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專欄】腐敗,作為統治手段

作者:文石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https://www.cbnweek.com/

腐敗無處不在,無​​論在民主法制的體系中,還是在人治專權的社會。就像巴約爾在《納粹德國的腐敗與反腐》一書中說的,當一個權力擁有者面對利益誘惑時,他會做權衡。如果獲得巨大收益而不受到懲罰,那麼他腐敗的可能性就很大。反之,如果他會因此有牢獄之災、失去職位和名譽,甚至失去生命,他就不願鋌而走險。所以腐敗不是個人的道德問題,而是製度決定的。一種制度能及時懲戒非法侵吞公款等行為,同時起到震懾和防範作用,必然會減少腐敗。但有些制度正是利用腐敗作為誘餌,將整個官僚系統,甚至普通民眾都綁架在貪婪和掠奪的社會系統,以穩固統治者的權力。

在《納粹德國的腐敗與反腐》一書,作者巴約爾用大量的事實證明,納粹德國的腐敗不僅是納粹黨一黨專制的必然結果,而且是希特勒實施威權的一種重要手段。其實像希特勒這樣有意識地建立一套“門客恩主”的體系,將腐敗系統化,同樣適用於所有極權體制。所有的極權體係得以建立和維持,無論表面上鼓吹的是何種意識形態,其實都嚴重依賴於腐敗。

20世紀三十年代,納粹黨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魏瑪共和國民主體制的弊病。一方面納粹黨人採用的手段無非是大肆宣揚魏瑪共和國官員的腐敗,雖然並不是所有案例都能站住腳,但卻有效地煽動了民眾的不滿。這種不滿隨著經濟形勢不斷惡化而增強。這和1949年前中共對國民政府的攻擊有相似之處。另一方面,納粹黨人高調標榜他們的清正無私。尤其是在納粹高層,一直在努力維護一種“公正高尚”的虛假包裝。希姆萊甚至把對猶太人的屠殺都宣揚成為維護民族利益進行的“不摻雜私利的”行為。然而在現實中,雖然帝國檢查官一直沒有停止對大小貪官的調查和起訴,腐敗卻一直是納粹無法擺脫,而且越演越烈的頑疾。

上至希特勒本人,下至帝國以及佔領區的地方官員,都有自己的“小金庫”,包括現金、房地產和緊俏物資等。它們的來源很複雜,有政治獻金,有被勒索來的“捐款”,有被拍賣的猶太人的企業,有被害猶太人的個人財物。雖然政府明令要建立賬目,禁止私吞,但實際上財物混亂的狀況非常普遍。貪污腐化根本無從查起。希特勒喜歡用大筆現金和貴重物品作為禮物或獎勵籠絡高級官員,以換取他們的忠誠。在他的宮廷小圈子中,私人感情、個人忠誠被看得特別重要。這就要求他手中必須握有巨額來歷不明的資金,隨時可以拋出,以換取下屬的忠誠。

在參與1944年刺殺希特勒行動的將領中,就有些人獲得過他恩寵和賞賜。這讓希特勒極為惱怒。帝國的權力運行並不是依靠一套有效的法律系統,而是依靠所謂元首在納粹黨中的“個人魅力”。希特勒非常清楚它的脆弱性。如果他的籠絡手法失靈,他如何確保自己的權力不受挑戰、不被顛覆?這就決定了希特勒不可能認真對待腐敗問題。帝國高層中最腐敗的是戈林,這位元帥的奢靡無度在當時盡人皆知,但沒有受到希特勒的責難和追究。

上行下效。從納粹帝國的金字塔尖到下面的一層層官員,無不利用這種手法結黨營私。一個個小集團結成越來越穩固的利益共同體,利用一切機會擴充金庫和腰包。

而每當腐敗行為受到反腐機構的追查,“黨”便出面了。和中共一樣,納粹黨是凌駕於政府體系之上的,是絕對不可以碰觸的。因而,只有“黨”能決定一個官員是否可以被調查。但“黨”,無非就是一些人組成的權力集團。每個官員的背後都是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團,只有在這個官員在派系之爭中被拋棄,或者需要捨車保帥時,他的腐敗行為才可能受到懲處。不過這樣的機率並不高,而且偶然性很大。

