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584 總結

  • 編輯: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今天的大事是提交選舉人。

來自喬治亞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的重大新聞,所有關於選舉人的重大新聞。

壓力,壓力,人們持續施加壓力才改變了這些地方的歷史!

約翰·弗雷德裏克:在史蒂夫·班農作戰室的猛烈攻擊下,以及在作戰室聽眾的巨大壓力下,我終於第壹次看到五個星期以來,佐治亞州的首次突破。

為什麽這是壹個突破?很簡單,這不僅僅是簽名必須匹配,也必須審核郵戳,是否是已經註冊的人,是否18歲以上,有地址嗎,不是郵政信箱,是公民,等等。如果拒絕率達到5%或6%的範圍,則喬治亞不可能獲得認證,因為這意味著,500萬個選票中的5%,推斷出來就是100萬個選票的1/4。因此他們無法證明。

喬治亞還發生了第二件事,12月7日終止的1月5日選舉登記中,11月3日沒有投票的另外80,000人登記要投票。州議員勞弗勒和珀杜要求透明,並要求公布這80,000個人名單。

今天,弗吉尼亞共和黨選舉了16位贊成川普的選舉人,將其提交給州長肯普。如果最高法院否決,那麽全體會議將立即對這16名選民進行認證。這是非常聰明和關鍵的舉措。

傑克·波索比克:本周末星期六在華盛頓的遊行,看到很多人,感謝傑克壹直在報道選舉之後的各種法律調查和聽眾會。

威斯康星州有兩種訴訟:
第壹,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拒絕了川普總統的訴訟,但法官說: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有解釋法律的責任,不是為了特定訴訟人的利益,而是為了公民的利益。我們被選舉出來為威斯康星州人的正義服務,確保威斯康星州的選舉完整性。該法院多數成員無視威斯康星州人民的權利,否認了他們的正義。
第二,威斯康星州共和黨執行董事馬克·傑斐遜,做出了有利於總統的裁決:說威斯康星州錯誤地宣稱選民可以因為COVID-19而獲得不到場投票的權力,這違反了威斯康星州的法律,即壹個人只能由於年齡或身體疾病才能夠獲得該權力,而不是其他人的疾病來限定。因此,除非妳確實受到限制,否則不能聲稱自己身體虛弱。那麽補救措施是,每壹張選票都有審查。因此,主流媒體沒有報告這第二個訴訟。

鮑裏斯·埃普什泰恩:毫無疑問,威斯康星州的大法官們在異議中提出了有221萬張非法選票。

今天川普選舉人的原因是,正如您在威斯康星州和佐治亞州所提到的那樣,比賽還在進行, 必須了解他們如何盜取真相,大多數人沒有看到真相。法庭說妳應該早點訴訟,這沒有任何意義,是法庭上壹群保守派法官不願解決這個問題,問題是威斯康星州舉行了非法選舉。

提交川普選舉人的策略,可以追溯到1960年夏威夷第壹次涉嫌分歧的大選。關鍵性是,如果兩個選舉人都沒有送出,則被推翻也沒有關系。只有遞交了選舉人才能計算在內。因此,今天這麽做,是川普總統對其愛國選民履行的義務,維護了川普總統的權利。無論這場競賽發生了什麽,我們都有信心,喬治亞州,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內華達州,新墨西哥州,川普總統將最終無論是通過法律,還是通過立法都占上風,因為我們相信,當只計算所有合法選票時,他已經贏得了那些州。

布萊恩·肯尼迪:這顯然是壹個信號,表明我們需要對所有使用多貓膩軟件的城鎮進行重新統計,就像在安特裏姆縣那樣,觀察到的錯誤率是68%。 出現了錯誤,壹旦投票進入投票系統中的決定堆,人們就必須介入並決定將票投在何處,這為 人工操作選票創造了機會。

我曾對巴爾寄予厚望,但是很失望。作為檢察長,在密歇根州安特裏姆縣刪除投票機信息時,就應該介入調查,現在無論記錄有什麽都被刪除掉了。

如果執法部門實際上以壹種非常透明的方式來審查誠信投票,我認為就能看到該系統既有本身漏洞,又有腐敗的可能性,我相信這就是2020年選舉問題。

我認為他們四年前曾嘗試過這種方法,但沒有達到目的。今年,有這麽多郵寄選票放入投票機,他們終於得逞了。

班農先生:拜登早就妥協了,而巴爾和FBI局長雷在2019年12月就獲得了地獄硬盤驅動器,30分鐘就能看到裏面簽訂的合資協議和郵件,這是2019年爆炸性信息,如果調查就不會有滑稽的彈劾門了。

深呼吸,我們的鬥爭還很漫長!我們堅持不懈不退縮!總統將通過合法程序,以確保只計算合法選票。

充斥著主流媒體的人們,錯過了世界上每壹個重大事件:中共的稱霸崛起,民族平民主義運動的崛起。

Himalaya Spain’s official Parler account, stay tune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