧。沼澤力量可能壹直認為,這種威脅離美國很遙遠。但三年爆料革命下來,壹件件事實的呈現,證明中共想用各種方法幹倒美國。只不過對於大佬級別的人來說,可能不痛不癢。最近再讓美國選舉如此搖擺,沼澤的人物會感到壹絲絲的恐懼麽?會不會讓他們出壹點點手?

本文章僅代表戰友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12月 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