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抗疫的批鬥藝術

內新聞:文偵1776 校對:α-Vega 

稍早有一女子,兩孩童染疫。無意間,瞥見大齡無業的標籤。試想若鐘南山染疫,必定是正確,偉大,輝煌,獻身,而小人物則,卑劣,錯誤,如同螻蟻。

當人們迷失於,宣傳策略遺留下來的大詞,可否留存有一丟丟的時間,於大腦修復。如常年來,人們一波波的宣傳造勢,潛藏於,廣場舞,動員大會,如洪流潮水,潺潺流水,翻江倒海於腦內。

恍然間,似有一蟾蜍,居坐於井內,守望藍藍的天空,若步步拔升,探到井口,發現大千世界,可那天空依舊飄渺遙遠,問為何。 是謂一山更比一山高,怎又言山?謂不可言。 頗有種講師的風度,領袖之模範,恢弘的氣勢,無聊之本質。

當我們畢業,或就業,過著一眼望到邊,或者望不到邊的日子,當然了,也並無區別。人們常需要某個理由去活著,可無需自我欺騙。

我知道那是個深淵。我猜找到了答案,我知道,回歸生活本質,沒錯。本質,我想跳廣場舞,或一碗巧克力大快朵頤,至於我望見了病毒飄散於空氣,我同樣望見了它代表失業,卑微與貪婪。

這深山隱居的冠狀病毒,是誰交給了我?讓我領教它的厲害,無處不在的失業,卑微,與貪婪,乃至淫蕩。我知道它會帶給我如上所述,但這不是它本身,他只是一隻冠狀病毒罷了。

看來答案已經明顯,我想去喝喝啤酒,眼看萬物隨時發生,消亡,日升月落或是跳跳廣場舞,或一碗大大的巧克力。剎那間,似乎是孤獨感。當我翻看手機,年輕人不該「喪」,好吧,我換了一篇。 濃濃的歸屬感衝擊,我只得大致瀏覽,卻瞥見了結尾。大概,好好乾活,積極生活,穩定安全,民眾苟活。

我是否又被騙了,以存在的名義。我該如何存在?

脈搏跳動…

我想我需要躲避病毒,或說躲避失業,卑微,與貪婪,乃至淫蕩?他們常常讓病毒用這些裝扮自己…批鬥病毒的正確和錯誤。然而我還算蠻喜歡,這些罪惡字眼,至少不討厭。我只是厭惡一個會說謊的病毒,罷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12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