腐敗對一個體制的侵蝕會有諸多惡果。最明顯的就是無法保證國家財政系統的良性運行。但因為帝國對猶太人不斷大規模掠奪,只有到臨近戰敗時財務狀況才變得越來越窘迫。其次則會導致逆淘汰。真正有才幹的官僚如果不被吸收到利益集團中,就沒有施展才幹的機會。而貪婪腐敗,整天偷雞摸狗的人,甚至流氓罪犯卻可以通過賄賂官運亨通。巴約爾的調查表明,納粹系統並不像人們以為的那樣高效,帝國里一些無法解決的癥結都被輿論宣傳掩蓋了。戈培爾的手法如此成功,以致在帝國倒塌之後,人們依然有一些根深蒂固的誤解。這也說明,一個國家如果依靠宣傳部的包裝,必​​然已經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納粹帝國的臣民對官員的腐敗當然心知肚明。但和中共國的很多百姓一樣,他們認為這是低級官吏的個別行為,最高領袖一定不知情。在他們心目中,希特勒生活簡樸,為人公正。這與當年對毛澤東等人的崇拜如出一轍。至今一些中共國百姓還在懷念“文革”。因為他們相信毛時代沒有大貪官,沒有普遍的腐敗,領袖本人更是清廉愛民的典範。這當然是壟斷信息,同時不斷強化個人崇拜的必然結果。中共國在建國後極力維護高層領導的“清明”形象。比如宣傳毛澤東的舊睡衣被縫補多少次,但隻字不提在普遍飢荒的時期,依然用成噸的糧食為最高領導人釀酒。這些洗腦宣傳在幾十年後不僅沒有消退,反而被紅色政權的第二代第三代領導人更為有效地利用。和納粹帝國一樣,中共國普通民眾因而極少有人把腐敗和極權制度聯繫起來。

此外,德國納粹的腐敗也不可避免地滲透到社會各個階層。一些民眾不僅不質疑戈林豪宅的來歷,反而覺得這是值得誇耀的,是帝國強盛的表現。而戈林也利用這種心理,以炫富來強調自己在帝國高層中具有不可撼動的權威。不擇手段地攫取財富不僅不會受到懲罰,反而會成為普遍羨慕的對象。從敲詐猶太商人,暴力掠奪猶太商店,到直接侵吞集中營囚犯的個人財物,這也成為大規模迫害猶太人的一個巨大的動力,參與者甚眾。同樣,當今中共國大量豢養維穩隊伍,培養可以為自己所用的爪牙,並故意不限制他們的權力,讓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吞併受害者的財產。

即便是帝國最普通的人也可以從拍賣猶太人財物中以很低的價格獲得他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奢侈品。甚至在帝國占領的波蘭、拉脫維亞等地,最底層的農民也可以隨意侵吞被屠殺的猶太鄰居的房產。所以在盟軍節節勝利時,很多人感到恐慌,害怕德國戰敗後要歸還自己佔有的財產。就這樣,腐敗的體係也使德國一些民眾成為納粹罪行的參與者、獲益者,被綁縛在帝國的戰車上無法脫身。

和中共國一樣,納粹德國也不斷提倡反腐,但大家對此心照不宣,知道最終不過是“打了蒼蠅,放了老虎”。一些倒霉蛋被繩之以法,不是派系鬥爭的結果就是作秀而已。在這樣的體制中,反腐必然是越反越腐。

極權體系的建造者和民主法制的立法者一樣,都深諳人的貪婪本能。所不同的是,極權體係要利用人性的弱點維護統治,腐敗就成為一個很好的工具。而民主法制社會則是在確認人性惡的前提下,極力健全法制制度,來約束人的貪欲,以最小的成本減少惡行的氾濫和對整個社會的傷害。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aoshanshui1910
8 天 前

👍👍👍说的好!

0
laoshanshui1910
8 天 前

👍👍👍

0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4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