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醫學會對羥氯喹預防令進行表決 結果令人失望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向真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Yahoo Canada Style

12月15日,吉姆·霍夫在《門道專家》(GATEWAY PUNDIT)上撰文報導,美國醫學會(AMA)對羥氯喹預防令進行了表決,但表決結果令人失望地維持原狀,沒有取消之前反對在治療新冠病毒患者中使用羥氯喹(HCQ),還不允許醫生自行決定是否使用該藥物。 【1】

由福奇領導的AMA,此前一直打擊這種有效藥物。該組織於今年3月禁止醫生將羥氯喹用於新冠病毒早期治療,他們聲稱,沒有證據表明它對治療新冠病毒有效,使用HCQ可能是有害的。

在10月30日發布的AMA備忘錄第18頁(第509號決議,第3頁)中,該組織改變了其對HCQ的立場,指出其潛在的好處目前可能會取代任何潛在的有害副作用的威脅。但AMA的投票拒絕了這個509號決議。

享譽世界的病毒專家閆麗夢博士,早早於今年2月通過路德節目,就向全世界公開推薦廉價有效的羥氯喹,用于冠狀病毒的預防和早期治療,川普總統也認可並推薦這種藥物。據可靠資料,一旦檢測呈陽性或出現症狀,如果服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鋅的組合配方,住院搶救的風險降低80%以上,此前,如果這種藥物被允許使用,許多的生命本可以得到挽救。

美國參議院於今年12月8日舉行了關於羥氯喹的聽證會【2】 ,出席聽證會的醫療專家介紹,印度和美國相比,人口密度要大很多,病毒傳播也比美國嚴重。印度每100萬人感染中共病毒,死亡100人;美國每感染100萬人,死亡800人,高出印度7倍。原因是印度在發現病毒後,就使用羥氯喹為主的雞尾酒療法,讓病毒感染者在家服用治療,他們就是通過這種辦法控制住了疫情。以上事實,印度的頂級醫生願意來美國作證。

這位醫療專家進一步指出,造成嚴重後果的主要原因是學術界的瀆職,兩篇發表在頂級醫學雜誌《柳葉刀》和《新英格內科醫學雜誌》上的文章,造成了醫療界和讀者對羥氯喹的恐懼。此後又有類似的幾十篇文章發表,是想作惡而不顧羥氯喹益處的人發表的,他們犯下了學術欺詐罪,“我認為他們正在犯下反人類罪”,這背後肯定有某種動機。 【3】

毫無疑問,背後的黑手是中共。可怕的是,全美國甚至全世界所謂的醫學、科學“精英”們幾乎都像福奇那樣罔顧事實,站在中共幫兇的一邊。在人類面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像閆麗夢博士這樣的英雄挺身而出,還有極少數美國正義的醫生們在不懈努力,美國醫學會還沒有糾正他們的錯誤。

參考鏈接:

【1】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2020/12/american-medical-association-rescinds-hydroxychloroquine-prevention-order-many-people-died-hacks-wanted-hurt-trump/

【2】  https://twitter.com/drlimengyan1/status/1338887606415798285?s=   

【3】https://twitter.com/g_translators6/status/1338297343779725312?s=2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