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586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布萊恩·肯尼迪:我們擁有壹支由法醫專家組成的強大團隊,其中包括網絡安全專家菲爾·沃爾德隆上校,以及其他朱利安尼市長作證的人。他們很棒,但是在馬裏科帕縣人數是安特裏姆縣的200倍,如果有聯邦政府的資源,那就太好了。聯邦調查局也應該對此進行調查。有了這些資源,我們的調查工作就能徹底地更快地完成。

競選團隊顯然有資金,但我們大多數人實際上都是誌願者。但這確實需要人,我確實知道我們將吸引更多人,也確實希望執法人員對此感興趣。但是我們將完成這項工作,因為我認為多貓膩系統的大多數問題都可以找到。只要分析這個軟件系統,那麽我們可以看到問題出在哪裏。

值得慶幸的是,由於我們早些時候在亞利桑那州已經做過了,是在朱利安尼市長及其您在作戰室的努力,為廣大觀眾和美國人民提供警覺,加上菲爾·沃爾德隆上校和其他專家的努力,這些專家確實在陳述事實,這些事實告訴妳壹切。讓我們花幾天的時間來把亞利桑那州做實,人們可以查看調查的數據,作出自己的判斷。

壹旦看到事實,美國人民將改變主意。他們已經相信這次選舉被盜了,但選舉人團確認拜登當選,人們會認為這是完全錯誤的。他們將要求我們政府部門對此進行處理並改正。

內華達州是民主黨陣營,盡管我知道川普總統在那裏贏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但在內華達州的多貓膩投票機軟件調查是壹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亞利桑那州的情況大不相同,即使州長不合作,州的立法機構有很多願意為公正選舉而奮鬥的英雄,他們還有傳票,他們會發揮利用傳票的權力。

主動溝通總裁馬克·塞拉諾:密歇根州遇到了問題,州長惠特默發表了壹項命令,基本上說首都被封鎖了,以病毒為借口,然後好像她說有右翼暴力威脅,她是何居心?

州長把參議院眾議院共和黨議長拒之門外,只允許某些選民進入,有些人被州警察攔在門外的路邊,而他們是應該在會議房間裏的,還有當選的立法者也不允許進入人民的大廈。令人無法忍受的是,他們被禁止參加這次選舉。這實際上就是壹個警察國家。

我們這裏的問題不僅僅是民主黨,它主要是意誌薄弱懦弱的共和黨人的問題!甚至是川普競選團隊中工作過的人,現在都在說:是時候放棄了,該繼續前進了,因為我們在所有這些州,都沒有足夠的理由來立案。妳能想象嗎,如果我們的愛國先父們,在戰爭中遇到危險說,放棄吧,是時候繼續前進了?這些共和黨的膽小鬼,他們只擔心他們下個月薪水,他們不像川普總統,在過去四年中,以前從未有行動支持他們那樣去支持他。

我們有用於訴訟的數據和信息,我們有證據,有宣誓書,有聲明,有確鑿的證據。在我們的訴訟中,我們將展示我們的調查結果,以證明這個選舉過程必須停止。

班農先生:共和黨壹直都低估了平民百姓的智商。比爾·巴爾,妳沒有代表美國人民,沒有代表我們的共和國,沒有去捍衛憲法的正義,這就是巴爾和那些懦弱的共和黨人,在美國人民心目中抹不去的悲哀形象。

政治理論家和企業家達倫·比蒂:我認為共和黨基地需要有杠桿作用,如果他們不作為或背叛,將有能力對他們予以懲罰。

達倫解釋發表在《左輪手槍》上的報告。這是壹個簡單而有說服力的統計報告,以2020年11月總統選舉中縣級選民行為為模型,使用了兩種主要數據類型:

  1. 之前五次總統選舉中各縣的投票數據。
  2. 選定的人口變量(種族和教育程度),描繪了不同州的整體選民群體在2020年進行的投票與之前的選舉區別。

報告預測川普在五個有爭議的州(亞利桑那州,喬治亞州,內華達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贏得多數席位,並在第六個州密歇根州(MI)中獲得49.68%的選票。

很奇怪,所有這些用不同統計方法得出的數據,不正常的數據都發生在拜登絕對需要的州,那些深夜無人時進行的點票。

共和黨人實際上比民主黨人更想要繼續向前推進,說選舉沒有什麽值得懷疑的,原因是,川普總統對共和黨機構的反對與他對希拉裏·克林頓的反對壹樣強烈,實際上他們在川普任期的四年裏,竭盡全力在給總統使絆子,希望他離開。米奇·麥康奈爾當然希望川普不在,他好與拜登談判如何繼續擴大他的財富 。

拉希姆·卡薩姆:共和黨人就像英國的戴維·卡梅倫將所有東西都賣給中共壹樣,從長遠來看,必須尋找替代方案,因為米奇·麥康奈爾代表的共和黨,絕對不會代表人民的利益,無論是短期,中期還是長期。他們甚至可能轉而向您發起攻擊,就像《觀察家》雜誌現在壹樣。

在過去的四年中,他們假裝站在我們這邊,現在他們在我們為他們鋪平的道路上搭便車,我們為他們建造了平臺,打出了名氣,現在他們背後捅刀,甚至開始攻擊英國的脫歐。

我們需要的是另壹個茶黨運動,集會不應該只是每兩周壹次的星期六,應該每天在美國國會大廈外,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紮在那裏,要求正義。

班農先生:我為我們作戰室所做的壹切感到驕傲,無論我在布賴特巴特或其他任何地方,我都建議要提高標準,壹個必須達到的高標準,觀眾喜歡這樣做,並做出回應。 我們越深入,就越能找到更多的證據,找到的證據越多,美國人民就需要想了解更多的信息。

我們的觀眾正在改變歷史的進程。

現在不是民主黨與共和黨之爭,不是自由主義者與保守主義者之爭。現在全球政治結構是:
民族主義還是精英主義!
是要達沃斯黨控制,還是全世界各民族人民,擁有自己的政府。

Himalaya Spain’s official Parler account, stay tune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