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總統準備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對亨特·拜登進行調查

翻譯: 康州盤古農場 – 煙波浩淼
校對: 康州盤古農場 – Mike Li
審核: 康州盤古農場 –文韻

原文作者: 邁克爾·巴爾薩莫(Michael Balsamo)和喬納森·萊米爾(Jonathan Lemire)

華盛頓(美聯社)–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正在考慮推動任命一名特別顧問以推進對當選總統喬·拜登之子的聯邦稅務調查,即將上任的代理司法部長傑佛瑞·羅森可能會成為川普準備的大決戰的重要人選的潛在對決埋下伏筆。

川普–對即將離任的司法部長威廉·巴爾沒有公開宣佈對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正在進行為期兩年的調查感到遺憾–特朗普就此事諮詢了白宮幕僚長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白宮法律顧問派特·西波隆(Pat Cipollone)和外部盟友。

這是根據幾位元川普政府官員和與白宮關係密切的共和黨人的說法,他們匿名接受美聯社採訪,並討論私人事務。

除了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調查亨特拜登之外,消息人士稱,川普有興趣再任命一名特別顧問,調查選舉欺詐。但如果他期望他新任命的代理司法部長在這兩件事上比巴爾走得更遠,他可能很快就會失望。

巴爾週一晚間宣佈將于下周起辭職,在亨特·拜登公開披露他正在接受與其財務有關的調查後約一周,他透露了自己的計畫。一般來說,司法部的政策是不披露正在進行的調查,不過可以披露調查的物件。

副檢察長羅森將以代理身份進入司法部高層工作。作為一名長期訴訟律師,他自2019年5月以來一直擔任巴爾的最高副手,但基本上避開了聚光燈。他在週二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他 “很榮幸 “能夠擔任這一職務,”將繼續專注於執行司法部的主要優先事項”。

川普仍在權衡自己的選擇,考慮是否向羅森施壓,讓他做出特別顧問的任命,還是在必要時,用更有可能執行他意願的人取代代理司法部長。他甚至已經要求他的律師團隊,包括私人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研究總統是否有權親自任命特別顧問。

一個關鍵的問題將是羅森能否在川普政府執政的最後幾周經受住總統的壓力–以及可能的淩厲攻擊。如果不能,羅森可能會被拋在一邊,轉而選擇其他更願意聽從川普命令的人。

川普的助手認為,特別顧問調查可能會在拜登政府開始之前就受傷,川普的助手已經敦促總統推動調查,這將使調查不能被新任總統輕易阻止。目前還沒有做出確定的決定。

川普宣佈巴爾將於12月23日卸任,總統和總檢察長在亨特·拜登調查問題上持續緊張。川普得知巴爾在大選前知道亨特·拜登的稅務調查,但沒有透露,這讓他憤怒了好幾天。

他還感到不滿的是,巴爾在接受廣為傳播的美聯社採訪時稱,司法部沒有發現會影響選舉結果的大範圍選舉欺詐。

在他任職的大部分時間裡,巴爾被視為總統最忠誠的內閣成員之一,特別是在他以有利於川普的方式構思羅伯特·穆勒的通俄調查結果之後,儘管特別顧問沒有免除總統妨礙司法的責任。正是巴爾先是任命了一名美國律師審查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的案件,然後尋求撤銷對弗林的刑事指控,弗林曾經兩次向聯邦調查局認罪。

隨著巴爾的退出,到目前為止籠罩在川普的司法部頭上的最大事情是其對亨特·拜登的調查,該調查涉及多個美國律師辦公室和聯邦調查局外地辦事處。任命一名特別顧問可能會被證明是把調查複雜化,因為需要整合不同的調查角度,並聘請新的人進行調查以加快進度。

根據聯邦法規,只有總檢察長才能解雇特別顧問,而且解雇的理由很具體,如行為不當、失職或利益衝突–這些理由必須以書面形式說明。為亨特·拜登的調查任命一名特別顧問,也將意味著比目前的調查更加漫長和複雜,迄今為止調查主要集中在他的稅收問題上。向亨特拜登索取檔的傳票要求提供與二十多個實體有關的資訊,其中包括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裡斯瑪(Burisma)。

無論如何,這項調查都使喬·拜登挑選司法部長的工作複雜化,這項調查將將由誰來承擔。任何被提名為司法部長的人都可能在確認聽證會上面臨一大堆關於他們將如何監督調查的問題。

可能在1月20日拜登宣誓就職後,如果川普不解雇他,羅森會被留在這個位置上幾周,僅此而已。

羅森一直是司法部一些最大行動的公眾人物,包括對穀歌的反壟斷訴訟和對阿片類藥物製造商普渡製藥的刑事訴訟。在加入司法部之前,他曾在交通部擔任總法律顧問,隨後擔任副部長。

在2019年羅森的確認聽證會上暗示,如果有必要,他願意拒絕來自白宮的政治壓力。他告訴立法者,刑事調查應該 “根據事實和法律進行”,起訴應該“不受到不適當的政治影響”。

他當時說 “如果恰當的回答是對某人說不,那麼我會說不。”

譯者評語:AP的文章偏左,全文的主旨是渲染巴爾是保持自己的獨立性,選擇沒有在大選前公佈對亨特拜登的調查,因此,川普對他產生出離的憤恨,才將他解雇。同時又在敲打現任代理總檢察長羅森要保持獨立性,要像在聽證會上所說的那樣,向總統說不。

左派媒體實屬走夜路吹口哨-虛張聲勢,一邊預感到巴爾的下臺可能會導致一系列的調查出爐,另外也認為新任的特別檢察官會特別棘手,依據《獨立檢察官法》獨立檢察官辦案經費不受限制;該檢察官人選不屬於現行司法部,檢查系統,律師界;他擁有特別組織權,調查權,訴訟權,超越總統傳詢權,中途除非嚴重不當行為或身體受限,不得被免除職務(新任總統也無權免職)。

巴爾確認離職之前,左媒還在吹風說,川普不會選擇讓巴爾離開,僅可能委任一名特別檢察官來調查選舉舞弊和拜登,畢竟特別檢察官並不會向巴爾負責,企圖用輿論改變川普的決定。

原文連結:

Trump asking about special prosecutor for Hunter Biden (apnews.com)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